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6)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6)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6)     

混世刁民395 陰險的唐家兄弟

賀元山也好,郭青松也好,劉嵩也罷,雖說打心底瞧不上趙出息,可他們自己不得不承認現在已落下風,趙出息實力比他們強橫,所以這次圈子聚會他們很不舒服,有種低人一頭的感覺,奈何有什么辦法,這是事實無法改變,可他們并不想向趙出息低頭,一想到趙出息那幫人小人得志的嘴臉更加氣憤,想當初他們哪個不是封疆大吏,趙出息敢輕視他們哪個,現在呢?
  因此,為了找回面子,賀元山便想見面給趙出息一個下面威,好讓趙出息知道他們的立場不會改變。這樣來說,今天曾叔大打出手顯然是受過賀元山知會的,也是,曾叔是賀元山的秘密武器,圈子里眾人都知道曾叔實力不低,有人更傳過曾叔和芙蓉不相上下,曾經帶著受傷的賀元山殺出重圍,雖說曾叔和芙蓉沒比過,可大家卻都信這番話。
  賀元山仗著曾叔的實力,今天才有恃無恐,在他眼里,就算是芙蓉出手,也不過和曾叔打個平手,何況不過是示威,又不可能是你死我活,因此沒什么要擔心的。現在呢,事情貌似正如他所想的,大小王兄弟根本不是曾叔的對手。后面的黃土和王勝河想上,可郭青松和劉嵩的兩位心腹同樣不是吃素的,隱隱約約已經擋住黃土和王勝河的去路。
  芙蓉沒動,陳安逸沒動,作為趙出息貼身保鏢的周易,終于在趙出息的默認下出手,這貌似才是真正的高手對決,要知道周易似乎從來還沒在外人面前露過手,前幾次都不過是小打小鬧,碰上曾叔才算得上第一次與川渝圈子的虎人扳手腕。
  從趙出息的位置到曾叔的位置,目測有八米距離,可是周易就像一陣風似的只是瞬間便已經到曾叔的面前,沖過去的軌道上像是有股強大的氣流,讓人不自覺的往后退,給他騰路,賀元山和郭青松便是被這股氣流逼的踉踉蹌蹌后退。
  曾叔果真不是普通人,當周易殺到半路時候已經猛的轉過頭,畢竟有這么長的距離,作為一個高手,如果還不能感受到危機的話,那只能說不作死不會死。這個看起來年紀輕輕,長的頗為陰柔的男人帶來的殺氣讓曾叔不禁興奮起來,自從跟在賀元山身邊后,他便沒什么機會出手,特別是最近幾年腿腳幾乎已經生銹,現在終于有個可以直視的對手了。幾乎沒什么表情的曾叔臉上居然泛起笑容,已經以逸待勞的站在原地,雙手成詠春起勢,而此時周易已經殺到他的面前。
  所有人都不自覺的停止呼吸,死死的盯著這兩人,賀元山有些不屑,雖然能感覺到這個陰柔的男人是高手,可并不覺得他打得過曾叔,他對曾叔有絕對的自信,郭青松和劉嵩卻有些擔憂,上次便是這個男人破壞他們的好事,要不然趙出息早已經被他們弄死。
