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4)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4)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4)     

混世刁民36 快了快了


  第三十二章找茬
  對于服務行業來說,過年前的生意最為火爆,忙碌整整一年,拿到年終獎后的人們都可以盡情揮霍和瀟灑,嬉皮笑臉的男人似乎也差不多,能開得起二三十萬的大眾帕薩特,那來山水情消費對他來說也不過是小菜一碟,畢竟數百大洋的支出不是一般普通工薪階層能消費的起,除非是手頭寬裕幾個月才偷腥一次。
  男人圓臉短發,慈眉善目彌勒佛類型,整張臉很喜慶,他不像傻子二胖那種笑的時候驚艷,不笑的時候像尊門神,他是那種不笑你看著他都像是在笑,天生笑臉。男人身高不高,看起來有些偏瘦,停好帕薩特發了會牢騷后,這才哼著歌向著山水情而去,要是仔細聽男人哼的歌后,肯定會捧腹大笑,這貨還真和他的外表一樣,居然唱的是兩只老虎兩只老虎跑的快,果真奇葩。
  山水情門口今天執勤的保安是胖子老喬等人,老喬現在算是趙出息的心腹,不管在哪一層執勤都是負責人,瞅見這么喜慶的男人過來,胖子老喬不自覺的就笑了起來,他的體型完全可以把這奇葩彌勒佛男人給裝起來,男人沒工夫理會胖子老喬幾個,在山水情門口停下腳步,下意識抬頭望了眼山水情的招牌,笑罵道“勞資好歹是黨員,雖說有黨性沒人性,可好歹肩扛兩顆星,這要是被偷拍,媽的,回家還不被老爹給揍個半死,孫姐姐,您這次可欠我次大人請,等俺農民進城去北京的時候,怎么的也得帶著我去北湖九號瀟灑幾天”
  瞻前顧后左顧右盼,按照男人的說法是生怕被人偷拍,確定沒什么意外后這才走進山水情,大廳的經理客氣的招呼著男人,男人的眼神卻徑直被前臺的伊伊吸引,笑瞇瞇的跑到前臺搭訕道“美女,我看著你倒挺面熟的,似乎在哪見過,你是不是看我也面熟?”
  正在低頭想事情的伊伊被突然殺到面前的男人嚇了一跳,今天罕見扎著馬尾的伊伊比以往更加的清純動人,或許是趙出息昨天偶然說起他喜歡扎馬尾,伊伊這才今天有意扎馬尾,其實她在學校經常扎馬尾,并不是刻意討好趙出息,經過昨天,應該說今天早上的事情后,伊伊和趙出息之間的關系有了質的變化,下午趙出息來上班的時候,伊伊故意黏著趙出息十多分鐘,問東問西,直到趙出息說再不去開會就要被于叔罵了,這才依依不舍的分別。
  “先生,請問您有什么事么?”伊伊根本沒聽見男人說什么話,抬頭看見男人笑意盎然的臉,愣了半會才回過神,連忙客氣的問道。
  男人一臉無奈,可還是笑呵呵的說道“我說,我好像在那里見過你,可怎么都想不起來,你想想,是不是我們見過面?”
  這種搭訕的套路,伊伊在學校里經歷過無數次,略顯厭惡,可表現的還是很禮貌,畢竟來山水情的都是客人,她不能得罪,淡然處之道“對不起,先生,好像我應該沒見過你”
  好不容易能碰見個讓自己滿意的女人,男人自然不愿意離開,這讓他對于此行山水情的抱怨減少許多,喃喃自語難道這就是特么的緣分?男人繼續搭訕道“美女,我敢肯定我們一定見過,估計時間長彼此都忘了。我叫周文山,能知道美女叫什么?”
  伊伊依舊笑臉相迎道“我叫伊伊,先生,您是不是該上去了?”
