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385 該你們了

孔林每年來這家豆花店的次數不下百次,雖說每次來都帶著保鏢,可光是這份強大的氣場,便沒人敢坐在他對面,剛剛孔林在想事情,要是沒想事情,有人敢開口坐在他對面,孔林肯定先看看是何方神圣有這份膽量,然后再考慮是否同意。
  不過現在,看清男人的樣貌后,孔林已經不用猜他的身份,這張臉便已經代表他的身份,不過和這個男人第一次見面是在這里,這倒是孔林怎么都沒想到的,更想不到他大清早會出現在達州,而且直奔目的地,顯然早就摸清自己的生活習慣。
  “老郭這里的辣椒可不是一般辣,你確定能吃辣?”孔林經過短暫的失神,眨眼睛便已經恢復平靜,他可不想在一個年輕人面前丟面子,不管這年輕人是不是他名義上的主子。
  能坐在孔林對面的,肯定是連夜殺奔到達州的趙出息,選擇在這里堵孔林,自然有他自己的意思。芙蓉黃土周易則坐在旁邊的坐位,緊跟著點了三碗豆花,孔林不動聲色瞅眼旁邊桌上的三位,芙蓉黃土他都不陌生,只是周易倒沒見過,能和芙蓉黃土坐在一個板凳上,而且芙蓉黃土看起來對這個男人恭恭敬敬,想來也不是簡單的角色。
  向芙蓉黃土平淡點頭后,孔林再次直面趙出息。
  趙出息隨口說道“能吃辣也能吃甜,沒有什么忌諱,只要適合口味便行”
  趙出息這話,似乎是話里有話。
  孔林低頭看眼時間,現在才不過是早上九點剛過,這幫人便殺到達州,顯然是連夜趕來的,這么急急忙忙趕到達州,應該是有事要談,總不能是陪自己吃豆花吧,孔林自認為自己還沒到那個級別。
  “有時候過度高估,可能要自食其果”孔林語氣輕緩道,這時豆花店老板郭達已經把兩碗豆花端過來,兩碗豆花辣椒都差不多,郭達感覺到氣氛的詭異,詢問道“老孔,你朋友?”
  老孔淺笑道“算是吧”
  算是吧,那顯然還不是朋友,不是朋友,更談不上敵人,熟悉的陌生人而已。
  趙出息笑而不語,低頭吃口豆花,并沒有自己想象中那么辣,不甚滿意的趙出息又端起辣椒給自己碗里舀了兩碗,呵呵笑道“沒有想象中那么辣,我說過,我比較喜歡吃辣”
  孔林眉頭不禁皺起來,顯然這是趙出息再向自己示威,兩人初次見面平靜的背后卻已經是斗過一個回合,這個回合,孔林輸半局,趙出息贏半局。孔林笑了笑,他的辣椒剛好,正適合他的口味,便低頭開始吃豆花。
  “你們從哪來?成都?”孔林意味深長的問道,從簡姨入獄開始,他便對這個圈子任何人都保持警惕,包括簡姨指定的接班人趙出息,以及簡姨的絕對心腹芙蓉,更不用說劉嵩郭青松這幫心懷不軌的人,他相信的人簡姨算一個,杜西南算半個。
  孔林和杜西南算得上知己,兩人畢竟在商業方面有很多共同點和話題,杜西南曾經一度建議簡姨調孔林進西蜀集團董事會,不過簡姨沒答應,孔林也沒同意。但西蜀集團在資源上沒少偏天陽集團,所以說,孔林對杜西南的感情頗為復雜,亦師亦友。
  杜西南從死到今天已經有些日子,孔林從來沒在公開場合發表過意見,很少有人知道,杜西南死的那幾天,孔林整夜整夜失眠,更是有過去找趙出息的沖動,可這一切他最終都忍了。只是等了這么久,杜西南的事情卻早已不了了之,孔林一直盯著,對此他很是憤憤不平,所以說,孔林對趙出息是不滿的,因此他一直沒主動聯系趙出息。
  “巴中”孔林既然問,趙出息那便如實交代。
  孔林意外道“巴中?”
