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384 宴無好宴

第三百九十二章越來越亂
  說實話,趙出息對宋天河算不上絕對信任,畢竟不了解,把諾大的巴中交給他很不放心,所以才留著大小王兄弟靜觀其變,不過以現在的情形來看,貌似一切順利,宋天河還是可以足夠信任,反正到時候會把他調離川北。
  清晨,譚鴻儒和唐家兄弟自然也接到了巴中內亂的消息,這消息就像是*一樣,讓本來已經混亂的川北越來越亂。譚鴻儒被老頭子急招回德陽這件事弄的心煩意亂,這圈子雖說他現在是主子,可畢竟老爺子威望和能量還在,就跟高高在上的太上皇似的,譚鴻儒在作出決定的時候便已經猜到自己不回去的后果,老爺子生氣是少不了的,可那幫老而不死的家伙肯定會挑撥離間推波助瀾。
  現在得知巴中傳來的消息后,譚鴻儒不禁慶幸沒有回德陽,回德陽肯定會被一系列的事情弄的脫不開身,川北的事情自然無暇顧及,現在呢,自己有絕對的精力來處理川北事情,他不信趙出息這個乳臭未干的毛頭小子,能在川北折騰出什么浪花,這川北,遲早是他的囊中之物,他想要的,便是當年簡姨那個位置,川渝的無冕之王,可見譚鴻儒野心之大。
  別墅里,譚鴻儒正在吃早餐看早間新聞,獵鷹快步走進餐廳,站在一旁并沒打擾,譚鴻儒放下面包,揮揮手示意保姆下去,這才詢問道“巴中的事情查的怎么樣?”
  “消息有些混亂,一時分不清真偽,不過大概可以弄清楚,昨天是閆慶樂岳父大壽,這蠢貨沒少喝酒,晚上又帶著眾人去鬼混,正巧碰見阮老頭,剛開始是點小沖突,不過后面閆慶樂被惹火,加上酒精上頭,便大打出手,阮老頭這邊自然不會吃虧,于是便鬧起來。閆慶樂這邊喝過酒的居多,要是平常不可能出事,現在各個走路都成問題,哪是對手,于是閆慶樂和他的保鏢便被直接捅死,阮老頭這邊也有重傷者”獵鷹詳細介紹到,這是他們能搞到的最清楚的情報。
  譚鴻儒臉色陰沉,向來以陰謀論自居的他可不認為事情會這么簡單,淡淡說道“我看事情沒這么簡單吧”
  “會不會是唐家兄弟那邊在作梗?”獵鷹皺眉問道,不過也僅僅是提醒紅爺而已。
  譚鴻儒冷哼道“不排除這種可能,阮老頭向來保守理智,不可能做這種沖動的事情,除非他也想趁亂分一杯羹,可整個川蜀,如今能玩的起這場局的,也就三家,我不認為這老家伙有這種魄力”
  “肯定不是我們,那只能是唐家兄弟,總不能是趙出息他們自己人吧,難道他希望巴中大亂,廣元他都丟了,再玩下去,川北就徹底成我們和唐家兄弟的地盤了”獵鷹有些好笑道,事情弄到這一步,還真是越來越亂。
  “趙出息那邊有什么動靜?”譚鴻儒默默點頭,這和他分析的差不多,所以說,唐家兄弟的可能性最大。
  獵鷹突然想到什么,回道“有兄弟說,芙蓉和黃土昨天去過巴中,不過當天晚上便已經離開”
  譚鴻儒微微皺眉,獵鷹如此一說,他倒有別的想法,不過覺得可能性不大。
  搖搖頭,譚鴻儒不再去想,詢問道“唐云鶴那邊什么時候給答復,問問廣安那邊他們什么時候動手?”
  “還沒有給答復”獵鷹沉聲道。
  譚鴻儒有些氣惱道“這兩只老狐貍到底想干什么?”
  同一時刻,龍泉驛唐家,出來晨練的唐家兩位大佬正在低身細語,身后跟著幾位心腹,他們自然是被巴中消息急忙召喚來的,其中便包括司徒南。
  “譚鴻儒這只老狐貍想干什么,在向我們施壓?”唐云鶴罵罵咧咧道,因為曾經有些過節,唐云鶴很不待見這個男人。
  唐云龍穿著唐裝背著手,沉聲道“你覺得是譚鴻儒干的?”
  “除過他,還有誰,巴中那個老家伙肯定是和譚鴻儒合作了,不然他哪有膽子動閆慶樂?”唐云鶴一口咬定巴中的事情絕對是譚鴻儒干的。
  唐云龍謀而后動,開始思索接下來的對策,猶豫會后問道“我們接下來該怎么辦?繼續拖著?”
