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372 婆家人

沒有什么比裝逼被打臉更讓人舒服的事了,曹宇直到現在才明白,這是趙出息故意玩寶哥和那個董哥,難怪剛剛蔣開山不停給自己使眼色,示意自己不要擔憂,原來是這個意思。
  不過現在更讓曹宇驚嘆的是,比起那天晚上這幫人砸時光酒吧,打傷陳叔和他們,此刻趙出息蔣開山以及身邊這位普通卻不普通的大叔這特么才是打架,蔣開山就認準那裝逼最嚴重的董哥,而趙出息目標也簡單,就是這特么還敢給他要二十萬的寶哥。至于剩下那四個壯漢,曹宇還沒明白怎么回事,大叔已經瞬間撂翻四人,以一敵四,完全是獅子搏兔,這已經不是能打不能打的問題了,完全是彪悍。
  樓上的動靜很快便驚動下面的服務員,趙出息可不想讓這幫服務員閑的報警,確定寶哥已經毫無戰斗力后,趙出息便直接沖到樓下,至于怎么讓茶樓的人閉嘴,趙出息有的是辦法。趙出息剛下樓,六七個身材魁梧的北方漢子便沖進茶樓,這六七個北方爺們是趙出息安排好的人,瞅眼門口已經被他們撂翻的三個黃毛混混,趙出息冷哼道“你們三個,把他們給我弄到樓上去”
  同時又叮囑其余幾個人道“盯著這些服務員,別讓他們報警”
  六七個北方漢子都是王勝河專門挑選的打手,身手都絕對是一個干三個的,誰讓這是主子的事,王勝河可不希望出現什么差錯。于是,三個男人帶著剛剛在門口叫囂的黃毛小子們上樓,其余人守在一樓大廳。
  等到趙出息上樓后,二樓場面已經平靜下來,曹宇也已經回過神,趙出息對著曹宇笑意盎然道“出氣了?”
  此刻曹宇心里真是爽翻天,憋屈這么幾天,終于可以肆意發泄了。
  門口那三個黃毛小子,現在還沒回過神,他們剛才還以為那突然殺過來的六七個北方男人是寶哥的人,等他們被打倒在地的時候才回過神,麻痹不是友軍。現在上二樓后,再看見橫七豎躺在地上的眾人,黃毛小子們當場愣住,在他們眼里牛逼哄哄的寶哥以及董哥,居然被打的頭破血流的躺在地上,這世界***怎么了?
  蔣開山用板凳將董哥壓在地上,旁邊畫著濃妝的女人呆若木雞,嚇的不敢說話,蔣開山照著董哥臉上吐口口水道“你丫不是牛逼么?現在怎么不牛逼了,還學人家搜身,你特么是不是電影看多了”
  董哥眼神陰狠,臉上全是血,死死的盯著蔣開山,惡狠狠道“有本事弄死我,你要是弄不死我,等我出去,我覺對還回去”
  蔣開山懶得廢話,直接一腳踹在董哥肚子上,呵呵笑道“嘖嘖,居然還敢放狠話,勞資讓你丫再裝逼,告訴你,威脅我的人多了去,可勞資現在還活的好好的,不過你放心,我一定不會給你這個機會,肯定會讓你丫這輩子見到我都繞道走”
  董哥被蔣開山踹的如同一條死狗在地上呻吟著。
  寶哥倒是比董哥聰明,直接躺地上一動不動,他知道趙出息才是正主,所以等到趙出息再次上樓后,寶哥這才對著趙出息道“兄弟,能告訴我你混哪路的?這樣玩,你不怕玩火**”
  “這倒不是我想玩,是你非要讓我陪你玩,我不玩,這是不給你面子,至于是不是玩火**,那就要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趙出息蹲在地上,從兜里掏出紙巾,很是溫柔的擦著寶哥臉上的血,眼神卻讓人不寒而栗。
  二樓大廳其余四個壯漢以及那三個黃毛皆乖乖趴在地上,連屁都不敢放,出來混這么長時間,從來沒像今天吃這么大的虧,居然有人敢把寶哥和董哥不放在眼里,不禁開始猜測這幫人的背景。
  寶哥冷笑道“你確定要繼續玩下去?我不知道你有什么膽子敢玩,可我不得不提醒你,下次玩的時候,先查查對手的背景,別到時候作繭自縛”
  “居然知道作繭自縛這個成語”趙出息被莫名的逗樂,還真是不怕流氓會功夫,就怕流氓有文化。
  趙出息繼續笑道“那我也得提醒你,下次打人砸店的時候,最好也查查背景,別到時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趙出息底氣十足的話讓寶哥若有所思,顯然這幫人也是由背景的,至于什么背景,不清楚,難道是紅爺或者那個姓趙的男人的人?
