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364 同學聚會

嘭的一聲,這一腳勢大力沉,聲音如同驚雷,包廂里的幾個女人毫無防備,嚇的尖叫出聲,男人們則同時看向門口,只見七八個初冬卻穿著黑色短袖的大漢們絡繹不絕的進來,其中身體最魁梧的黑衣大漢罵罵咧咧道“都特么停下,是哪個不要命的打我兄弟?”
  大漢罵完,身旁的小弟已經將包廂的燈全部打開,同時關掉電視。趙出息臉色不悅,瞇著眼睛起身,林靜緊緊的抓住趙出息的手,生怕趙出息把自己交出去。包廂里其余人則面面相覷,根本不知道發生什么事?
  宋青瓷皺眉道“要不要打電話報警?”
  “不用,給王勝河打電話,讓他帶人過來”趙出息將手機默默交給宋青瓷,同時面不改色的走到眾位大漢的面前,臨危不懼。
  剛剛欺負林靜,被趙出息扔出去那位西裝革履的男人陰森森的說道“鐵哥,就是這孫子”
  趙出息已經走到最前面,劉醒龍蔡斌等人也起身趕過來,畢竟這里面還有幾個女人,真要打起來,也是城門失火殃及池魚,對他們不利,所以能何平解決問題最好,或許還會在宋青瓷面前加分不少。
  “是你打的我兄弟?”叫鐵哥的男人惡狠狠的說道,這男人身材高大魁梧,不像是成都本地人,聽著東北口音重,應該是東北那邊過來混的。
  趙出息客氣道“有人看見我打你朋友么?身上有傷么?他欺負我朋友,我還沒說什么,怎么現在到惡人先告狀了?”
  鐵哥見趙出息不僅不慌亂,而且還反駁自己,冷哼道“你朋友?誰是你朋友?就是那個小明星?我記得他是跟著我們一起來的,怎么現在成你朋友了,兄弟看來不上道啊”
  劉醒龍生怕事情鬧大,調解道“兄弟,怎么回事?有什么事我們坐下來慢慢說,都是出來玩的”
  “好好說?你算哪根蔥”鐵哥沒說話,旁邊的小弟指著劉醒龍罵罵咧咧道。
  劉醒龍被人指著鼻子罵,有些生氣道“都是出來玩的,彼此留點面子,我朋友可能有得罪的地方,我替他道歉,這樣吧,今晚你們那邊的開銷算我的,怎么樣?”
  “有兩個錢了不起?你覺得勞資像是差錢的人么,那這樣,你們的開銷算我的,你朋友今晚我得留下,他剛打我的時候,怎么沒這么牛氣?”被趙出息阻攔好事的男人冷笑道,他好歹身價數千萬,還缺這點小錢,他看重的可是林靜。
  林靜這時候挺身而出,固執道“鄭成強,這是我們之間的事,別牽扯我朋友”
  鄭成強便是被趙出息破壞好事的男人,鄭成強見林靜出面,心里竊喜道“林靜,現在事情可沒那么簡單了,你剛走的時候,就該想到后果,一個臭婊子,裝什么清純,不知道被多少男人上過,勞資看上你,那是你的榮幸,特么的你覺得你值八百萬么?”
  鄭成強如此羞辱林靜,林靜緊咬著下唇,卻沒有任何辦法,誰讓爸爸公司欠鄭成強那么多錢,短時間自己真湊不齊這么多錢,自己的存款早已經全部補貼給爸爸公司,現在自己怎么都拿不出這么多錢。
  趙出息轉身看向林靜道“你欠他錢?”
  林靜委屈的點頭。
  “八百萬?”趙出息皺眉道。
  林靜再次點頭。
  趙出息看向已經打完電話的宋青瓷,宋青瓷嘴角上揚不屑道“不就是八百萬么,我出”
  宋青瓷的話剛說完,劉醒龍蔡斌趙茹謝娜等人不禁震驚,隨隨便便出八百萬,宋青瓷到底有多錢?至于眼前的情況,他們大概已經明白,趙出息的朋友欠眼前這男人八百萬,而趙出息又打了這男人,現在人家是過來尋仇的。
  還好林靜站在比較偏,眾人只能看到林靜的背影,看不見長什么樣。
  鄭成強一臉猥瑣的看向宋青瓷,眼前這美女完全不輸于林靜,更重要是還是個富婆,鄭成強不禁嫉妒,好白菜都特么被豬拱了。
  “美女,錢肯定是要還的,不過現在不是錢的問題,而是他打了我,該怎么辦?”鄭成強指著趙出息玩味笑道。
  宋青瓷好笑道“那你想怎么辦?”
