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8)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8)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8)     

混世刁民399 那就打

兩人就那樣,一個站在雪地里,一個坐在窗邊,你看著我,我看著你,傻傻的笑著,不用表達任何感情,就是那樣的笑著,簡單、幸福、溫暖。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站在雪地里的趙出息有病,可對于趙出息來說,就算是有病,也只有窗邊的女人能治。沒有遇到齊思以前,趙出息總覺得自己對愛情婚姻這些東西其實沒什么具體概念,或者說還沒走出祁連山以前,趙出息根本沒工夫去想這些東西,愛情對于那些掙扎在生活邊緣的人來說,有時候真是奢侈的,可望而不可觸。那會的趙出息覺得,如果沒錢,到差不多年齡的時候,找個女人結婚傳宗接代就行了,如果有錢,就找個漂亮的能夠讓鳳凰村所有男女老少羨慕嫉妒恨的美女耀武揚威。可是當遇到一個又一個女人后,慢慢的趙出息心里有些東西被擊碎,有些東西開始形成,直到遇到齊思,那會的趙出息一眼就覺得,這個女人是陪自己走完下半輩子的那一半。
  不過那時候忙于逃命,沒功夫多想,可緣分這事情,有時候就是那么的玄而又玄,連他自己都沒想到會再次遇到齊思,所以等到遇到后,經歷過些事的趙出息覺得,自己不該錯過,不管最后能不能有結果,也不管現在的自己是什么樣子,努力去拼一把,就算敗了,也沒有遺憾。
  如果是西安時候的趙出息,或許便不會這么想,只能說,最合適的趙出息在最合適的時間里遇到最合適的人,這就是人生,這就是命運。老天爺最終也沒玩弄趙出息,讓他和齊思終于走到一起,直到今天。
  想了一些事,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也許是笑夠了,趙出息這才在一些人異樣的眼神里走進星巴克,緩緩坐在齊思的對面,柔聲道“是不是等很久了?”
  齊思搖搖頭抿嘴道“沒有,剛坐下沒多久,幫你點的拿鐵,暖暖身子”
  趙出息并沒有多想,拿起已經溫熱的拿鐵便喝,他不知道的是,這杯拿鐵已經是第三杯。
  由于齊思工作忙,趙出息工作也忙,兩人從在一起開始便很少有單獨約會的機會,難得請假陪趙出息過圣誕節,這也是他們過的第一個比較有象征意義的節日。中午吃過飯齊思便悉心打扮自己,讓齊建國直喊是女大不中留,齊建國夫妻對趙出息很滿意,孝順沉穩低調,沒有年輕人那種浮夸,而且事業有成,最重要的是能看得出趙出息很喜歡齊思,而齊思對趙出息已經愛的無可救藥,所以這件事情他們是打心眼里支持,就算是齊思跟趙出息在一起沒多久便同居,兩人也都默認,畢竟都是有知識有教養的人,沒那么保守。
  齊思中午出門,在王府井百貨旁邊的美發店做完頭發,便一直在星巴克等趙出息,發梢微卷的黑發很是惹眼,緊身灰色的低領毛衣搭配緊身牛仔褲和高跟筒靴,齊思個子高挑,身材完美,最適合駕馭這種搭配,渾身散發著迷人的氣質。
  化著淡妝的齊思瞅見趙出息狼狽喝咖啡的樣子,好笑道“慢點喝,你不會還沒吃午飯?”
  趙出息在酒店里喝的都是酒,加上一直忙著聊天,現在很渴,直接把咖啡當水喝,一杯溫熱的咖啡杯趙出息直接一口氣解決掉,喝完后,趙出息舔著嘴角道“哪有功夫吃東西,一直都是喝酒聊天寒暄客套,那么多美食,卻沒機會吃,唉”
  “出息,我去幫你點杯喝的解渴……”齊思嬌嗔道,隨即起身去臺給趙出息買喝的,順便點兩塊蛋糕填肚子。
  本來趙出息是打算帶著齊思一起參加今天的那個招待會,畢竟齊思中午也沒什么事,不過最終被胡雨嘉委婉拒絕了,胡雨嘉建議目前還是不要把齊思曝光在外人面前,這可能會給齊思的生活帶來些困擾和麻煩,打破齊思本來的平靜,趙出息覺得胡姨說的挺對,再三思索后,最終選擇放棄。
  在齊思去給趙出息買喝的時,趙出息從兜里摸出一條項鏈,盒子已經被他嫌麻煩直接扔掉,趙出息把玩著項鏈眼帶笑意,齊思買完喝的回來的時候,正好瞅見趙出息手里的項鏈,齊思似乎已經猜到什么,可是沒等她開口,趙出息便率先開口道“送給你的圣誕禮物,也不知道買什么好,想到你沒有項鏈,昨晚隨便在卡地亞的專賣店選的,感覺這個挺好看,正好適合你,就買了,圣誕快樂”
