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5)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5)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5)     

混世刁民393 校花對女神

趙出息瞅見是陌生的號碼,并沒有立即接通,而是緩緩走近書房,在手機鈴聲快要結束的時候,才不慌不忙的接通電話,電話那邊的男人語氣沉穩道“我是司徒南”
  趙出息瞬間便釋然,司徒南說過只會單線聯系自己,所以這次打過來的號碼和上次的自然不同,估計這個號碼的使命也就打完這次電話。
  趙出息坐到沙發上,輕聲道“說吧,唐家兄弟那邊又有什么動靜了?”
  “想來你應該知道你們圈子那幾個元老最近一直在暗中接觸唐家兄弟這件事吧,如果你不知道,那只能說你這個主子不稱職”坐在龍泉驛某家咖啡廳外面的司徒南開門見山直奔主題道,對于和趙出息這份你情我愿的買賣,司徒南清楚自己要付出的是什么,他對承諾兩字看得比任何東西都中,從小到大迄今為止,他從來沒失信于別人。同樣,他和趙出息之間,只是最純粹的利益關系,絕對不可能夾雜著感情,這是他從那次以后對自己叮囑過的事情,不會再犯第二次錯誤。
  趙出息愣住,因為他沒聽說過賀元山劉嵩郭青松和唐家兄弟接觸這件事,心里不禁罵娘,唐家兄弟這特么是幾頭吃香,不僅和譚鴻儒合作,同時還想拉攏自己,現在更是支持這幾個老不死的家伙,果真奸詐狡猾。
  趙出息并沒掩飾自己不知情的實情,如實道“如果我說,我真不知道他們接觸唐家兄弟,你信么?”
  司徒南嘴角帶著絲輕蔑,剛剛他的話不過是找個話題切入點,至于趙出息知不知道這件事,又關他什么事,他不是趙出息,司徒南繼續道“那你最好提個醒,打這個電話的目的是想告訴你,從唐家老二那里得到消息,唐家兄弟支持賀元山郭青松劉嵩的前提是,他們能說服你和譚鴻儒全面開戰,如果說服不了,想要得到唐家兄弟支持,他們就得放棄太多利益,這是他們最后的選擇”
  “說服我和紅爺全面開戰?唐家兄弟還真是胃口大,紅爺送他們半座廣元城都堵不住那張嘴,這倒讓我確實沒想到”司徒南此話一說,趙出息便立即明白今晚賀元山郭青松劉嵩想干什么了,幾個老家伙果真是不甘心,居然傍上唐家兄弟這條大船了。
  “那自然,唐家老大老二的胃口可不是一般的大,何況他們了解譚鴻儒是什么貨色,要是讓譚鴻儒崛起,以后有的是他們苦吃,如果是我,我也會這么做,渾水摸魚”司徒南毫不理會從自己身邊走過的人對自己的鄙夷,他早已習慣這種情況,內心要是不足夠強大,還不如自殺算了。
  “我知道該怎么做了”趙出息瞇著眼睛冷笑道,將計就計,還是不為所動,這個得隨機應變,現在決定,為時太早。
  司徒南面無表情道“要說的我已經說完,如果沒有什么事,那就再見,有情況,我會再通知你”
  趙出息連忙道“等等”
  司徒南皺眉道“怎么?還有什么事?”
  趙出息玩味的笑道“有沒有可能給唐家兄弟整點幺蛾子出來,讓這兩只老狐貍過的這么舒坦,我多少有些不舒服”
  司徒南霎時沉默,說實話,他不太愿意過早暴露自己,自認為自己得到關鍵時候出手,不過趙出息既然開口,司徒南也不想拒絕,畢竟他得讓趙出息看到自己的實力,于是果斷道“弄點事出來倒是不難,可這需要拿錢開路,你舍得么?”
  “多少錢,你說個數,我出得起”只要能用錢解決的事,對于現在的趙出息來說,那便不是什么事。
  司徒南很厚道,他沒興趣靠這點手段忽悠趙出息的錢,一來他不屑,二來這能弄多少錢,眼光要長遠,大錢走在后面,所以司徒南平靜道“不著急,等我準備好所有事,到時候需要多錢,你給多錢便是”
  “好,靜等你消息”趙出息心滿意足道,隨即掛掉電話,結束這次愉快的聊天,不僅得到自己想得到的情報,還能給唐家兄弟找點麻煩,趙出息不禁對自己投資司徒南這件事感到滿意,這種事情,果真是可遇不可求的。
  掛掉電話后,趙出息給自己點燃一根雪茄,最近他開始嘗試接觸這些高大上的東西,按照宋青瓷教他的步驟,熟練的用雪茄剪剪掉頭,隨即用木材點燃,等到燒透后才送進嘴里,雪茄的香味立即彌漫整個書房。
  保利皇冠假日酒店里,當孔林帶著兩個保鏢走進酒店大堂的御公館中餐廳包廂時,賀元山郭青松劉嵩已經起身笑臉相迎,孔林的兩個保鏢自然被擋住,在郭青松的手下眼里,他們自然是沒有資格進來的,郭青松看見后,立即隨意揮手訓斥道“有點眼色”
  兩個手下立即放行,孔林的保鏢這才跟著走進包廂。
  穿著身從香港定制的西裝,孔林的氣質完全不是郭青松賀元山劉嵩這幫莽匪能夠相提并論的,如果要說跟孔林在整體形象上有一拼的,估計也只有陳濤能夠拼一拼,奈何陳濤的能力差孔林太多。
