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2)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2)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2)     

混世刁民386 爭分奪秒

第三百九十四章且行且珍惜
  說完這句話,趙出息便豁然離開,頗有那種古代綠林好漢的氣勢,至少當場把孔林鎮住,可不是誰都能在氣勢上徹底壓住孔林。孔林瞅著趙出息的背影,他一直疑惑簡姨為何要選擇這個比自己要小整整一輪的男人當接班人,傀儡還是炮灰?亦或者只不過是是個過渡產品?
  現在孔林已經不這么覺得,能逼的劉嵩郭青松賀元山狗急跳墻,能讓紅爺忌憚,敢殺閆慶樂,又敢毫不退讓的逼自己效忠,這男人要是沒過人之處,根本不可能坐穩這個位置。簡姨終歸是簡姨,看人比他們要看的準,所以有人注定只能當大佬,有人卻能當梟雄。
  趙出息冰著臉從會客室離開,一言不發,誰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芙蓉黃土周易瞅見走出會客室的趙出息,面面相覷,不知道里面到底發生什么事,不過從趙出息的臉色來看,貌似這次會面并不樂觀。
  芙蓉忍不住問道“怎么回事?”
  趙出息低著頭沉聲道“回成都”
  來達州才不過短短幾個小時便要驅車回成都,到底什么事讓趙出息如此不淡定。可是眾人都不好說什么,只能跟著趙出息離開天陽集團,到時候再問到底發生什么事情。
  兩輛車離開達州中心廣場,直奔高速而去,依舊是趙出息芙蓉周易黃土一輛車,回去的路上,趙出息沒開口,其他人便也沒主動問。直到走出達州地界后,趙出息終于開口道“芙蓉姐,我今天沖動了”
  趙出息此話一說,黃土芙蓉臉色微變,黃土從后視鏡不動聲色的打量著趙出息,想要看出些端倪,可趙出息依舊是那番模樣,絲毫看不出異樣,能讓趙出息自責愧疚,芙蓉知道不是小事,咬牙問道“怎么沖動了?”
  當走出天陽集團會客室的時候,趙出息便有些后悔,后悔自己的不冷靜,后悔自己的沖動,或許是孔林用杜西南的死激怒自己,讓自己徹底失去分寸,所以趙出息覺得這趟達州之行,自己的表現很失敗,完全沒有達到預期效果,孔林比想象中的要難對付,唯一算得上成果的,也便是讓孔林保持中立。
  “我跟孔林做了對賭”趙出息嘆氣道。
  芙蓉微微皺眉道“怎么個賭法?”
  趙出息解釋道“如果半年之內,我不能解決掉劉嵩郭青松賀元山,以后達州便完全交給孔林,包括天陽集團,我絲毫不能插手。如果半年內,我能解決掉這三個老家伙,孔林就要為我所用,就像他對簡姨那樣忠誠”
  芙蓉聽完以后,并沒有太意外,至少事情沒有比他所想的那么可怕。
  “半年時間,你難道沒有信心?”芙蓉苦笑道,以他們現在的實力,加上譚鴻儒和唐家兄弟從中作梗,半年時間確實有些壓力。
  趙出息堅定搖頭道“我不是沒有信心,也不是后悔做這個對賭,我只是惱怒自己的不冷靜,不應該被孔林牽著鼻子走,如此這般,以后我再做別的決定,便有可能被情緒牽制。不知他是有意還是無意,用杜叔的死逼我,讓我有些失控”
  坐在前面認真開車的黃土蠻不在乎道“孔林這叫擁兵自重,跟賀元山劉嵩郭青松一丘之貉,以后等我們有實力,連他也拿下”
  芙蓉不以為然道“孔林可比他們要有本事,當年簡姨沒少夸他,要是連孔林都動,我們真有可能失去人心,更有可能失去達州,孔林在達州的地位,可是誰也不能撼動的”
  “那怎么辦?就這樣由著他?”黃土冷哼道。
  芙蓉樂呵道“出息不是跟他達成對賭協議么,我們就試試,能不能用這個對賭讓他效忠”
  轉過頭,芙蓉看向趙出息,沉聲道“出息,這件事未必是好是壞,但事在人為。不過,我還是要提醒你,以后不要再做這種沖動的決定,你是主子,孔林不是只是手下,他要有別的想法,我們可以用別的辦法逼他”
  “那孔林在這件事上到底支持誰?”黃土現在最關心的是這件事,此行巴中達州,巴中的事情已經完美落幕,達州這邊還不知道什么情況。
  趙出息平靜道“誰也不支持,保持中立”