  伊伊說完不忘給一旁的大堂經理使眼色,大堂經理客氣道“哥,您看忙了一天了,我帶您上去放松放松吧”
  叫周文山的男人笑意更濃,只是這次換成了冷笑道“你算什么東西?該忙什么忙什么去,別打擾我”
  大堂經理被周文山平白無故罵了頓,頗有些不服氣,伊伊也沒想到男人如此暴躁,生怕男人惹事,連忙說道“先生,等您下來,您要愿意,我再陪你聊會怎么樣?”
  周文山心滿意足的回道“美女,等著我,等我忙完事情,我再找你”
  說完男人便轉身招呼著大堂經理,客氣的和剛剛形成鮮明對比,這變臉的速度讓伊伊汗顏,伊伊只得對男人定義為笑面虎型,看似外表人畜無害,實際內心陰險狡詐,無奈的吐了吐舌頭,伊伊只得低頭工作。
  六樓于叔的辦公室里面,終于從外地回來的于叔正詢問趙出息最近的工作情況,其實他只是大概問了幾句,只要山水情不出什么大事,其余的他一概懶得理會,更多的興趣則是教趙出息一身本事的那位老和尚。
  于叔年輕時喜歡喝酒,喝的很厲害,不醉不歸拼命那種,不惑之年以后卻對茶情有獨鐘,鐵觀音碧螺春龍井烏龍就連苦蕎茶都存了一堆。茶和酒剛好能形容人的前后半輩子,前半輩子是酒,豪邁張狂放肆無所顧忌。后半輩子是茶,平淡沉著冷靜不溫不火,正應了那句到了一定階段,書香不需花茶醉何虛酒。
  于叔泡了一壺西湖龍井,這是一位老戰友送的,現在那位老戰友肩上扛著兩杠三星,他卻是一介草莽,多少有些辛酸。兩人相對而坐,于叔一如既往的直接道“出息,那幫小子沒給你使壞吧?”
  “目前他們還不敢”趙出息知道于叔不喜歡藏著捏著,對每種人要投其所好,這樣才能取得共同話題以及認同感,這是李青衣說過的話。
  于叔對于趙出息的表現很滿意,特別是剛見面時的強硬態度,外來戶扎根自足無非兩種方式,強勢到極點讓人服從你,循循漸漸走滲透路線穩扎穩打,不過對于這些人來說,第二種顯然不適合,都是在底層廝混的,欺軟怕硬是劣行。
  “你是不是對于五樓的生意很反感很厭惡?”這是于叔的直覺,山水情里不少人和小姐們都有勾搭,雖沒被法相,可多少都有些耳聞,可趙出息來這么長時間一直獨善其身,這定力讓于叔很佩服。
  趙出息端著茶杯,輕抿一口不反駁的回道“老和尚說過,有些事情最好能敬而遠之,沾的多損陰德。”
  “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陰德五讀書?”于叔沉聲說道,他年輕時頗不信這些東西,可愈老愈覺得其中的玄機,不得不信,有些東西就是那么的玄而又玄。
  “叔對這個也有研究?”趙出息略顯意外道。
  于叔輕笑道“這些年遇見幾位江湖人士,看過幾本書,聽過幾段話,算是了解。其實別說你,我自己對五樓的生意都從來不過問,全交給老何打理。出息,你來山水情也有大半個月了,我想你該明白,這是這個社會的現實和無奈,如果沒有五樓的生意支撐著,估計我那老伙計早就關門歇業了,放眼望去,現在有幾個浴場沒有這樣的生意。另者,對于那些走入歧途的女人來說,如果沒有這些地方支撐,估計很難讓她們找到賺錢相對來說輕松的工作,我說的是實話,你應該明白,如果讓她們出去工作,有幾個能拿到這樣的工資,何況誰要不是走投無路,怎么可能干這種見不得人的工作?”
