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4)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4)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4)     

混世刁民356 救場

這就是司徒南
  兩個你未必是我對手,我要殺你,足矣!
  張口要三百萬的瘸子司徒南面對趙出息說出這句話,趙出息真不知道是他瘋了,還是自己瘋了,可趙出息從這個男人青筋暴露的手臂以及那暗藏殺氣的眼神看得出,他說的不是空話,更不是威脅,而是有著足夠的實力。三百萬對于如今可以完全支配簡姨所有財產的趙出息來說,算不上什么,說九牛一毛都有些多。只是趙出息自然不會讓自己這三百萬打水漂,或者被人忽悠走,如果這人真敢忽悠自己,趙出息堅信自己能夠讓他付出代價。
  “三百萬,給我個卡號,不出意外,明天早上可以轉給你”既然已經確定要賭這個男人,趙出息便不會再優柔寡斷瞻前顧后,聽司徒南的話,三百萬不過是開始,既然他敢要,趙出息便真敢給,他倒要看看,司徒南能玩出什么幺蛾子。
  司徒南對趙出息的膽量不禁欽佩,選擇趙出息,這次他賭贏了,果真是年輕氣盛有膽量,敢走別人不敢走的路,正如他所說的,現在趙出息想要破掉和譚鴻儒不死不休的局,必須打破常規劍走偏鋒,不然遲早會被耗死。
  “留下你手機號,等回去我會把卡號發你,以你的本事查出我在譚云鶴手下的身份,不難”司徒南淺笑道,至于趙出息會不會查,他倒不在乎,今天他來的目的已經達成。
  趙出息淡淡一笑道“我該怎么聯系你”
  “不用你聯系我,我這顆棋子你最好別亂動,不然這三百萬你可能得不到該有的利益,三百萬的大手筆投資,要是回報不豐厚,真心對不起這三百萬。所以,你不用聯系我,我會在該聯系你的時候單線聯系你,我不想暴露自己,還有,這三百萬不過是你買我的價格,至于以后我需要錢以及資源,你得隨時支持”司徒南有些肆無忌憚的說道,同時在打量趙出息的反應。
  趙出息點頭道“好,那我等你的消息”
  司徒南轉身準備離開,趙出息皺眉道“能問你最后一個問題么?”
  “說”司徒南總是這么簡單直接,不羅嗦,趙出息有些喜歡這男人的性格,純爺們不就是如此么?
  司徒南愣在原地,久久沒有說話,不知過了多久,沉默良久的司徒南這才緩緩說道“一次為國家,一次為自己”
  說完,司徒南便不急不慢的離開錦江邊,趙出息瞅著司徒南的背影,若有所思,這個國家到底有多少像司徒南這種人,因為國家,最后卻也被國家拋棄,挺心酸的……
  趙出息沒著急著離開,再點燃根煙,然后打電話給黃土道“黃土,幫我查個男人”
  遠在廣元,正陪著芙蓉見幾位廣元老臣的黃土疑惑道“誰?”
  趙出息回道“唐云鶴手下,司徒南,最好有照片,盡快發給我”
  這個男人黃土倒是沒聽說過,不過趙出息既然這么著急的要查,他自然會照辦,輕聲道“我這就找人查”
  “廣元那邊怎么樣?”趙出息淡淡點頭道。
  黃土沉聲回道“局勢已經穩定,不過有些不好辦”
  “譚鴻儒將半個廣元城送給唐家兄弟,這確實不好辦”趙出息冷笑道。
  黃土頗為意外,這個消息他們還沒告訴趙出息,不解道“你怎么知道?”
  “有人剛剛告訴我,更告訴我唐家兄弟的態度,所以我想說”趙出息猶豫道,這是他剛剛才有的想法。
  黃土追問道“你想說什么?”
  “放棄廣元市區,全力保住川北其余幾個城市,這次盡量將權利掌控在我們手里”趙出息直言不諱道。
  黃土皺眉道“放棄廣元市區?”
  趙出息輕聲嗯。
  黃土瞅眼不遠處的芙蓉回道“容我和芙蓉姐商量商量”
  “好”趙出息不著急,隨即掛掉電話。
  黃土掛掉電話后,緩緩走到芙蓉面前,傾身在芙蓉耳邊喃喃細語幾句。芙蓉的臉色微變,眼神陰霍道“回去再說”
  錦江岸邊,趙出息緊接著再次撥通某個電話,這個電話是宋青瓷的,三百萬可不是小數,趙出息自然得找青瓷準備,電話接通后,趙出息沒等青瓷詢問川大的事情,直接道“青瓷,幫我準備三百萬,明天早上用”
  已經回到家里,剛剛洗完澡如同清水芙蓉般的宋青瓷意外道“三百萬,這么多?你要干什么?”