  鄭成強有些找死道“要么,你朋友被我們打一頓,要么,你和林靜陪我們喝酒,二選一,是不是啊,鐵哥”
  蔡斌有些看不下去,趙出息挨打不關他們事,可要欺負宋青瓷,他們可不答應,蔡斌向前兩步,皺眉道“朋友,沒必要這么不死不休吧,成都不大,出門抬頭不見低頭見的,就當交個朋友”
  鐵哥揮揮手道“交朋友?沒那個必要,何況這不是我的事,我也不欺負女人,簡單點來,你朋友打我朋友,那就讓我們還回去便是,這事就這么定了”
  “真要這么狠?”劉醒龍惱怒道,不管怎么樣,他們都是一起來的。
  鐵哥的小弟這時候威脅道“再特么啰嗦,連你們一起打”
  劉醒龍和蔡斌聽到這句話,不約而同的往后退,站在最后面的趙茹則一臉看戲,事不關己高高掛起,不管是趙出息被打,還是宋青瓷去陪酒,她都樂于見到,果真是婊子無情啊。唯獨謝娜的老公張潤圖毫不退縮的站在趙出息身邊,大有同進同退的意思。
  趙出息將林靜推給宋青瓷,示意宋青瓷以及謝娜往后退,這幫人擺明是來找事,打架誰怕誰?大不了自己掛點彩,可等自己的人趕來后,那就是加倍奉還,趙出息想來都是如此,絕不會讓自己在打架這種事上吃虧,至于讓宋青瓷和林靜陪酒息事寧人,完全沒考慮,因為不用。
  “你們確定要打我?”趙出息像個愣頭青似的說道。
  劉醒龍和蔡斌聽完便意識到不妙,不過事情已經這樣,他們也懶得管趙出息怎么樣,只要自己別跟著挨打便是。
  “草泥馬的,這么**,勞資弄死你”鐵哥的小弟聽到這話,二話不說便沖上來,直接拳頭奔趙出息面門而來。
  趙出息懶得廢話,側身躲過這一拳,迅速反擊,猛的一肘砸在男人的頭上,只是這一霎那,場面瞬間火爆起來,鐵哥背后剩下那四五個男人跟著沖向趙出息,張潤圖鼓足勇氣跟著迎上去,他是跆拳道教練,多少有點真本事,所以這才沒退縮,最重要的是,趙出息今晚給他沒少擋酒,要是這時候見死不救,那特么真的算不上爺們。
  只見趙出息和張潤圖配合默契,六個男人打他們兩個,也絲毫不落下風,根本沒吃什么虧,不過畢竟人少拳頭少,只是隨著場面愈發的混亂,身上還是挨了幾拳幾腳,劉醒龍和蔡斌則完全看熱鬧,根本沒打算插手,最終要的是,他們怕自己挨打。
  謝娜見老公挨打,有種不顧一切沖上去的沖動,宋青瓷緊拉著謝娜的胳膊,示意不要給男人添麻煩,瞅眼旁邊的劉醒龍和蔡斌,宋青瓷對兩人失望之極,這樣的同學,以后不聯系也罷。至于林靜,雙拳緊握緊咬下唇,紅著眼睛死死的盯著趙出息,又是這個男人,林靜已經不知道該怎么報答他。
  鐵哥見自己這邊六個人還制服不了那邊兩個人,不禁惱怒,還好剩下的幾個男人沒插手,不然事情真不好辦,罵了隔壁,看來還得自己出手,就在鐵哥準備動手的時候,包廂外面再次蜂擁而至近十個男人,不過大多數都穿著制服,應該是美度國際俱樂部的保安,畢竟這里事情已經鬧大,真要出事,他們也難逃其咎。
  “都特么給勞資住手”走在最前面穿著迷彩褲的男人大吼道,這聲音渾厚有力,愣是把所有人給鎮住,男人留著短發,身材比鐵哥還要夸張,爆發性的肌肉將衣服高高頂起。
  鐵哥在見到這男人后,趕緊大喊道“住手,都住手”
  正在跟趙出息張潤圖廝打的六個人趕緊住手,趙出息沒吃什么虧,就是后背挨了幾次黑拳,實戰經驗比較少的張潤圖卻沒他那么幸運,臉上已經出血。謝娜和宋青瓷連忙跑過來,謝娜拉著張潤圖的手,略帶哭腔道“老公,老公,你怎么樣,沒事吧,都流血了”
  鐵哥的手下已經回到鄭臣強他們身邊,兩幫人怒目相對,鄭成強則一臉不屑的盯著趙出息,你不是能打么,繼續啊,勞資這邊援軍來了,鐵哥則笑著對著帶頭的男人有些低聲下氣的喊道“二哥,你怎么來了?沒事,我這邊就是處理點小事”
  劉醒龍和蔡斌等人臉色突變,以為事情已經完了,沒想到再次趕來的居然還是他們的幫手,這下連張瑞圖都有些不淡定,一臉擔憂的看向趙出息,顯然在問,兄弟怎么辦,六個人咱兩能對付,這么多人可不行啊。
  趙出息淡淡搖頭,示意沒事。
  就在眾人都以為這是鐵哥以及鄭成強的幫手時,男人卻猛地一拳砸在鐵哥的臉上,緊接著一腳把鐵哥踹飛,鐵哥根本沒想到事情會這么樣,直接被踹倒在地。
  在場所有人都被這異變給愣住,唯獨趙出息和宋青瓷淡定,已經猜出男人應該是王勝河派來的。
  鄭成強也認識這位美度國際俱樂部的負責人,不解道“二哥,這是怎么了?”
