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6)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6)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6)     

混世刁民378 兔死狐悲

任何一個圈子和組織都不可能牢不可破,因為沒有永恒不變的利益,也沒有絕對忠誠的朋友兄弟,而時間越長,矛盾越突出。
  德陽幫的圈子,最大的矛盾便是一朝天子一朝臣,當年跟著五爺打天下的,后來跟著李公權闖江湖的,再后來跟著譚鴻儒名鎮川渝的,要說復雜程度,絕對要比趙出息和唐家兄弟的圈子復雜,畢竟譚鴻儒不是白手起家,而是繼承大半德陽幫的勢力和人脈,才有今天這個位置。不過從另個角度來說,譚鴻儒能在這樣復雜的環境里,建立絕對的威望,讓不管是老臣和新兵,都對他忌憚和臣服,只能說,譚鴻儒真的手腕過人。
  那么這次呢?
  譚鴻儒在川北辛辛苦苦爭奪一草一木,而跟著五爺出來的這位老狐貍姚木仁卻想趁著李公權這件事讓他后院起火,顯然要挑戰他在德陽系的權威,誰讓譚鴻儒太過一手遮天,到處都是他的心腹,而他們這些老臣們的利益越來越少,怎能不懷恨在心?
  待在廣元依舊沒打算離開的譚鴻儒實際上是在等唐家兄弟的消息,唐云鶴告訴他得回成都和大哥具體商量商量再作打算,譚鴻儒對此很樂觀,兩家聯手瓜分川北利益,他不信唐家兄弟對此沒有興趣?
  巴中市,一個半小時過后,黃土終于回來,不過跟他同行的大小王兄弟卻沒回來,趙出息對此并沒注意,他更關心黃土和阮老頭談的怎么樣,如果阮老頭直接拒絕接觸,這就讓事情不好辦了。趙出息故作鎮靜的問道“怎么樣,阮老頭怎么說的?”
  貌似結果很樂觀,黃土的心情不錯,沉聲道“阮老頭是老江湖,對于我的來意從始到終保持著警惕,剛開始他并沒有答應,以為這是我們給他設的套,我軟磨硬泡下才讓他答應,不過他可能是忌憚我們的實力,要求地點只能他定,而且限制我們最多只能帶四個人過去”
  “四個人?”趙出息瞅眼房間里,剛好四個人,芙蓉姐,周易師叔,黃土還有他,可這四個人的實力,完全是逆天級別的,不說周易師叔,光是芙蓉姐這實力,川渝有幾個人是對手,趙出息樂呵道“我們這不正好四個人么?”
  黃土看向趙出息,兩人不約而同的笑起來,顯然黃土也知道趙出息的想法,這個四個人,對面就是來二三十個人,未必是對手,有時候實力不是用人數來疊加的,廢物在高手面前,完全是渣,雙拳難敵四手,這要看這雙拳得多厲害。
  芙蓉笑而不語,要是自己單獨面對,或許有些顧慮,可還有周易這個不輸于自己的變態,那就有趣了。想了想,芙蓉詢問道“你打算什么時候見阮老頭?”
  “自然是越快越好,黃土你馬上安排,讓阮老頭定地方”趙出息立刻吩咐道,事情自然不能拖下去,越快解決越好,不然容易被人發現破綻。
  黃土點頭道“我這就給那邊打電話,立刻安排見面”
  “同時別忘記閆慶樂這邊,他不是給岳父過壽么?那就讓他慢慢過,不著急,如果要找我們,就推辭說我們不在,理由隨便編,去下面縣城也行,去景點閑逛也好,等和阮老頭談妥事情,到時候再做打算”心思慎密的趙出息做起事來,肯定會考慮周到,不可能有半點差錯。
  聽到趙出息的吩咐,黃土立刻照辦,既然已經放棄閆慶樂,那到真不用管他。
  巴中市江北賓館,這是巴中市最好的酒店,閆慶樂今天便是在這里給自己岳父過六十六歲大壽,沒辦法誰讓他岳父多少也是個人物,以前當過市公安分局的小領導,他也算是仗著岳父的勢力才在圈子的支持下逐漸爬起來的,雖說岳父現在早已沒有價值,可他現在在巴中那可是響當當的人物,各路人馬都給點面子,除過圈子這邊分到手的利益,自己也有自己的生意,生活過的有滋有味,誰也不敢把他怎么樣。說是給岳父過壽,其實也是變著法子撈錢,那么多人的份子錢,到手至少也有個幾十萬,這賺錢速度絕對讓人汗顏。
