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9)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9)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9)     

混世刁民376 磕頭道歉

第三百八十四章川北削藩
  (昨天到今天,無腦循環樸樹新歌《平凡之路》,韓寒和樸樹就是牛)
  趙出息悄然離開成都前往川北,這事除過隨行的這幫人,沒幾個人知道。唯一對此比較生氣的是宋青瓷,宋青瓷早已安排好趙出息接下來幾天的工作學習等等,趙出息一句話推遲,宋青瓷便得打各種電話推掉。趙出息有些無奈,這趟川北必須去,想要抓住人心,那么他這個主子就得給別人畫大餅,誰的話都沒有他的話有承諾性。
  因為已經開始大學生活,同樣趙出息今天接到裴卿打來的電話,詢問他今天怎么沒去川大上課?趙出息只好解釋要出差去外地兩天,所以這兩天估計去不了學校,裴卿倒沒說什么,只是讓趙出息照顧好身體便掛掉電話。
  此行川北,趙出息和芙蓉黃土在市區分開走,直到上高速才混合,趙出息獨自坐在周易開的寶馬x6上,芙蓉黃土大小王等人在其余兩輛車上,由于川北心腹太少,很多人都不能信,生怕有郭青松賀元山的耳目,所以芙蓉最近一直從川南調人過來去。這也算是最為妥當的做法,何況如今川南已經被他們插入不少心腹,也不再是陳濤說了算。
  路上趙出息閑來無事的趙出息除過想些事情,剩下時間都在看書,快要到巴中的時候,趙出息突然接到已經在川南待了一周的李青衣的短信,短信內容很簡單,告訴趙出息,她一切安好,現在在涼山州,估計兩天后回來。
  趙出息給李青衣打過幾次電話都沒人接,正擔心這姐姐要是在川南川南發生意外怎么辦,畢竟孤身一人,而且還長的漂亮,趙出息如何不擔心,他問過陳濤李青衣有沒有聯系他,陳濤說沒有,現在終于收到消息,趙出息的心也算是放下來,二話不說便直接打電話過去。
  電話很快接通,趙出息語氣不善道“去那么久,也不知道打個電話?你要真在四川出點事,我拿什么賠?”
  “聽起來,很擔心我?”正在涼山州下面某個縣游玩的李青衣帶著絲戲謔回道。
  趙出息皺眉訓斥道“你還有心情開玩笑,你在四川人生地不熟的,我不擔心你,誰擔心你?”
  “我沒事,又不是三歲小孩,前兩天在山里,手機一直沒電,剛剛回到縣城,充上電便第一個先給你發短信”李青衣語氣輕緩道,她說的倒是實話,她總是喜歡跑那些風景挺美卻沒被開發的地方,都是找當地本地人打聽的,有些則是從書里看到的,想實際去看看具體是什么樣子。
  趙出息沉聲道“沒事就好,有事我就殺到涼山州找你去,你自己照顧好自己,有事就給我打電話”
  “知道了,還是像在祁連山那么啰嗦”李青衣好笑道,當初在鳳凰村的時候,趙出息每次出山都要各種叮囑,生怕她這大城市嬌生慣養的女人不適應那里,就算后來習慣鳳凰村的生活,趙出息依舊如此。
  趙出息猶豫數秒,最終還是問道“你回成都后,直接回北京?”
