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398 華麗麗的逆襲

這件事情就這么定下,等到黃土回來后,幾人商量后最終決定由芙蓉統籌協調負責,巴中交給黃土處理,怎樣帶著宋天河和阮老頭演一場無間道大戲,想來黃土到時候會和另外兩位演員一起商量,不過川南那邊得改天敲打敲打陳濤,折騰點小波浪就行,何況過年前后,誰也不愿意鬧的誰都過不好年。至于劉嵩郭青松怎么去奪廣元,趙出息懶得去管,要是給譚鴻儒弄出點麻煩更好,什么便宜都占不到,他也不在乎,反正他的底線是,廣元廣安都可以拋棄。
  天氣越來越冷,西北風翻山越嶺穿過青海甘肅一帶橫行無忌到達成都平原地區,南方的冬天是陰冷,比起北方冬天的干冷,這種冷更讓人頭疼,再者北方冬天有暖氣,南方冬天只能靠空調等等渡過,不過還好六號別墅也有地暖,不用操心這些問題。
  眼看元旦將至,趙出息最近這段時間的日程被宋青瓷安排的異常忙碌,同時胡雨嘉還帶著趙出息參加了數場晚宴,認識了不少各方面的大佬,胡雨嘉顯然已經不再忌諱那么多,更是有意在告訴別人他和趙出息的關系,至于別人怎么想,那就是別人的事。
  周三,徐林南方之行達成合作的幾個基金財團前期考察團先后抵達成都,西蜀集團再次忙碌起來,徐林范離等一眾高管帶著他們參觀西蜀集團總部以及數家子公司,趙出息并不用出面,不過當天晚上在總府皇冠假日酒店的歡迎晚宴得出面,不然會讓這幫人覺得不重視,反正場面有徐林范離張超宋青瓷這幫人負責,趙出息就是喝喝酒聊聊天走走過場。
  周六中午,西蜀集團在錦江賓館舉行招待會以及簽約儀式,徐林張超等等動用關系邀請了四川絕大多數媒體報紙,除過徐林拉來的那幾個頗有名氣的基金財團,胡雨嘉的川府集團,以及胡雨嘉牽線搭橋的那幾家公司也會在今天和西蜀集團簽署戰略合作協議,趙出息在胡雨嘉的建議下,有意將兩件事聚集在一天,外界對于失去簡姨后的西蜀集團一直不看好,正好用這件事告訴外界,西蜀集團不但沒有倒下,還會在趙出息的帶領下蓬勃發展。
  同時徐林張超以西蜀集團的名義邀請成都諸多名流以及和西蜀集團有合作的公司,總之周六中午這件事排場很大,來參加簽約儀式的嘉賓超過百人,媒體更是有幾十家,場面算得上聲勢浩大,趙出息一直安安靜靜的坐在下面,也沒上臺去講話,這種高調的事情留給徐林主持便是。
  坐在他旁邊的是胡雨嘉,整件事情都有胡雨嘉幫忙,何況今天川府集團也會和西蜀集團簽約,胡雨嘉自然得來,有胡雨嘉在,趙出息自己心里也有底氣,等到胡雨嘉作為嘉賓發言結束后,趙出息對著剛剛走下臺的胡雨嘉嬉皮笑臉的拍著馬屁道“要說這口才,我得好好跟胡姨你學學,姜果真還是老的辣”
  “你這馬屁可沒拍好,是在說你胡姨老么?”胡雨嘉可不吃趙出息這套,沒好氣的回道,今天的胡雨嘉穿的比較正式,那種雷厲風行的女強人范讓人不敢輕視。
  趙出息趕緊回話道“姨,我可沒有這種意思,絕對是在夸您”
  “今天這簽約儀式辦的不錯,你手下那幾個高管很有能力,徐林我就不說了,完全是你撿來的寶,那個范離做事頭腦清楚,顯然熟悉這種正式場面的流程,還有你那個女秘書宋青瓷,也不簡單啊,知道如何跟媒體記者打交道,而且懂得利用自身的優勢,有點我當年的影子”這幾天接觸下來,胡雨嘉對西蜀集團這幾個高管都有一定認識,這三個是最搶眼的,其余人也不簡單。
  趙出息呵呵笑道“我就是個甩手掌柜,對這些事情現在還不熟悉,老徐那是老油條,大起大落過,范離留洋歸來,又在跨國企業待過,能力不用說,至于青瓷,是簡姨一手培養出來的,簡姨在的時候,便是她安插在西蜀集團的棋子,西蜀集團的大小事情都是她直接通知簡姨”
  “嗯,我以前聽簡影說過”胡雨嘉看向不遠處跟周圍幾位老總談笑風生的宋青瓷,畢竟是美女,比較引人注意,只是胡雨嘉話鋒一轉,玩味道“出息,有件事我得問問你,你和這個宋青瓷之間沒有別的關系吧?”