  趙出息對于于叔的話很贊同,于叔比自己看得明白,之前覺得于叔比較冷酷無情,沒想到于叔也有慈眉善目的一面。趙出息微微點頭道“她們都有自己的故事和辛酸,我沒有多大的能力,只能在適當的范圍內,力所能及”
  于叔善意提醒道“保持適當距離最好”
  五樓,大堂經理詢問彌勒佛周文山此行目的后,直接帶著周文山來到五樓會所,丁哥客氣的迎接道“哥,之前沒見過你,是不是第一次來?”
  “聽說你們這里小姐不錯,特地來見見世面”周文山露出招牌式的笑容摟著丁哥的肩膀勾肩搭背道,同時不動聲色的打量著整個會所的裝修和某些特殊地方,這是他的習慣。
  丁哥哈哈笑道“哥,您放心,我們這里什么類型的姑娘都有,川渝的,兩湖的,南方的,東北的,絕對由您喜歡的”說完,丁哥掃過一眼等候多時的經理們,對著黃毛喊道“黃毛,來,帶著哥進去”
  如今加上趙出息這層關系,黃毛和丁哥愈發親近,像這等生意,只要黃毛在,絕對是他接受,不用想,這個月黃毛的工資絕對能上七八千。黃毛微躬著身子點頭哈腰一陣客氣,一路上坑蒙拐騙加忽悠的介紹山水情的特色服務以及消費水平,同時不忘讓周文山辦張卡,周文山笑的可比黃毛燦爛,他此行是帶著任務來的,要不是如此,這種檔次他瞧都不瞧一眼,怎么可能被黃毛忽悠的辦會員卡,委婉拒絕,只差把黃毛忽悠進去。
  黃毛是聰明人,知道這哥們有所顧忌,至于原因,他肯定不知道,只得客氣的讓周文山坐在包廂里等候,詢問一些要求后,這才去小姐等候區帶小姐們過來,可是讓黃毛不得不生氣的是,接連帶了四個小姐過來,周文山都是挑三揀四的拒絕,不是個子低就是長得不好看,要么就是胸小屁股小。最后黃毛實在無奈,不想得罪這兄弟,破例將今天沒熟客的會所頭牌三十八號帶了過來,可周文山還是以一句妝太濃拒絕。
  這次,黃毛來了脾氣,不悅道“哥,剛剛這位已經是我們這的頭牌了,您要還不滿意,我真沒辦法了”
  “你們山水情就這檔次,媽的,被老胡那王八蛋坑了,這算好,好他媽一臉”周文山故意大聲罵罵咧咧道。
  黃毛頗為惱怒,實在沒有辦法,只得將丁哥喊來,這種情況他很難處理。沒過一會丁哥來了,周文山依舊是這種脾氣,丁哥客氣道“如果哥您不滿意我們山水情,我們可以改,這次您先將就,等下次有新人來,我再通知您”
  周文山不以為然的笑道“你特么以為這是買衣服啊,還能改天再來?”
  “哥,那您什么意思?”丁哥冷笑道,讓黃毛將三十八號帶出去,使了使眼色,示意讓五樓的保安過來。
  周文山來了興趣,說道“怎么威脅我?”
  丁哥再怎么煞.筆,現在也明白了來者不善,沉聲道“哥,我看您不是來瀟灑的,是來找茬的?”
  “嘖嘖,你們山水情的小姐不行,現在就敢說我找茬,哎呦喂,我今天還就找茬了怎么著,有本事讓你們的人來啊”周文山坐在床上大笑道,跋扈囂張到幾點,丁哥還沒見過這種貨色。
  這時,負責五樓安保的老六帶著自己的兩個兄弟跑過來,詢問情況后,和兩個死黨相視一眼,隨即對著丁哥說道“丁哥,這個我不好處理,還是把趙哥喊下來看看,輕易對客人動手,于叔怪罪下來,我擔當不起”
  丁哥沒想到自己會被老六擺了一道,瞇著眼睛盯著老六,不怒反笑道“好啊”
  剛剛從于叔辦公室出來,正準備去樓下調戲伊伊的趙出息在得到五樓的消息后,立刻趕了過來。來的路上,老六已經將具體的情況告訴趙出息,當趙出息走進包廂后,坐在床上的周文山臉色微變,目不轉睛的打量著趙出息。至于丁哥則不失時機的說了句道“出息啊,老六說,這種事情,他處理不了,得讓你親自處理”
  趙出息瞬間便明白丁哥話中的意思,嘴角玩味的打量了一眼老六和他的兩個死黨,沒工夫理會,徑直走到周文山的面前,客氣道“兄弟,沒意思吧?”
