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359 這就是司徒南

蜀都集團董事長蘇遠平,趙出息雖說從來沒見過這個男人,可他對這個男人不算陌生,當初他讓宋青瓷給過他一份蜀都集團的詳細資料,那會宋青瓷尚不知道趙出息為什么對蜀都集團感興趣,但自從那天晚上以后,宋青瓷便已經猜到些故事,所以當看到這個男人以后,宋青瓷便主動說道。
  趙出息盯著遠處的蘇遠平看了數秒,直到宋青瓷有意道“看來你和蜀都集團的故事愈發的不簡單”
  趙出息不置以否,蘇遠平,蘇西洛的親生父親,這有趣的關系,讓趙出息如何不對這個中年男人感興趣,他對蘇西洛的感情,不管如何的復雜,終究還是帶著恨意,這個死結,一時半會都難以解開。趙出息意味深長的問道“蜀都集團目前情況怎么樣?”
  宋青瓷帶著趙出息先去換衣服,她來之前便已經給趙出息準備好打球要穿的裝備,今天天氣不錯,雖然有些微風,卻也因為陽光明媚不那么的寒冷,不過麓山高爾夫俱樂部的人并不多,等到周末的時候這里才會熱鬧起來,畢竟麓山高爾夫俱樂部是為麓山國際社區服務的,住在這里的沒有幾個是窮人。
  “資金鏈良好,只是負債率有些高,不過這是房地產公司的通病,還不至于達到危險級別,蜀都集團的所有項目都集中在二線城市,這些都是剛需市場,目前西安和成都以及渝城是他們的主要開發城市,在建項目成都有兩個,西安有兩個,渝城一個,還有一個青城山的酒店項目。蘇遠平這兩年有退居幕后的趨勢,大多時候只是跑關系和人脈,公司具體由他的兒子蘇秦負責,西安市場則由女兒蘇西洛負責,不過公司內部矛盾重重,職業經理人和蘇秦的關系不太好,而蘇秦和蘇西洛的關系也不好,這是家族企業都會犯的錯誤,目前他們對房地產行業的發展前景比較堪憂,聽說正在開始籌劃轉型”宋青瓷詳細介紹道蜀都集團的具體情況,她一直都在關注蜀都集團,更是讓下面秘書盯著,蜀都集團這邊有什么動靜,都會及時告訴她,因為宋青瓷的直覺告訴她,趙出息對蜀都集團的興趣不是一般的大。
  “六個項目同時進行,謀劃轉型,資金鏈良好,青瓷,你確定他們資金鏈良好?我可是記得他們去年的資金鏈差點斷掉,有段時間更是連工人的工資都發不出來,難道這么短時間便已經恢復生機?”趙出息冷哼道,畢竟趙出息那會可是在蜀都集團待過,蜀都集團的某些事情,他還是知道的,西安的兩個在建項目應該已經剔除南門國際公館,記得南門國際公館應該是十月交房。
  宋青瓷沒想到趙出息對蜀都集團如此了解,連這些都知道,皺眉道“他們去年年底是鬧過一次錢荒,聽說蘇遠平還從民間資本那里借過兩個億,不過后來他們的職業經理人和蘇秦去上海以及香港融資過,貌似效果不錯,這才讓資金鏈徹底緩和過來”
  “原來如此”趙出息玩微道,等到快要走進更衣室的時候,趙出息突然轉身對宋青瓷笑道“青瓷,我對蜀都集團的轉型很感興趣,你可以跟進下”
  “我知道該怎么做”宋青瓷笑意盎然道。
  現在,宋青瓷已經確定,趙出息對蜀都集團絕對不懷好意,或者蜀都集團先前肯定得罪過趙出息,既然蜀都集團是趙出息的敵人,那么宋青瓷自然也不會客氣,轉型?如果西蜀集團給蜀都集團挖個坑,蜀都集團會變的怎么樣?這事得等老徐回來,好好商量商量。
  很快趙出息便換好衣服出來,宋青瓷已經和她專門請的高爾夫教練在大廳等著趙出息,球桿球具都是從俱樂部借的,等以后趙出息玩順再讓他自己去選擇得心應手的裝備。如果論資歷的話,牧馬山高爾夫俱樂部資歷最老,建于1996年,會員都是整個四川的上層社會,不過這些年公共設施和場地稍顯陳舊。最近幾年風頭正勁的自然是麓山國際這邊,各種國內國際大賽緊接不斷,場地設施都是最先進的。
  趙出息瞅見站在宋青瓷旁邊身材婀娜多姿胸部高聳的氣質美女后,心想這便應該是宋青瓷給自己請來的教練,美女自然沒宋青瓷那么驚艷,卻也有七十分,宋青瓷笑著介紹兩人認識,美女叫徐娜,年齡要比趙出息大,趙出息便客氣喊她娜姐,宋青瓷說徐娜得過各種比賽的大獎,是炙手可熱的高爾夫教練,一節課的價格不低。
  三人笑著前往球場,宋青瓷經常陪簡姨打球,所以一來二去認識徐娜,兩人算是朋友,只是走動偏少,不是那么的熟。路上,徐娜開始給趙出息講解關于高爾夫的知識,從高爾夫基本禮儀以及基本規則講起,至于那些高爾夫歷史等等,以后再慢慢讓趙出息熟知。
  到球場以后,徐娜便開始進入角色,給趙出息詳細講解每種球桿特點以及應用,開始教趙出息基礎動作,趙出息學的有模有樣,他本來便在身體協調姓以及力量方面占有優勢,所以只有用心,學起來并不難。宋青瓷則自己去玩,沒有打擾趙出息,生怕自己在旁邊,趙出息會分心。
  認認真真學習半個多小時后,今天的課程算是結束,徐娜讓趙出息自己練習,熟悉今天她教的各種知識,徐娜和宋青瓷坐在旁邊聊天,趙出息拿著球桿有意走遠,緩緩來到離蘇遠平不遠的地方,蘇遠平已經玩了快一個小時,正在休息,看來是打算離開。他每天下午都會來球場玩會,有時候和朋友一起,有時候獨自前來,至于玩的時間不確定,得看自己精力和體力。
  趙出息練習會后便坐在距離蘇遠平不遠處,有意長吁苦嘆,貌似對自己的動作不滿意,不過并未主動搭訕蘇遠平,似乎在試探什么?
