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394 新勢力舊勢力

(這個月努力更新,再求月票)
  成都牧馬山,隱隱約約已經成為整個四川的高端富人區,這種富人區的形成是幾代人財富的沉淀,也是一個時代的見證。除了完善的基礎設施和區位優勢,牧馬山以良好的生態環境和稀缺山水資源吸引著眾多投資商和開發商在這里塑造高端別墅區。牧馬山依山傍水,白河、老南干渠沿山環繞而過,多種常綠灌喬木覆蓋全區;淺丘坡地上自然分布的美國松松林,使整個牧馬山更顯幽雅恬靜。站在牧馬山,川西平原美景盡收眼底;極目遠眺,西嶺雪景競現窗前。
  如今的牧馬山已經成為四川別墅的名片和代言,這里大大小小分布著十多個別墅區,不過無論如何,曾經殺進中國十大豪宅的蔚藍卡地亞絕對是力拔頭籌。今晚的牧馬山蔚藍卡地亞格外的寧靜,只是這份寧靜顯的有些刻意,讓人很不舒服,門口的保安相比于以往,今天檢查很是嚴格,大大小小車輛都會仔細盤問,自從趙出息徹底掌權以后,黃土便將牧馬山所有保安全部換掉,都是王勝河精挑細選知道底細的自己人,牧馬山蔚藍卡地亞所屬的保安公司便是西蜀集團旗下的子公司,這家保安公司占有整個成都百分之三十的市場,特別是牧馬山這塊的小區,十個有八個都是這家保安公司負責,所以說牧馬山是趙出息的大本營也不為過。
  蔚藍卡地亞湖邊蔚藍超白金俱樂部門口,黃土王勝河吳道宇正帶人巡查周圍情況,至于里面都已經安排好,現在靜等剩下那幾位大佬的到來,屬于趙出息這邊的勢力皆已經早早到達,對于黃土來說,每次大佬齊聚都得格外小心,一旦出現意外,便有可能讓這個圈子混亂,畢竟別有用心的人不是一般多。
  “道宇,記得到時候帶人多看看湖邊以及樹林那邊,不準任何人靠近,如果有蔚藍卡地亞的業主不知情,別來硬的,客氣禮貌點,就告訴他們六號別墅今晚已經包下蔚藍俱樂部,想來他們會給我們面子”黃土詳細吩咐道,畢竟他和王勝河一會便要進去,這里只能交給吳道宇,這年輕人做事還算讓他滿意,雖說還沒有大小王兄弟那么熟練,可只要繼續培養,絕對能堪當大任。
  王勝河只管大事以及人員調動,這些具體小事以及執行都交給吳道宇,反正他自己清楚,自己最適合的還是郫縣保安基地,這種要和各路人馬打交道的事,不適合自己。
  穿的比較正式的吳道宇對于黃土能讓他負責具體的安保很是感激,回道“黃哥,放心吧,我會注意的”
  王勝河這時瞅眼手腕上的表,詢問道“時間差不多了,怎么還不來?會不會不來了?”
  “差不多該來了,這是他們主動要求的,不可能不來”黃土絲毫不擔心這幫人不來,不以為然道,真要不來,那也算是他們有些膽量。
  幾分鐘過后,牧馬山大門口保安傳來消息,賀元山郭青松劉嵩的車隊已經進入視野范圍內,黃土隨即通知趙出息道“他們來了”
  坐在里面貴賓室沙發上正和眾人聊天的趙出息隨意笑道“知道了”
  黃土掛掉電話,吳道宇詢問道“主子要出來接他們?”
  “他們沒這個資格,我們接就行”黃土一臉不屑道,吳道宇默默點頭,這話倒是,今時不同往日。
  蔚藍俱樂部貴賓室里,屬于趙出息這邊的芙蓉,徐林,陳安逸,陳濤都已經鎮定自若的坐在這里,談笑風生嬉戲聊天,狀態很是輕松,這已經不是幾月前,他們沒有絲毫底氣,完全被狠狠壓住。如今在座的哪個不是諸侯,徐林坐鎮西蜀集團,已經完全控制西蜀集團,賀元山那幫人根本不可能折騰出半點水花,陳濤鎮守川南,作為最先效忠趙出息的大佬,不得不說陳濤的選擇很明智。陳安逸,郫縣保安基地的無冕之王,縱然是保安基地是賀元山負責的時候,他的威望也依舊是保安基地最高的,至于芙蓉,簡姨時代誰也不能替代的角色,簡姨真正意義的心腹,唯一的心腹,趙出息要是沒有她的支持,想要讓終于簡姨的那些人,比如陳安逸王勝河黃土支持他,很難。
  當然,還有他們的核心,新主子,趙出息。
  “來了?”芙蓉看見趙出息掛掉電話,輕聲道。
  趙出息起身,端著酒杯平靜道“來了”
  陳濤聽到這話皺眉道“孔林不會跟著他們一起來吧?”
