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377 滲透計劃

第三百八十五章老糊涂和老狐貍
  放棄閆慶樂,支持阮老頭。
  趙出息這完全是不按照套路出牌,為此他將冒很大的風險,也將拋棄太多利益和付出足夠的代價。可是趙出息現在想和時間賽跑,如果按照常規套路來,三年五載他很難拿下劉嵩控制川北,所以他不得不這么做,川北四城,廣元已經失去,廣安局勢不穩,唯獨控制達州和巴中,他才有和譚鴻儒唐家兄弟爭奪川北的底氣和實力。
  確定計劃后,黃土便出發準備會會阮老頭,趙出息叮囑黃土,先不要告訴他自己親自來巴中,就說是芙蓉姐要和他談談,黃土知道趙出息意思,慎重點未必是壞事,到時候就算是談不攏,也不會給別人留下口舌。芙蓉在黃土離開的時候,兩人不動神色用眼神交流,黃土微微點頭,顯然已經明白芙蓉姐的意思,隨即喊上大小王離開。
  房間里瞬間便只剩下趙出息芙蓉和周易,芙蓉試探姓問道“出息,那你打算把閆慶樂怎么辦?”
  “既然他一心一意跟著劉嵩,那活著便沒什么意義,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趙出息眼神陰狠道,別看趙出息平時人畜無害,可真要到大事上,趙出息的心絕對狠辣。
  芙蓉不禁欣慰,這才像簡姨的作風,可還是繼續問道“閆慶樂是劉嵩的心腹,殺了他,你不怕引起劉嵩的反彈?巴中如果丟失,劉嵩估計就要真和我們對立了,至少現在,他多少還必須得聽我們的命令”
  趙出息一臉不屑道“殺自然不是我們殺,我們肯定不能授人口舌,所以得借刀殺人,如果阮老頭識趣,他該知道怎么辦,我不信阮老頭對當巴中的無冕之王沒有興趣?”
  芙蓉面帶笑意,心滿意足,顯然對趙出息的計劃很滿意,看來趙出息早就有自己的想法,巴中這一戰,或許將是趙出息的立威之戰,比起德陽那次,更能讓人看到趙出息的手腕,殺伐果斷才是真正的梟雄。
  與此同時,距離巴中一百四十公里以外的廣元市,譚鴻儒正坐在別墅天臺閉目養神,他已經得到關于李公權死刑的消息,對此他沒太大反應,只是有些唏噓感慨而已,不過他知道這個消息對五爺打擊很大,畢竟李公權和他是五爺最器重的兩個門生,算是養老送終的兒子,李公權死刑,五爺怎能不悲痛欲絕,何況他們為李公權的事情已經奔波大半年時間,卻依舊一無所獲,最終還是未能改變結局。
  廣元,古稱利州,至今已有2300多年的建城歷史。素有女皇故里、蜀北重鎮、川北門戶和巴蜀金三角之稱。地處四川盆地北部、嘉陵江上游、川陜甘三省結合部,為四川的北大門,是三國歷史文化的重要走廊,女皇帝武則天的誕生地。
  這樣一個重中之重的地方,所以譚鴻儒和簡姨都想得到,以此控制川陜甘三角地區灰色貿易。當年簡姨好不容易打入廣元,跟譚鴻儒繼承的勢力平起平坐,現如今卻葬送在劉嵩的手里,不得不說有些可惜。打江山不容易,守江山也不容易。
  譚鴻儒在廣元已經待了整整一周,芙蓉黃土則隨后才到廣元,不過兩幫人并未交火,緊接著唐家二爺唐云鶴也跟著來到廣元,先前平平淡淡的廣元瞬間便熱鬧起來,譚鴻儒大手筆將來之不易的半座廣元城送給唐家兄弟,可謂是讓眾人大跌眼鏡,誰都沒想到他會這么做,眾人不得不承認,紅爺不愧是紅爺,手腕真心牛掰到家,這樣不僅限制住簡姨勢力的反撲,同時牢牢綁住唐家兄弟,簡姨的勢力想要奪回廣元城,那就得從唐家兄弟手里虎口奪食,同時得罪兩大勢力,想來不是簡姨勢力愿意看到的結局。
  奈何,唐家兄弟比譚鴻儒還要狡猾,而趙出息也果斷放棄廣元,三大勢力過招,可謂是各顯神通,誰都不輸于誰。
  譚鴻儒下午午睡醒來后,便坐在這天臺發呆,鬼叔寸步不離的守在他的旁邊,這個瘦骨嶙峋的佝僂老人,讓任何人都不敢近身,就連譚鴻儒身邊那些心腹,提起鬼叔,也是戰戰兢兢。幾分鐘后,李文清快步走進天臺,意料當中被鬼叔擋住,李文清識趣停下腳步,知道紅爺思考問題的時候,不愿意被人打擾。
  譚鴻儒聽到腳步聲,這才睜開眼睛揮揮手,示意可以過來,李文清緩緩走過去,皺眉道“爺,五爺讓你回德陽”
  “回德陽?”譚鴻儒緊鎖眉頭,多少有些怨氣道,五爺讓他回德陽,至于什么事,這時候誰都清楚。
  李文清也猜到是什么事,可這事不是他能管的,五爺那可是這個圈子的太上皇啊,連紅爺都得恭恭敬敬。李文清見紅爺皺眉,無奈道“爺,這是五爺親自打來的電話,我知道您不愿意回去,不過避免授人口舌,回去一趟,就當走個過場”
  譚鴻儒起身望向遠方,今天的廣元城烏云密布,眼看這一年就要結束,天氣預報說來自西伯利亞的冷空氣已經南下,今天第一場雪將不期而至,不過比起天氣,更寒的可能是人心,譚鴻儒冷哼道“走過場?有什么意思?李叔的事情已經塵埃落定,這已經遠遠超出我們的能力,如果還抓住不放,到時候自討苦吃得不償失,不怕被人打臉么?”