  趙出息眉頭輕皺,他也想看看,這個曾叔到底是什么實力。陳濤樂于見到賀元山吃虧,反正兩人已經不是一條道上的。芙蓉陳安逸臉色微變,因為只有到他們這個級別的高手才能感覺到周易剛剛那輕巧的動作需要什么樣的實力,縱然是她們也不可能有那樣的瞬間爆發力,這個男人到底有多強,芙蓉和陳安逸很是期待。
  時間在這一刻靜止,周易身輕如燕高高躍起,借著助跑的沖力,上來便是眼花繚亂的連環踢,那腿上的動作像是彈棉花般柔軟無力,卻只有徒手用胳膊邊往后退邊抵擋的曾叔知道,每一腳都夾雜著絕對的力量,讓他叫苦不迭,可曾叔不但沒有害怕,等到周易落地的時候,立刻借著這個緩沖器發起攻擊,近身詠春拳那可是誰都不敢輕視的對手,要打壞多少木樁才能有這一身實力。
  兩人站在原地,短短數秒便已經過招十幾次,曾叔的雙拳帶著臂和肩變幻莫測,靠著寸勁爭取著微弱的優勢,同樣下半身也糾纏在一起,力求在短時間內能拿下周易,半歲老頭越戰越勇,讓圍觀的眾人不禁大跌眼鏡。周易卻輕松自如,身體像條鯰魚般柔軟,每個躲避的動作輕巧到嫻熟。
  短暫的交手后,雙方便已經摸清實力,當曾叔借力用膝蓋壓住周易大腿讓周易整個身體失去控制,眼看周易就要落敗的時候,讓人匪夷所思的一幕發生,周易先是卡主曾叔的胳膊,在整個身體被下壓的時候,突然小腿一股寸勁爆發,腳踝一抖,整個人不知哪來的一股反彈之力,徑直將壓在他身上的曾叔彈了出去,不管是圍觀的眾人,還是曾叔本人也沒想到會有如此變故,始料未及的曾叔慌忙往后退,周易卻沒打算就此放過他,緊隨其后跟上,隨度更是比曾叔往后退的速度還要快,眨眼間便已經跟上曾叔,毫不猶豫的出手攻向曾叔的下腹,曾叔沒打算放棄,吃力的用胳膊擋住周易的雙拳,周易卻突然改變套路,猛的抓住曾叔的雙臂,借著沖力,雙肩緊跟發力,像是太極推手的動作,直接將曾叔推飛出去,這股力量實在是強橫至極,直擊腹部,曾叔已經沒有反抗的余地,任由身體失去控制。
  雙方勝負,在此一瞬間便已經分出誰高誰低,周易站在原地,一個漂亮的白鶴亮翅動作,巍峨不動,曾叔卻已經被郭青松和劉嵩的心腹扶住,狼狽不堪……
  華麗麗的逆襲……
  “繼續”周易臉上略帶笑意的說道。
  趙出息終于長舒一口氣,這一局總算是自己贏了,瞅見賀元山低沉的臉色,趙出息愈發的舒服。
  賀元山沒想到曾叔會敗,可事實擺在他的面前,讓他無力反駁,曾叔真的敗了。賀元山看向眼前這個陰柔的男人,不禁充滿擔憂,趙出息身邊有芙蓉有陳安逸已經讓人覺得吃驚,現在又出現如此牛逼的高手,再想到當初在cc.club門口那個胖子,賀元山愈發的擔心他的處境,趙出息要是動心思讓派這幫人來刺殺他,他拿什么抵擋。
  郭青松和劉嵩面面相覷,曾叔的落敗有些意外,卻也在意料當中,賀元山的下馬威算是失敗了。
  氣氛這時候有些尷尬,賀元山進退兩難,趙出息倒蠻不在乎。
  還好這時,孔林的姍姍來遲終于緩解尷尬的氣氛,腳步沉穩的孔林若有所思道“諸位這是怎么回事?”
  反應比較快的郭青松連忙道“老孔,怎么才來,不是說好一起的么?”
