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4)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4)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4)     

混世刁民373 狠狠還回去

此話一出,全場鴉雀無聲,靜的連根針掉在地上都能聽見,別說這個叫李叔的男人,就連趙出息都被鎮住,趙出息知道蔣開山王一鳴他們有軍區*,而且可能*不小,不然王一鳴也不可能總是嘟囔看誰不爽就拉軍區警衛連操翻丫的,可怎么都沒想到會如此的牛逼哄哄,成都軍區參謀長,大軍區*,正兒八經的封疆大吏,是誰都不敢輕視的諸侯。
  李叔愣在原地,剛剛還不停叫囂的唐寶目瞪口呆,嘴巴估計能塞進去一個雞蛋,而本以為亮出自己身份就會沒事的董路則面如土灰,知道自己這次是真的惹上大人物了,成都軍區參謀長和副市長,孰重孰輕,董路再怎么煞筆,都能分得清,所以此刻他腦海里已經開始思索這件事該怎么處理才不至于鬧大被家里人知道。
  要說最震驚的還應該算曹宇,趙出息今天表現出來的強勢已經徹底征服曹宇,當初在時光酒吧的時候曹宇便觀察過這個男人,為人處世各方面都和他們不在一個級別,不然陳叔也不可能如此器重,酒吧那幫人還對此不屑,現在看來,只能說燕雀安知鴻鵠之志哉。可是他沒想到的是,趙出息身邊居然還隱藏著像蔣開山這樣的大紈绔,成都軍區參謀長,那特么可是整個西南橫著走的角色,想到這,曹宇久久不能回神。貌似平日里蔣開山并沒有什么王八之氣,跟趙出息一樣,對他們很客氣,稱兄道弟。
  趙出息一臉幽怨的看向蔣開山,那眼神像是在罵,***藏的這么深。蔣開山表情淡然,他這種背景也就在地方裝裝逼,真要回到北京,也不過是普普通通的角色,四九城里,哪個出來混的公子哥家里還沒個吃皇糧的皇親國戚,全中國不說部級以上領導數百人,光是現役退役的將軍們也有好幾百個,真要把自己當個玩意,那遲早得吃虧。
  “李叔,人你還想帶走么?”蔣開山一臉玩味道。
  李叔擦著額頭的汗,有些戰戰兢兢的看向趙出息道“趙爺,能否讓我給二爺打個電話,這事我不好辦”
  趙出息也不為難李叔,都是出門替人辦事,面子上能給的盡量給。李叔立刻匆忙下樓去打電話,絲毫不敢耽擱,趙出息不動聲色瞅眼同樣被蔣開山背景鎮住的司徒南,想來這司徒南心里肯定會有波動,對于這種不經意間的敲打,趙出息得感謝蔣開山,以后怎么選擇怎么辦,司徒南會自己想清楚。
  李叔下樓去打電話,蔣開山閑來無事蹲在地上拍打著董路那不成熟卻裝成熟的臉,呵呵笑道“董公子,你真以為你那點可憐的背景能救得了你,要真想玩你,我有很多種辦法。年紀輕輕,別給自己爹媽惹事,保不準哪天就坑爹了。你自己想想,光是整個四川,就有多少正廳以上的官員,何況是全中國,你爹應該沒進市常委吧,你說連常委都沒進,你都好拿出來狐假虎威狗仗人勢,你自己瞅瞅,這段時間,整個四川下去多少人,你難道想讓你爹成為下一個?”
  這些看似冠冕堂皇,卻又帶有暗示性的話讓董路冷汗直流,拋出自己老爹的身份,他似乎真的一無是處,所以董路能夠想象,如果老爹出事了,自己會有什么后果,到時候估計那些仇人,會把自己玩死。越想越害怕,所以以往無比強勢,飛揚跋扈欺男霸女的董路終于選擇低頭,忍氣吞聲吃個悶虧讓這件事情就這么過去,不然最后吃虧的肯定是自己。
  “哥,我錯了”董路咬牙說出這幾個瞬間讓他顏面無從的字,顯然他低頭了,唐寶愣住,董路都低頭了,那他該怎么辦,如果伯伯們不保他,那他就真的完了。
  蔣開山裝作沒聽見,低聲問道“你說什么?”
  董路雖說心里十萬個不情愿,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大聲道“哥,我錯了”
  “早點認錯,何必這么多事呢,你看大家都喊來這么多人,挨打的挨打,吃虧的吃虧,以后別再這么飛揚跋扈了,遲早不作不死,不過你要覺得事情就這么完了,你太天真了,這不過是你和我們之間的事,你和我叔叔之間的事情,咱還得解決,我這人講理,你說是不是?”蔣開山循循善誘道,就像是大灰狼和小紅帽在講道理。
  董路眼神堅定道“不管是賠錢還是賠禮道歉,我都認”
  “態度不錯,值得表揚,不過你的小伙伴貌似不服氣,等等,我看看他還有什么招?”蔣開山回頭瞅眼依舊存在僥幸心理的唐寶,笑瞇瞇的說道。董路看向唐寶,似乎在告訴他,你特么的趕緊認錯啊,認錯這事就算過去了,我們忍忍,難道你真相硬碰硬,就你那點背景,你搞得過人家么?