  孔林對吃不講究,對穿卻很講究,這身行頭都是他御用的專職秘書搭配的,包括襯衫皮鞋手表等等,手表是目前國內主流的寶璣classique系列,價值約五十萬,都說富人玩表窮人玩車煞筆玩單反,孔林倒是對著三樣都很感興趣,如果以個人身家來排行,擁有天陽集團百分之十五股份的孔林絕對排在前面,賀元山郭青松劉嵩陳濤是擁有西蜀集團不等股份,可這些股份僅僅只有投票權和分紅權,不管再怎么算,都算不到他們頭上,而孔林在天陽集團就不同,完全可以買賣,屬于自己的股份。
  “老孔,我可是好久沒見你了,沒事多來成都轉轉,不然還以為你忘記我們這些老家伙”作為人精的賀元山生怕氣氛上來就被劉嵩那**打亂,連忙笑呵呵的說道。
  孔林淡定從容道“賀老,別來無恙啊”
  隨即看向郭青松和劉嵩道“兩位老大依舊那么精神,好像我們上次見的時候,還是半年前吧,那次是主子去達州”
  “老孔的記憶不錯,比我們好”郭青松輕笑道,并沒有太多客氣,畢竟他和劉嵩是兒女親家,得向著劉嵩這邊。
  劉嵩只是隨意和孔林點頭打招呼,總覺得這次在孔林面前,有種低人一等的感覺,讓他很不舒服,誰讓時局變幻莫測,現在是屬于趙出息的天下,孔林這種地方土皇帝,比自己更吃香。
  “來,先坐下,邊吃邊聊”賀元山打趣道,同時向劉嵩使眼色。
  眾人坐下后,賀元山便笑著問道“老孔,最近沒去澳門啊?什么時候再去,帶上我,我也去感受下賭城的氣氛”
  “最近事情太多,已經好幾個月沒去過,風頭不好啊”孔林坐下后,笑著回道。
  這個圈子很多人都知道孔林喜歡賭博,而且玩的不小,最主要的是,孔林從來不在境內賭,他要賭都會去澳門新加坡,更是去過幾次拉斯維加斯,別忘了這丫以前在美國混過,是當初最早去美國那幫人,不過別看孔林喜歡賭還玩的大,但他賭博很理智,而且用腦算計,輸少贏多,因此在川內有小賭圣的名氣,不少土豪都跟他交好,被帶著去澳門新加坡,還有些政府官員,因此孔林的人脈關系很廣。
  “老孔玩的大啊,看不上川內的局”郭青松陰陽怪氣道,他負責的賭場就在這里,孔林帶著玩家去澳門,不捧場自家生意,郭青松哪能沒脾氣。
  孔林不動聲色回道“每次去,都有朋友,他們覺得澳門比較安全,不會出事,我也決定不了”
  賀元山眼見氣氛不對,連忙道“先吃點東西,你大清早從達州趕過來,肯定餓了”
  服務員上菜,眾人喝點紅酒助興,等到吃的差不多后,劉嵩終于第一次直面孔林道“孔林,川北局勢不穩,達州那邊什么情況,我也好久沒問過你”
  劉嵩這話顯然有些托大,明顯在表明自己比孔林輩分高,賀元山真想破口大罵,圈子里這點破事,誰特么還不清楚,有必要在這里較勁,真是豬隊友,無奈只好救場道“老劉的意思你也知道,廣元出事,巴中出事,現在也就達州和廣安還算穩定,正兒八經算得上我們一畝三分地的,也就你的達州了”
  “這個幾位老大放心,哪里出事,達州都不可能出事”孔林隨口敷衍過去。
  賀元山樂呵道“這個我對你放心”
  “老孔,你知道趙出息這次把你也喊來成都是什么意思么?”郭青松試探性問道,他們現在不清楚孔林的立場,生怕孔林跟陳濤一樣,已經是趙出息的人。
  孔林故意停頓抬頭道“這個我還真不知道,看來幾位老大知道些事情?”
  賀元山笑呵呵道“能來參加這次會議的都是圈子里的核心人物,老孔你肯定是核心,所以我就大概透露點,這次主子把大家召集在一起,主要是想討論川北局勢以及圈子接下來的方向,你也知道,簡姨的事情已經結束,圈子該穩定了”
  “這些我都知道”孔林默默點頭道。
  郭青松插話道“老孔對川北熟悉,所以喊你來,也不例外,不過我倒想聽聽,老孔對川北局勢的看法,這樣也能讓我們參考參考,對于晚上也有所幫助”
  “川北?三大勢力縱橫,譚鴻儒和唐家兄弟聯手,我覺得,現階段我們保守穩固點比較好”這次孔林到是說的實話。
  劉嵩聽后不悅道“保守穩固,遲早被玩死,蠢”
  劉嵩最后那個蠢字一出,在場人臉色都突變,劉嵩也意識到自己激動了,可讓他道歉,絕無可能。
  孔林臉色平靜,低頭吃菜。
  賀元山氣的差點暴走,連忙打趣道“老劉的意思是,這個時期,整個圈子士氣低下,我們應該奮力拿回廣元,這樣才是最好的選擇”
  “這個不是我能做主的,得看主子那邊怎么想”孔林沒生氣?沒生氣那是假的,他本就不鳥這幾個蠢貨,現在還敢罵他蠢,誰都不是活菩薩脾氣。
  賀元山皺眉道“川北也關系你的利益,不然遲早譚鴻儒會窺覷達州,所以,晚上老孔你還是參考下我們的意見”
  “晚上,我服從多數”孔林頭也沒抬的回道。
  賀元山徹底無語,顯然沒法聊了,不禁對劉嵩恨的牙癢癢,這樣只能看晚上,到底什么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