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04-05)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04-05)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04-05)     

混世刁民392 合作伙伴

第四百章陰險的唐家兄弟
  中午,牧馬山蔚藍卡地亞二樓中餐廳,趙出息芙蓉黃土在六號別墅設宴接待陳濤錢坤,陳濤率先趕到牧馬山,絲毫不忌諱別人怎么看,表明自己堅定不移支持趙出息的立場,反正他現在身上的標簽便是新主子勢力。雖然大多數人都覺得陳濤是墻頭草,可很少有人知道,陳濤真要下定主意,只要不出現大的變故,絕對會一條道走到黑,他自己似乎也清楚長時間的搖擺不定對自己很不利。
  如今的川南,在西蜀集團以及圈子勢力嚴重傾斜于陳濤后,開始迅速發展,川南的情況比川北要復雜很多,川北的勢力涇渭分明,就是三大勢力割據,各有根據地。可川南不同,川南由于地緣以及民族關系,夾雜著各方勢力,這里幅員遼闊,是川東北城市圈的數倍,山多水多地少。光是川西川西南藏區,便是川東北城市圈的兩倍之大,這里大多是藏民,民風彪悍,外加有宗教勢力,根本不是簡姨譚鴻儒唐家兄弟的地方勢力能夠介入的,何況那么大的地方,他們也沒有能力控制。再說川南涼山州和攀枝花,涼山州屬于彝族自治州,同樣的民族區,加上除過西昌市以及周邊幾個縣城條件不錯,其余地方貧困程度絕對讓人難以想象,西昌市和周邊縣城充斥著彝族地方勢力和漢族本地勢力,三大勢力在這里除過些經濟合作,很難有影響力,果斷放棄。至于經濟重鎮攀枝花市,則是云川交界處,距離成都已經太遠太遠,三大勢力有心無力,所以這里是云南人的天下。
  算下來,屬于三大勢力范圍內的地方,也就川東南這些城市,簡姨圈子勢力著重于眉山樂山雅安三市,宜賓的情況跟巴中差不多,資陽內江唐家兄弟為大,自貢屬于勢力混雜,瀘州則是譚鴻儒的川南根據地,因為已經被宣判死刑的李公權和瀘州政商勢力交好,才給譚鴻儒機會做大。
  只是川南經濟不能和川北同日而語,川北的項目資源利益也比較重,因此陳濤在這個圈子的地位比較偏后……
  中午的菜都是普通的家常便飯,六號別墅如果有什么重要的宴會,都會從蔚藍會那邊借調廚師服務員過來,或者從市區的酒店借調,對于陳濤這種人,趙出息摸索過性格,如果一本正經規規矩矩,到讓他覺得生疏,如果隨意普通,卻會讓他覺得親切。
  餐桌上,趙出息兩邊分別坐著芙蓉和陳濤,算是給足陳濤面子,其余人黃土周易錢坤則分開坐,這么多人,要是不喝點小酒助興,估計聊天也會有局限性,所以趙出息從酒窖里選了兩瓶簡姨珍藏的五糧液,幾杯酒過后,眾人的話題便徹底放開,陳濤開始講起自己在川南的郁悶以及難處,對此趙出息自然要鼓勵一番,要想讓馬兒跑自然得先讓馬兒吃飽,許諾西蜀集團接下來的投資會繼續加重川南地區,隨后眾人的話題自然聊到今天晚上的事情。
  陳濤憤憤不平道“賀元山執迷不悟,劉嵩郭青松狼狽為奸,我們和他們現在有什么要談的,對于這種人,講道理是不行的,最直接的辦法是,直接打到他怕,打到他認輸為止”
  有趙出息這位新主子撐腰,如今的陳濤早已經不是當初那位排位最低的大佬,根本不把賀元山劉嵩郭青松放在眼里,也是,現在誰都能看得出賀元山等人大勢已去,只是心有不甘,一直苦撐想要尋找機會東山再起,可是趙出息也不同往日,怎么可能再給他們反撲的機會。
  “畢竟都還是一個圈子里的,坐下聊聊也不算什么過分的事,他們要是認輸那更好,不認輸的話,就當聊聊天敘敘舊”趙出息隨意笑道,人終歸是逐利的,幾個月前,陳濤還是毫不猶豫的反對自己,可現在呢,陳濤卻成為自己最堅定的盟友。
  富麗堂皇的餐廳里,只坐著幾個人,顯的有些冷清,趙出息也不知道當初簡姨為什么要買這么大的別墅,以趙出息對簡姨的了解,簡姨應該是那種喜歡低調處事為人的類型,唉,沒曾想到自己能住進這上億的別墅里,可惜卻不是自己奮斗得到的。
  陳濤表明立場道“認輸?我看賀元山劉嵩郭青松打死都不會這么做,誰知道他們今天想干什么,不過不管他們想折騰什么,我都絕對反對”
  “老陳,別人要做什么,那是別人的自由,我們做好我們該做的就行”趙出息提醒道,他不希望陳濤把重心放在和賀元山等人勾心斗角上,更希望陳濤努力穩固川南,川北已經這么亂,保不了川南會跟著亂起來。
