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396 整點幺蛾子

聰明的手下,就是不需要主子去提醒他該干什么,自己會審時度勢,掂量清楚自己的位置,然后做出最明智的判斷,幫主子排憂解難,這種人要是出不了頭,那真心沒天理。陳濤這種性格,似乎最適合干這種事,反正他已經和賀元山郭青松劉嵩撕破臉皮,不再是一條戰線的,那就沒什么顧忌的,更不怕他們報復自己。
  郭青松的話,明顯是冷嘲熱諷,你陳濤當初在這個圈子什么位置,那會你敢咬我們?現在你陳濤攀上新主子雞犬升天,便不把我們放在眼里,還真把自己當個人物了。
  “郭哥還記得簡姨說過這些話,不錯,我以為郭哥快忘記簡姨是誰了?”陳濤的口才可比郭青松和劉嵩高明,大有一挑二的節奏。
  賀元山見陳濤這是緊咬著他們不放,生怕劉嵩這蠢貨一激動又說出什么蠢話,連忙呵斥道“陳濤,你這話說的就有失水準,簡姨是誰,簡姨是這個圈子的主子,不管發生什么事,簡姨永遠都是我心中的主子,她要讓我賀元山上刀山下火海,我賀元山就算是搭上這條老命,也絕對不眨眼。我想青松和老劉也絕對是同樣的想法,畢竟我們都是跟著簡姨一起打江山出來的,你可以么?”
  賀元山這話,不僅反駁了陳濤,更是在敲打趙出息,別看你坐在這個位置上,可我從來沒把你當主子看,我心中的主子只有簡姨,不可替代。同樣這句話告訴眾人,他依舊效忠于這個圈子。
  “我有什么不敢的?”陳濤理直氣壯道,根本不松口。
  眼看這場聚會要成為一場罵戰,趙出息試試制止道“如果你們今天來是說這些事的,那我想沒必要再聊下去了,你們可以去給簡姨當面說”
  趙出息此話一出,陳濤便識趣閉嘴,有些不屑的瞥眼賀元山,大概意思是再說,我敢去見簡姨,你敢么?
  “說正事吧”芙蓉瞥眼賀元山等人,不輕不重的說道。
  郭青松和劉嵩被陳濤激怒憋了一肚子氣沒處發,奈何趙出息和芙蓉都已經開口,他們也不敢再折騰,畢竟今天來是有正事要談。
  “這次圈內聚會,是由賀老建議的,賀老提議探討這個圈子的未來,以及沒有簡姨后,我們圈子的接下來的發展方向,大家都是這個圈子的脊梁,有什么想說的,不用顧忌,隨便說”趙出息沉聲說道,算是拉開這次聚會的序幕。
  眾人面面相覷,知道正戲來了。
  趙出息本以為郭青松劉嵩賀元山會迫不及待的發難,沒想到孔林卻是第一個開口的,孔林一本正經的問道“我想知道,沒有簡姨的政商關系,沒有杜西南掌舵,西蜀集團將何去何從,未來的發展方向是什么?”
  孔林沒有來虛的,直接真刀真槍,這問題可謂棘手,確實,沒有簡姨的政商人脈關系,西蜀集團將失去最大的庇護。賀元山微微點頭,看來孔林對趙出息也不滿意,顯然是在質問趙出息。郭青松和劉嵩笑瞇瞇的盯著趙出息,想看趙出息如何應對。
  趙出息嘴角抽搐幾下,左手敲打著沙發膀沉思幾秒后回道“孔哥的話很直接,我很喜歡這種直來直去。正如孔哥所講的,簡姨入獄這件事對整個圈子的損失有多大,那是無法衡量的,西蜀集團也確實因為簡姨的入獄最近出現一連串的問題,以前那些和簡姨有過節的敵人都跳了出來。我想這個問題不僅僅存在西蜀集團,整個圈子失去簡姨的庇護將何去何從才是最大的問題,可是從簡姨入獄,到我接手這個圈子已經快三個月,這個圈子雖然發生很多事,可依舊在運行著,首先這個我得感謝各位的支持,各位都是能力不凡的大佬,我想簡姨當初選擇各位,也考慮過有一天如果自己出事,諸位能不能撐起一片天,現在看來,簡姨的選擇是對的,諸位確實沒讓她失望,也給了我信心,讓我堅信,這個圈子不會沒落,只會越走越遠”
  “剛剛說的這番話,可能大家覺得是大而雜的空話,那接下來就說點具體的。簡姨入獄,西蜀集團肯定會受影響,可這并不能摧毀西蜀集團的根底,況且簡姨那些政商關系未必就不再管用,這些和我們交好的關系,我都會努力的維持下去,至于能幫多少忙,現在下結論太早,得一步步來。再者,失去一些老朋友,我們也會認識一些新朋友,在這里我得告訴大家一個消息,西蜀集團已經和川府集團、保利集團、金廣實業集團、川威集團達成戰略合作關系”趙出息調整語氣后,繼續說道。
  當趙出息宣布這個消息后,孔林眼神充滿意外,他是混四川商界的,對四川商界頗為熟悉,川府集團背后是胡雨嘉,保利集團肯定是保利四川公司,光看看保利最近幾年在四川的投資就知道是多么的財大氣粗,而金廣實業和川威集團都是四川民營企業的翹楚,孔林明白,和這幾家集團達成戰略合作關系,可不僅僅是明面上那么簡單,這顯然是趙出息在展露自己的實力。
  孔林若有所思的看著趙出息,這個男人到底什么背.景,貌似從來沒人知道,他的過去,一切都那么神秘,難道是簡姨的秘密武器?
