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8)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8)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8)     

混世刁民361 有意思

宋青瓷他們大學同學聚會安排在順城大街上的麗思卡爾頓大酒店,這個屬于萬豪系的五星豪華酒店這幾年和萬豪旗下其他酒店以及其余國際酒店品牌在國內的擴張力度越來越大,中國這個剛剛成熟的市場已經成為他們必爭之地,成都作為西部第一城市,自然也不例外。
  趙出息驅車趕往往麗思卡爾頓的時候,宋青瓷他們的同學聚會已經開始,其中的土豪同學定下麗思卡爾頓26樓麗軒中餐廳的某間包廂,說是大學同學聚會,其實能來的并沒有幾個人,當年他們班不過三十個同學,大多數還在外地,家在成都或者四川以及后來留在這里的人并不多,再加上有些人因為混的不好不愿意來參加同學聚會,也有像先前宋青瓷這種比較忙的,因此今天算上帶男朋友女朋友的也不過十三個人,正好坐滿一桌。
  宋青瓷大學其實并沒有要好的同學,除過宿舍幾個舍友目前還有聯系,大學班里還聯系的同學屈指可數,有些只不過是逢年過年發短信問候下而已,平時并不走動。大多數人的大學生涯和宋青瓷差不多,除過宿舍好友,很難再交到知心朋友,有那么一兩個的話,已經算是萬幸。從小學到大學,很多人關系莫逆的死黨朋友兄弟閨蜜,都是在初高中期間認識的,這個階段的學生不像小學那么朦朧幼稚無知,又不像大學那樣浮華市儈庸俗。宋青瓷關系不錯的朋友,也都是在初高中時候認識的,至于她后來去人大讀研究生認識的同學,卻都是生意場上和工作往來,沒有什么私交。
  宋青瓷大學本科畢業到現在已經五年時間,這期間大學同學幾次聚會皆邀請她,奈何宋青瓷的心思一直都在西蜀集團上,加上和大學同學并沒什么感情,所以前幾次都委婉的拒絕,這次某個在燕京混的風生水起的同學主導聚會,數位大學同學三番五次邀請,宋青瓷再三猶豫后,最終答應參加。畢竟都是同窗四年的同學,多少還有些感情,何況別人每次聚會都喊自己,宋青瓷要是再拒絕,難免有人不近人情,讓人覺得太過高冷,以后大學同學之間的感情估計再難維系。
  宋青瓷不想參加同學聚會還有一個原因,便是大多大學同學都已經結婚,有些更是已經有孩子,而自己到目前為止依舊單身,難免會讓人亂猜忌說閑話,最重要一點她怕那些未婚單身的同學纏著自己,這不是宋青瓷自戀,而是事實。
  麗思卡爾頓麗軒中餐廳包廂里,宋青瓷大學同學坐滿一桌,菜已上齊,酒也都是動輒數千的好酒,大家好久不見,有說有笑好不熱鬧。大多數同學聚會,難免會淪為炫富聚會,有些混的不好的同學所以不愿意來,生怕被同學笑話瞧不起,所以很多同學聚會都是那些混的好的同學發起的。其實大多數人的出發點,只不過是想回憶回憶當年的大學青蔥歲月,再聯絡聯絡感情,畢竟能在一起讀完四年大學,這也是緣分。
  宋青瓷在座的這幫同學里,帶著男女朋友或者老婆老公來的沒幾個人,除過宋青瓷只有三個同學是帶著伴侶來的,至于這伴侶什么身份,各有不同。坐在宋青瓷旁邊那位少婦姐姐,則是帶著自己新交的男朋友,少婦笑起來風情萬種,和宋青瓷完全是兩種味道,只是整晚的焦點都在宋青瓷以及其余兩位男同學身上,少婦使出渾身解數想要搶宋青瓷的風頭,卻總是鎩羽而歸。
  “話說青瓷當年可是我們學校的風云人物,學生會部長,班里的班花,院里的院花,學校也排在前面,追青瓷的男生估計能有個加強連,在座的你們別說沒有想法,我本以為青瓷現在已經結婚生孩子了,沒想到青瓷還是單身啊,青瓷,說說你到底什么想法,是不想結婚呢,還是另有隱情啊”少婦叫趙茹,這張嘴如今經過社會的歷練變的尖酸刻薄,女人么,隨著年齡也變的愈發的世俗,趙茹便是最典型的例子。這話里有話的話,讓在座的同學瞬間把話題和焦點轉移到了整晚不怎么說話,只是偶爾吃菜喝酒的宋青瓷身上。
  宋青瓷根本沒聽見她說的話,趙茹當年便和她不怎么感冒,這同學聚會自然會刁難她,宋青瓷也懶得理會,就當是工作應酬敷衍過去便是。她現在整個人的心思都在趙出息的身上,趙出息接電話的時候臉色不怎么好看,雖說告訴自己沒事,可宋青瓷知道這男人習慣自己解決所有事,就算是天塌下來也不可能告訴她,所以才擔憂到底發生什么事,至于能不能來這里,她已經不在乎。
  宋青瓷心不在焉,坐在宋青瓷旁邊那個溫文爾雅的男人低聲提醒道“青瓷,青瓷,你怎么了?”