  坐在趙出息對面的齊思用戴著戒指的那只手捂著嘴,眼圈微紅顯的有些激動,她雪白的脖子除過性感的鎖骨便什么都沒有,不是她買不起項鏈,她自己也有朋友送的爸媽送的項鏈,只是不喜歡戴而已,因為在她眼里,有些位置是留給那個人的,就像無名指一樣。
  昨天平安夜,齊思打電話告訴趙出息,不能陪他過兩人第一個平安夜,心情顯的很失落,雖然這節日沒什么重要性,可女人就是如此感性,然后齊思就沖動的做出請假的決定,本來只請一天假,又多加了一天,為這一天假,齊思打了不少電話,因為年末航空公司高峰期,機組安排的滿滿的,大家都在忙碌,很少有人閑著,請假自然難上加難。
  所以打完電話后,晚上趙出息從西蜀集團出來后,便獨自來到不遠處的卡地亞專賣店,轉了數圈最終選擇了這條三色金項鏈,吊墜是鑲碎鉆的兩顆心,很是漂亮。此刻,趙出息拿著項鏈,遞給齊思道“喜歡么?我自己挑的,也不貴,盒子我閑麻煩給扔了”
  齊思像大多數收到心愛男人送的禮物的女人一樣,點頭道“喜歡”
  趙出息緩緩起身道“我幫你帶上”
  徑直走到齊思的背后,趙出息動作熟練的分開齊思的秀發,在很多人羨慕嫉妒恨的眼神里將項鏈給齊思帶上,一瞬間齊思的脖子便被點亮,這條項鏈如此的適合她,趙出息瞅了瞅忍不住道“漂亮”
  齊思等到趙出息坐下后,從旁邊的包里掏出一個灰色的盒子,遞給趙出息道“這是我送給你的”
  “呦,某人還給我準備著禮物呢”趙出息有些意外道,用貧嘴掩飾著自己的驚喜。
  齊思瞪眼趙出息道“打開看看”
  趙出息不認識上面的英文logo,盒子很精致,打開后趙出息才發現是塊男士手表,表盤大氣簡單不復雜,趙出息沉聲道“好看,比我這塊好多了,我這塊表當初還是在西安的時候,在康復路批發市場隨便幾十塊錢買的,不過質量倒不錯”
  齊思溫柔的看著趙出息,之所以給趙出息買表,也是因為她看見趙出息手腕上那塊不知道什么牌子的手表已經生銹,不符合現在的趙出息,這塊伯爵0a34113機械男表算是伯爵的入門款式,低調精致,很適合趙出息,縱然是入門款式,可依舊花掉齊思三分之二的存款,可是齊思覺得值得,因為這是她送給趙出息的禮物,趙出息有可能戴一輩子,一輩子十一萬塊錢,值了。
  相比之下,趙出息送的卡地亞三色金項鏈就不怎么值錢,不過,有些東西,它能拿錢去衡量價值么?顯然不能,這世界真要用錢去衡量一切東西,那就失色太多。
  同樣,齊思給趙出息帶上手表,兩人柔情似水的對視,所有的一切已經不用去說,這是屬于她倆的第一個節日。
  喝完咖啡,趙出息便和齊思從星巴克出來,接下來他要陪齊思去看電影,電影院就在不遠處,買好電影票,等電影上映的時間里,趙出息又陪著齊思去王府井百貨里逛街,給齊思買了數樣化妝品,拿著簡姨以及宋青瓷給的卡,趙出息幾乎沒怎么用過,現在好,終于有機會花錢了,給媳婦花錢,趙出息舍得。
  看完電影已經是下午六點多,外面的雪是越來越大,兩人走在大街上,穿著剛剛買的情侶羽絨服,齊思緊緊挽著趙出息的胳膊,將手塞進趙出息的兜里取暖,趙出息柔聲問道“冷么?”
  齊思使勁搖搖頭道“不冷”
  “傻”趙出息好笑道。
  齊思低頭抿嘴一笑。
  晚飯訂在仁和置地大廈的法國餐廳,這是趙出息讓別人早早訂好的,吃晚飯的時候,趙出息這才開口道“胡姨說,她已經訂好地方,明天中午我親自去接你們”
  “我爸媽已經說過,胡姨給他們打過好幾次電話,現在已經很熟悉”齊思笑著回道。
  趙出息有些悻悻道“你爸媽對我有什么要求么?或者有什么條件么?不過不管什么條件要求,我都能接受”
  齊思好笑道“這我就不知道了,這些事他們只和胡姨說”
  趙出息撇撇嘴,不再問這件事……
  吃過晚飯,這個夜晚肯定是屬于趙出息和齊思單獨相處的,沒有選擇回牧馬山蔚藍卡地亞,而是住在錦江邊上的萬達索菲特,等到回到酒店后,剛進房間,趙出息便已經迫不及待將齊思按在墻上,狠狠的吻著齊思,相比于以往,今晚的趙出息很是霸道狂熱,齊思只能疲于應付。
  很快,齊思便已經被趙出息徹底征服,"jiaochuan"連連,整個房間春色滿園,這一晚,自然是纏纏綿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