  趙出息突然再次開口道“閆慶樂死了”
  閆慶樂死了這個消息,自然還沒傳到孔林耳中,所以在聽到這個消息后,孔林準備舀豆花的胳膊瞬間愣在半空當中。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讓孔林如何也淡定不了,閆慶樂可是巴中土皇帝,雖說沒有自己在達州地位這么牢固,可他的背后站著劉嵩那幫元老,說死就死。
  誰殺的?趙出息為何又要親口告訴自己這個消息,敲打自己?威脅自己?孔林不禁好笑,趙出息要真把他當閆慶樂了,那他肯定失算了。
  “你殺的?”孔林本想問誰干的,可臨時決定換種說法,這個說法更加的直接,更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趙出息可沒傻到自己承認,所以他只是吃豆花,也不說話。其實不承認,也算是一種承認,答案是什么,那便由著孔林去猜,等到他了解事情的經過后,或許更有確切的認識。
  一碗豆花很快邊吃完,兩人的談話卻沒任何實質性的進展。
  趙出息率先起身道“去天陽集團看看,聽宋青瓷說過,天陽集團算得上集團子公司里發展比較好的,不管如何,我也算是名義上的董事長”
  眾人跟著起身,走出小巷,幾輛車都停在路口,趙出息和孔林坐在一輛車上,這路上兩人并沒說話,趙出息饒有興趣打量發展速度加快的達州,據說目前的市委書記頗有背.景,所以達州這兩年發展不錯,孔林則思索著趙出息此行達州的目的。
  天陽集團的寫字樓在達州最繁華的地段中心廣場,這棟寫字樓并不高,純玻璃現代化建筑,晚上更是中心廣場的一道景色,天陽集團并沒在頂層,頂層是個西餐廳,他們只占據頂層下面兩層。孔林帶著眾人從側門天陽集團專用電梯上樓,直奔會客室。
  會客室里,黑白分明兩種建筑顏色,幾乎找不到第三種顏色,黑色的沙發,黑色的茶幾,杯子等等都是黑白色,這也倒是一道靚麗風景。趙出息和孔林相對而坐,氣勢上趙出息并不輸,可孔林有成年人那種強大的氣場,看起來比趙出息更勝一籌。
  “西蜀集團最近資金鏈緊張,子公司跟著受牽連,有些項目也已經停下,天陽集團這邊怎么樣?”趙出息沉聲詢問道,也算是了解了解天陽集團這邊具體情況,其實他并不了解天陽集團的股權結構,天陽集團獨立性比較強,西蜀集團是最大股東,不過下面也有幾個小股東,都算得上達州有頭有臉的公司,而且孔林也占有一定股份,西蜀集團加上孔林的股份才能控股天陽集團,所以說,簡姨當初給了孔林絕對的自主權。
  因此,天陽集團的情況并不像西蜀集團其余公司那么簡單,就算是最近西蜀集團出問題,天陽集團運轉也良好,他們有足夠的自救能力。
  孔林對經營公司有自己的一套,笑道“比起西蜀集團,天陽應該情況良好,這個不用操心”
  “嗯,我聽他們說過,杜叔沒少夸你,說你更適合經商”趙出息呵呵笑道。
  孔林聽到杜西南,克制著沖動,平淡道“我一直都是個商人,這是我對自己的定義”
  “哦”趙出息若有所思道。
  謠言止于智者,聊天止于呵呵,其實哦也差不多。所以趙出息一句哦后,兩人便沉默下來。趙出息喝著茶,并沒有著急再說什么。孔林笑了笑,揮揮手,示意自己的人離開休息室,趙出息皺眉,隨即示意芙蓉黃土跟著離開。
  很快,休息室只剩下趙出息和孔林。
  孔林有些讓人不理解的搖頭苦笑起來,看的趙出息云里霧里的不解。
  孔林緩緩開口道“趙出息,我想你這次來達州,無非就是想讓我支持你吧?”
  “談不上支持,只是想知道孔哥的立場”趙出息并沒有太過強勢,一步步來,不著急。
  “立場?那我告訴你,我的立場很簡單,我不會支持你,也不會支持劉嵩,如果是簡姨現在站我面前,那她讓我干什么,我便做什么,可是你,沒這個資格,也沒這個實力”孔林直言不諱道,這話說的頗有氣勢。
  “孔哥,我知道在這個圈子里,你和別人有些不同,可是不管如何,我想你都不可能摘掉自己身上這個標簽,我不知道孔哥為什么對我有這么大的意見,或許我們之間有誤會,可孔哥樂于見到這個圈子大亂,這樣未必對孔哥有利吧,而且,簡姨也不希望”趙出息侃侃而談道,他知道征服孔林比想象中要難的多,這個男人的性格太強勢,或許簡姨是知道他的不確定性,才把他按在這個位置,不然以他的能力,完全能勝任陳濤那個位置。
  “你不用拿簡姨來壓我,也不用說這個圈子亂不亂,難道這個圈子現在還不亂么,你有這個能力鎮住?”孔林冷笑道,這是**裸的蔑視。
  趙出息有些微怒道“我未必沒有這個本事,事在人為,何況我坐在這個位置,要干的便是這個事”
  “那我問你,杜西南的死,你到如今給過所有人一個說法么?”孔林瞪著趙出息,怒道,宣泄著自己對這件事的不滿。
  趙出息并不生氣,他聽說過孔林何杜西南的關系,也料想到會有這么一出戲,苦笑道“我怎能不知道”
  “那你為什么不幫他報仇,杜西南要不是支持你,會死?”孔林惱怒道。
  趙出息勃然大怒,猛的站起來道“我何嘗不想報仇,我趙出息摸著自己良心說,我會讓杜叔白死?”
  孔林被盛怒的趙出息給鎮住,久久不說話。
  “呵呵,這話我也會說”孔林依舊沒打算信趙出息。
  趙出息算是被孔林徹底激怒,不知哪來的底氣,直言道“好,老孔,你既然不相信我,那我們來打個賭”
  “什么賭?”孔林皺眉道。
  趙出息冷笑道“我不需要你幫忙,我只需要你保持中立,半年內,如果我不能幫杜叔報仇,不能解決掉劉嵩郭青松賀元山,那么以后,達州便全權交給你,我任何事一概不問,直到簡姨出獄”
  趙出息語氣一轉,陰沉道“可如果我能幫杜叔報仇,能干掉劉嵩賀元山郭青松,那么,以后,你便得聽我的,就像你對簡姨那樣,如何,你敢不敢賭”
  “這算對賭協議?”孔林好笑道,不禁覺得趙出息有些幼稚。
  趙出息大聲問道“你只需回答我,你敢不敢賭”
  孔林哈哈大笑道“我孔林有什么不敢賭,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在半年時間里解決麻煩,到時候,你可別后悔”
  “君子一言駟馬難追”趙出息猛的拍把桌子,力氣很大,嘭的一聲,趙出息的手掌都被拍紅。
  孔林鎮定自若道“一言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