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388 對賭協議

回到牧馬山蔚藍卡地亞,黃土已經回來,正在客廳里打電話,芙蓉姐這兩天在郫縣保安基地,黃土瞅見走進客廳的趙出息和徐林以及跟在后面的周易,便匆匆說過幾句,隨即掛掉電話,面帶笑意的走過來道“老徐,你這趟離開的時間真長”
  “沒辦法,事情太多,幾乎是馬不停蹄,給人打工,天生勞碌命”老徐笑呵呵的打趣開玩笑道,相處這么幾個月,老徐算是已經融進六號別墅這個小圈子,不管外界如何去看,這個小圈子的絕對核心自然是趙出息,或許芙蓉黃土是受簡姨遺命,沒有辦法,可老徐和周易,卻絕對是只忠于趙出息。
  黃土聽后笑瞇瞇的瞅向趙出息道“這個你給我說沒用,你得給咱們的老板說,興許回頭會給你漲工資”
  幾個人笑著打趣幾句后,便坐下聊正事,趙出息讓黃土給自己進一步說說孔林這個男人,同時讓徐林多關注天陽集團那邊的動作,孔林是趙出息進這個圈子遇到的不怎么多見的角色,他要比陳濤他們難對付,陳濤這個男人最大的缺點便是瞻前顧后優柔寡斷,所以趙出息也是以這個方向做突破點,但孔林不一樣,這男人有實力也有底氣更有匪氣和性格,很難拿下,要是有可能,估計敢拼個兩敗俱傷,要是不能從根本上拿下這男人,事情會變的很棘手。
  黃土開始給趙出息講些關于孔林過去的一些事情,有些橋段趙出息聽后都不得不佩服孔林的膽色,早就摸清西蜀集團的徐林,也附和著說著他從西蜀集團聽的一些消息,孔林在達州政商黑白通吃,沒有人敢不給他面子,趙出息不禁覺得,孔林像個縮小版的簡姨,有種梟雄的潛質,似乎明白,簡姨為什么要壓制孔林,這完全有可能崛起。
  說完正事,明早又要去巴中的黃土便去洗澡休息,趙出息正準備離開,徐林卻喊住他道“出息,有些事想和你商量”
  趙出息見老徐挺認真,便又坐下,回道“什么事,你說”
  徐林想了想該怎么說,隨后道“過段時間我打算搬出六號別墅,我在新區那邊買了套房子”
  徐林要搬出六號別墅,這讓趙出息有些意外,趙出息思索老徐為什么要搬出六號別墅,最終覺得有種可能性是最大的,便戲虐道“有女人了?”
  “算是吧,該平淡下來了”老徐有些感慨道,不否認,直接點頭。是啊,走過太多路,看過太多風景,該經歷的該遇到的該享受的,對于老徐來說,都已經沒什么遺憾了,人生么,總歸到頭來回歸平凡。那些錯過的,他也不后悔,那些遺憾的,也就隨風而去吧,最重要的是,珍惜現在,路在前方。
  果然如此,趙出息有些欣慰,如果因為有女人才搬出六號別墅,趙出息便不難理解。眼看要到四十歲的徐林,終于要有歸宿,趙出息是打心眼里高興,趙出息也知道,徐林以前的故事,肯定充斥著太多女人的故事,不然也不可能一直單身。
  “有機會,我見見嫂子”趙出息笑呵呵的說道。
  徐林輕笑道“也算是種緣分吧,改天再給你講我和她的故事,今天就算了”
  趙出息笑著拍著老徐的肩膀,想說些什么,最后還是算了……
  周四中午,蔣開山便提前給趙出息打電話,告訴趙出息不要忘了晚上和六哥吃完飯這事,趙出息不清楚蔣開山為啥如此在意這件事,總覺得還有更深層次的意思。笑著回道怎么可能忘記,不過趙出息順便提了提可能帶老徐去,蔣開山有些為難,說六哥可能還會帶個發小一起,算是屬于私人性質的晚飯。就當趙出息本以為這事算是沒戲,蔣開山最終還是同意帶上老徐,至于怎么給六哥說,交給他便是。
  下午,趙出息一直都被老徐堵在西蜀集團,老徐回來后,整個西蜀集團便再次忙碌起來,特別是公關部那位先前屬于陳濤的人的徐年半老的姐姐沈星,當徐林把下周將要參觀西蜀集團的財團基金名單交給她的時候,縱是見過大場面的沈星也感覺到壓力,這些財團可都是赫赫有名的,平時就算是請都請不來。沈星不得不正視這位新任總裁的能量,就算是已故的杜西南,都未必能請得動這些人。
  西蜀集團各項會議從早上一直開到下午,趙出息也被拉著給高層動員,要不是晚上有事,估計徐林還會拉著趙出息加班,畢竟有些人到時候得趙出息親自接待,不然他們可是不見兔子不撒鷹的主。
  終于等到晚上,趙出息和徐林乘車前往蔣開山發來的地址,晚飯的地點是野總訂的,趙出息本以為是什么高大山的私人會所或者會館,卻沒想到不過是雙林路一家普普通通的牛雜火鍋,絲毫沒什么名氣,估計幾個人放開肚子吃,都吃不到五百塊錢。趙出息不禁覺得這野總也算是個性情中人,沒有那么多規矩,趙出息對這種人抱有好感,他最煩的便是各種講究各種規矩的人,處處都要謹慎小心。
