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363 誰為你出頭

一首歌唱完,紅了眼睛的宋青瓷看向趙出息笑的那樣的幸福,氣氛莫名的凝固住,趙出息有種沖上去吻宋青瓷的沖動,最終理智讓他還是忍住,劉醒龍滿臉失落,點燃根煙吞云吐霧,蔡斌看向趙出息若有所思,他不知道這個男人是如何讓宋青瓷愛的如此深沉,大學期間那么多男人都沒征服這座高山,卻被其貌不揚的趙出息拿下,難道說,他們都不如這個連工作都沒有,還得宋青瓷養著的男人?太過現實的蔡斌又怎么會知道,在愛情面前,哪有那么多理由?
  三個男人當中最低調的當屬吳克,吳克低頭沉默,不知在想什么,幾秒后,當宋青瓷回到趙出息身邊的時候,吳克起身走到點歌臺,鬼使神差的點了首陳奕迅的《好久不見》,直接頂到最前面隨即切歌。正在謝娜的帶領下給宋青瓷鼓掌的眾人看見吳克要唱《好久不見》,瞬間便明白什么意思,宋青瓷唱《矜持》是唱給趙出息聽,吳克唱《好久不見》卻是唱給宋青瓷。按道理來說,三個男人當中,最沉穩的是吳克,沒想到最終忍不住的卻也是吳克,為什么要唱,只有吳克自己明白。整晚沒說幾句話的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宋青瓷的身上,而宋青瓷卻很少看他,吳克不生氣,他覺得能見宋青瓷一面,已經知足。
  眾人看向趙出息,場面頗有些尷尬,趙出息緊握著宋青瓷的手,淺笑不語,他對此不忌諱,喜歡宋青瓷那是別人的權利,自己沒有辦法扼殺,何況吳克他們,比自己認識宋青瓷要早很久。陳奕迅的《好久不見》響起,吳克已經開始在唱,說實話,相比于剛剛的宋青瓷,吳克的歌聲實在不敢恭維,可這份勇氣,實在難得。
  如同宋青瓷深情看著趙出息那樣,此刻的吳克也是那么深情的看著宋青瓷,不知為何,宋青瓷有意躲避吳克的眼神,猶豫數秒后,最終還是選擇直面吳克,這也是她整晚第一次和吳克的眼神對視,她不清楚吳克為什么要這做,或許,是祭奠他們曾經差點走到一起的那段記憶吧。
  曾經,大學的美好時光,猶如昨日,卻白駒過隙。吳克不像蔡斌家里多少有點背景,也不像劉醒龍那樣白手起家,他出生于書香門第,喜歡讀書練字,所以經常和宋青瓷一起去圖書館,慢慢的日久生情,奈何宋青瓷有所顧忌,不愿意大學戀愛,吳克也有些羞澀,并沒有主動追求,所以這段感情便一直沒有開始,到最后宋青瓷生怕自己陷進感情當中,所以直接不聯系吳克。說實話,吳克也不喜歡同學聚會,他的性格偏靜,可是每次大學同學聚會他都參加,因為他就想見宋青瓷,奈何每一次,宋青瓷都不在,期望而來失望而歸,直到這次才滿足。在見到宋青瓷那一刻,吳克心中的火焰死灰復燃,他克制著自己的沖動,幻想過各種激動的場面,奈何宋青瓷對他早已沒有感覺,只是客氣的點頭后,便對他再無別的表示。整晚吳克都失魂落魄,直到趙出息的出現,吳克才知道為什么?
  那些青蔥歲月,已經一去不復返,那些曾經的人兒,如今也只活在記憶當中,五年時間,他在變,宋青瓷也在變,誰都不是誰的誰,誰也都不會站在原地等誰,每個人都在前行,都在偶遇,正如有些人已經結婚,有些人已經生孩子,有些人雖然還是單身,卻也不是曾經的那個他和她。
  所以,吳克在剛剛宋青瓷對著趙出息唱《矜持》的時候,已經想通一切,既然已經再無可能,那就徹底和過去說再見,讓他們活在記憶當中,或許是最好的選擇……
  趙出息已經感覺到宋青瓷和吳克之間異樣的味道,避免宋青瓷尷尬,趙出息笑著起身道“我去趟洗手間”
  宋青瓷以為趙出息誤會自己,連忙拉著趙出息的手,趙出息拍拍宋青瓷的手背,笑著搖頭。宋青瓷這才防守,任由趙出息離開。其他人對于趙出息的離開,卻各有想法,劉醒龍輕笑,他到樂于見到趙出息和宋青瓷不和,這樣他才能有機會,說實話,宋青瓷這樣的女人,真的很適合結婚,出門應酬絕對是給自己掙面的媳婦。瞅眼臺上的吳克,劉醒龍輕笑,他倒是聽說過當年吳克和宋青瓷之間的事,本以為是大家開玩笑,現在看來,可能真有其事,不過吳克拿什么和自己爭?
