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380 老糊涂和老狐貍

(我在成都,來找趙出息,哦也)
  趙出息淡定從容的從芙蓉背后走出來,似笑非笑的盯著阮老頭。阮老頭和侄子阮志遠面面相覷,經過短暫的失神,便已經知道站在他們眼前這個男人的身份,緊跟著的便是震驚。
  他們是沒見過趙出息,可再傻也清楚,敢用如此底氣在芙蓉和他們面前說出這樣的話,除過入獄的簡姨,那顯然只剩下那位簡姨指定的接班人。他們怎么都沒想到,今天真正的貴賓,居然一直低調的站在旁邊,試探他們?阮老頭意外,同樣也有些惱怒。
  “你是趙出息?”阮老頭臉上的笑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烏云密布。
  芙蓉這個時候識趣站起身,微微低頭道“主子”
  這個可有可無的動作在阮老頭眼里的意義非比尋常,能讓芙蓉恭恭敬敬低頭喊聲主子,代表著趙出息已經徹底征服芙蓉,在簡姨的圈子建立起絕對的權威,難怪能讓劉嵩郭青松他們意識到受到威脅,讓紅爺迫不及待拉開川北大幕。
  趙出息緩緩坐在芙蓉的位置上,淺笑道“阮老,不好意思,本來沒想用這種方式和阮老見面,至少是光明正大的拜訪,不過誰讓這是特殊時期,想來阮老也不喜歡瞧見,所以才出此下策“
  趙出息這冠冕堂皇的話讓人挑不出刺來,可感覺到被耍的阮志遠冷笑道“趙爺這種大城市來的大人物,估計是瞧不起我們這種小地方的小人物吧,出此下策?我看趙爺是故意在試探我們,不好意思趙爺,我們對趙爺您的提議沒什么興趣”
  阮志遠這自然是為叔叔找回面子,不然被趙出息占得上風,這接下來談判被牽著鼻子走可不是什么好事,要是能壓住這位如今繼承簡姨位置的趙爺,何嘗不是種本事。
  “沒興趣?那我想知道,這是阮老的意思,還是你的意思?”趙出息徑直問道。
  阮志遠針鋒相對道“我的意思,就是我叔叔的意思……”
  只是他的話還沒說完,便被阮老頭揮手打斷,阮老頭盯著趙出息,又瞅眼已經本本分分站在趙出息背后的芙蓉,最終開口道“我看兩位今天來我這蓮花山莊,沒那么簡單吧?”
  趙出息呵呵笑道“我就知道阮老肯定會想多,阮老放心,今天我們來什么意圖,剛才芙蓉姐都已經說完,強強聯合坐穩巴中,難道對阮老沒有吸引力?那我想知道,阮老的野心有多大,只要阮老敢開口,我們就敢談”
  阮老頭不以為然的笑道“我沒什么野心,要真有野心,也都是年輕時候的事,何況現在不是我的野心,而是你的野心。你這盤棋,我想沒那么簡單吧”
  “那咱就打開天窗說亮話,正如芙蓉姐剛說的,閆慶樂是劉嵩的心腹,劉嵩賀元山郭青松這幾個老家伙早已和我貌合神離,至于發生過什么,阮老應該有所耳聞,所以我遲早得除掉他們,可現在川北局勢不穩,譚鴻儒和唐家兄弟虎視眈眈,隨時有可能吃掉我的可能姓,可奈何川北偏偏由劉嵩郭青松的人把持,我若不除掉他們的人,如何掌控局勢,如何和譚鴻儒以及唐家兄弟斗。現在阮老覺得這計劃怎么樣?”趙出息詳細闡述完自己的想法,反正這些話誰都明白,只不過從自己嘴里說出來,更加確定而已。
  阮老頭瞇著眼睛皺眉道“你不怕殺了閆慶樂,劉嵩他們狗急跳墻?”
  趙出息玩味道“這就要看阮老會不會配合?”