  壽宴剛剛結束,閆慶樂喝的已經上頭,雖說明年才到四十歲,不過被酒色掏空身體的他看起來有四十六七的樣子,此刻有些頭暈腦脹的閆慶樂在包廂里繼續喝酒,在座的有政府部門領導,也有他的心腹等等,都是上得了臺面的人。
  坐在閆慶樂身邊的二十五六的張耀年是閆慶樂的保鏢,救過閆慶樂的命,算得上閆慶樂絕對的心腹,張耀年知道成都方面來人了,老大還這么喝,要是再這么下去,遲早喝醉,到時候冷落成都方面的人,那絕對不是什么好事,何況聽說成都方面來的可是赫赫有名的芙蓉姐,那可是簡姨的頭號保鏢。
  “老大,我看今天就這么算了,改天再喝,先去見見那個芙蓉”為人還算穩重的張耀年提醒道,他雖然沒見過那個芙蓉,可多少聽說過這么號人物,身手異常彪悍,也是,要是沒點本事,能給簡姨當保鏢,簡姨那可是這個圈子真正的主子。
  坐在張耀揚旁邊某個男人聽到這話后,不懷好意的笑道“他們有什么見的,別忘了劉老板是怎么交代的,那個叫趙出息的男人現在處處針對劉老板他們,擺明要打壓元老,我們憑什么待見他們,我看遲早兩幫人鬧翻,我們支持的是劉老板,所以管他們去,等喝完酒再說”
  “老宋,這話有點過了”張耀揚盯著男人皺眉道。
  閆慶樂端著酒杯樂呵道“怕什么,我閆慶樂怕過誰,不就是個女人么,讓他等著,等我陪我兄弟們喝完酒再過去,這巴中我說了算,他們這些外來戶都得聽我的”
  一幫人見閆慶樂酒勁上頭,也就笑著敷衍拍馬屁,被張耀揚喊做老宋的男人更是賣力的拍馬屁,這場面讓張耀揚很是失望,不管現在劉老板他們和新主子之間是什么矛盾,可要得罪新主子這邊,絕對不是什么好事,老大這做法有些欠妥。
  閆慶樂自認為自己作為巴中的地頭蛇土皇帝,有這個資本涼下芙蓉黃土,但他忘了,任何一個圈子都是金字塔型結構,上面那幫人要對付下面的人,絕對會痛下殺手,何況是站在對立面的。
  只能說,不作不死
  巴中市算是四面環山,城市建在川道里,巴中市區的西邊有座山叫蓮花山莊,阮老頭在這里有個專門招待貴賓的小山莊,這里人跡罕至,所以不會留下什么痕跡,不像市區現在,到處都是監控攝像頭,有時候確實辦事不方便。
  因為山莊地處蓮花山,所以叫蓮花山莊,說是山莊,其實并不大,也就是有個網球場游泳池以及花園的獨棟別墅,別墅有幾間高級客房,加上配套設施不錯,所以阮老頭有些客人便喜歡來這里。平常阮老頭不怎么來這里,來的都是些客人,今天阮老頭親自來蓮花山莊,到是讓負責蓮花山莊的管家有些意外,鞍前馬后的各種準備,生怕出現差錯讓老大不滿,誰都知道阮老頭性格古怪,陰晴不定,而且老頭身手很厲害,別看六十出頭,那三四個小伙子都近不了身,以前他可是練家子出身的。
  “叔叔,那個芙蓉找你能有什么事?”為避免人多而雜,阮老頭今天沒帶什么心腹,除過一幫手下,算得上心腹的只有自己的侄子阮志遠,相比于自己不爭氣的兒子,侄子倒是很有本事。
  頭頂全禿,基本沒什么頭發的阮老頭穿著普通的素衣棉襖,這山里比市區要冷的多,聽到侄子的話,搖頭道“為什么見我?可能是想聯合我對付別的勢力吧,聽說他們最近的處境不好,廣元都被紅爺拿下了”
  “拿我們當槍使?我們又不是像他們財大氣粗,有那個本事和紅爺過招,我知道叔叔你和簡姨交情不淺,不過叔叔……”阮志遠笑呵呵的說道。
  阮老頭平靜道“該怎么辦,我心里有譜,等他們到了再說”
  “行,聽叔叔的,他們要是敢亂來,我覺對不會讓他們離開廣元”阮志遠底氣十足道。
  阮老頭陰森森的笑著,沒說話。
  約莫半小時后,趙出息他們四人一輛車在市區繞來繞去保證沒有屁股蟲后,終于到達蓮花山莊,車還沒停穩,里面的阮老頭便已經得到消息,緩緩起身道“來了”
  他應該怎么都沒想到,來的會是這個圈子的新主人,趙出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