  唐云鶴雖說不待見譚鴻儒,可是不能無視這個男人,回道“估計是不能拖了,再拖下去,對我們不利,譚鴻儒現在勢頭很猛,別看給我們半個廣元城,可那里離我們太遠,要是鬧翻,隨時被他收回去,沒有一年半載的經營,不會有成果”
  “那你的意思,選擇合作?”唐云龍擦掉額頭的霧水道,半山上的霧氣比較大。
  唐云鶴咬牙道“等我會會劉嵩郭青松他們再說,這次非逼他們松口不可,他們要是再不松口,我就威脅選擇和譚鴻儒合作,放棄他們”
  “這不失為一個辦法,不過你把握好分寸,別把他們推到譚鴻儒那邊,要是推到譚鴻儒那邊,我們可要失去太多利益”唐云龍叮囑道,這現在可是口中肥肉,絕對不能飛走。
  唐云鶴笑呵呵道“對付他們,我知道該怎么辦”
  達州市,市區某家味道不錯的豆花店,由于位置比較偏僻,所以來這里吃豆花的人并不多,遠沒有街口那兩家那么的熱鬧,不過這些年有個男人隔三岔五便來吃,幾乎一周會來三次,至于時間卻不會確定。
  男人叫孔林,簡姨這個圈子達州地區負責人,四十出頭,長相不賴,氣質也不差,頗像電影電視中那種四五十歲經歷過太多滄桑的中年大叔,相比于巴中的閆慶樂,達州的孔林便要低調的很,要說勢力最穩固的,達州絕對在巴中之上,或者說無論川南川北,絕無第二個達州,這個圈子在達州創造的經濟遠不是巴中廣元廣安能夠相提并論的,孔林算是這個圈子唯一一個不僅負責灰色地帶,還負責明面上商業公司的大佬,西蜀集團達州分公司叫天陽集團,孔林便是天陽集團董事長。這個決定是簡姨當年親自拍板的,因為很少有人知道,孔林有過幾年海外經歷,年輕時也在大城市廝混過,當過倒爺出過國,這種人才,簡姨自然會抓住,眼界什么都遠不是閆慶樂可以相提并論的。
  再者,孔林把達州經營的像是自己的獨立王國,雖說他是向劉嵩負責,可孔林完全不鳥劉嵩郭青松那幫人,他自認為被劉嵩郭青松那種窩囊廢領導是恥辱。劉嵩一直懷恨在心,沒少在簡姨跟前訴苦,有次簡姨也想壓壓孔林,便把孔林調回成都,可沒多久,達州各種事情便不斷,新來的那位根本鎮不住場子,無奈簡姨只好又把孔林弄回達州。
  在很多達州人,或者達州圈子來說,孔林不像是位灰色大佬,更像是成功的商人,他的朋友遍布達州,他能和市委領導在酒桌上觥籌交錯,也能和退下來那幫老領導當忘年交,更能和道上混的袍哥們吹啤酒吃烤肉。
  所以,劉嵩壓不住孔林,拿不下達州,這便是簡姨埋在川北最大的炸彈,何況最近幾年達州的經濟發展越來越強勢,gdp直接殺入四川前五,孔林的地位更是水漲船高
  同樣的問題,劉嵩搞不定孔林,那趙出息呢?
  見過世面也落魄過,開過洋葷也當過土鱉的孔林對吃沒什么要求,只要合自己口味便行,所以他特別喜歡這家豆花店,味道不輕不重,比起別家,更有中香味。
  豆花店的老板是個瘸子,老婆本本分分的農村婦女,兒子讀大學,他兩靠著這家豆花店供兒子上學,不管是刮風下雨還是烈陽高照,豆花店每天都會開門。他們不過是普通人,他們的生活也足夠普通,可不普通的是,對一些事情的堅持。
  “老孔,還是老規矩?”瘸子老板叫郭達,瞅見老客人上門,如同老朋友般打招呼道。郭達雖然不知道這個已經熟悉的如同老朋友般的男人到底什么身份,可清楚絕對不是普通人,記得幾年前老孔剛來他這里吃早點沒多久日子,有次幾個痞子混混來收保護費,看見老孔后,嚇的屁滾尿流的離開,再后來城管找他們麻煩,也是在看見老孔后,再也沒敢打擾他們,更是經常來他們店里吃豆花,談笑風生稱兄道弟。
  郭達不傻,知道這一切肯定是老孔的原因,不過他懶得知道老孔到底什么背.景,對于普通的他來說,老孔就算是市長書記,也跟他沒半點關系。
  所以說啊,有時候普通人,也是最明白的人。
  對吃不講究,對穿著卻很講究的孔林摸把胡子,笑道“今天多放點辣”
  “曉得”郭達哈哈笑著回店里準備。
  孔林開始掏出手機查看今天的行程安排,這些都有專業秘書打理,晚上要和市人大那幾位頭頭吃晚飯,想到這,孔林不禁有些頭疼,這幾個老家伙無非是要從他這里拉贊助,可是天陽集團最近不太平,主要是母公司資金鏈壓力大,很多項目已經暫停。
  孔林嘆氣,如果是他單獨經營天陽集團,以他的能耐不會出多大的事,可母公司不是他說了算,也不知道那年輕人到底有沒有本事,杜西南死后,西蜀集團也越來越不順利。不過孔林也能理解,諾大的西蜀集團,哪有外人想的那么簡單,何況這個關鍵時期,就連他在達州的人脈,都很難在銀行搞到錢。
  就在孔林低頭失神的時候,突然有人詢問“這里沒人吧?”
  孔林隨口說道“沒人”
  可是剛剛說完,孔林便意識到不對,因為在這家豆花店里,還從來沒人敢坐在自己對面,孔林下意識抬頭,隨即便看見那張不陌生卻也不熟悉的臉,男人正笑意盎然的瞅著他,隨即喊道“老板,一碗豆花,多放辣”
  (弱弱的求個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