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371 辭職

雖說有趙出息和蔣開山撐腰,可曹宇畢竟對兩人的*不清楚,要知道把時光酒吧砸掉,把陳叔和他打成重傷的那幫人連公安局都不敢怎么地,趙出息和蔣開山真能替時光酒吧找回場子?現如今時光酒吧可是整個九眼橋的笑話,誰讓以前時光酒吧生意太好,九眼橋其他酒吧老板都羨慕嫉妒恨,現在時光酒吧出事,這幫人都偷著樂呢。
  趙出息怎么可能打無準備的仗?王勝河派出去的人已經查清楚那天晚上砸時光酒吧的人屬于唐家兄弟那邊,好像是唐家兄弟下面某個叫寶哥的年輕人,據說是唐家兄弟的近親,也難怪如此的有恃無恐,唐家兄弟現在是譚鴻儒和趙出息皆想拉攏的對象,而他們坐而觀望,想要獲得最大利益,確實比較吃香。
  這家叫錦繡的茶樓離九眼橋這里不遠,走路過去十分鐘便到,趙出息沒帶其余人,就帶著曹宇蔣開山以及周易,有周易師叔在,那邊除非是芙蓉姐這種級別的高手,才有可能給自己帶來威脅,何況他和蔣開山都不是吃素的,蔣開山一個打兩個還是可以的。
  走到茶樓底下的時候,趙出息四人被幾個黃毛小子擋住,為首的走殺馬特路線的混混罵罵咧咧道“你們干什么的?今天這茶樓不營業,要喝茶去別的地方”
  趙出息對曹宇使個眼色,曹宇立馬上前笑呵呵道“哥們,我們是來給寶哥道歉的,寶哥知道這事,你信你問問”
  混混似乎已經被通知過,大聲嘲笑道“原來是你們這幫慫包啊,惹誰不好惹寶哥,活該被揍,要是我,我連你兩條腿也給打斷”
  被人如此羞辱,曹宇面露怒色,可還得賠著笑臉道“是是是,是我們不對,所以我們今天來給寶哥賠罪的”
  “滾上去吧,寶哥等著你們呢”混混笑罵道,周圍的幾個混混跟著笑起來。
  趙出息苦笑搖頭,真是年少輕狂不知社會黑暗,遲早會有吃虧的時候。蔣開山對于這種小混混嗤之以鼻,狗仗人勢的東西,看一眼都是侮辱眼睛。
  四人進茶樓,服務員告訴他們寶哥在二樓大廳,這棟茶樓總共有三層,樓下是收銀和休息區,二樓是茶座,三樓則是包廂。等到趙出息四個人剛上二樓,便被兩個能看到脖子紋身的壯漢攔住,曹宇連忙回話道“是寶哥讓我們來的,我們來給寶哥道歉”
  男人有模有樣學著黑幫大片里的保鏢,開始給趙出息幾個人搜身,瞅見這滑稽的一幕,趙出息和蔣開山差點忍不出笑出聲,這到底得多牛逼的大佬,還得搜身,唯獨曹宇被鎮住,愈發的擔心自己今天可能再被打一頓。
  當趙出息蔣開山他們走進二樓大廳后,立馬便瞅見坐在大廳床邊喝茶的兩個男人以及一個女人,兩個男人都看起來很年輕,估計也就二十四五歲的樣子,除此之外,算上樓梯口的兩個壯漢,大廳一共有四個壯漢,應該是這兩個男人的手下。
  喝茶的兩個男人,摟著妖艷女人的男人看起來有些玩世不恭,發型很潮,長的干干凈凈,耳朵上打著耳釘,摟著女人的手很不安分的在女人身上摩挲,至于另外個男人,留著短寸,眼睛很大,穿著單薄的長袖,脖子上掛著拇指粗的金項鏈,不過臉上看起來稍顯稚嫩。
  兩人不動聲色掃眼站在大廳的趙出息等人,似乎沒打算理會,繼續笑著聊天,聊的都是些八卦話題,趙出息居然還聽到他們說自己,好像自己被紅爺打的毫無反手之力,現在向唐家兄弟求救,唐家兄弟理都不理。聽到這,趙出息真想過去問問,哥們你這都從哪聽得。
  沒人搭理趙出息他們,趙出息只好問道“請問哪位是寶哥?”
  依舊沒人理趙出息。
  趙出息這次聲音更大了,幾乎是喊道“哪位是寶哥?”
  “你再喊一句試試,信不信我廢掉你”趙出息剛喊完,脖子上戴著金鏈子的男人便怒道。
  趙出息已經猜出,這位應該是寶哥,笑呵呵向前兩步道“想來您就是寶哥吧,寶哥好,我是小趙,今天特意給您賠禮道歉來的,前天發生在時光酒吧的事,實在是抱歉,真對不起,我回頭還罵我叔叔來著,真是給你們添麻煩”
  曹宇瞅見趙出息如此低聲下氣的樣子,大跌眼鏡,我們不是來找場子的么,怎么跟孫子似的?蔣開山知道趙出息已經開演,對曹宇使了個眼色,示意淡定,事情該怎么著,還怎么著。
  寶哥見趙出息如此人精,洋洋得意道“不錯,你小子倒是挺上道,不像你叔叔那么煞筆,怎么你叔叔沒來?”