  陳濤喝掉杯中酒,沉聲道“這倒是,我只是怕這幾個老家伙沒事找事”
  “沒事找事也要看自己的本事,本就是一條狗,還真想當主子,也不看自己有沒有那條命”芙蓉陰陽怪氣的罵道。
  錢坤和黃土默默不語,只是低頭喝酒吃菜,聽著這三位大佬聊天,周易則完全不理會在座其他人……
  同一時刻,新都保利皇冠假日酒店中餐廳包廂里,曾經貴為簡姨這個圈子三巨頭的賀元山劉嵩郭青松三人正焦急的等著孔林的到來,包廂里一共只有六個人,除過三位老狐貍,還有他們各帶的一位心腹,賀元山自然是那位曾叔,郭青松身后則是位身材魁梧彪悍的男人,這身手絕對能以一敵數,劉嵩這邊差不多,也是個三十出頭的男人,身材沒郭青松那位保鏢魁梧,可身手未必差哪去。
  “孔林到底會不會來?”劉嵩瞇著眼睛半信半疑道,想當初不管如何,孔林至少都是在他管轄范圍內,現在呢,這老家伙跟著水漲船高,劉嵩雖說心里不爽快,可不得不笑臉相迎。
  賀元山提醒道“劉嵩,見到孔林,你最好收起你的脾氣,我知道這些年你一直瞧不上孔林,可現在我們沒辦法,能拉攏到孔林最好,拉攏不到,至少也得讓他別站在趙出息那邊,我們現在的局勢可不樂觀”
  賀元山已經足夠客氣,劉嵩瞧不上孔林,那是他劉嵩沒本事,誰讓孔林讓簡姨都頗為重視,他劉嵩這么多年都吃不下孔林,只能說能力有限。
  “哼,怕什么,大不了魚死網破,再說這川北,現在不還在我們手里么,我們依舊占據這個圈子半壁江山,還能怕他趙出息不成,他要有本事,就把咱們全殺了,可我看他未必有本事,也就陳濤那狗東西瞎了眼”一說到這事,劉嵩便氣的罵罵咧咧道,不過顯然已經答應賀元山,對孔林客氣點。
  郭青松有些煩,冷哼道“說這些沒用的干什么,先說說今天晚上這事情怎么搞定,唐家兄弟真是不見兔子不撒鷹的主,非要讓我們說動趙出息和譚鴻儒開戰,這兩只老狐貍不比譚鴻儒善良,想要漁翁得利,讓我們當炮灰”
  “真要能說動趙出息和譚鴻儒大打出手,對我們何嘗不是好事?到時候我們就能坐穩川北,消耗他的實力”賀元山瞇著眼睛笑道。
  劉嵩搖頭道“我看未必,怕的就是趙出息讓我們出手對付譚鴻儒,這樣到時候我們就難辦了,等于消耗的是我們的實力,可要不這么做,唐家兄弟對我們緊逼不放,不可能支持我們”
  “這事確實有些難辦,得從長計議”賀元山眉頭緊鎖道,現在他們的處境進退兩難,確實沒有一個好的辦法來破局,唐家兄弟真特么陰險狡猾。
  郭青松抽著煙有些苦惱道“我們當初還是大意了,讓趙出息這小子起來了,現在想壓下他,沒那么簡單了,那次,就應該直接弄死他,永絕后患”
  郭青松這話一出,劉嵩臉色微變,畢竟這事只有他和郭青松知道,現在還有賀元山,不得不忌諱。劉嵩不動聲色看向賀元山,謹慎觀察著賀元山的反應。賀元山根本不意外當初要殺趙出息的是眼前這兩位,說實話,做一些事情的事情,他們確實比自己要狠。
  賀元山一臉平靜,根本沒有半點詫異的表情。
  郭青松瞅見劉嵩小心翼翼的樣子,突然哈哈笑道“老劉,這些事情,我們沒必要隱瞞,現在我們是一條船上的人,都想讓趙出息死,有什么需要忌諱的?唯一后悔的是,當初沒殺了趙出息,讓他活到現在,對我們威脅如此之大”
  “是啊,當初你們就應該找我,我們連手做掉趙出息,也不會出現現在這些事”賀元山緊跟著說道,郭青松已經袒露心扉告訴他那件事是他們做的,可賀元山可不會蠢到告訴他們,杜西南是他殺的,這老狐貍,永遠都會留一手。
  劉嵩臉上帶著有些鄙視賀元山的笑容,罵了隔壁,當初要不是你和我們爭位置,能有今天這么狼狽么,現在說這些話頂個屁用,可嘴上依舊呵呵道“這些事情,都已經過去,沒必要再說,我們要看的是接下來該怎么做”
  郭青松附和道“不管如何,我們絕對不可能和趙出息妥協,最終的結果,不是他死,就是我們死”
  “放心,肯定是他死”賀元山底氣十足道。
  這時候,劉嵩的手下急匆匆闖進來道“劉爺,孔林來了”
  聽到這話,三位大佬相視兩眼,起身道“請”
  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六號別墅,這個時候,剛剛送走陳濤的趙出息接到一個陌生的電話……
  (弱弱的求個月票,這月更新會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