  還沒等鄭成強說完,男人突然一耳光甩在他臉上,鄭臣強直接被打的眼冒金星鼻血橫流,可見男人這一巴掌的力度有多大。
  “誰剛動手的?都給我站出來?”男人擲地有聲的喊道,眼神充滿怒火。
  剛剛動手的六個男人面面相覷,猶豫幾秒后,最終不約而同的站出來。
  男人根本沒廢話,一揮手,后面的保安蜂擁而上,拿起保安棍,直接砸向六個男人,六個男人被一幫保安打的哭爹喊娘,卻根本不敢還手。比起剛剛打架的場面,這場面要更加的血腥。趙茹謝娜被嚇的臉色蒼白,林靜也被嚇的緊抱著宋青瓷不敢看,只見六個男人臉上頭上到處是血,劉醒龍和蔡斌已經被鎮住,這特么太慘了。
  這時候,趙出息終于看不下去,喊道“夠了”
  趙出息說完,男人便喊道“停”
  在場的人再傻,已經明白,這是趙出息的人。劉醒龍和蔡斌,不禁猜測趙出息的身份,這男人確定沒工作還得宋青瓷養?想到剛剛男人一個眼神,宋青瓷便敢掏八百萬,劉醒龍和蔡斌終于明白,這個趙出息不簡單,至于宋青瓷,也不是那個宋青瓷了。
  鐵哥和鄭成強完全傻眼,沒想到自己會惹到大人物,知道自己這次栽了。
  趙出息緩緩走到男人面前,男人立即低頭道“主子,我沒想到你會來美度,甘愿受罰”
  “美度是我們的場子?”趙出息皺眉問道,這個他還真不知道。
  男人點頭道“是的,美度一直都是我們的場子”
  “王勝河給你打的電話?”趙出息詢問道。
  男人再次點頭。
  “你是王勝河的人,還是賀元山那老東西的人?”因為趙出息記得,王勝河接手的是吳和平留下的爛攤子,黃土最近這段時間一直讓王勝河負責那邊,而成都市區的場子以及直營的酒吧夜總會都是由賀元山負責的。
  男人貌似有所顧忌,玩味道“算是賀老的人”
  這個算是,趙出息聽的很清楚,似乎已經明白意思,不再追問。
  趙出息沒理會鐵哥,而是走到鄭成強的面前,好笑道“還打我么?”
  “大哥,我錯了,我真錯了,我有眼不識泰山,您饒了我吧”鄭成強已經被剛剛的場面嚇傻,三十多歲的人屁滾尿流的求饒道。
  趙出息轉頭對著男人說道“拿個酒瓶過來”
  男人二話不說,便從桌上找來酒瓶,遞給趙出息。
  趙出息把玩著酒瓶,盯著鄭成強笑道“這一酒瓶下去,今晚的事就算過去,至于林靜的事,回頭我找人跟你聊,怎么樣?”
  “大哥,大爺”鄭成強嚇的面如土灰,就差抱著趙出息的腿。
  趙出息苦笑搖頭,毫無征兆的抬起胳膊,直起直落,酒瓶嘭的一聲砸在鄭成強的頭上,瞬間炸裂,趙茹和謝娜嚇的尖叫出聲。
  趙出息對著男人道“剩下的事情,交給你”
  “主子放心,我知道該怎么辦”男人沉聲回道。
  趙出息默默點頭,看向宋青瓷林靜等人道“我們走”
  于是,趙出息便帶著宋青瓷林靜以及謝娜和他老公張潤圖揚長而去,留下還沒回過神的劉醒龍蔡斌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