  “不服氣?”趙出息瞅見寶哥憋屈的樣子,詢問道。
  寶哥實話實說道“不服,你們人多勢眾,有本事讓我喊援兵”
  趙出息也不啰嗦,直言道“行,反正都是在川渝混的,抬頭不見低頭見的,不讓你輸的心服口服,說不定回頭你又給我整幺蛾子,我又得揍你,麻煩,你不是要喊援兵么?”
  趙出息起身,挪開板凳,撇嘴道“給你十分鐘時間打電話,不管是玩黑的,玩白的,隨便喊人,我坐在這里不走,我要走,我就是你孫子”
  寶哥雖說心里有些震驚,可還是厚著臉皮打電話,因為他知道,他要不打電話,便很難離開這茶樓,寶哥掏出手機,冷笑道“你確定讓我打電話?”
  “打不打?”趙出息臉色微變道。
  寶哥怕是被趙出息打怕了,立刻拿著手機躲遠,不忘看眼董哥,兩人用眼神在交流,至于在交流什么,外人便不知道,不過寶哥并不擔心,他不信趙出息能玩過他,何況還有董哥在,董哥的背景比他大,吃了這么大的虧,能咽下去?
  趙出息任由他打電話,蔣開山把曹宇喊過去,笑呵呵道“曹宇,這里面有那晚揍你的牲口么?還認得出來么?要是認得出來”
  蔣開山從旁邊抽過來一個板凳,遞給曹宇道“那就狠狠的砸,不過別打臉哦,我們要低調”
  曹宇也不客氣,接過板凳,緩緩走到躺在地上那四個壯漢面前,那天晚上就是這四個***打的最兇,四個男人瞅見手里拿著板凳走過來的曹宇,不禁有些顫抖,可誰都沒敢廢話,今天挨多少打都得忍著,要是屈服了,回頭估計還得被寶哥揍。
  曹宇對著四個男人笑道“你們沒想到自己會有今天吧?”
  趙出息生怕他們反抗,使個眼色,自己這邊兩個男人便跟了過去。
  曹宇提起板凳便往地上的壯漢身上狠狠的砸下去,邊砸邊說道“這一板凳,是替陳叔砸的”
  緊接著又是一板凳。
  “這一板凳是替老楊砸的”
  就這樣,曹宇一板凳一板凳的往下砸,絲毫沒有停手的意思,要知道這茶樓的板凳可都是實木制的,四個男人被砸的叫喊聲不斷,誰也都不敢反抗,因為身邊有兩個被他們還要魁梧的男人盯著。四個男人的叫喊聲讓幾個黃毛小子不寒而栗,以為一會還要打他們,嚇的都開始打顫。
  蔣開山和趙出息不為所動,弱肉強食,這便是這個世界最基本的生存法則,出來混么,誰敢說一帆風順,連趙出息都是摸滾打爬才到今天這位置。
  打完電話的寶哥看著自己手下被打,卻無能為力,只能等一會自己的援軍趕到,找回場子。
  二十分鐘后,樓下趙出息的后下急匆匆跑上樓,皺眉道“主子,外面殺來幾車人,大概有二十個,我們要不要喊兄弟過來?”
  趙出息思索片刻道“先不用,你們退上來”
  趙出息生怕這幫人二話不說直接開打,那到時候肯定是自己的兄弟吃虧,他才不干這種蠢事。寶哥聽到這話,面露喜色,一直被壓在地上的董哥,氣焰開始回升,蔣開山看不慣,過去給兩人便是兩腳,罵道“草,不知道低調么?”