  趙出息聽到這話,略有擔憂,他確實接到消息,賀元山等人中午宴請孔林,孔林從達州過來下高速后便直奔新都而去,賀元山等人自然是想拉攏孔林,不過孔林答應過他保持中立,而且趙出息更覺得孔林似乎根本瞧不上那幾個,所以他覺得不過是賀元山等人的一廂情愿。
  “不知道,應該不會”趙出息搖頭道。
  陳安逸穩如泰山,低聲和芙蓉交談著些什么,徐林則無所事事,自顧自的喝著紅酒,他對趙出息最大的幫助,便是管理好西蜀集團,只要西蜀集團不出問題,趙出息便能立于不敗之地。
  五分鐘后,貴賓室厚重的紅木門被一直負責蔚藍俱樂部里面的大小王緩緩推開,在黃土和王勝河的帶領下,賀元山郭青松劉嵩臉上表情各不相同的走進貴賓室,能坐進貴賓室的自然是趙出息邀請過的人,所以他們的心腹皆被擋住。
  郭青松和劉嵩的心腹用眼神詢問自己主子的意思,不過賀元山的心腹曾叔貌似完全不理會大小王,直接硬闖,小王猛的將胳膊擋在曾叔的面前,毫不退讓道“曾叔,不好意思,這是主子的命令”
  賀元山不管不顧,似乎根本沒看見發生什么,繼續往前走,所以曾叔便毫不猶豫的跟著。
  小王徹底怒了,麻痹,直接一把抓住曾叔的肩膀道“曾叔,得罪了”
  小王現在只效忠于趙出息,大小王這兩個跟著黃土一直廝混游離于整個圈子邊緣的兄弟人緣不錯,跟哪方面都比較交好,看著和氣和善,其實心狠著呢,自從跟著趙出息后,他們清楚的認識到,要想再進一步,就得做好當一條狗的準備,趙出息讓咬誰,那就往死里咬,不計后果不計代價的咬,因此,賀元山的心腹曾叔想要硬闖這里,他們絕對不可能讓過去。
  小王話音剛落,便猛的發力使勁把曾叔往后拉。曾叔可是賀元山的天字號保鏢,相當于周易和趙出息的關系,自然不是善茬,怎么輕易會被制服,小老頭別看瘦骨嶙峋,身手絕對不差,在小王發力的瞬間,他只是往后般撤一步,同時閃電般的抓住小王的胳膊,腿部歪曲腰間出力,隨即一個過肩摔將小王扔出數米之外,小王剛才已經意識到危險,奈何被搶占先機,何況曾叔實力在他之上,只能放棄反抗,不過倒地后并未受傷,早有準備的他,順勢滾了兩圈,半跪在地上。
  小王吃虧,大王自然不會坐視不理,兩兄弟那是背靠背從死人堆里殺出來的,大王隨即沖上前去,抬腿便踢向曾叔的頭部,曾叔早有防范,聽說我這兩兄弟的故事,輕易便已經躲過去,跟著一記刁鉆的蛇形勾拳襲向大王的面門,身體整個人傾向大王,有點像醉拳。
  就當兩人準備大打出手的時候,趙出息不悅道“夠了”
  顯然,這是賀元山在向自己示威。
  趙出息一句夠了,大王立即停下動作,準備跟著上去的小王也識趣站在原地,可曾叔并沒把趙出息的話當回事,就跟大小王只聽趙出息的話一樣,他只聽賀元山的話,所以當大王住手后,最先吃虧的肯定是大王,被曾叔一拳擊中胸口,悶哼一聲,重重倒向后面,要不是黃土抱住,肯定摔倒在地上。小王見到大哥被打吃悶虧,大有暴走的趨勢,可趙出息的話,讓他只能站在原地。
  賀元山一臉笑意,絲毫沒有住手的意思,這次趙出息真是惹怒了,麻痹這是來砸場子的,真以為自己沒人?
  站在后面的黃土王勝河,站在里面的陳安逸,都已經蠢蠢欲動,可是最先出手的確實趙出息旁邊的周易,周易猶如一道利箭,唰的一聲從趙出息身邊沖了出去……
  趙出息罵罵咧咧道“給臉不要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