  “這是給我們增加游戲難度啊,如果他支持我們,我們就可以縮短足夠的時間來解決劉嵩郭青松他們,不需要半年,兩個月足矣”黃土底氣十足道,他對這幾個老不死的已經恨之入骨,早點干掉他們早點心里舒服。
  趙出息淡淡一笑道“不著急,等那個計劃進步滲透再說,老宋這段時間應該能取的劉嵩信任,年前最好還是別折騰事,到時候給我們自己惹上麻煩不好,等過完年,我們再動手”
  芙蓉贊同道“這樣也好”
  回到成都已經是中午,黃土芙蓉分開行動,芙蓉前往郫縣保安基地,準備從那里再調出些心腹充斥到巴中,廣元那邊該爭取的還得繼續爭取,總之不能讓譚鴻儒過舒服日子,至少在廣元政府資源可以利用打壓譚鴻儒。
  黃土則去找王勝河,繼續盯緊他們那個隱秘的計劃。
  至于趙出息,他已經悄然越好某個曾經有過幾面之緣的男人,他沒想到今天會用這個男人,反正他有這個男人的把柄,他要不聽話,自己就把他玩死。
  整個下午,趙出息都和這個男人在一起,對于趙出息開出的價碼,男人沒法拒絕,他也不敢拒絕,處在他那個位置,必然得要有個明智的選擇,想要中立那絕無可能性,所以最終男人只能答應趙出息,不管這其中要冒多大的風險。
  傍晚,李青衣終于回到成都,她明天大清早便要離開成都回到北京,這次回北京事情要比想象中多,工作相親等等一系列的事情,她最頭疼的自然是相親。李青衣知道趙出息已經回來,所以剛回成都便給趙出息打電話,畢竟她在成都也沒幾個朋友,關系最近的人,只屬趙出息。
  正好趙出息剛忙完事,便讓周易開車去汽車站接李青衣,趙出息見到李青衣的時候,這個穿的有些臃腫的女人手里提著大小包站在路邊正等她,不管周圍環境再如何,不管她穿的雍容華貴還是樸素簡單,都改變不了她身上那種獨特的氣質。
  趙出息連忙下車跑過去接住李青衣手里的東西,訓斥道“你這女人,獨自跑那么遠,真不怕自己出事”
  “能出什么事?”李青衣順從的將東西交給趙出息,跟著趙出息上車。
  趙出息罵罵咧咧道“你是沒見過窮山惡水的地方,有些地方滿村光棍,你去了估計就別想出來了,我找你都找不到”
  “窮山惡水的地方?有比鳳凰村還要窮山惡水的地方么?”這次李青衣直接反駁道。
  一句話直接把趙出息嗆死,趙出息瞪眼李青衣,投降道“行行行,你贏了”
  回牧馬山蔚藍卡地亞的路上,趙出息饒有興趣的詢問李青衣去過哪,李青衣便給他講去過哪去過哪,在哪有過有趣的經歷,遇見過什么有趣的人,還有哪的風景比較好。期間掏出一塊玉送給趙出息,說是在德格一個寺廟里被以為活佛開過光,算是護身符。
  趙出息瞅見手里的雨晶瑩剔透,估計價值不菲,便問道“這玉得多錢啊”
  李青衣隨口敷衍道“這玉不值錢,我在路上買的,不過開過光的倒是值錢,那活佛已經很久沒見過外人,我算是偶遇,這也算是種佛緣”
  李青衣這么說,趙出息也沒亂想,其實他不知道,這塊玉是李青衣十八歲生日那年,李家老太爺送給她的成年禮,李青衣這些年一直隨身帶著,就算是去鳳凰村那三年,也都帶在身上,只是趙出息沒見過而已,至于值多錢,老爺子送的東西,已經不能用錢來衡量了。
  回到牧馬山蔚藍卡地亞,李青衣洗澡換衣服,趙出息便在客廳安安靜靜的等著。
  晚上,趙出息帶李青衣去市區吃飯,李青衣想吃蹄花,趙出息便帶她去有名的老媽蹄花店,兩人只是吃飯,聊些李青衣旅行的見聞,誰也沒說關于明天早上的事情。吃完飯,趙出息陪著李青衣散步,時間差不多后,便回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回到別墅后,李青衣便去休息,畢竟明早要趕飛機。
  趙出息睡不著,便坐在天臺抽煙,每當睡不著的時候,他都來這里抽煙。也不知道在天臺待到幾點,趙出息才去休息。
  清晨,吃過早餐,趙出息便開車送李青衣去機場,這次只有他自己,并沒喊別人。
  路上無語,機場無語,進安檢前,兩人不過是揮手說再見。
  趙出息想說,以后經常來成都。
  李青衣想說,我還會來。
  但誰都沒說,不管如何,他們都不可能像在鳳凰村那樣,每天都能見到。
  趙出息有些感慨,或許每次分離,都不過是為下次見面做準備而已,且行且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