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39 不要命的九號


  第三十五章野草(下)
  沒有花香,沒有樹高,我是一顆無人知道的小草。從不寂寞,從不煩惱,你看我的伙伴遍及天涯海角……
  趙出息不知道十六號有沒有煩惱,會不會寂寞,他能做的只是在能力范圍之內守護好這棵野草。不是說他可憐十六號,十六號也不用誰去可憐,只是心存善心,做點善事而已。天依舊很冷,路邊的積雪尚未融化,十六號的臉和耳朵凍的微紅,手插在兜里不敢出來,等到看見趙出息,臉上立刻綻放出和山水情不一樣的神采,山水情就像是一座地牢,圈著十六號的靈魂,走出山水情,十六號才是十六號。
  “早上有點事,讓你等的久了”趙出息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習慣看穿的暴露眼神萎靡的十六號,如此清純又大方像個鄰家女孩的十六號,趙出息倒有些不適應。
  十六號向前走了幾步,下意識摟著趙出息的胳膊,看似隨意的動作讓趙出息有些不知所從,十六號隨意盯著馬路上的車,其實內心很激動,盡量掩飾道“沒事,我也剛出來,你知道,在山水情里,能說得上話的男人我就只認識你”
  相比于十六號的落落大方亭亭玉立,一身康復路批發市場廉價貨的趙出息到顯的有些不般配,亂糟糟的頭發好些日子沒理,加上夏天在工地搬磚曬的烏黑的皮膚,一副兜里裝不到幾百現金的屌絲樣,難怪過路的行人瞅見兩人都表現出詫異的眼神。
  趙出息沒皮沒臉,從來不知道丟人是什么東西,十六號不為所動,更有些享受這難得可貴的平靜。兩人并肩往前走,趙出息沉聲問道“你知道這附近哪有銀行,你是哪個行的?”
  “前面左拐有家郵政儲蓄銀行,我們鎮上只有郵政儲蓄銀行”十六號輕快的說道,聲音甜美輕靈,趙出息只感覺十六號整個人和山水情里面完全是天壤之別。趙出息小心翼翼打量著十六號,盡可能的讓自己忘記那個十六號,她另一只手里提著看起來有些沉甸甸的包,她的包普普通通,估計在路邊幾十塊錢買的,不像山水情那些女人買的假的LV普拉達,這都是丁哥說的,一只動輒數千上萬元的包,得她們辛苦多少日夜,她們可舍不得。
  “用不用,我幫你提著?”趙出息善意的問道。十六號淡淡一笑,徑直將包遞給趙出息,絲毫不猶豫,反而很樂意有個苦力,趙出息好笑道“你就不怕我提著包跑了?這么放心我?”
  十六號嘴角不屑,難得調皮道“不怕,你天生是個好人,做不來壞人”
  趙出息故作兇神惡煞狀,若有所思的說道“我說我殺過人你信嗎?”
  “信”十六號想都沒想便回答道。
  趙出息沒忍住噗的笑出聲,一臉疑惑道“你說我是好人,怎么又信我殺過人?”
  十六號停下腳步,微微抬頭道“你說什么,我都信,我相信你不會騙我”
  趙出息有些汗顏,這女人犯起傻來,比伊伊更傻……
  從山水情走過一個街道,轉過彎便來到十六號經常存錢的郵政儲蓄銀行,中午人不是很多,趙出息抽了號便和十六號坐在等候區候著,旁邊的中年大叔不停瞅著十六號,趙出息不得已惡狠狠的瞪著中年大叔,剛開始大叔毫不示弱,可時間長了最終敵不過趙出息,落荒而逃。趙出息像斗勝的公雞,在十六號面前耀武耀威,他喜歡十六號的嘴,用櫻桃小嘴形容恰到好處,薄薄的嘴唇吹彈可破。十六號故作惱狀瞪著趙出息,趙出息嘿嘿一笑,任由他欺負,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兩人是情侶。
  終于到排到他們,十六號提著包連忙走到柜臺,有些顫抖的將包里幾疊現金放入窗口,趙出息從丁哥那里知道,山水情對于十六號這些小姐的工資和他們不一樣,他們是每個月準時發,小姐們的工資則有了可能兩個月更有可能三個月四個月五個月時間不等,這是山水情的手段,生怕小姐們跳槽,不過用錢的話,可以從領班那里預支,不限額度。
  望著十六號單薄的背影,看著那一疊疊的錢,趙出息有些心酸,明白這都是十六號每天晚上用自己的身體換來的,所有人都覺得她們臟,瞧不起她們,可趙出息打心眼真沒瞧不起過她們,這是真的血汗錢,戳著脊梁骨的血汗錢。
  存完錢,走出郵政儲蓄銀行的大門,十六號雙手撐開望天,大口的吸著氣,整個人更加的輕松,很歡快的對著身邊的趙出息說道“去逛街嘍”
  趙出息好笑道“我們去哪逛街?”
  “我聽你的”十六號很開心的說道,好像很聽話的樣子,趙出息從來沒見過一個女人如此乖巧的樣子,竟然讓他覺得有些不自在,于是假裝看著周圍的環境,盡量避開十六號的眼神。
  良久,趙出息有些尷尬的撓著頭道“我來西安真沒去過什么地方,真不知道去哪逛街?”
