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6)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6)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6)     

混世刁民35 野草2


  第三十一章不速之客
  送完伊伊回到工地,閑的無聊的韓三強正在和傻子二胖聊天,其實大多數時間都是他自娛自樂,傻子二胖一言不發,有趣時才會嘿嘿一笑。韓三強早已經習慣這樣的生活,至少晚上能有個人陪著他扯淡,不會那么無聊寂寞,現在的他再也不會覺得二胖是傻子,總覺得這貨是個不言不喘的大虎人。
  外面依舊一片黑暗,雪花和路燈組成一副靜謐的畫面。趙出息走進活動板房,沉聲說道“三強,你要是困就去里面睡會,我和二胖守著就行,等何平和胡風起來,我再去休息”
  韓三強還不困,笑的很玩味的蹭到趙出息的旁邊,奸笑道“趙哥,說說吧,怎么拐到那個美女的?我看這美女不錯,比蘇西洛更適合你,趕緊拿下吧,估計整個工地的人以后都會膜拜你”
  趙出息將暖氣煽的溫度調低,拿過桌上的煙,抽過一根,若有所思的說道“伊伊是陜師大的大學生,你覺得我們合適么?我承認我對伊伊有好感,伊伊也是個不錯的女孩”
  韓三強不以為然道“有什么不合適,先忽悠到手再說,再不行,就是我給你說的老辦法,霸王硬上弓,生米煮成熟飯熟飯,到時候,就沒有合適不合適這一說法”
  趙出息剛點燃煙,瞪著韓三強,真想一腳踹上去撂翻這貨,韓三強感覺到氣氛不對,連忙屁顛屁顛的跑出去巡視。
  七點多,何平和胡風起床換班,趙出息和韓三強以及二胖去旁邊的活動板房睡覺,一覺醒來已經是下午一點多,幾個人在工地旁邊的小巷里隨便吃了碗面,剛回工地,趙出息就看見那輛熟悉的奧迪A8L開進工地。站在原地,趙出息不為所動,他以為蘇西洛真不打算再見他,沒想到她還會來工地。可惜的是,從車上下來的并不是蘇西洛,而是公司的副總帶著秦嶺集團的幾位大佬過來,這段時間秦嶺集團的大佬們經常來工地,畢竟這個項目現在他們是第二大股東,必然要關注項目的具體情況。
  這幫人趙出息都認識,他們沒看見趙出息,只顧著進去查看工地,除過這幫大佬,還有個熟悉的身影,那邊是清純漂亮的美女秘書秦焉。秦焉沒跟著他們去工地里面,直接來到門口活動板房里,趙出息站在門口盯著她微微皺眉。
  穿著黃色的緊身羽絨外套和牛仔褲的秦焉愈發的漂亮,有意說道“是不是有些失望?”
  趙出息輕笑故意裝瘋賣傻道“什么意思?”
  活動板房里一堆人,趙出息不好讓秦焉進來坐,自己走出來站在秦焉的旁邊,兩人的搭配頗為不和諧,秦焉沒好氣的說道“你說呢?蘇總沒來,是不是很失望”
  趙出息不想被秦焉掌控局勢,半開玩笑道“這不是有秦大美女么,我高興還來不及,有沒有男朋友,如果沒有,你看我合適不合適,反正咱兩都是老熟人了,知根知底”
  秦焉似乎不吃趙出息這一套,回道“行啊,你要是愿意,我倒無所謂,反正我媽天天催著我找男朋友,正好拉你充數,一舉兩得”
  趙出息怎么會輕易敗退,伸出胳膊故意搭上秦焉的肩膀,猥瑣的靠近秦焉淫.蕩的說道“那是不是先讓我這個男朋友得點好處”
  秦焉再厲害,怎么可能是趙出息這個無下限無節操無廉恥的牲口的對手,趙出息一路出本性,秦焉立刻躲出數步遠,嗔怒道“趙出息,你真不要臉”
  趙出息不屑的笑道“跟我斗,你還弄著點,想當年我在鳳凰村的時候,那是橫著走”
  秦焉也不生氣,捂著嘴盯著趙出息嬌笑,趙出息一臉茫然,不知道這妮子在笑什么,疑惑道“有這么好笑么?”
