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8)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8)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8)     

混世刁民374 臥槽這特么什么情況

從醫院離開,蔣開山有約便和趙出息分開,趙出息重新回到時光酒吧,琢磨片刻便讓曹宇找人重新裝修時光酒吧,過段時間便開始營業。有趙出息和蔣開山這兩座大山,曹宇顯然底氣十足,本來那會還打算離開時光酒吧重新找份工作,現在這想法已經煙消云散。
  趙出息從時光酒吧離開后,帶著周易來到錦江區新開沒多久的一家娛樂會所,這家會所的老板選擇主動和他們合作,這倒讓趙出息有些意外,按以往的規矩,市區的場子都會交給賀元山負責,不過如今趙出息怎么可能交給賀元山,直接讓王勝河負責。讓趙出息有些好奇的是,最近賀元山倒是沒給他整什么幺蛾子,老狐貍也不知道是真安分守己,還是策劃別的事情,趙出息肯定不清楚,賀元山這老狐貍已經徹底和郭青松劉嵩綁在一起,他們最近正和趙出息爭奪川北的主導權,因為如果川北要是被芙蓉和黃土滲透,那么他們將徹底沒有談判的籌碼,只能繳槍投降。
  趙出息沒到這家開業才半個月的娛樂會所時,王勝河已經在門口等著,如今的王勝河自從趙出息控制保安基地以后便跟著水漲船高,其實王勝河對爭權奪勢沒什么興趣,還沒他和陳安逸在保安基地悠哉清閑,每天各種各樣的事等著他,特別是晚上還得盯著各個場子,可沒有辦法,誰讓趙出息目前缺人,本來是黃土負責這些事情,奈何黃土跟著芙蓉去川北,趙出息便只好把他從保安基地調過來,保安基地如今已無后顧之憂,賀元山的皆被他們清理出局,所以不用操心。
  “王哥,主子什么時候到?”由于在吳和平背叛事件中表現出色,吳道宇如今被委以重任,算是黃土除過大小王兄弟后重用的心腹,大小王跟著黃土去川北,吳道宇便跟在王勝河身邊,很多事情吳道宇的點子被王勝河要多得多,畢竟在夜場廝混時間長,各路人馬都認識些。
  王勝河瞅眼吳道宇,他和吳道宇是兩種性格,直爽和陰柔,王勝河喜歡直來直往,不喜歡玩陰的玩虛的,這種人重情重義朋友多,可卻也有缺點,有勇無謀自然不能當帥才。吳道宇喜歡玩心計,城府深,想法多,看得遠,所以在吳和平身邊隱藏的很好,知道吳和平的背叛最終可能給自己帶來殺身之禍,果斷沒有跟著吳和平一條道都到黑,事實證明他是明智的,相比于那些曾經跟他地位差不多,如今卻被拋棄或者打壓或者重新接納的大佬,他已經走在最前面。
  雖說不太喜歡陰柔的吳道宇,可王勝河不得不承認吳道宇的能力,沉聲道“應該快了”
  “來了”王勝河的話剛說完,眼尖的吳道宇便瞅見熟悉的奔馳S600L,他的記憶力很驚人,說過目不忘那是夸張,可要記住的東西,絕對短時間不會忘記,趙出息開過什么車,車牌多少,這些小細節,吳道宇都銘記于心,他有句格言便是,細節是壓倒天平的最后一根稻草。
  王勝河不喜歡高調,所以門口只有他兩,白天的天宮娛樂會所門前自然沒幾個人,夜幕降臨的時候這里才是瘋狂的開始。
  當奔馳S600L緩緩停穩后,吳道宇快步向前給趙出息拉開車門,這個動作自然遭到王勝河的鄙視,趙出息笑瞇瞇的下車,王勝河哈哈笑道“什么事,我去處理不行,還非得你親自處理?”
  王勝河說的自然是時光酒吧的事情,本來這點小事,他處理便行,可趙出息堅持親自處理,王勝河剛開始不明白,直到吳道宇點破后才意識到可能是趙出息的私事,所以便默認。
  趙出息平拍著王勝河的肩膀稱兄道弟道“你老哥最近這么忙,我就不給你加擔子了”
  “為這個圈子服務,本職工作,應該的”王勝河隨口說道。
  趙出息這才看向吳道宇,淺笑道“道宇,干得不錯,再接再厲”
  “主子放心,我一定全力以赴”能得到趙出息的夸獎,吳道宇心里非常激動,趙出息如今是這個圈子的主子,簡姨的接班人,特別是趙出息閃電般解決吳和平背叛這事,算是讓吳道宇徹底臣服,可見趙出息并不是外界所說的傀儡,而是真正有本事的梟雄。
  趙出息淡淡道“進去說”
  天宮娛樂會所從上到下都是西蜀集團旗下娛樂公司的人,是黃土親自談好的合作,這個口子打開,便是在告訴賀元山,從今天開始,他們開始要收權了。趙出息跟著王勝河吳道宇直奔樓上,來到王勝河早已準備好的包廂里,桌上放著紅酒雪茄以及水果。
  趙出息對雪茄不感興趣,一會還要去蜀都花園接齊思,所以也不喝酒,只是吃著水果,包廂里只有周易王勝河吳道宇,隨意打趣聊這些八卦話題后,趙出息這才步入正題道“黃土把你們的滲透計劃已經告訴我,現在說說,進展如何?”
