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4)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4)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4)     

混世刁民360 全民公敵

第三百六十八章出頭
  陳平庸被人打了?
  這個消息讓趙出息眼神瞬間陰暗起來,事情要是鬧的不大,曹宇也不可能如此著急的給自己打電話,有人敢打陳平庸,還打的住進醫院,趙出息到想要看看,誰特么膽子這么大?對于陳平庸,趙出息無話可說,要不是這個在火車上偶遇的中年大叔幫忙,自己剛來成都那會,又怎么可能在那么短的時間里站穩腳跟,調整好狀態?
  陳平庸讓他在時光酒吧上班,更是讓他住在自己家里,從各個方面照顧他,要知道,那會是他人生當中最黑暗的時候,剛從西安狼狽逃到成都,誰也不認識,舉目無親,不管是生活上還是心理上,整個人無比的失落,大有自暴自棄的可能性。是陳平庸安琪他們陪著自己慢慢走出低谷,生活重新恢復正軌。
  所以,陳平庸對趙出息的大恩大德,趙出息沒齒難忘,不能忘也不敢忘,雖然陳平庸絲毫不求回報,可趙出息明白滴水之恩應當涌泉相報,只要陳平庸需要幫忙,自己絕對會竭盡全力,不計代價的幫他,如果有人欺負他,趙出息也絕對是第一個不答應。
  沒過多久,趙出息便已經到陳平庸所在的解放軍第四五二醫院,曹宇在電話里已經告訴趙出息陳平庸所在的病房,趙出息直奔病房而去。在病房門口,趙出息正好碰見剛剛拿完藥回來的曹宇,曹宇瞅見趙出息以后,終于算是有些底氣,更有些委屈,曹宇胳膊上纏著繃帶,顯然胳膊已經骨折,臉上還有些輕傷,能看見淤青,連走路都有些瘸。
  趙出息看見曹宇如此模樣,臉色愈發的難看,連曹宇都受這么重的傷,那陳平庸呢?又是什么人下這么狠的手?
  “曹宇,怎么回事?”趙出息盯著曹宇,咬牙道。
  曹宇紅著眼睛,一時激動的說不出話,出這么大的事,他不知道給誰打電話,也不知道誰能幫上忙,他手機里只有趙出息的號,雖然不知道趙出息現在干什么,可想到趙出息和二胖彪悍的武力以及趙出息跟陳平庸的關系,曹宇只好試試。
  不過陳平庸卻不讓曹宇給趙出息打電話,他不想把趙出息牽扯進來,可是想到那幫人絲毫沒打算停手的意思,曹宇無奈只好背著陳平庸給趙出息打電話。
  趙出息拍著曹宇的肩膀,安慰著曹宇,他并不著急,他有足夠的耐心來處理這件事,趙出息沉聲道“曹宇,放心,不管出多大的事,不管是誰,我都會給你們找個說法”
  曹宇忍不住的點頭,從小到大,雖說經常打架,可他還沒被誰打的這么慘過,哪能不委屈?
  幾分鐘過后,曹宇終于恢復平靜,趙出息這才說道“現在給我說說怎么回事?”
  曹宇見趙出息底氣十足,終于將昨天晚上時光酒吧發生的事情緩緩說出來,趙出息越聽眉頭越皺,當聽到等到凌晨兩點時光酒吧準備打烊,那兩個男人突然帶著十多個人沖進時光酒吧打砸,更是圍毆陳平庸后,趙出息的雙拳已經緊握。時光酒吧當場被砸的稀巴爛,還好陳平庸平時對酒吧服務員們很好,當時店里剩下的幾個服務員都沒退縮,毫不猶豫的沖了上去,要不然陳平庸昨晚真有可能被廢掉,事后陳平庸重傷,店里幾個服務員都受些輕傷。幸好外面有人大喊警察來了,這幫人才急忙離開。不過這幫人離開的時候,帶頭的兩個男人卻放話這事沒完,陳平庸要是不給他們當面磕頭認錯,以后這酒吧就別想開了,見一次打一次,開一次砸一次。
  曹宇說完以后,趙出息嘴角泛起絲絲冷笑,事情的起因僅僅只是因為兩個男人欺負時光酒吧里某位經常來玩的美女,這美女和他們應該有感情糾紛,男人一氣之下煽了女人一耳光,更是喋喋不休的想打女人,因為是熟人,陳平庸自然看不下去,出面阻攔,有些肢體上的沖突,這才找來報復。
  趙出息皺眉道“有沒有報警?”