  這話讓趙出息始料未及,直接愣住,回過什么神后,趙出息不禁有些心虛道“姨,我和青瓷之間能有什么關系?你肯定是聽別人說到什么風言風語了,青瓷漂亮又有能力,最重要是單身,每天跟我相處,別人肯定會亂傳一些消息”
  “沒有最好,我覺得她看你的眼神有些不對,總之,你自己掂量清楚,我很喜歡齊思,你兩也都到了要訂婚結婚的地步,別到時候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胡雨嘉善意的提醒道,眼神卻有些失望,剛剛趙出息失神的時候便已經告訴她答案,不過胡雨嘉也有些釋然,如今的趙出息處在這種位置上,又怎能不讓一些女人飛蛾撲火呢,唯一怕的是,趙出息看不清本質。
  趙出息看眼不遠處的宋青瓷,而恰巧這個時候宋青瓷也在看他,四目相對,趙出息連忙挪開眼神,有些尷尬道“姨,這個我知道”
  “姨不是說你,姨也知道你現在周圍肯定圍繞著很多女人,但是你得想好怎么處理這種關系,不然將是個不小的問題”胡雨嘉是過來人,能幫趙出息的只有這些,很多頗有能力的能力,前途看起來一片光明,最終卻是死在女人身上的。
  趙出息若有所思,細細品味著胡雨嘉說的話,貌似正如胡姨所說的,他身邊現在圍繞著不少女人,怎么處理和女人的關系,確實讓他很頭疼。
  “齊思今天回來,還是明天回來?”胡雨嘉見趙出息不說話,便只好轉移話題,畢竟這是公共場合,被外人聽見不太好。
  趙出息輕聲回道“早上已經回來,她請了兩天假,現在在蜀都花園”
  胡雨嘉點頭道“你別忘記明天中午的事情,我已經和齊思父母約好時間以及地點,到時候你親自開車去接齊思一家,禮物這邊我已經準備好,你就不用操心了”
  “姨,謝謝”趙出息有些感動道,不管如何,胡雨嘉是真心對他。
  胡雨嘉笑著搖頭道“你無父無母,這種事情總要有人替你操辦,你以后能記得我的好就行”
  簽約儀式很快結束,徐林做最后總結性的發言,大概說出西蜀集團接下來的發展方向,相比于簡姨時代,西蜀集團這次的投資確實是大手筆,想來政府層面也樂于見到這種場面,也算是給趙出息日后做點鋪墊,這應該是胡雨嘉更深層次的意思。
  簽約儀式結束后便是自助餐形勢的招待會,趙出息跟各位大佬笑著寒暄客套,不過他只待沒半小時,便把剩下的事情交給徐林等人,跟胡雨嘉以及幾位大佬打過招呼后,便離開總府皇冠酒店,準備去找齊思,因為今天是圣誕節,趙出息已經答應齊思,整整一天都陪著她,不然齊思完全沒必要請兩天假,何況年末請假真不好請,不過齊思已經不在乎。
  當趙出息走出總府皇冠酒店的時候,才發現不知什么時候灰蒙蒙的天空終于開始飄起雪花,成都的冬天也算是迎來了今年的第一場雪,雪花很大,路面已經雪白一片,不過卻被匆匆路過的行人很快踩掉。天氣陰沉的有些恐怖,冬天的成都和西安差不多,霧霾久久不散,加上這種天氣,才不過是下午三點多,卻已經像是傍晚天黑時刻。
  趙出息站在大雪紛飛的雪地里,不禁有些失神,因為他想起了祁連大山里的雪,那一望無垠的大山,那銀裝素裹的白色世界,想來祁連大山里面早已經大雪封山,也不知道那些走丟的人,是否能找到回家的路。緊接著,趙出息想起了去年西安的第一場雪,那會的他,還不過是南門國際公館的普通工人,記得那天下雪,他站在南門國際公館的頂層,望著大雪飛紛飛城市百感交集,想來那會的他,肯定想不到一年后的他會站在這里看雪,會剛剛經歷完一場盛宴。
  同樣是大雪天,人生卻已是天壤之別。一年多的時間,他像是走過了別人的一輩子,起起伏伏,布滿艱辛。
  趙出息伸出手接著觸手即化的雪花,有些唏噓感慨到“挺好的,那就繼續往前走吧”
  或許是因為想起這些事,趙出息的心情像今天的天氣一樣失落,踩著雪花去找齊思,此刻的他顯的很孤獨。齊思在不遠處春熙路口的王府井百貨星巴克等他,沒走幾分鐘趙出息便到,尚未進去趙出息便已經看見坐在窗邊,手里捂著咖啡杯暖手卻發呆的齊思。
  來來往往的人群對他們來說都不過是過客,趙出息望著發呆的齊思,不自覺的笑起來,那笑容很傻卻很溫暖,或許是心有靈犀吧,齊思感覺到貌似有人在盯著她,便順著視線望去,正好瞅見站在雪地里盯著她傻笑的趙出息。
  齊思微愣,隨即抿嘴有些幸福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起來。
  一瞬間,趙出息剛剛的陰霍瞬間一掃而空,他終歸不是孤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