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9)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9)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9)     

混世刁民387 越來越亂

第三百九十五章女人怕老,男人也怕老
  二胖走了,黑子來了也走,這次李青衣也走了,趙出息感覺自己正在脫離過去的一切,和以前的自己說再見,每天的生活都是嶄新的,也都是未知的,充滿各種挑戰,不比在祁連大山里打獵簡單。趙出息從始至終都不喜歡平淡如水的生活,他喜歡這種有挫折有征服感的生活,所以他注定將爬過一座又一座的高山,這樣才能看見山的那邊,艷陽花開。
  正如趙出息當初在茶與酒過渡的時候,老爺子有意無意總是說,年輕么,就要出去闖蕩,不怕吃虧,也別怕跌倒,享受這種事情,就留給老了以后吧。
  所以呢,趙出息繼續上路吧。
  生活不會因為離開誰而停下腳步,所以日子繼續前進。巴中發生的事情突然讓整個川北沉寂下來,到目前為止,誰也不知道到底是誰干掉的閆慶樂,這幫大佬可不認為阮老頭有這個本事。所以,大家都沒有盲目的做出決定,變的謹慎起來,靜觀其變,這也給趙出息留下充足的時間。
  不過,年前,趙出息的生活開始忙碌起來。周三,那位將要在成都有一系列投資的六哥野總再次來到成都,不過本來約定周三晚上的晚飯被推到周四晚上,蔣開山解釋說陳野要和幾個在四川發展的京城小伙伴聚聚,應該是想要給自己接下來的投資開路,趙出息對此也算理解,普通人有普通人的圈子,這幫大院子弟們也有大院子弟們的圈子。
  周三下午,已經出差一個星期的徐林終于回到成都,徐林這趟跑的地方不少,本來只打算去上海深圳香港,最后更是去了趟新加坡,因為那里聚集著亞洲太多有錢人,很多離岸基金以及財團都在那里有分支,或者是總部設在那里,跟香港有著不同的概念。
  為給徐林接風洗塵,趙出息帶著宋青瓷張超范離前往季悅的私人會所,因為宋青瓷的關系,趙出息現在和季大美女越來越熟悉,以季大美女的智商,怎么可能不知道趙出息的身份背.景,所以自然奉為貴賓。何況,接下來趙出息還要和季大美女進一步接觸,宋青瓷的課程里,有幾樣是在季悅這個會所里學習,紅酒雪茄禮儀還有穿衣搭配更是由季悅親自教趙出息,不過對于季悅,趙出息選擇保持距離,因為他從這個女人的眼神里讀到征服欲,想要征服自己,這女人可沒外表這么簡單。
  坐在餐桌上吃飯喝酒,趙出息瞅見連續奔波多日的徐林很是憔悴,不過眼神難掩自己的興奮,看來此行收獲不小。對于徐林,趙出息完全沒的說,能選擇來成都,能選擇幫自己,還讓自己該說什么,徐林的能力,不用自己去做判斷,完全可以從宋青瓷范離對他崇拜的眼神中便能看出來。
  “老徐,怎么樣,有沒有籌到錢,現在家里已經快揭不開鍋了,等著你的大米呢”張超調侃道,徐林不在西蜀集團的這段時間,張超的壓力算是最大的,不過唯一慶幸的是,沒有當初那般內斗,西蜀集團的執行效率提高不少,要是以前,每個決策都得需要博弈,想要施行,需要很長時間。
  徐林笑而不語,捏著紅酒杯,享受著成都熟悉的氣氛。
  范離有些忍不住道“徐哥,你就別賣關子了”
  徐林笑瞇瞇道“好久沒吃到鴨腸,你們能不能讓我先吃兩口東西再談正事,西餐已經吃的我快吐了”
  今晚他們吃的是火鍋,季悅這個私人會所的火鍋很精致,菜品比較豐富。坐在趙出息旁邊的宋青瓷聽見徐林的話,二話不說便給徐林涮鴨腸,趙出息懶得理會這廝,笑著看著老徐的表演。
  等到吃到最想吃的鴨腸后,徐林這才放下筷子道“老徐出馬,你們覺得有什么辦不到的,上海,深圳,香港,新加坡,四個地方,你們知道我每天要約見多少人么?要不是老徐當年混過資本圈,光是見這幫大佬都要費不少功夫,還好皇天不負有心人,終于讓我如愿以償,你們猜猜這次我圈了多少錢回來?”
  張超試探性說道“五個億?”
  雖說西蜀集團資金鏈緊張,可其實并不需要太多錢,只要養活項目,接下來便是投資回報期,到時候便沒有這么大的壓力。
  張超開口就是五億,倒是直接把趙出息給嚇住,我了個草,老徐這一趟南方之行便卷了五個億回來,這尼瑪得多大的本事啊,雖說趙出息現在已經不像當初見到幾千塊錢都眼紅的主,可這尼瑪是五個億啊。
  接下來更讓趙出息目瞪口呆的是,老徐這貨居然直接搖頭,穩如泰山的喝酒。
  范離皺眉再次加價道“十個億?”