  吳道宇瞅眼王勝河,這事主要由黃土統籌,然后他負責一些東西,相對來說算是了解,想了想,便回道“比想象的要快,成都市區算上直營的酒吧夜總會,我們一共有十三家場子,還有若干游藝場,游藝場不論,先說這十三家大小場子,由賀元山四個心腹分別負責,而每個場子皆有具體負責人,至于那些游藝場,也差不多是這些人負責,目前跟我們走的最近的,是負責美度國際以及兩外兩家夜場的譚峰,最難搞定的是賀元山身邊最大的心腹曾叔的侄子,曾誠”
  “然后呢?別告訴我,這就是你們的成果?”趙出息皺眉道,如果這便是黃土對自己說,到時候有可能逼宮賀元山的計劃,趙出息真會失望。
  吳道宇搖搖頭道“自然不是如此,黃哥通過和公司那邊配合,統一查過這十三家場子的帳,除過有些場子賬本弄不到,只要是我們查過的,都出現過問題,這些年他們從中沒少撈外快,所以我們便另辟捷徑,開始一家一家場子突破,比如稍顯簡單負責.LUB的周行文,以及直營的Si酒吧以及VSA酒吧,現在都已經拿下”
  “不錯,這才沒讓我失望”趙出息聽到這個成果,不禁高興道,這樣的話,賀元山下面三分之一的勢力都已經被自己瓦解,黃土這小子暗渡成倉這招用的不錯,明面上重心放在川北,暗地里卻挖賀元山的墻角,不知道賀元山有沒有意識到出事。
  吳道宇沒敢居功,笑道“這些都是黃哥和王哥的功勞”
  “誰的功勞我心里有底,等到以后會論功行賞”趙出息淺笑道。
  吳道宇給自己面子,王勝河自然得夸吳道宇幾句,畢竟他和趙出息走的更近,笑道“出息,小吳不錯,腦子比我好用,以后多給他加點擔子”
  趙出息瞅眼吳道宇,笑而不語。
  從天宮娛樂會所離開,趙出息便直接去蜀都花園接齊思回牧馬山,到齊思家的時候,正好趕上晚飯,晚飯自然豐盛,都是潘玉英的手藝,還有讓趙出息哭笑不得的大補湯,至于是什么意思,趙出息再傻也明白,潘玉英是過來人,還能不知道一些男女之間的事?
  吃過晚飯,趙出息和齊思沒逗留,便直接回牧馬山蔚藍卡地亞……
  成都龍泉驛某家酒店里,剛剛從川北回來的唐云鶴正在吃晚飯,還沒來得及回別墅,這趟川北之行,收獲頗豐,不勞而獲拿下半座廣元城,唐云鶴怎么能不高興,只是沒想到侄子會給他惹出點小麻煩,不過這個小麻煩不禁沒讓他生氣,還讓他頗為高興,因為從側面套出了那個男人一些背景。
  “二伯,我知道錯了,您要打要罵我都認了,可您別把我趕回遂寧啊,這要讓我爸知道,肯定會揍死我的”鼻青臉腫的唐寶跪在唐云鶴面前,根本沒半點脾氣,他能在成都混的這么吃香,還不是因為他是唐云鶴唐云龍的侄子。
  “你還知道錯了,瞧瞧你每天干的那點破事,今天我心情好,要是心情不好,看我不打斷你的腿,丟唐家的人”唐云鶴對于這個不爭氣的侄子頗為失望,沒好氣的罵道。
  唐寶趕緊回話道“二伯,我錯了,我真錯了,我再也不跟那幫人混了,以后好好做事”
  “好好做事,你讓我怎么信你,先回去好好反省反省,等想通了,再回來”唐云鶴揮手道。
  這等于已經給唐寶判死刑,可唐寶還不依不饒道“二伯,求您了”
  “滾”唐云鶴被煩的不行,直接怒吼道。
  唐寶見二伯真生氣了,連滾帶爬的滾出了包廂。
  等到唐寶離開后,唐云鶴卻笑瞇瞇的看向司徒南,這男人最近給自己的點子都不錯,唐云鶴不禁開始重視他,雖說這張像,可要有實力,自己也就睜眼閉眼了。
  “司徒,這事是真的?”唐云鶴若有所思道。
  司徒南平靜道“二爺,我已經查過,幾乎可以確認,他正是成都軍區參謀長的兒子”
  聽到這個確切的答案,唐云鶴皺眉道“要真是如此,看來我得重新認識這個男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