  等到雙林路這家牛雜火鍋店時,蔣開山已經和陳野先到,他們旁邊坐著位算不上年輕估摸三十出頭的男人,想來應該是蔣開山說的那位陳野的朋友。周易停好車,趙出息便帶著徐林緩緩走向他們,未到跟前,首先瞅見趙出息和徐林的蔣開山低聲知會陳野,陳野隨即笑哈哈的起身,完全自來熟的喊道“牛雜剛下鍋,趕緊坐下來吃”
  陳野起身,蔣開山和那男人便跟著起身,雙方客氣打招呼,趙出息把老徐介紹給陳野,陳野說蔣開山已經說過,同時也知道老徐現在是西蜀集團的董事長,這層身份自然給老徐加重分量不少,隨后陳野將身邊的男人介紹給趙出息,常太河,至于干什么的倒沒說,不過趙出息猜測肯定是政府部門的,有種當初見曹義的味道。
  陳野對于徐林并沒有表現的太過客氣,大多時候只是和趙出息蔣開山以及常太河聊天,偶爾會說到一些人名,趙出息不清楚,可徐林卻明白這些人都是些什么背.景,這生活就是這么有趣,其實徐林見到陳野的時候,便已經猜到這男人的背后,所以徐林很淡定,誰讓十年前,他就混過那個圈子,誰讓他身上也帶著點紅色血液。
  “出息,我聽開山說,你對我在成都的項目有興趣?”吃著聊著,差不多的時候,陳野便主動開口道,語氣很隨意,并沒當做怎么回事。
  趙出息八風不動道“六哥來成都發展,肯定是賺錢的項目,我不過是跟著喝點湯,就是不知道六哥給不給機會”
  陳野笑呵呵的回道“出息啊,我和開山家里是世交,開山把你當兄弟,在我們這個圈子里,兄弟和朋友的差別可大多了,所以有些話我就直說了,不用藏著捏著,這樣大家云里來霧里去的沒啥意思。你是什么人,什么背.景,開山給我說過,就算他不說,我也很容易查出來,畢竟你現在在成都的風頭很盛”
  “看來六哥該知道的都知道了,這樣也好,彼此心里沒什么顧忌”陳野知道自己身份,這在趙出息意料當中,畢竟是混社會的老油條,尋找合作伙伴,怎么可能不查清對方背.景。
  老徐,蔣開山以及常太河,都識趣不說話,笑著看著趙出息和陳野。
  “和你這樣的地頭蛇合作,對我來說,有利也有弊,利呢,就不用說了,我在成都這些生意肯定不會出事,至于弊呢,其實也沒多少,只是可能讓有些人嚼舌根,不過你這年輕人挺對我胃口,所以合作這事,只要你點頭,咱就算達成口頭協議,具體事情,回頭還得公司之間商量”陳野直奔主題,對他來說,成都這些投資是重要,可投資一個人,比錢重要。
  趙出息沒想到陳野如此直接,他今晚來,不過是想探探口風,回頭再和老徐商量,是否選擇合作。陳野如此一說,倒把趙出息難住,答應吧,對于具體投資不了解,不答應吧,這可絕對會博了陳野的面子,蔣開山這邊也不好交代。
  就在趙出息失神的時候,徐林迅速插話道“西蜀集團這邊,出息一直交給我,所以到時候具體的事情,可能得我和野總談”
  徐林一開口,趙出息便已經知道意思,便笑呵呵道“希望能和六哥合作愉快”
  “哈哈哈,自家兄弟,來喝酒”陳野若有所思,端起酒杯,嬉笑道。
  這頓火鍋吃的倒盡興,陳野說這家牛雜火鍋是常太河推薦的,趙出息笑著回道以后會經常來吃,味道確實不錯,常太河跟著客氣寒暄了幾句,約莫快十一點的時候,便匆匆散了,并沒有準備第二場活動,誰都沒提,很是默契。
  離開時,蔣開山跟著趙出息徐林先走,陳野和常太河結賬打算抽根煙再走。
  趙出息他們走后,常太河便一改剛剛的嚴肅,笑道“不是說還得考慮考慮,怎么這么快做決定,那我介紹的那幾位,你是不打算見了?”
  “不見了,反正已經定了,開山有意讓趙出息和我搭上關系,也就送他一個面子,我能感覺到,開山和趙出息關系不一般,是真兄弟,而不是面面上的朋友”陳野抽著煙,隨口說道。
  常太河微微皺眉道“趙出息的身份很特殊,你向來謹慎,我看未必這么簡單吧”
  “有什么特殊的,不就是沾點灰色么,關我什么事,我可是正經商人”陳野笑著打趣道。
  常太河指著陳野道“你就瞞吧,不說實話,我還不知道你”
  陳野猶豫片刻,想了想,最終說道“你只知道,有人讓我幫他就行”
  常太河剛剛只是玩笑話,可是當陳野說完,常太河不禁想問,誰開的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