  宋青瓷旁邊這個男人便是這次聚會的主角,這次聚會也是由他發起的,男人穿著灰色的襯衫,估計經常去健身房鍛煉,身材絕對是那種能讓女人尖叫的款型,反正整晚趙茹都沒少給他暗送秋波,最重要的是這男人聽說在燕京已經身價數億,大學畢業短短幾年能打拼出如此一番事業,可見本事不小。
  “啊,怎么了?”宋青瓷回過神,這才注意到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她的身上,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趙茹陰陽怪氣道“班花就是班花,人家根本不在乎我們,難怪幾次聚會都喊不來,這架子,嘖嘖”
  宋青瓷懶得和她斤斤計較,苦笑道“不好意思,剛有些走神”
  宋青瓷旁邊的男人叫劉醒龍,名字很是霸氣,舉手投足算是在場男人中的佼佼者,也就另外一個聽說現在走仕途的男人能夠比得上,其余男人都稍差點。劉醒龍笑著解圍道“趙茹問你到現在怎么還不結婚,是不想結婚,還是有別的原因,你看在座的,也就我們幾個還是單身,其余都是雙宿雙飛,讓人羨慕”
  “結婚?趙茹不也沒結婚么?不過她身邊的男朋友倒是經常換”宋青瓷不動生色的回道。
  宋青瓷這話誰都能聽出意思,明顯是在反駁趙茹,趙茹差點惱羞成怒,惡狠狠道“你”
  不過下一秒便不怒反笑,真要被宋青瓷激怒,她便落了下風,趙茹淺笑道“大家都是成年人,女人么,需要男人滋潤這是正常的,難道你不需要,你不是說帶男朋友來么,怎么到現在都沒來,還是舍不得讓他出來見我們,或者是瞧不起我們這些老同學?”
  “趙茹,青瓷都說男朋友有點事,可能晚點到,你那么著急想見,不怕你旁邊那位吃醋?”坐在宋青瓷對面姿色平平的女人見趙茹對宋青瓷咄咄緊逼,忍不住幫宋青瓷道,她大學期間和宋青瓷關系好不錯,至少宋青瓷幫過她幾次忙。
  趙茹瞥眼旁邊這位在夜店認識的男人,兩人已經在一起兩個月,男人早已被自己迷的神魂顛倒,趙茹不怕他多想,大不了分手,這世界離了誰,難道還活不了。趙茹身邊的男人其實也不是什么好東西,整晚沒少偷瞄宋青瓷,這樣的氣質御姐,根本不是趙茹這種風塵女人能夠相提并論的。
  “他才不會吃醋呢”趙茹洋洋得意道。
  這時那位走仕途的男人有些看不下去,反正他是見不得趙茹,這女人跟狗皮膏藥似的,見誰都想勾搭,他沒少吃苦,看向劉醒龍端起酒杯道“醒龍,好久不見,這次得多喝兩杯,以后到燕京,你可別不接待”
  劉醒龍樂呵道“蔡斌,這話我可不喜歡聽,你現在都是蔡主任了,你說我敢不接待么?”
