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2)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2)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2)     

混世刁民375 拼爹

第三百八十三章兔死狐悲
  趙出息和齊思回到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六號別墅的時候,讓趙出息和齊思意外的是,二樓餐廳里,芙蓉姐和黃土正坐在餐桌上吃晚飯,趙出息愣了愣,雖說芙蓉姐和黃土提前告訴過他傍晚回成都,可回來后并沒通知自己,難道對自己有什么不滿?
  趙出息將手里的外套交給齊思,示意齊思去三樓,緩緩坐到芙蓉姐旁邊,黃土并無異樣,輕聲道“出息,嘗嘗薛姨做的這道松鼠桂魚,味道不錯”
  趙出息瞅眼黃土,想要從黃土那邊得到一些消息,黃土微微搖頭,貌似在告訴趙出息,芙蓉姐心情不好。什么事能讓芙蓉姐心情不好,趙出息想來想去,除過川北局勢不太樂觀,那只剩下簡姨明天的事了。趙出息嘆口氣,簡姨對芙蓉姐有知遇之恩,跟著簡姨南征北戰鞍前馬后這么些年,卻看到簡姨如此下場,如何不感慨?
  “姐,沒有什么過不去的,等我們穩住局勢,到時候想辦法跑關系,盡量給簡姨減刑”趙出息沉聲說道,這也是他一直的想法。
  芙蓉放下手中的筷子,苦笑道“出息,你可知道李公權的事情,也基本塵埃落定了?”
  李公權的事情定了?李公權,和簡姨同時代僅存的大佬,卻選擇了一條和簡姨不盡相同的路,誰知道最后卻是殊途同歸,兩位曾經叱剎川渝的大佬皆踉蹌入獄,不得不讓人感慨一個時代的落幕。
  趙出息皺眉搖頭道“尚不得知”
  “死刑”芙蓉沉默片刻,最終說出這個字。
  死刑?
  趙出息臉色瞬變,這兩個字代表著太多意思。趙出息怎么都沒想到,李公權的結局會是如此,如果真是死刑,那一切都完了。簡姨十五年,李公權死刑,這便是兩位梟雄人物的歸宿和結局,不同的是,簡姨還有機會,而李公權卻再也沒有可能性。讓趙出息同樣后怕的是,簡姨也是從鬼門關走了一遭,要不是簡姨取舍果斷,要不是簡姨背后那些人力撐簡姨,簡姨就算不是死刑,也可能會比十五年更重。或許,芙蓉姐正因此而感慨,以至于心情不好。
  良久,趙出息艱難開口問道“什么時候的事?”
  黃土臉色沉重道“下午剛剛得知,想來,譚鴻儒以及背后那位五爺也已經得到消息,他們這段時間沒少為李公權的事情奔波,也沒少花錢走關系,卻無論如何都改變不了結局,不得不說有些悲哀”
  趙出息擔憂道“簡姨的事情,不會有變數吧”
  “應該不會,至少我沒有得到北京那邊的消息”芙蓉皺眉道,如果真有變數,想來北京那邊會告訴自己,除非真有不可抗拒的因素,連他們都直接越過。
  趙出息感慨萬分道“明天或許便是一個時代的落幕,可惜不允許旁聽”
  “去了又能怎么樣?我寧可不去”芙蓉冷笑道。
  趙出息明白芙蓉姐的意思,習慣簡姨的高高在上,又怎么愿意看到簡姨的落魄,可不管去不去,這都是現實,誰都無法改變的現實,我們唯一能做的便是,接受現實,然后做好簡姨交代的事情。
  “說說川北的局勢吧”趙出息見芙蓉姐心情不佳,便不再繼續這個話題。
  黃土緩緩起身道“去客廳說”
  兩人不再打擾芙蓉,讓她自己靜靜,離開餐廳前往客廳聊。到客廳后,趙出息先開口道“我今天去見過王勝河和吳道宇,你們那個滲透計劃不錯,如果川北局勢也能順利發展,我想我們可以冒險試試”
  黃土皺眉不解道“試什么?”