  十六瞧見趙出息那委屈的樣子,捂著嘴笑道“其實我也沒去過多少地方,那我們就先去鐘樓,然后去小寨,從小寨出來再去大唐不夜城,最后剛好順路回山水情”
  十六號已經將行程安排好,趙出息不過照計劃執行便可以,兩個小伙伴愉快的出發。
  擠著去鐘樓的公交車,趙出息將十六號的包緊握住,里面裝著今天逛街的錢,西安公交車的小偷可不少。車上的人多的夠熱鬧,十六號緊緊依偎在趙出息的懷里,彼此能聽見呼吸聲,趙出息更是能聞到十六號身上那股淡淡的香味,還好定力不錯,一直緊守靈臺,下車的那一刻,趙出息整個人仿若重生。
  從東大街到西大街,十六號逛的不亦樂乎,喜歡什么衣服,不管買不買都會去試試,然后跑出來很開心的問趙出息好看不,絲毫不理會服務員們的眼神,趙出息實話實話說,好看就用盡贊美之詞,不好看也會直接說出來,夸十六號,十六號就笑的更開心,說不好看,十六號也會幽怨的轉身。有時候瞅見不錯的男裝,也會拉這趙出息試,趙出息推三阻四的拒絕,最終還是耐不住十六號的軟磨硬泡而妥協。大多時候,兩人都是只看不買,這讓專賣店商場磨破嘴皮子的服務員很抓狂,兩人還樂此不疲。
  最終十六號還是買了兩件廉價的外套,兩條褲子,一雙靴子,都是打折的。其實十六號身材苗條,穿什么都好看,很有氣質和味道,這也難怪那么多女人追求瘦美。
  光是逛鐘樓東西大街,兩人就花了整整兩個小時想,五點多的時候,十六號的肚子便咕咕叫,惹的趙出息一陣嘲笑,十六號被嘲諷后便毫不猶豫的掐著趙出息,兩人便嬉笑打鬧,十六號跑在前面,趙出息追在后面,十六號烏黑的秀發跟著節奏跳動,惹的周圍的男人注視,這樣一個女人走在大街上,路人們肯定都會以為她只是個陷入熱戀的小女人。
  趙出息追上十六號后,十六號趕緊求饒投降說帶著他去吃好吃的,一聽吃的,趙出息立馬饞嘴,十六號問他知不知道回民街,趙出息沒聽過立馬搖頭。十六號也不解釋,拉著趙出息直奔鼓樓背后西安最后名的回民街,來西安的游客們幾乎都會到此一游,享受西北小吃和美食,等進了回民街后,趙出息算是大開眼界,整個復古的街道上全是小吃和美食,兩個人一路披荊斬棘,玩著有趣的,吃著好吃的,不亦樂乎。雖然吃了不少美食,可終究是填補飽肚子,趙出息本來意思是要在里面隨便找家泡饃館,十六號說她不喜歡吃泡饃,要請他吃好吃的,樣子很執拗,趙出息無奈妥協。
  從回民街走西羊市出來道西大街百盛門口,十六號拉著趙出息徑直走進旁邊的必勝客,十六號有些不好意思道“我一直想吃這個,她們說很好吃,可沒舍得,今天正好,你陪我去吃,我請你”
  “是不是很貴?”趙出息下意識的問道。
  十六號微微皺眉道“好像有點,我們兩個人得兩三百吧”
  趙出息思索自己上次給李青衣打完錢留的一千還剩六百,加上這次近兩千的半個月工資,這么多足夠自己過年用,兩三百忍忍心也就過去,滿足十六號這個小愿望,最終下定決心,如同赴刑場一般拉著十六號走進必勝客,十六號哪里不知道趙出息的心思,微微感動,卻說不出口,執拗的轉過頭。
  一張靠窗的方桌,一塊鋪著鮮肉和起司的披薩,兩份牛排和甜點,一個穿的普普通通的長發女孩,靜靜的坐在趙出息的對面,趙出息說話的時候,她就直愣愣的用一雙看起來天真無邪的大眼睛盯著,偶爾撲哧幾下睫毛,或者露出一個甜美的笑容回應。當趙出息不說話的時候,她就溫柔拿起趙出息完全弄不明白的刀叉,小心將面前的披薩分開,然后輕輕的一次又一次的放到趙出息的盤里,兩人彼此默契十足。
  酒足飯飽吃的差不多后,趙出息終于抬頭問道“十六號,我能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么?”
  這是趙出息第一次如此直接問十六號叫什么,兩人之前彼此都不稱呼,十六號在聽到趙出息這句話后,身體不自覺的顫抖,她已經習慣了人們喊她十六號,十六號就是她,她就是十六號,卻沒有一個人知道她叫什么名字?
  “如果你不想說,就當我沒問”趙出息覺得自己有些唐突,生怕彼此剛剛建立的朋友關系瞬間支離破碎,連忙說道。
  十六號搖頭道“我叫秦冉,山西平遙人,有個弟弟在上大學,父母都是普通農民,母親常年臥病在床,在長安大學讀過大學”
  趙出息感覺到十六號的語氣有些憂傷,連忙止住話題笑道“吃飽沒有?”
  十六號感覺到自己有些失態,苦笑道“吃這么多,肯定飽了”
  趙出息笑著喊服務員想要結賬,可服務員過來后,十六號卻要搶著結賬,趙出息有些尷尬道“這頓算我請你的,等以后你再請我”
  可十六號很固執,固執道讓人心疼的說道“今天你陪我逛街,陪我散心,這頓必須得我請,不然以后我就不理你”
  趙出息又再一次妥協……
  吃完必勝客,兩人不打算再去小寨和大雁塔,只能等有機會再去,便一直沿著南大街往南走,走到中大國際門口的時候,趙出息突然問道“是不是每個女孩都喜歡奢飾品?”
  “也不是,有很多女孩其實也喜歡普通的東西”十六號輕笑道。
  趙出息若有所思道“那你呢?”
  十六號揮著自己的包開心的笑道“我喜歡啊,那些衣服包包都很漂亮,可惜買不起”
  “走”趙出息有些神經質的拉著十六號的手,在旁人異樣的眼神中,徑直走進中大國際普拉達旗艦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