  趙出息去洗手間,是真的尿急,喝那么多酒,上洗手間也算正常。
  對于宋青瓷的過去,趙出息沒心思去想那么多,他本和宋青瓷關系便不清不楚,又有什么資格去管宋青瓷的過去,如果自己真是宋青瓷的男朋友,那趙出息多少會關心點,只是可惜他兩這關系,想到這,趙出息不禁苦笑。
  從洗手間出來,趙出息抽根煙后才打算離開,路過走廊的時候瞅見拐角地方有一對情侶正在曖昧,或許是兩人酒精上頭,**來了,這才絲毫不顧及場合,趙出息饒有興趣的盯著看了幾秒,不過并沒有看見女人的樣子,女人的身材倒是不錯,緊繃的牛仔褲很有味道,只是好像女人很不情愿的在反抗,就在趙出息準備離開的時候,卻聽見女人微乎其微喊道“救我”
  趙出息下意識轉頭,這次正好看清女人的容貌,瞬間給愣住,因為這個女人他認識,趙出息沒想到這么快會遇見她,不是叮囑過她,不要單獨出來喝酒么?趙出息微怒,如此不聽話,還是本來就是這種放縱自己的本性?
  沒錯,這個女人便是趙出息上次碰巧救過的林靜,難怪趙出息會生氣。
  趙出息緩緩走到兩人身邊,二話不說,一把抓起男人肩膀,直接給扔出去。
  男人踉踉蹌蹌的摔倒,林靜略帶哭腔,等到她抬頭看清救自己的男人是誰后,林靜再也忍不住,捂著嘴,委屈的淚流滿面。
  趙出息沒理會哭泣的林靜,只是冷哼道“我不是叮囑過你,女人么,獨自出來喝酒終歸不是什么好事,更何況是喝醉?”
  “不是你想的那樣”林靜盯著趙出息,知道趙出息誤會自己,帶著哭腔林靜堅強的讓人心疼的說道。
  趙出息若有所思,沒等他思索林靜這話什么意思時,剛剛被他撂趴下的男人的已經起來,西裝革履人模狗樣,顯然喝的有點多,罵罵咧咧道“你特么誰啊,找死是不是?”
  趙出息懶得搭理這種酒鬼,拉起林靜的胳膊道“走”
  林靜知道自己不敢再留在這里,順從跟著趙出息離開,如果留下來,眼前這男人很可能欺負她,今晚她鼓起很大勇氣見這個男人,來之前想過可能出現的情況,卻沒想到這男人如此的**裸,明確告訴自己,只要自己陪他一月,爸爸欠他的債便一筆勾銷,林靜怎么可能如此作踐自己,所以她一直堅守底線,沒想到自己出來去洗手間,男人便跟著出來,強行把自己拉到這個拐角。
  林靜要走,男人卻突然大怒道“林靜,你裝什么清純,你們這些小明星,我又不是沒遇到過,只要你敢走,你就等著替你爸收尸吧”
  林靜下意識的停下腳步,他知道這個男人有黑社會的背景,如果爸爸還不了錢,真有可能出事。
  趙出息眼神不屑,這年頭,是人不是人的口氣都這么大,真以為自己是紅爺或者唐家兄弟?
  “走還是不走?”趙出息見林靜停下,皺眉道。
  林靜微微搖頭道“我不能走”
  趙出息冷哼道“我再問一遍,走還是不走,天塌不下來”
  趙出息心里已經倒數三個數,如果林靜選擇留下,那他真的什么也不管,任由她自生自滅,以這男人對她的意思,今晚她難逃一劫。就在趙出息已經選擇松手的時候,林靜終于選擇跟著他離開,只留下后面男人大聲喊道“林靜,你特么別后悔”
  當趙出息帶著林靜回到自己這幫人所在的包廂時,眾人都頗為意外,林靜有意低著頭,怕被別人認出來,趙出息坐下后笑著說道“遇到一朋友,過來聊會”
  有了這個解釋,眾人便不再糾結。臺上,吳克已經唱完好久不見,下來后端著酒杯敬宋青瓷,四目交織,感慨萬分道“青瓷,祝你幸福”
  宋青瓷微笑道“會的,謝謝”
  宋青瓷說完,吳克一飲而盡,他們故事,便從此刻結束。
  今晚吳克已經喝太多酒,所以喝完后,吳克便直接去洗手間。宋青瓷這才連忙回到趙出息身邊,趙出息知道林靜顧慮什么,所以拉著林靜坐在最邊上,宋青瓷沒去猜趙出息和這個女人的關系,只是關心道“怎么回事?”
  “林靜,我朋友,今晚也在這里,剛出點事,湊巧我碰上”趙出息解釋道。
  正好林靜這時候抬起頭,雖說已經擦干眼淚,可哭過的痕跡誰都能看出來,宋青瓷一眼便認出林靜,小聲驚呼道“我認識你,那個明星林靜?”
  趙出息默默點頭,算是告訴宋青瓷,這個林靜,正是那個林靜。
  趙出息生怕那幫人到時候過來鬧事,畢竟自己這邊勢單力薄,所以趙出息果斷說道“青瓷,時間差不多了,我們該走了”
  宋青瓷知道趙出息的意思,起身道“我這就去給他們說”
  就在宋青瓷剛剛起身的時候,包廂的門卻被人嘭的一腳踹開,趙出息瞅見帶頭的男人便是剛剛欺負林靜的男人,不禁罵道,特么的,看來走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