  “二位這你唱我和的,我可看不下去了啊,還是來來來喝酒,都是同學,社會上那套我們就別帶進來,不然容易變味”這時,在座另外一位焦點人物笑哈哈的打趣道。
  氣氛被三個男人瞬間緩解,大家再次笑著聊起來。
  宋青瓷和大家沒什么走動,所以沒人知道宋青瓷現在是干什么的,再者西蜀集團的曝光率不高,畢竟牽扯到不光彩的一幕,所以簡姨對輿論一直刻意控制,至少川渝地區,沒什么報紙雜志敢惹簡姨,所以在座的,對宋青瓷的具體情況都不清楚。
  “青瓷,怎么,他還不來?”經過慢熱的開場,這會大家都已經開始找熟悉的人聊天喝酒,劉醒龍笑著問道宋青瓷,正如趙茹所說的,在座的有誰對宋青瓷不感興趣?宋青瓷這穿著,這氣質,比起當年大學時期的稚嫩,已經不可同曰而語。當年大學期間,追宋青瓷的人不少,劉醒龍以及對面那位走仕途的男人也是其中之一,班里對宋青瓷大獻殷勤的人太多,奈何宋青瓷貌似對感情不感興趣,知道畢業都沒男朋友,慢慢的感情淡了,慢慢的不怎么聯系,上個月劉醒龍聽說宋青瓷還是單身,這才組織這次成都同學聚會,點名讓大家喊宋青瓷來,最終如愿以償。
  宋青瓷淺笑道“本來要一起來,中途他有點事,不知道現在處理的怎么樣,可能一會來,可能來不了,我也不知道”
  “沒事,先忙自己的事”劉醒龍呵呵笑道,他倒不認為宋青瓷真有男朋友,覺得宋青瓷這更像是托詞,不然那幫人能說宋青瓷沒男朋友,要是真有男朋友,劉醒龍回頭非得罵死那幾個,真是豬隊友。
  蔡斌這時開口道“青瓷,畢業后你一直不跟大家聯系,不是我說你,這有些不對啊”
  “本科畢業去人大讀研,后來回成都工作后太忙,丟過兩次手機,手機號都丟失了,只有幾個人的,qq上也沒幾個好友,總之是我的不對,我自罰一杯”宋青瓷也覺得自己以前做的不對,這都是趙出息開導她的,同學么,一輩子也就認識那么些人,越走越少,能珍惜便珍惜,總不能讓自己變成孤家寡人。
  說完,宋青瓷便端起紅酒杯,一飲而盡,今晚她已經喝的不少,這會臉上都有些紅暈,充滿誘惑。
  謝娜便是幫宋青瓷說話那個女人,他是帶著老公來的,偶爾還能見宋青瓷,謝娜生怕宋青瓷喝多,擔憂道“青瓷,少喝點,這幫人還吵著有下半場,你可別給他們機會”
  謝娜這無傷大雅的玩笑,立刻讓在座的男人笑起來。
  蔡斌呵呵道“那這次,你都見到大家了,回頭把手機號留著,都在成都,以后多聯系,一些小忙,大家也都能互相幫襯”
  走仕途的蔡斌,比較沉穩,說話也有分寸。
  趙茹滿臉不屑,顯然覺得又被宋青瓷搶了風頭。
  聚會繼續進行,已經快要結束。
  就在宋青瓷準備找借口去洗手間給趙出息打電話的時候,趙出息終于趕到麗思卡爾頓,先前宋青瓷便說過具體地址,所以趙出息直奔麗軒中餐廳包廂,當趙出息在服務員的帶領下推門而入后,眾人眼神瞬間聚集道門口,趙出息緩緩走向眾人,面帶笑意,眼神柔和,不卑不亢。
  眾人都在猜測趙出息的身份,有些人已經想到可能姓,臉色瞬間便的不怎么好看。
  宋青瓷抿嘴起身,劉醒龍整晚都沒見過宋青瓷笑的如此好看過,他心里卻愈發的失落。
  當趙出息走到宋青瓷身邊,宋青瓷小鳥依人般的摟著趙出息的胳膊,趙出息微微點頭道“不好意思啊,來晚了,路上有些事耽擱了,我先自罰三杯”
  趙出息連自我介紹都沒有,不過大家兩人如此親昵的樣子,已經看出是什么關系。
  宋青瓷一杯一杯的倒酒,趙出息一杯一杯的喝酒,在座沒人說話,面面相覷,都只是盯著趙出息和宋青瓷看。劉醒龍玩味笑起來,看向蔡斌,兩人相視幾眼,已經知道今晚該怎么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