  趙出息野心勃勃道“逼宮,死或者退,選一條路”
  黃土嘩然,趙出息這個想法實在是太冒險,這等于要逼死賀元山郭青松劉嵩,黃土雖然也想過這種可能性,可覺得狗急跳墻帶來的危害更大,所以也只是想想而已。
  “會不會太過冒險?你沒想過如果失敗后果會怎樣?到時候便是我們理虧,他們占理,等到賀元山郭青松劉嵩揭竿而起后,支持我們的人肯定沒有支持他們的人多,那會我們可就是四面楚歌啊,最嚴重的后果是,川北失守,成都大亂,川南陳濤變心”黃土將最壞的結果告訴趙出息道。
  趙出息直言道“你說的我都考慮過,不過你別忘了,這是最壞的打算。可是現在一直這么耗下去,對我們也是不利的,我們如果不能穩定圈子內部,拿什么和譚鴻儒唐家兄弟爭,又怎么爭得過,而且會給我們自己留下太多隱患,這些惡瘤一天不除,我們便一天都睡不安穩,現在誰都知道,他們和我們不是一條船上的,貌合神離,既然已經如此,那就一鼓作氣,拿下他們,到時候只要殺雞儆猴,我不信有人敢反抗,如果必須得有人背這個黑鍋,那就讓我來背”
  “你確定要這么做?”黃土一臉嚴肅問道。
  趙出息認真點頭道“這是最好的打算,也是最壞的打算,我想芙蓉姐會全力支持,她應該也清楚我們的弊端,何況圈子再這樣亂下去,對西蜀集團尤為不利,我們的敵人,可不僅僅只有譚鴻儒和唐家兄弟”
  趙出息說的是實話,所以黃土也在思考這個計劃的可行性。
  “如果真打算這么做,我們就要重新策劃,從長計議,川北局勢走向尤為重要”黃土深思熟慮道。
  趙出息點頭道“所以,我問你,川北局勢如何?”
  黃土想了想回道“還算在控制內,不過也不太樂觀,廣元算是被放棄了,老謀深算的譚鴻儒把半座廣元城送給唐家兄弟,我們總不能虎口奪食,同時對抗兩家,所以放棄是最明智的選擇。譚鴻儒也是吃準我們,知道我們不會因小失大。還好,唐家兄弟并沒有表現出對川北多大的興趣,貌似樂于見到我們和譚鴻儒對抗,估計這也是譚鴻儒沒想到的,現在我們都清楚,誰和誰拼的你死我活,最有利的肯定是坐而觀望那方。只是我們同時要考慮的是和劉嵩郭青松的內斗,他們在川北處處限制我們,讓我們很難放開手腳”
  “所以啊,不拿下他們,川北局勢將對我們越來越不利”趙出息苦嘆道。
  黃土默默點頭,成都現在還算平靜,川南沒有什么風波,所以川北很重要。
  趙出息想想道“明天見完簡姨,我們直接去川北,盡量有些收獲”
  “你要去川北?”黃土意外道。
  趙出息淺笑,休整這么久,也該動點手腕了,回道“周三我有事,所以可能只待到周二晚上”
  “這樣也好”黃土沉聲道。
  第二天,天微微亮,整個六號別墅的人都已經起來,趙出息親自送齊思去機場,回來的時候大家正在吃早餐,誰也沒說話,氣氛顯的很沉重,九點眾人乘坐三輛車前往市中院,相比于李公權的異地關押取審,簡姨的待遇已經很好。
  簡姨的案子是十點開始,除過有些領導以及公檢法部門,禁止任何人旁聽,所以趙出息他們只能在外面焦急的等待著,九點半芙蓉趙出息黃土見到簡姨的辯護律師楊崇喜,他是簡姨指定的辯護律師,一直也只和芙蓉聯系,趙出息并未插手,楊律師笑著和趙出息打招呼,顯然知道趙出息的身份。從楊律師的情緒來看,對于今天的判決很樂觀,想來不會出現什么意外。眾人只是在外面聊了十幾分鐘,楊律師便笑著離開。
  十點四十,里面終于傳來消息,法庭宣判,數罪并罰十五年有期徒刑,簡姨當庭承諾不上訴,所有的一切,終于真正意義上的塵埃落定。
  趙出息看向黃土,深深吸口氣,在沒有得到確切消息,一切都有可能被推翻,所以趙出息生怕出現意外。趙出息是這么想,黃土芙蓉也是這么想。唯一讓趙出息比較憤怒的是,不管如何,作為簡姨曾經的手下,賀元山劉嵩郭青松都沒有出現,趙出息不信他們沒有得到消息,至于陳濤,本來要來,被趙出息婉拒。
  審判結束后,趙出息他們有十分鐘和簡姨見面的時間,簡姨的狀態依舊平靜,沒有那么的憔悴,至于自己是什么結局,簡姨比趙出息他們更要清楚。
  “好了,我的新生活開始了,以后外面的事,就真的交給你們了”簡姨看向趙出息芙蓉黃土,淡淡說道。
  趙出息感慨道“姨,放心,我們會給你爭取機會”
  “這個不著急,走一步看一步,再說”簡姨淡定從容道,只要命保住,其余的可以慢慢來,她也已經知道李公權的結果,不禁有些兔死狐悲的感慨。
  芙蓉堅定道“主子,你放心,圈子不會亂”
  外面事情,簡姨多少也是知道點,亂不亂無所謂了,現在她也不操心,凡事留給趙出息他們處理便是。
  簡姨笑了笑,沒表態也沒說話,深深嘆口氣,然后轉身跟著兩個女警離開。留下趙出息等人面面相覷,也不知道簡姨在想什么。
  吃過午飯,本來傍晚出發去川北,趙出息改變主意,提前出發,于是眾人再次浩浩蕩蕩殺向川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