  “借刀殺人?”阮老頭沒想到趙出息計劃如此慎密。
  趙出息哈哈笑道“借刀殺人也好,借花獻佛也罷,如果是阮老做掉閆慶樂,劉嵩如何找我麻煩,這樣我便直接讓自己的心腹控制巴中,明面上我們兩家將會不死不休,大家更有可能猜到阮老可能已經成為譚鴻儒或者唐家兄弟的人,顯然到時候他們肯定也會這樣想,暗地里我們聯手壓住譚鴻儒和唐家兄弟在巴中的勢力。等到我徹底拿下劉嵩那幫老不死的,到時候,巴中便由阮老負責,利益如何分成,出息絕對讓阮老滿意”
  趙出息不信,自己把話已經說到這份上,阮老頭要是還沒興趣,那就有些天理不容了。
  “你怎么保證,你不是利用我干掉閆慶樂,讓你的心腹控制巴中,到時候所有人都知道閆慶樂是我干掉的,而你卻什么事都沒有?”阮老頭直言不諱道,這是最大的問題,也是最關鍵的問題。
  “阮老也太小瞧我了,川北這么大,我會只在乎一城的失得?”趙出息一臉不屑道。
  計劃很完美,可冒著很大的風險,阮老頭不得不思考自己要不要走這一步,憑心而論,他覺得自己現在的位置很穩固,沒有冒險的必要。可從居安思危的角度來講,川北的戰火愈演愈烈,遲早會燒到自己身上,自己要是還不選擇站隊,到時候絕對會是犧牲品,所以阮老頭到底選擇哪條路,心里已經逐漸明顯。
  阮志遠傾向于保守,不是他不愿意冒險,是他覺得趙出息不可信,而且趙出息剛剛接手簡姨的圈子,連內部矛盾都沒解決,現在又跟紅爺打的不可開交,誰敢信他的能力。
  “叔叔”阮志遠沉聲道。
  趙出息心里也很忐忑,阮老頭拒絕,就又得想辦法了,而且從此,阮老頭將成為敵人,這不是趙出息愿意看到的。
  不知過了多久,阮老頭終于抬起頭道“你要真做掉閆慶樂,這局,我跟,就當還簡姨當年的人情”
  聽到這話,趙出息長舒一口氣,哈哈大笑道“阮老靜等我的消息”
  該談的該說的,都已經談好,趙出息現在要籌劃的是怎么干掉閆慶樂,所以絲毫不敢耽擱時間,拒絕阮老頭一起吃晚飯的邀請,趙出息直接從蓮花山莊離開。
  回到市區后,趙出息便立即和黃土芙蓉商量對策,最終選擇一個不算完美但簡單暴力的計劃,既然閆慶樂架子那么大,連芙蓉都不見,那芙蓉設宴招待閆慶樂,這樣閆慶樂應該會來吧,要是這樣閆慶樂還不來,趙出息保證他見不到明天的太陽,總之,他的目標很簡單,讓閆慶樂死。
  不知道是早就提前做好準備,還是得到趙出息的命令后才行動的,很快黃土便已經包下某個偏僻的酒樓,隨即黃土親自打電話給閆慶樂,話該怎么說,黃土自然知道,先是把閆慶樂在巴中的成就表揚一番,然后再說知道今天是他岳父大壽,可以理解,最后才說芙蓉姐想見見他,順便聊聊川北局勢。
  總之,最終的結果是,閆慶樂答應晚上見芙蓉。
  唯一讓趙出息有些意外的是,貌似從下午大小王跟著黃土出去后,就再也沒見過大小王,趙出息以為黃土派這兩兄弟出去盯人,所以也沒怎么想。
  江北賓館里,已經醉醺醺的閆慶樂正在開好的房間里休息,剛剛他迷迷糊糊接通黃土的電話,大概聽清說的話,也沒怎么想,便直接答應,隨即倒頭睡起來,完全沒當回事。
  山高皇帝遠,又加上劉嵩等人撐腰,擁兵自重的閆慶樂已經有些飄飄然,根本沒弄清自己的身份,所以這樣的后果,有時候可能是致命的。
  張耀年和老宋還留在房間里,張耀年隱隱約約感到有些不對,下意識說道“黃土親自打電話,芙蓉設宴邀請老大,我總覺得哪里不對?”
  老宋瞇著眼睛笑呵呵道“哪里能不對,這里是川北,不是成都,廣元被那幫蠢貨弄丟,巴中自然變的重要,他們肯定會穩住人心,估計還會去達州廣安”
  “我不是說這個意思,而是覺得,老大因為劉爺的原因,明顯不待見支持新主子的芙蓉,說實話,我不太同意老大牽扯進高層的斗爭,吳和平杜西南最終還不是丟掉命,兩邊都維持著,做自己的土皇帝不挺好么,現在呢,老大冷落這兩尊大神,他們卻如此客氣,事出反常必有妖,今晚得注意點”張耀年的直覺告訴他,這是場鴻門宴。
  老宋眼神略微跳動,意味深長的說道“你的意思,今晚要小心點?”
  “小心駛得萬年船”張耀年雖說和老宋不怎么對路,可這種事上,也不敢不慎重。
  老宋淡淡笑道“巴中我們說了算,不信他們還能翻天,我這就去準備,晚上多帶點人,到時候他們要敢來,直接留在巴中,替劉爺他們解決后顧之憂”
  “這樣最好”張耀年放心道,隨即把這事交給老宋。
  老宋瞇著眼睛離開房間,關門那刻,老宋嘴角明顯抽動,用弱到不能弱的聲音罵道“煞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