  很快,當樓下的三個兄弟便退上來,緊接著十幾個男人在最前面兩個長相相差很大的男人帶領下蜂擁而至,帶頭的男人瞅見眼前的場面,滿臉怒色喊道“誰打的唐寶?”
  說話的男人是個中年人,穿著身黑色西裝,略微發福,不過最引人矚目的是站在他旁邊的男人,長的實在是丑陋不堪,不得不讓人注意,趙出息在看見這男人后,微微皺眉,沒想到來的會是他。
  “是我”趙出息擲地有聲的喊道。
  寶哥這時有恃無恐道“李叔,快救我,就是這貨打的我”
  蔣開山二話不說,又是一拳,罵道“讓你丫跳”
  這一拳,直接把寶哥打翻在地。
  被寶哥喊李叔的中年男人瞅見這一幕,大怒,揮手便準備讓兄弟們上,他可不管對方是誰,大哥說了,不管是誰,都得把唐寶帶回去。
  就在男人準備揮手的時候,旁邊丑陋不堪的男人低頭在中年男人耳邊喃喃細語,中年男人臉色瞬變,他沒想到事情會這么棘手,看來事情不好辦了,特么的,唐寶怎么會惹到這個男人。
  趙出息風不動,知道司徒南已經告訴中年男人自己的身份,他倒要看看,他們怎么帶人走?
  李叔猶豫片刻,咬牙上前,苦笑道“沒想到會是趙爺”
  寶哥以及董哥都以為自己要得救,卻沒想到李叔居然對打他們的男人和顏悅色,還喊男人為趙爺,趙爺?聽到這個名字,寶哥和董哥終于知道,自己這次惹的是誰了,麻痹的,怎么會是他?
  “你是?”趙出息淺笑道。
  李叔客氣道“我是唐二爺的人,二爺讓我過來帶唐寶走,所以這事”
  “原來是二爺的人,那這事好辦,唐寶把我叔叔打進醫院,砸了我叔叔的酒吧,還把我朋友們打成重傷,這也就算了,他還讓我叔叔給他磕頭賠禮道歉,四十多歲的人,現在還在醫院躺著,你說誰欺負人?我就過來談談這事,沒想到唐寶還真厲害,開口給我要二十萬,李叔,我們都是出來混的,狗急還跳墻,何況是人呢,所以么,這事要是這么完了,我以后在成都怎么出門?”趙出息有理不怕勢來壓,一番話下來,直接把李叔帶人走的念頭打消。
  李叔瞪眼唐寶,又瞅眼跟唐寶走的近董路,這小子可是官二代,背景不小,要不要用董路壓一壓趙出息,如果這事辦的漂亮,回頭自然能在二爺面前加分不少。
  想到這,李叔自作主張道“趙爺,唐寶的事,我會給二爺說,不過,您能不能先把小董放了,小董的身份有些特殊,畢竟……”
  趙出息聽到李叔的話,正好驗證自己心里的猜測,那便是董哥的背景比唐寶要大,那這董哥到底是什么身份?同時,趙出息也有些微怒,顯然李叔是想要用董哥的身份壓自己,特么的。
  這時候,被打的七葷素的董路終于爆發道“不管你是誰,我爸一定不會饒了你”
  趙出息瞅眼董路,問道“那你說說,他是什么身份?”
  李叔淡淡一笑,沉聲道“他是董副市長的兒子”
  副市長的兒子?
  趙出息眼神陰晴不定,難怪這小子底氣十足,感情背景這么大,居然是副市長的兒子。
  沒等趙出息回神,旁邊的蔣開山終于忍不住,特么的,玩完黑的玩白的,真以為天老大你老二么,副市長很牛逼么?
  臉色不悅的蔣開山緩緩向前,冷笑道“拼爹?他爹是副市長,牛逼啊,那你知道我爹是誰么?”
  李叔一臉疑惑,不知道眼前這男人又是誰,難道比董路的背景還要大?
  蔣開山瞇著眼睛,一字一句道“勞資的爹,是成都軍區參謀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