  趙出息自然不會解釋,回道“有用,具體事情,明天早上再聊”
  宋青瓷見趙出息語氣很嚴肅,便沒追問,只好答應,誰讓她是趙出息的秘書兼私人助理,趙出息什么事情都得她操心留意。
  趙出息抽完煙,便驅車回牧馬山蔚藍卡地亞。
  司徒南從錦江岸邊離開后,便在路邊打車準備回家,可惜連續三個空車司機都無視他的存在,也是,大晚上瞅見這么號鬼神,又有幾個出租車司機敢拉,不過司徒南并不失落,他已經習慣這個社會對他的冷漠待遇,剛開始的時候確實有些不適應,更想過自殺,只是想到那個一直陪著自己的女人,司徒南最終選擇活下去,也熬過了最困難的日子,至于現在,司徒南的內心早已強大到堅如磐石。
  最終司徒南還是打到車,畢竟這個社會好人居多,司徒南住在西二環紅牌樓附近的麗都花園,房子不小三室兩廳,正好住著三個人。半個小時后終于到家,司徒南開門而入開燈,不出意外看見女人正坐在客廳里等著她,司徒南臉上的表情終于放松,不再那么緊繃,那張觸目驚心的臉也有些舒緩,眼神里滿是溫柔,再無戾氣。
  “今晚怎么回來這么晚?”女人滿臉笑容的問道,那笑容簡簡單單,卻滿是弄弄的愛意。
  女人五官端正,很漂亮,像個古代豪門深閨大院的太太,穿的簡簡單單,不用任何修飾卻很有氣質,盤著一個很有品位的發型。只是,只是女人卻是坐在輪椅上的,是的,她是坐在輪椅上,腿上蓋著不是太厚的毛毯,正笑著看著自己的男人。
  司徒南早已習慣女人這句話,只要自己晚上超過八點回來,她便會問自己為什么回來這么晚?可是不管自己回來多晚,她都會等著自己,司徒南很享受這種溫馨,不管他在外面受多少委屈,遭多少白眼,吃多少苦,他都知道,家里有個女人在等他。
  “晚上出去談點事,耽擱了”司徒南緩緩走到女人面前,拉著她的手笑道,女人摸著司徒南的臉,這張在外人面前丑陋不堪的臉,在她眼里,卻是世界上最美的風景,沒有之一。已經三十多歲的她,卻如同熱戀中的小女人,笑的是那么的開心。
  “吃過晚飯沒有?”女人抿嘴問道。
  司徒南如同孩子般誠實道“還沒有”
  “都給你在廚房放著,菜可能涼了,我幫你熱熱”女人有些生氣的瞪著司徒南,好像不吃晚飯是天大的罪過。
  司徒南呵呵一笑,幫女人整理好毛毯,笑著推著輪椅往廚房走,邊走邊問道“小李睡了?”
  “今天大掃除,這孩子太累,剛剛睡下”小李是司徒南請來的保姆,去年他們來成都,偶然碰到這個才從鄉下來城市的女孩,女人覺得這孩子心靈手巧有心眼,便讓司徒南留下她當保姆,正好照顧她,這一年過去,小李讓他們都很滿意。
  這處三室兩廳的房子是司徒南剛來成都那會買的,花掉為數不多的積蓄,由于自己惹上仇家,司徒南才被迫帶著女人來到成都,這一年多司徒南的生活很窘迫,他在唐云鶴那里根本不受待見,或許便是因為他是個瘸子,臉上還被毀過容,雖然后來整容過,可還是那么嚇人。
  說是女人自己熱菜,司徒南又怎么忍心讓女人動手,只是把她推到廚房,便自己動手。
  坐在餐座前,司徒南低頭吃飯,女人支著下巴就傻傻的盯著他看,再怎么看都看不夠,要不是這個男人,她這輩子可能早已毀掉,她覺得這輩子老天爺對她最好的安排,便是讓她遇見這個男人,至于要受的苦,她也都認了。
  “去美國做手術的錢,我籌到了”放下筷子,司徒南終于說出這個讓他糾結很長時間的問題,他找唐家兄弟借過這比錢,可他們不信自己,更是出言侮辱自己,所以司徒南才會選擇這么做,除過為錢,還有報復。
  女人在聽到這句話后,并沒有意料當中的激動,而是整個人愣住,很是生氣的說道“我不是說過,我不要去做手術么?你已經為我花了那么多錢,還要繼續填這個無底洞?你要讓我欠你多少?現在這日子挺好,你那么折騰自己干什么,我根本不可能再站起來”
  說到最后,女人已經紅了眼睛,她不在乎自己能不能站起來,她只是心疼這個男人,他知道這個男人為自己付出多少,更知道這樣的他會在外面受多少委屈,要不是自己,這個男人的一生,怎么可能如此不堪?
  司徒南早就想到女人的反應,轉身輕輕擦掉女人眼角的眼淚,笑道“傻不傻啊,老夫老妻的,誰欠誰啊,要說欠,也是我欠你,你等了我足足八年,難道我不應該用一輩子去還么?放心,只要我活著,我就會一直堅持,直到你站起來,你唯一要做的,就是答應我,好好做手術”
  “錢怎么來的?”女人知道自己再說什么都是徒勞,他為自己可以做任何事情,更不會在乎錢,就這個在她眼里普通的輪椅,他都舍得花二三十萬。
  司徒南捋著她額前的碎發回道“不偷不搶,是老板借的,以后還得還,所以我得努力”
  “那就好”女人終于破涕為笑。
  司徒南跟著傻笑,開始收拾餐桌上的殘局,忙碌十幾分鐘后,這才推著女人回臥室,這一天就這么過去了。
  生活對于司徒南來說,苦么?
  苦,怎么不苦,只是有這個女人在,再苦的生活的都是值得的。
  這就是司徒南,再彪悍的純爺們,心里都有柔軟的地方,不曾改變,一如既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