  董路自認為好漢不吃眼前虧忍忍就算過去,可唐寶卻左右為難,他還在等,等李叔打完電話,所以他選擇無視董路的眼神,董路心里已經開始問候唐寶的十八代總祖宗,就差跳起來大喊我草你媽。
  上半場是趙出息的表演,下半場是蔣開山的演出,兩個人配合默契,相得益彰,完全可以電影里當男主角,唐寶董路這種小角色,被耍的團團轉。
  很快李叔便打完電話,臉色不太好看,貌似是被唐二爺罵了,也是碰到這種棘手的事情,李叔真不知道該怎么辦,剛剛他的自作主張,明顯被狠狠的打臉。
  “李叔,二爺說這事該怎么辦?”趙出息笑呵呵的問道,實際已經猜到事情的結果。
  李叔尷尬道“趙爺,事情二爺已經知道,二爺說,唐寶這事,他欠你個人情,改天登門拜訪謝罪,至于唐寶,二爺說全權交給你,趙爺想怎么辦怎么辦,就算是廢掉也行,不過二爺說,年輕人么,誰還沒犯點錯,所以希望趙爺能給唐寶次機會,至于趙爺叔叔這邊的損失,二爺愿意出五十萬補償”
  這話說的滴水不漏,姿態放得很低,最后又把主動權交給趙出息,如果趙出息真把唐寶弄殘弄廢,那就是不給唐云鶴面子,從另方面算是已經保住唐寶,趙出息心里暗罵老狐貍,臉上卻笑道“二爺說的是,年輕人么,應該給機會,我知道該怎么辦。賠多少錢倒無所謂,就是四五十歲的老人被兩個年輕人羞辱,要是沒個說法,心里肯定過不去,所以這事簡單,我帶他兩去醫院給我叔叔磕頭認個錯,這事就算過去,你問問二爺,怎么樣?”
  李叔心里終于松口氣,二爺的面子,趙出息算是給了。所以李叔直接道“二爺已經說了,趙爺怎么處理都行,所以,那就按趙爺說的辦”
  董路心里松口氣,唐寶則垂頭喪氣,今天的事是真的徹底打擊他了,挨打也就算了,可還得裝孫子。反抗?唐寶不傻,自己要再不識抬舉,那二伯也不會管自己,到時候,就真的遭了。
  “你們倆覺得怎么樣?”蔣開山冷哼道。
  董路和唐寶皆不說話,李叔瞅眼唐寶,這小子回去肯定會被二爺打殘,只能說活該,惹誰不好,惹上這個男人,何況人家身邊還有個**oss,就算是二爺,也不敢亂來。
  于是,趙出息和蔣開山帶著董路唐寶前往醫院,李叔司徒南跟著,顯然是不放心,至于茶樓其他人,也就散了。
  醫院病房里,當剛剛睡醒的陳平庸瞅見趙出息蔣開山帶著那晚毆打自己的兩個年輕人進病房后,瞬間便明白怎么回事,這兩個當時不可一世的年輕人此刻鼻青臉腫垂頭喪氣,跟落敗的公雞似的,哪還有半點囂張氣焰。
  跟著進病房的沒幾個人,就趙出息蔣開山周易曹宇李叔司徒南以及唐寶董路,趙出息直接問道“叔,是不是這兩個人那天晚上打傷你,砸了時光酒吧?”
  想到那天晚上的事,陳平庸臉上瞬間布滿怒氣。
  蔣開山惡狠狠瞪眼唐寶和董路,冷哼道“怎么做,還得我教你?”
  唐寶和董路雖說已經妥協,可現在下跪道歉,卻猶猶豫豫。
  蔣開山怒了,冷笑道“我數三下,你們要是還不照辦,好說,咱們重新說說這事該怎么辦,放心,這次沒有別人什么事,就你們和我的事,三,二……”
  蔣開山還沒數到一,董路和唐寶同時撲通一聲跪在地上。
  蔣開山沒好氣道“真特么給臉不要臉,公子哥混到你們這層次,也真丟人的,沒半點逼格,low逼”
  董路和唐寶哪敢反駁,趕緊回話道“叔,我們錯了,那天晚上是我們不對,我們求您原諒”
  這話很難啟齒,可董路和唐寶還是硬著頭皮說完。
  趙出息這時開口道“叔,他們愿意賠償酒吧的損失以及大家的醫藥費一共五十萬,現在也磕頭道歉了,你滿意么?”
  陳平庸嘆口氣,事情已經到這份上,自己的氣也出了,便不想再給趙出息蔣開山添麻煩,揮揮手,示意他們走吧。
  蔣開山冷哼道“滾”
  李叔客氣回話道“給趙爺添麻煩了”
  說完便帶著唐寶和董路離開病房,司徒南臨走時,和趙出息有個眼神交流,至于想表達什么,也就趙出息自己清楚。
  “叔,放心吧,以后這兩個小子不敢再惹事,要是有什么事,你直接給我打電話,我廢了他們”蔣開山呵呵笑道,他平時沒這么跋扈,除非有人逼他。
  陳平庸嘆氣道“也不知道該怎么感謝你們”
  “叔,都是自己人,別這么客氣”蔣開山淡淡說道。
  陳平庸有些唏噓感慨,至于趙出息和蔣開山怎么辦做到的,也懶得去想了。
  蔣開山和趙出息在病房待了半個小時,便一起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