  果不其然,蘇遠平盯著趙出息看了幾秒后,主動開口道“怎么?小伙子,剛學高爾夫?”
  趙出息眼神閃過一絲不易被人察覺的戲謔,轉頭看向蘇遠平,帶著對陌生人本能的警惕,猶豫片刻這才點頭道“今天第一次來”
  “第一次?對自己表現不滿意?我剛看過你的動作,雖說肢體上還有些硬,不夠嫻熟,不過已經很不錯了,何況你今天是第一次,很有天賦,普通人第一次的水平差你太遠,年輕人么,別灰心,多練幾次就習慣了,干什么事不都是一步步的來?”蘇遠平主動開導趙出息道,他可能不知道,眼前這個男人,和他的女兒有過一段糾纏不清的故事。
  趙出息嘴角終于泛起笑容,拿起桌上的水瓶,笑道“大叔經常來這里?”
  蘇遠平對趙出息并沒什么警惕,笑道“自從住在這里以后,只要沒什么事,幾乎每天下午都來”
  趙出息若有所思,原來蘇家便在這麓山國際社區,回道“那大叔看來是位高爾夫高手?以后我有空也會經常來練,到時候還希望大叔多教我兩招”
  蘇遠平不動聲色的笑道“你有徐娜當老師,還用我教你?你這不是埋汰我這老頭子么”
  趙出息微微皺眉,確是有些沒想到蘇遠平認識徐娜,看來自己判斷失誤,徐娜在高爾夫圈子名氣比自己想的要大,趙出息保持平靜,繼續說道“大叔認識娜姐?”
  “她經常參加成都舉辦的各種比賽,沒少拿冠軍,圈內人都知道,你初學者,不清楚也情有可原”蘇遠平并未想多,輕聲回道。
  趙出息尷尬撓頭道“娜姐是我朋友的朋友,今天正好一起過來,便教過玩高爾夫”
  “哦,你朋友的朋友,宋青瓷這小丫頭是你朋友?”蘇遠平這次倒是直接問道。
  趙出息不知道宋青瓷這話是什么意思,大腦飛速思考后,樂呵點頭道“嗯,怎么,大叔認識青瓷?”
  “倒是見過幾次,不過不熟”蘇遠平笑著搖頭道,語氣平緩,并沒什么波動。
  趙出息沒追問,而是問道“大叔怎么稱呼?”
  “這里人都喊我老蘇”蘇遠平沉聲說道。
  未等蘇遠平詢問趙出息的身份,那邊的宋青瓷已經在向趙出息揮手,趙出息知道他們要走了,便起身道“蘇叔你繼續玩,我們得先走了,下次再聊”
  蘇遠平揮揮手,示意趙出息走吧。
  趙出息笑著離開,回到宋青瓷身邊的時候,宋青瓷玩味道“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趙出息人畜無害的笑道“沒打什么鬼主意,就想認識認識蘇遠平而已”
  “我看不僅如此吧”宋青瓷直接揭穿趙出息。
  趙出息瞪眼宋青瓷道“有這么和老板說話的么,小心扣工資”
  旁邊的徐娜捂嘴嬌笑,她倒是很少見宋青瓷有什么男姓朋友,這個趙出息的身份不簡單……
  從麓山國際社區離開后,按照計劃,宋青瓷要和趙出息要一起去參加宋青瓷的大學同學聚會,不過趙出息臨時接到個電話,有點急事,得先去趟醫院,所以只好先讓宋青瓷先去,等自己從醫院出來再趕過去。宋青瓷見趙出息臉色不太好看,便只好答應。
  趙出息之所以去醫院,是因為時光酒吧的酒保曹宇打電話告訴他,陳平庸被人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