  相比于蘇西洛的冰冷拒人于千里之外,秦焉的平易近人讓趙出息很溫暖,兩人并不生疏,秦焉沒因為趙出息只是個民工而看不起他,趙出息也并沒有因為她是大美女還是公司的高層而遠離她,兩人如今的關系差不多算是朋友。
  “不想聽聽蘇總的近況?”秦焉故意賣關子說道,她知道趙出息肯定想知道,總感覺趙出息和蘇總之間的關系很奇怪,畢竟彼此兩個人本來可以毫無交集。
  趙出息蹲在地上,拿小石子劃拉著地面笑道“知道與不知道又有什么關系?”
  秦焉往趙出息的身邊走了兩步,輕聲道“蘇總談完秦嶺集團的合作,當天便直接回了成都,后來給我打電話交代過不少事,讓我告訴你,等她回來后,你可以繼續去公司上班,當他的私人助手兼保鏢兼司機,不過這段時間我一直很忙,沒時間來工地,今天趁著王副總來公司,順便過來看看你,你的情況我都知道,是黃河告訴我的”
  說實話,趙出息略顯意外,他本以為工資事件后,他和蘇西洛再次恢復原來從未有過交集的關系。
  趙出息輕笑道“成都總公司情況還未好轉?”
  秦焉提著包無奈搖頭道“和秦嶺集團的合作周轉出一部分資金,具體情況我這種小秘書肯定不知道,不過想來不會發生什么情況,董事長在川渝地區的背景關系都很深”
  趙出息小聲嘀咕,這些又關他屁事,他只是關心蘇西洛的情況。秦焉又和趙出息扯了幾句家常,等到公司副總帶著秦嶺集團的老總們出來后,便跟著他們上車一起離開了國際公館項目部。
  曲江新區,距離趙出息上次去的威斯汀大酒店不遠處的西安美術館,門外停著徐少卿的黑色蘭博基尼,旁邊則是一輛粉紅色的保時捷911,一對風騷的組合吸引了來來往往無數人的眼球,美術館里最近舉辦一場國畫展,徐少卿陪著一死黨閨蜜發小白富美來打醬油,他很不喜歡這種附庸風雅的行為,明明看不懂,還要來裝上流社會,純屬蛋疼,還不如和一幫死黨去泡妞打球玩游戲,可誰讓這是老爹親自吩咐的任務,沒有反抗的余地。
  站在徐少卿旁邊的女人很漂亮,燙的大波浪長卷發垂半肩,濃妝艷抹卻不庸俗,大紅色的口紅頗為驚艷,戴著寬大的墨鏡尚不能瞧見正臉,總之感覺比蘇西洛還要高貴冷艷。
  “還對蘇西洛念念不忘?”從美術館出來,兩人坐在旁邊的咖啡廳里面,女人拿著手中的《時尚芭莎》平靜的問道。
  邪氣凜然的徐少卿早就習慣女人的直接,也不生氣,故意哼唱著陳奕迅的《白玫瑰和紅玫瑰》道“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被偏愛的都有恃無恐……”
  女人的手很修長,紫色的美甲頗為妖艷,摘下墨鏡墨鏡放在桌上,女人不悅道“男人就是如此的賤,得不到永遠才是最美的,要是你在倫敦就追到蘇西洛,或許現在你兩早就分手了,別反駁。徐少卿,你我認識多少年了,從小一起長大,你什么時候暗戀小女生,什么時候初吻,什么時候遺.精,什么時候破.處,我比你記得清楚”
  “程子欣,咱能不這樣么?你怎么去美利堅合眾國深造回來,還是這幅德行,你瞧你這身打扮,看起來像是斯坦福商學院畢業的么?能不丟我人么”程子欣,小時候總跟在徐少卿后面的跟屁蟲,愈長大愈強大,到如今已經成為連徐少卿自己都掌控不住的妖精,徐少卿頗為無奈,這大小姐什么事情都干的出來,他們一幫人都躲的遠遠的,生怕引火燒身。
  徐少卿敢罵程子欣,程子欣可不會逆來順受,抄起旁邊的《時尚芭莎》一把仍在徐少卿的身上,怒罵道“本大小姐什么樣,還不用你來管,你當初拒絕本小姐的時候怎么那么決絕,本小姐能成為今天這樣子,都是拜你所賜”
  徐少卿身手敏捷,一把抓住雜志,緩緩放在旁邊,不緊不慢的說道“別,還好我沒讓你做我女朋友,要不然我真不知道這些年我會成為什么樣子,替將來要成為你男人那位哥們默哀三分鐘,是他拯救了我們”
  兩人互相揭短損著,也難怪徐少卿很抗拒今天來見程子欣,要知道程子欣回國這一個月時間,她一直都是避著走,生怕和這姑奶奶坐在一起,到時候準是從頭吵到尾。
  程子欣冷笑道“呵呵,你不也沒追上蘇西洛么,哪天我得請蘇大美女吃頓飯,多謝她幫我報仇,徐少卿,說真的,就你這夜夜笙歌的生活作風,能追到蘇西洛才怪,活該”
  “程子欣,我覺得我們可以絕交了”徐少卿瞇著眼睛威脅道。
  程子欣聳聳肩,重新戴上墨鏡露出潔白的牙齒,紅色和白色成鮮明對比,格外的驚艷,不屑道“你敢么?徐少卿,你要真敢和我絕交,我就信你是帶把的爺們,要不敢,就別出來丟人現眼”
  徐少卿突然沉默現在,很認真的問道“子欣,我問句實話,你還喜歡我么?”