  賀元山郭青松和劉嵩不禁頭疼,趙出息什么時候拉攏到這些大佬的?
  “至于西蜀集團的具體方向,這個由徐總告訴大家”趙出息看眼徐林,知道該徐林登場了。
  徐林沉聲道“孔董作為天陽集團負責人,應該知道母公司最近發生的事,我們是遇到些資金問題,不過問題已經解決。集團已經和香港上海深圳新加坡一些基金財團公司達成合作,目前已融到足夠的資金解決難題,而接下來,應該是年初開始,集團會加速調整落后產業,明年大概數個大小項目開工,投資金額將接近百億,所以說,西蜀集團的發展不僅不會停滯,而且會迅猛發展”
  孔林聽后,不禁嘖嘖稱奇,這個徐林果真不簡單,如果真像他所說會有那么多合作公司,破百億投資額不算什么難事,就要看西蜀集團占多少股份。
  “我沒有問題了”孔林笑意盎然道,顯然很滿意。
  郭青松見趙出息輕易化解難題,不禁皺眉,沉聲道“我想知道,我負責的那部分產業,什么時候能重新啟動,我手下那幫人都靠這些東西吃飯,你總不能讓我帶著兄弟們喝西北風吧”
  這是郭青松最關心的問題,這段時間要說過的最苦的,自然是他,趙出息一紙令下讓他關掉了三分之一的場子,這些場子要養活多少兄弟,下面那幫人都開始暴動了。
  “段時間內,沒有計劃”趙出息毫不猶豫的說道。
  郭青松聽到趙出息根本容不得商量的答案,一怒而起道“你什么意思,我那幫兄弟怎么辦?”
  “圈子利益為重,還是你那幫兄弟的利益為重,這是特殊時期,如果郭叔連這點事都解決不了,我可以讓別人替你解決”趙出息這話很直白。
  “你”郭青松怒氣沖沖道。
  陳濤冷笑道“我支持主子的做法”
  賀元山知道又得自己圓場了,連忙道“老郭,你那邊放放沒事,等風頭過去一切都將重新開始,多大的事么”
  賀元山的潛臺詞是在說,別忘了我們的正事,郭青松無奈只好坐下,堅定的認為,趙出息不死,自己絕對得被耗死。
  接下來該劉嵩了,劉嵩陰陽怪氣道“出息,川北怎么辦?”
  “劉叔,這也是我想問你的事,川北是你負責的,現在亂成如此樣子,你是不是得負點責任?”趙出息反問道。
  劉嵩沒想到趙出息會倒打一耙,聽到這話,臉色鐵青道“難道沒有你的責任?要不是你惹毛譚鴻儒,譚鴻儒會一怒之下拿下廣元么?”
  “那你的意思是,我不應該殺吳和平?”趙出息臉色微變冷哼道。
  劉嵩冷笑道“我沒這個意思,也不想糾結誰對誰錯,只想知道我們接下來該怎么做,還有巴中,巴中老大閆慶樂被阮老頭砍死這件事,這件事情該如何處理,現在外面都盯著我們,事關圈子榮譽,更不能讓下面的兄弟寒心”
  陳濤饒有興趣問道“那老劉,你覺得該怎么做?”
  “殺阮老頭,拿下巴中”劉嵩徑直開口道。
  “我反對”劉嵩話音剛落,黃土便直接反對。
  “現在川北這么亂,譚鴻儒虎視眈眈,唐家兄弟也不是吃閑飯的,要敢動阮老頭,定然將他推向對立面,到時候,巴中失守,誰負責?”黃土有條不紊的說道。
  郭青松冷哼道“巴中我們勢力最大,還怕譚鴻儒?”
  “不怕譚鴻儒,廣元怎么會丟?”黃土直言不諱道。
  賀元山不緊不慢的說道“其實,現在不是巴中的問題,而是整個川北的問題,進一步來說,是我們和譚鴻儒的問題”
  “賀老說的對”孔林突然飄出來一句話。
  劉嵩和郭青松眼睛同時一亮,有戲。
  趙出息表情輕松,該來的來了,于是詢問道“那大家說說,我們和譚鴻儒之間該怎么辦?”
  “打”郭青松和劉嵩幾乎是同時開口道。
  陳濤皺眉道“我希望保持現狀,一城的丟失并不是問題,穩固巴中和達州以及廣安才是最重要的,就算是要打,也得想辦法聯合別人”
  “早打是打,晚打也是打,所以得趁他還沒站穩,就得先發制人,所以,我也贊成打”賀元山笑道。
  趙出息撇撇嘴道“那就打”
  趙出息此話一出,黃土陳濤以及王勝河陳安逸大小王同時震驚,黃土再次反對道“我不同意”
  “我也不同意”一直沒說話的王勝河看眼微微搖頭的陳安逸,立即符合道。
  芙蓉一臉疑惑,不知道趙出息為何如此選擇,低聲道“這件事得慎重”
  別說芙蓉黃土這些人,連賀元山郭青松劉嵩都覺得意外,不過他們懶得管趙出息要干什么,他們的目標是只要開戰便行……
  “有人說打,有人說保持現狀,既然僵持不下,那總歸得有個決定吧,我是這個圈子的主子,我說了算,打,我們遲早得和譚鴻儒打起來,既然如此,現在打又有什么不同?”趙出息直接決定道。
  黃土這次直接站起來大聲道“我反對”
  大小王同樣不解道“我們也覺得不妥”
  陳濤覺得有些匪夷所思,跟芙蓉差不多想法,小聲道“我保留意見”
  趙出息瞪眼黃土等人,起身沉聲道“我意已決,就這么定了”
  趙出息此話一出,賀元山郭青松劉嵩大喜,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