  孔林沒想到自己剛來便被郭青松擺一道,自己什么時候答應跟他們一起來的,只好無視道“有些事耽擱了,來晚了,不好意思”
  陳濤自認為和孔林還算熟,笑著拉攏道“老孔,我們有些日子沒見了,上次在澳門,要不是你,我可輸慘了”
  孔林并不是有事耽擱,而是故意來的這么晚,他知道自己來的太早會處在一個尷尬的位置,誰讓他目前誰都不想支持。
  趙出息見開胃小菜已經結束,便用渾厚有力的聲音道“既然該來的人都已經來了,那就開始吧,別浪費大家的時間”
  芙蓉緊跟著道“黃土,清場”
  黃土臉色一變,惡狠狠看向曾叔以及郭青松劉嵩的心腹,而孔林的心腹已經識趣站在外面,賀元山無奈只好用眼神示意曾叔離開,很快整個包廂便只剩下該剩下的人,眾人分別坐在環繞著一張圓形茶幾單人沙發上。
  茶幾很大,上面擺著水果紅酒雪茄以及香煙,總共十二個位置,趙出息坐在正北位置,左手邊依次是芙蓉陳濤陳安逸黃土王勝河大小王,周易則站在他的身后,右手邊則依次是賀元山郭青松劉嵩,最后末尾是孔林,算是中立的位置。
  眾人落座以后,并未有人著急著說話,喝酒的喝酒,吃水果的吃水果,剪雪茄的剪雪茄,抽煙的抽煙,不過都在不動聲色的打量著別人,趙出息這邊,陳安逸王勝河淡定從容,他們只是照例來參加這個聚會,大小王則初次被提拔到如此高度,心里多少有些戰戰兢兢,估計連他們自己都沒想到,趙出息會如此重視他們。真正能說的上話的自然是趙出息陳濤芙蓉和黃土。
  趙出息沒抽煙也沒喝酒,不過也在打量眾人,等到不遠處的劉嵩一根煙燃盡的時候,趙出息終于開口道“自從上次鏡湖宮之后,這算得上我們這個圈子第一次聚會,有人離去,也有人加入,大多數是老人,但也有新面孔。關于吳和平的背叛,我不想多說什么,簡姨說過一句話,今天再給各位敲敲警鐘,背叛圈子者,雖遠必誅”
  趙出息這話,顯然是在給賀元山劉嵩郭青松,不過三位老油條,喜怒不形于色,根本沒怎么當回事。
  孔林卻突然插話道“簡姨的話,孔林銘記于心”
  這話等于告訴眾人,他永遠忠于簡姨。
  賀元山不禁多看孔林兩眼,琢磨著孔林的意思。
  “吳和平已經死了,那些事我也就不說了,功過皆有,等簡姨出來再蓋棺定論。我想說的是另一件事,杜西南杜總的意外身亡,這件事情至今是個謎,公安局那邊依舊沒有結論,顯然有可能是個無頭案,不過我趙出息在杜叔墳前發過誓,不管這件事有多難,只要我還活著,就一定會想辦法查出來是誰干的,紅爺也好,唐家兄弟也好,還是別人也好,我絕對會讓他們付出代價,這個代價,那便只有一個字,死”趙出息這次的語氣,低沉有力,充滿肅殺之氣,這話不僅僅是對在座的所有人說的,還是對已死的杜西南說的,更是對孔林說的。
  提吳和平倒無所謂,提杜西南氣氛就有些詭異。
  眾人的眼神皆游離起來,陳濤也好黃土也好還是大小王,都將眼神聚集在賀元山三人身上,而賀元山三人的眼神卻也絲毫不忌諱別人的直視,郭青松和劉嵩心里沒鬼,自然不怕,真正的兇手賀元山卻表現足夠淡定,因為沒有證據,誰也不可能把他怎么地。
  黃土冷哼道“這個圈子,不會讓任何一個為圈子做出貢獻的人寒心,也不會讓任何人死不瞑目”
  “黃土說的是,這也是我們想說的”郭青松隨口接住話茬道。
  陳濤冷笑道“就怕有些人這么說,背地里卻做著別的事情”
  劉嵩惱怒道“陳濤,你什么意思?”
  陳濤呵呵笑道“我什么意思,我什么意思有些人心里清楚”
  “這話,你要說不清楚,我和你沒完,怎么的,你意思老杜我是殺的,你也太瞧得起我了吧”劉嵩蠻不在乎道。
  陳濤沉聲道“這是你說的,不是我說的”
  郭青松見劉嵩吃虧,知道劉嵩容易激動,玩味道“陳濤,以前的你可不是這樣的,說話要講證據,何況這不是小事,我記得簡姨也說過,窩里斗同樣是死路一條”
  趙出息笑瞇瞇的看著陳濤主動找劉嵩郭青松的麻煩,都說陳濤能力有限,可這眼力勁絕對不淺,今天在座的能和賀元山郭青松劉嵩等人平起平坐的,也就他和芙蓉姐,芙蓉姐自然做不來這些事,所以就得他做,他就是要咬的這三人自亂陣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