  李青衣點點頭道“嗯,應該是,再不回去,家里就要亂套了”
  趙出息苦笑道“這倒也是,你才回家沒多久”
  說到后面,趙出息也不知道說什么,他們總是這樣,說著說著就沒話了,沒打電話前是千言萬語,打過電話后,也就剩下只言片語,或許彼此心里都明白想說什么。
  “你現在在哪?”李青衣見趙出息沉默不說話,便主動開口問道。
  趙出息將腿上的書放到一旁,輕聲道“馬上到巴中市,來這邊有些事要處理”
  “后天回得來?”李青衣有些擔憂道,至少離開前再見趙出息一面,要是見不到,下次也便不知道是什么時候。
  趙出息嘿嘿笑道“明天晚上便能趕回去,放心,到時候肯定送你”
  “嗯,好,先不說了,我要出去了”得到滿意答案,李青衣便匆匆掛掉電話。
  趙出息聽到手機里的盲音略微失神,直到周易提醒馬上下高速進巴中市區后,趙出息這才回頭過神,使勁搖著頭。
  二十分鐘后,趙出息眾人悄然到達巴中市區下榻的酒店,這是家普普通通的商務酒店,西蜀集團目前正在投資興建一家星級酒店,建成后將是巴中最好的酒店,這家酒店是負責巴中市那位大佬的私人產業,所以也算隱秘。
  眾人直接進收拾好的套房,趙出息要和芙蓉姐以及黃土商量這兩天的行程,酒店整層已經被清空包下,不過巴中市簡姨的勢力算是最大,其次才是地方地頭蛇,唐家兄弟和譚鴻儒的勢力已經淪為第三陣營,所以并沒什么太大的擔憂。
  房間里,趙出息芙蓉和黃土坐在沙發上,周易大小王兄弟站在旁邊,趙出息徑直問道“劉嵩現在在哪?”
  “被芙蓉姐支去廣安,名義上是讓他穩住那邊的軍心,防止唐家兄弟學廣元這邊”黃土沉聲回道,芙蓉姐親自命令,劉嵩可不敢不去。
  趙出息冷笑道“那就好,我們盡量這兩天在達州和巴中有所收獲”
  “閆慶樂什么時候過來?”芙蓉皺眉詢問道,閆慶樂是負責巴中市的那位大佬,因為心狠手辣長的又黑,人送外號閻王爺,和劉嵩走的比較近,算是劉嵩心腹類型的。
  嬉皮笑臉的小王玩味道“他丈人今天過大壽,時間還不確定,只是告訴我什么時候忙完,便立即趕過來”
  “我看這個閆慶樂是想找死,不識抬舉”黃土聽到這話,不禁火冒三丈道。
  趙出息冷哼道“看來劉嵩那幫人已經給指點過,不過他肯定不知道,這次我也來成都了”
  “出息,你說怎么辦?”芙蓉試探性問道,并沒有著急著出謀劃策。
  趙出息猶豫片刻,低頭沉思,他得想清楚自己一個決定可能帶來的連鎖反應,每環每節都得想好,不能出現意外,要是出現意外,那個更大的計劃就得再次變卦。眾人都看向趙出息,等待著趙出息吩咐。
  趙出息眼神陰狠道“黃土,我記得早上說過,巴中最大的地頭蛇,是不是叫阮老頭,先前和簡姨關系不錯?”
  黃土不知道趙出息什么意思,回道“阮老頭和簡姨是有些交情,可那僅僅限于和簡姨的私交”
  “如果我們放棄閆慶樂,支持阮老頭,談好利益分成,將譚鴻儒的勢力清楚出巴中,如何?”趙出息天馬行空道。
  此話一出,可謂語驚四座,誰都沒想到,趙出息的想法這么大。
  “是不是太冒險了?”沉穩的大王慎重考慮道。
  趙出息冷笑道“我們這次來川北最重要的不是和譚鴻儒唐家兄弟爭地盤,而是能控制住我們該控制住的勢力,這個閆慶樂和劉嵩走的那么近,要是不除掉,巴中很難被我們控制”
  “削藩?”黃土聯想到先前在成都趙出息說的那些話,算是明白了。
  趙出息直言不諱道“就是削藩,長痛不如短痛,寧可損失地盤,也得將川北拿下”
  芙蓉見趙出息心意已決,拍板道“那就這么辦,不然劉嵩郭青松還真以為我們在川北寸步難行”
  趙出息見芙蓉姐也贊同,沉聲道“黃土,聯系阮老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