  徐少卿的表情很嚴肅,眼神很真誠,這種假象讓剛剛和暴躁的程子欣瞬間冷靜下來,程子欣眉頭緊蹙,眼神復雜道“你覺得呢?”
  徐少卿喃喃自語道“喜歡?”
  程子欣無比失落的點頭,她喜歡徐少卿已經十多年,可惜徐少卿一直把她當妹妹看,從未有過別的想法,這依舊記得十八歲生日那天晚上,她拉著徐少卿站在曲江池的旁邊,鼓足勇氣深情的表白,誰知道徐少卿這貨居然哈哈大笑的拒絕,更是羞辱她美胸沒屁股沒女人味,想到這程子欣便一臉委屈。
  徐少卿得到滿意答案,露出招牌式的邪笑,哈哈大笑道“可惜勞資不喜歡你,勞資只喜歡蘇西洛,哈哈哈哈”
  徐少卿如此無所顧忌的放縱,徹底惹毛了程子欣,程子欣幾乎是勃然大怒的起身大吼道“徐少卿,你滾”
  聲音如同炸雷,整個咖啡廳的人都能聽見,嚇了徐少卿一跳,徐少卿只是略施小計想要搬回場子,誰知道程子欣的反應這么大,程子欣說完便抓狂離開,只留下一臉驚訝的徐少卿,自言自語道,難道過分了?
  愛情就是如此的犯賤,可惜要看對象……
  程子欣走后,徐少卿并未離開,接了個電話,沒過多會程子欣的位置上就坐了個男人,目光呆滯小平頭,手上青筋暴起,沉聲說道“徐少,你讓我辦的事已經辦妥”
  徐少卿喝著咖啡玩味道“說說吧,趙出息,什么樣的人?”
  “普普通通,祁連大山里的農民,八月初來西安后便一直在國際公館工地當小工,身手不錯,下手又狠,在工地上打過幾次架,愣是成了工地的地頭蛇,不過人不錯,威望頗高。有一個傻子朋友,據說比趙出息還能打。之前蜀都集團資金鏈緊張,工人們鬧事,是他出頭壓住,這才得到蘇總的青睞,成為蘇總的特殊助理,兩人之間再無交集,不過……”男人眼睛很毒辣,說話也有分寸,最后猶豫道。
  “不過什么?”徐少卿皺眉道。
  男人回道“他在蘇總的曲江龍湖盛景別墅住過一晚上,發生過什么,不知道”
  男人的話說完,徐少卿的臉色微變,瞇著眼睛一言不發,良久才說道“現在呢?”
  “白天在國際公館工地看工地,晚上在西影路山水情洗浴中心當保安,那的老板叫范敬軒,和孫犢子據說是結義兄弟,要不要會會?”男人詢問道。
  “繼續,該會會的時候,我會告訴你”徐少卿輕聲吩咐道,說完便起身離開。
  夜晚,年關將至,人們的兜里都有錢,山水情的生意越來越好,門前停滿了各種車,趙出息一如既往的巡視,十二點左右,一輛普通牌照的大眾帕薩特停在山水情的門口。
  從車上下來個笑的比傻子二胖還要燦爛的男人,男人唾了口唾沫罵道“為毛苦活都讓我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