  周文山嘿嘿笑道“你又算哪根蔥,對付我,還得這么多人一起上啊?”
  趙出息眼神陰晴不定,吸引他的是男人的燦爛的笑容,和二胖有一拼,輕聲道“我叫趙出息,負責山水情的場子,兄弟要是來這里消費,我歡迎,可要是找茬,那我真對不起,畢竟這是我的飯碗,得罪之處還望見諒”
  “怎么,要動手?”周文山樂呵道,似乎還不知道自己的處境。
  包括趙出息,在場所有人都好奇這哥們怎么如此的底氣十足,真不怕到時候被揍的狗血淋頭扔出去。既然周文山鐵了心要鬧事,趙出息也不客氣,他要不處理,到時候這飯碗肯定保不住。
  “得罪了”趙出息冷哼道。說完一把抓向周文山的肩膀,可出乎他意料的是,周文山的反應神速,一側身便閃過,愣是閃電般的一拳砸進他的腹部。
  趙出息沒料到這個笑的比二胖還燦爛的貨居然是個練家子,這身手絕對在不再自己之下,不禁皺眉,疑惑男人什么來頭?一幫人大驚失色,同時向后退卻,包括老六和他的兩個死黨。
  趙出息忍著腹部的灼熱,毫不猶豫再次沖了上去,直接一腿掃向周文山,周文山從床上一躍而起,同時一肘砸向趙出息的腦袋,趙出息借勢用胳膊擋住,只感覺胳膊被震的劇痛。
  兩人你來我往比劃著,除過剛開始趙出息輕敵吃了虧,之后便誰也不能制服誰,就在這時,周文山突然向后倒退數不,站穩后打了個手勢道“停,趙出息,這不公平,我要和你繼續打下去,肯定吃虧,到時候你們那幫人一擁而上,勞資不被揍個半死”
  趙出息沒想到這嬉皮笑臉的貨這個時候居然還和自己講條件,總感覺這貨大有來頭,因此并不想把事情鬧大,好笑道“那你想怎么辦?”
  “改天我們兩換地方單挑,今天到此為止”周文山很不要臉的說道。
  到此為止,這尼瑪你是來找茬的,打不過就說到此為止,還要臉不,包括丁哥黃毛在內的一幫人,真想沖上去群毆這貨,不過現在局勢由趙出息掌控。
  趙出息思索數秒后道“那兄弟,你想打到時候我陪著你打,可現在你得給我個明確的答復,繼續消費,還是離開?別讓我為難?”
  “今天勞資大姨媽來了,等改天再來消費,現在有事先走了”周文山隨便找了個無厘頭的理由,算是給自己的臺階,反正他什么話都能說得出來,不怕趙出息一幫人不答應,不答應的話,他有另外的法子。
  趙出息不拖泥帶水,畢竟山水情的生意還得繼續,輕笑道“黃毛,送這位兄弟下去”
  一幫人面面相覷,總覺得這個過程有些戲劇性,黃毛沒敢磨蹭,連忙招呼,周文山哈哈大笑,笑的讓人不解。走過趙出息身邊時,不輕不重的說了兩個字“不錯”
  趙出息微微皺眉,總感覺哪里不對,目送著周文山走出包廂,等到周文山離開后,趙出息突然毫無征兆一腳踹進老六的肚子,怒道“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