  趙出息面如常色道“我叔叔還在醫院躺著,就該讓他吃點苦,誰讓他惹的寶哥”
  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寶哥本來今天就是想弄點小錢花,并沒想鬧事,客氣道“他倒是沒惹我,惹是我兄弟,惹我兄弟就是惹我,我必須打,不然以后出去怎么混”
  “請問寶哥的兄弟是?”趙出息嘿嘿笑道。
  寶哥瞅眼摟著女人**的男人道“這就是我兄弟,喊董哥便是”
  “董哥好,董哥真對不起,都是我叔叔不對,我替他向您賠禮道歉”趙出息放低姿態道。
  不過讓趙出息郁悶的是,人家連正眼都沒瞅他,繼續和自己女人**,嘖嘖,看來這小子要比寶哥的背景還大。
  趙出息沒覺得尷尬,直接入正題道“寶哥,您看這事該怎么解決,我叔叔年齡太大,何況現在還在醫院躺著,估計得養幾個月,酒吧的生意還得開,所以,您高抬貴手,得饒人處且饒人,至于其他,怎么都好說”
  寶哥和那位董哥相視一眼,便淡淡笑道“本來吧,董哥的意思是讓你叔叔必須磕頭道歉,這事才算完,不過我給董哥說了些好話,做人么得低調,也就不逼你們了,不過你們多少得出點血吧,不然我們面子上過不去,這樣吧,拿二十萬,這事就算兩清,以后你們繼續營業,有什么事也可以找我,我想沒幾個人不給我面子”
  低調,你們折算低調,勞資低你麻痹的調。
  “二十萬?”趙出息故意詫異道,沒等寶哥變臉,趙出息便笑道“二十萬真的可以么?”
  “你要想多給,我們不介意”寶哥一副看傻子的表情回道。
  趙出息高興道“寶哥說二十萬,那就二十萬,回頭我給寶哥送過來”
  “那就這樣,你們可以走了”寶哥心情倍爽的說道,輕輕松松拿二十萬,怎么不高興?本來他只是隨口開的價,等著趙出息還價,誰知道趙出息根本不還價,他心里早就樂開花。
  曹宇眼見事情已經結束,這顯然已經到最后,二十萬,特么的,還得賠二十萬,曹宇不禁有些委屈,二十多歲的小伙子眼睛瞬間微紅,本以為趙出息能找回面子,誰知道結果會是這樣,那趙出息為什么來之前那么牛逼哄哄,是不是被嚇住了。
  就在這時,趙出息剛剛嬉皮笑臉的樣子瞬間消失,臉色變的冰冷。
  寶哥瞅見趙出息沒走,皺眉道“你怎么還不走,難道還有什么事?”
  “寶哥,說完你和我叔叔的事,那現在來說說我叔叔和你的事”趙出息擲地有聲的說道。
  寶哥和那位董哥聽到這話,顯然已經明白,趙出息今天不是來道歉的,是來找茬的,冷笑道“明白了,鬧事?那你說,你想怎么著,我奉陪到底”
  董哥則盯著趙出息,一副這次非弄死你不可的樣子。
  趙出息一字一句道“我叔叔被打住院,我朋友被打成重傷,時光酒吧被砸,您不是要錢么,二十萬我給你,可你怎么打的我叔叔和我朋友,我們怎么還回去”
  蔣開山知道,正戲來了。
  曹宇聽到這話,一時沒反引過來,直接愣住。
  寶哥哈哈大笑道“居然有人敢在我面前放話,我倒要看看,你特么怎么換回去”
  “怎么還?”趙出息冷笑道“這么還”
  話音剛落,趙出息突然猛的一拳砸向寶哥的臉上,根本沒給寶哥反應的時間,這一拳他已經憋了很久,就差使出吃奶的勁,寶哥直接被一拳打翻在地,董哥的女人被嚇的尖叫起來,沒等董哥回過神,不遠處的蔣開山已經沖過來,蔣開山比趙出息狠,直接抄了身邊的板凳砸向董哥,大怒道“勞資忍你狗日的很久了,讓你狗日的裝逼”
  板凳扔過去,蔣開山的人跟著沖了過去,今天不把這兩個孫子揍到生活不能自理,這事絕不算玩。
  二樓寶哥四個小弟看來沒少見這種場面,反應迅速,毫不猶豫的沖向趙出息和蔣開山,可沒等他們沖過去,突然發現自己已經飛起來,沒錯,站在旁邊連半點存在感都沒有的周易師叔出手了,周易師叔出手,這四個小弟還有反抗的余地?
  只是眨眼時間,場面突變,所有人都忙碌起來,打的不亦樂乎,唯獨站在二樓大廳中央的曹宇一臉癡呆,那表情就差問一句,臥槽,這特么什么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