  鬼叔眼睛這時不動聲色看向譚鴻儒,似乎想說什么,最終還是沒打算開口。
  “李叔救過五爺的命,對五爺也孝敬,五爺想救李叔,于情于理也算是對的,可能他只是一時無法接受這個現實,何況簡姨裁判十五年,李叔卻是死刑,五爺心里肯定有氣,想回去找你商量商量”李文清能走到今天這位置,也算是有過人之處,這話說的很有分寸。
  譚鴻儒嘆息道“這便是站錯隊要承受的后果和代價,簡影比李叔聰明,他沒有和官場糾纏不清,保持足夠的距離,卻也不遠離,沒有利益的交情,有時候比利益捆綁的交情更要有用。要不是我選擇和李叔走不同的路,今天遭受滅頂之災的,可能便是我們”
  李文清見紅爺心意已決,沒有回德陽的意思,便問道“爺的意思不回去?那我該如何給五爺回復,或者爺親自打個電話過去”
  “不用,你打電話過去,告訴德陽那邊,川北局勢緊張,我脫不了身,等忙完再回德陽”譚鴻儒一字一句的說道。
  李文清默默點頭,雖說覺得有些不妥,可只能照辦,誰讓紅爺是主子,他是奴才。
  李文清走后,譚鴻儒略微失神,鬼叔罕見開口道“沒必要這么做”
  “五爺老糊涂了,看不清局勢,這個時候我們再上躥下跳,后果將不堪設想,他以為李叔有多大的本事,整個蜀地人人自危,李叔的事情太大了,大到誰也不能改變結果。同時,我也想以此告訴那些元老,既然退下去了,就安分守己頤養千年,別搬弄是非,不然就算是五爺要保你,我也會讓你死的難看”譚鴻儒緊握雙拳,冷笑道。
  鬼叔暗暗點頭,譚鴻儒還是那個譚鴻儒,當年的他是野心外露,所以被人賞識,如今的他,野心早已深埋在心底,所以會讓人忌憚。那那個被簡影賞識的年輕人呢?是另一個譚鴻儒,還是只是趙出息?
  “有些人好曰子過慣了,真不知道這天下是誰的?”在鬼叔思索的時候,譚鴻儒喃喃自語道。
  德陽郊區,某棟老宅子里,已經八十高齡的五爺白發蒼蒼,連眉毛和胡子都是白的,這個曾經在川渝赫赫有名的大袍哥,如今早已是風燭殘年,人啊,不管是曾經手眼通天,還是曾經卑微不堪,到最后誰都逃不掉歲月的摧殘。
  五爺的眉毛很濃密,如同得道高人,面相學上說眉毛代表心,眉散心散,所以大多數浮躁的年輕人眉毛都很散,而老年人的眉毛都很濃密。拄著拐杖的五爺此刻咳嗽不停,因為他剛剛接到廣元那邊的電話,從來沒違抗過他話的譚鴻儒,居然拒絕回德陽,五爺怎能不生氣。
  “五叔,鴻儒這次做的不對”扶著五爺的是個年過花甲的老頭,不過沒五爺那么蒼老,他叫姚木仁,是跟著五爺多年的心腹,當年譚鴻儒上位,逼著這幫老臣退位,姚木仁心里很不舒服,可奈何李公權和五爺都支持譚鴻儒掌權,無奈只能退下來,這些年看似本分,其實沒少整幺蛾子。
  五爺因為還在氣頭,語氣不善道”不要和我提他”
  “五叔,公權的事,實在不行,我覺得還有希望,不如我帶人再去燕京”姚木仁小心翼翼道。
  五爺有些老糊涂道“只要有機會,我就不會放棄,一定要保住公權我兒的命,花多少錢都值得”
  “那我這就準備”姚木仁笑瞇瞇的點頭。
  那模樣,果真像只上了年紀的老狐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