  曹宇搖頭苦笑道“報警了,不過警察的態度實在不敢恭維,根本沒上心,聽瑤瑤說,那兩個人的背景不簡單,事后應該已經給警察打過招呼,她說這事估計最后真得陳叔道歉才算結束,她也在求那兩個男人。不過我看是沒戲,她也不過是說說而已,哪敢惹那兩個男人”
  趙出息低聲道“哦,背景很大,連警察這邊都打過招呼,挺有意思”
  “出息,你認識什么人不,陳叔不是說你現在混的挺好,這次事情不小,陳叔對你不薄,你能幫陳叔盡量得幫”曹宇生怕趙出息因為怕得罪那兩個男人而不插手,畢竟現在能幫陳平庸的人不多,除非陳平庸自己找自己的朋友解決問題。
  趙出息苦笑道“曹宇,放心,沒事,你好好養傷就是,我剛不是說過,不管出多大的事,不管是誰,我都會給你們找個說法。你讓兄弟們也好好養傷,回頭我給你點錢,給兄弟們平分下去,畢竟是因為陳叔受傷,咱們不能虧待大家,至于時光酒吧,這幾天就先關門停業吧,事情解決以后再說。”
  “好,我聽你安排”畢竟趙出息和陳平庸關系跟近,曹宇識趣聽從趙出息的安排。
  趙出息默默點頭,又關心道“你的傷怎么樣?沒事吧”
  曹宇呵呵笑道“我沒事,男人么,這點傷不算什么,就是胳膊估計得好好養斷時間”
  趙出息拍了拍曹宇肩膀笑道“純爺們,得事情處理完,我們好好喝兩杯”
  曹宇笑著點頭。
  趙出息笑道“不多說,我進去看看陳叔”
  病房里,陳平庸正望著窗外發呆,他怎么都沒想到昨晚只是幫著店里熟客多說兩句話,便卻遭來如此橫禍,酒吧被砸,自己和店里多名服務員被打,現在更是躺在病床上。陳平庸不想惹事,可是現在那邊還讓他磕頭認錯,狗急還會跳墻,何況是人呢?陳平庸四十多歲的男人,能沒點脾氣和火氣?
  就在陳平庸思考該找誰來解決這件事的時候,曹宇帶著趙出息緩緩走進病房,陳平庸下意識轉頭,卻沒想到是趙出息,瞬間便明白肯定是曹宇偷偷給趙出息打電話,陳平庸有些尷尬,柔弱道“出息,你怎么來了?”
  趙出息有些不高興道“叔,出這么大的事,你還不想讓我知道,難道把我當外人?”
  陳平庸瞪眼曹宇,曹宇樂呵把藥放下,陳平庸搖頭苦嘆道“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不想麻煩你,讓你跟著操心,沒多大的事,我自己想幫法解決便是”
  “你都躺病床上了,這事還不算大?那你說,多大的事才算大?”趙出息冷哼道,陳平庸顯然說話都有氣無力,趙出息心里愈發的惱火。
  趙出息的話,讓陳平庸一時不知道怎么回答。
  趙出息轉而看向曹宇道“醫生怎么說的?”
  曹宇嘆氣道“腦震蕩,肋骨斷了兩根,肩膀傷的有些重,還有腿上骨頭有點損傷”
  “這就是你說的沒多大事?”聽完曹宇的話,趙出息冰著臉問道,他沒想到會受這么重的傷,完全是出乎意外。
  陳平庸苦笑道“可能是流年不利吧”
  趙出息見陳平庸身體如此虛弱,不忍再質問他,只好試探性問道“叔,聽曹宇說,那邊還打算沒完沒了,這事你打算怎么辦?”
  陳平庸皺眉回道“對方的背景不小,我先找朋友查查底細,如果背景真的很大,我只能讓朋友想辦法拉上關系,盡量緩解,我也不想惹事,畢竟以后還要在成都生活,如果背景不大,朋友能解決,就讓他們給我賠點錢道個歉算了”
  “你還真是好脾氣”趙出息無奈道。
  陳平庸不想讓事情鬧大,嘆氣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息事寧人算了”
  趙出息繼續道“那如果對方緊追不放,非要讓你下跪道歉呢?”
  陳平庸沉默良久,一時語塞,如果真是這種情況,他也不知道怎么辦。
  趙出息有些后悔問這么多,畢竟陳叔現在是病人,得靜養,只好說道“叔,別想了,這事交給我辦就行”
  “交給你?”陳平庸疑惑道。
  趙出息知道陳平庸擔心,笑道“你那邊找人,我這邊也找人,只要解決問題就行”
  陳平庸知道自己再和趙出息客氣,趙出息肯定會生氣,只能說道“出息,謝謝了”
  趙出息呵呵笑著,心里卻已經堅定,這次無論如何,他都得幫陳平庸找回面子。
  下跪道歉?罵了隔壁,真把自己當人物了。
  在病房待了約莫半小時后,趙出息這才離開,臨走時已經安排好一切,陳平庸不打算讓親人知道跟著擔心,所以也沒親人照顧她,趙出息便打電話讓別人安排兩個保姆過來照顧陳平庸,同時為避免那幫人過來找麻煩,趙出息讓王勝河安排兩個身手不錯的手下來醫院盯著。至于有急事,曹宇也會給自己打電話。
  安排好這些事情后,趙出息這才趕往宋青瓷那邊,生怕宋青瓷生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