  翻倍,五億變十億,趙出息盯著老徐癡癡發呆,覺得這次應該差不多了吧。
  老徐笑了笑,然后再次搖頭。
  宋青瓷一臉幽怨道“老徐,你就別賣關子了,給我們說個實話吧,這樣我們心里也有底,接下來集團方向該怎么把握,也都明白”
  聽到宋青瓷這話,老徐便不打算賣關子,回道“差不多二十億吧,這應該只是前期,等到過完年,我約的那幾個基金和財團到成都后,接下來才是大錢”
  “二十個億啊”范離不是沒見過世面,以前在投行的時候,也見過大筆資金的流動,二十億人民幣也不過是幾個億美元,可是西蜀集團不同于投行,二十億對于現在的西蜀集團來說,絕對是大筆資金。
  張超比范離要冷靜,沉聲道“老徐,我們應該用不了這么多錢吧,而且這些錢肯定沒那么簡單?”
  徐林知道張超的顧忌,這年頭,不管到哪個地方,資本都是逐利的,怎么可能平白無故圈到這么多錢,那幫人又不傻,何況他們也需要投資回報率來給投資者交代,徐林笑瞇瞇道“如果僅僅是去香港新加坡借幾個億來緩解我們的資金壓力,我完全沒有必要去,我只要打幾個電話便能借到錢,再不行,我也可以去北京通過關系找總行。為何要跑那么遠?去香港和新加坡,主要是為我們西蜀集團接下來的發展尋找合作伙伴,這次我在香港和新加坡已經洽談好幾個有能量級別的合作伙伴,而且也看中不少項目,國際大環境不好,不管是美元還是歐元區還是國內,都有著不同的風險,這幫人拿著錢也不敢亂投,更不敢捏在手里,投資我們,不過是點小錢而已。最重要的一點是,這樣可以優化我們西蜀集團的資本結構,到時候有人想動西蜀集團,也得看看自己本事”
  徐林這話一說,別說張超被鎮住,連宋青瓷范離都久久不說話,沒人想到徐林的眼光會這么長遠,難怪他會離開這么久,難怪要選擇去香港和新加坡。
  范離贊同徐林的意思,但也有不同意見,沉聲道“正如徐哥你說的,國際大環境不好,國內經濟現在也下滑的厲害,何況我們的經濟受政策影響嚴重,這個時候大刀闊斧的進行一系列的投資,是不是有些太過冒進,造成不可估量的隱患和風險?”
  張超附和道“小范要說的,也是我想說的,特別國內,房地產綁架經濟,何況現階段,房地產出現問題的概率很大,我們得有所防范”
  “你們所考慮的我都考慮過,我們正好可以趁著這個機會,調整西蜀集團的方向,放棄那些落后項目,大力發展新型產業,至于房地產項目,只要做好風控,就不會當最大的笨蛋”徐林詳細解釋道。
  宋青瓷看向趙出息,詢問道“出息,你有什么想說的?”
  趙出息笑了笑回道“說實話,我對你們說的真心不怎么懂,但是我知道,一味的保守未必是什么好事,任何危機的到來,都是重新洗牌的開始,所以我們得搏一搏,我比較支持老徐,到西蜀集團這個級別,不動,有時候便是等死”
  接下來聊天的話題便比較簡單,沒有這么的深沉,老徐說下周會有投資者來西蜀集團,到時候希望大家能全力完成年前最大的任務。
  晚飯要結束的時候,私人會所的老板娘這才端著酒杯過來找趙出息和宋青瓷,趙出息保持在客氣范圍內,不愿意和季悅有更深的接觸。
  晚上回牧馬山蔚藍卡地亞,趙出息和徐林坐在車上,趙出息感慨道“老徐,謝了”
  “哪跟哪的話?”老徐拍拍趙出息的肩膀笑呵呵道。
  趙出息也不再說那些客氣話,便直接到“西蜀集團有你,我算是放心”
  “以前覺得自己真能靜下心歸隱山林,后來才發現,沒到那個年齡,也就沒那個境界,所以啊,現在也算是干著自己喜歡的事,年輕時沒有完成的夢想,就靠著西蜀集團這次完成了”徐林笑呵呵的說道,卻若有所思。
  趙出息默默點頭,知道老徐不可能靜下心,也有自己未完成的事。
  “夢想?”趙出息喃喃自語道。
  徐林瞅眼趙出息道“出息,你知道女人怕老,怕老的是容顏。那你知道男人怕老,怕老的是什么?”
  趙出息看著老徐,想了想,搖了搖頭回道“你說”
  老徐狠狠的嘆口氣道“男人怕老,怕的是老了心氣和夢想”
  趙出息聽后,一時無言,是啊,女人怕老,男人何嘗不怕老,只是男人怕老的是心氣和夢想啊,可是,自己的夢想又是什么呢?
  趙出息不想再傷春悲秋,轉移話題道“老徐,有件事我想說下”
  “什么事,你說?”徐林見趙出息很認真。
  趙出息輕聲道“明天你得陪我去見個男人,他來自北京,是個有背.景的紅色子弟,開山介紹我認識的,開山喊他六哥,他主要混娛樂圈,將要在成都有一系列的投資,你到時候幫我把把關,看看我們是否有介入的機會,開山是希望我們和他搭上關系,以后有所幫助”
  “北京來的?混娛樂圈的?”徐林低聲重復道。
  趙出息淡淡點頭。
  “這個不著急,等我明天見了再說,如果是開山的朋友,背.景什么應該沒問題,等到時候見了,回頭我再問問北京的朋友,這事便能做決定”徐林畢竟是老江湖,很是謹慎的說道。
  趙出息對于男人的身份不曾懷疑,只是想看看他們有沒有機會合作,畢竟西蜀集團這邊,要靠老徐把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