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3)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3)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3)     

混世刁民349 點破關系

飛機已經起飛,站在機場停車場的趙出息久久不愿離去,這一別,不知下次是何年何月再見面,黑子這一走,帶走了趙出息太多東西,也讓趙出息有太多太多的感悟。不是每一個走進大城市的人,都愿意留在這里,不是說他們不適合在這里生活,只能說這里不適合他們,不是每一個走進大城市的人,都像趙出息這樣,充滿野心和斗志,想要在這繁華的都市里奮斗出屬于自己的基業。有些人在這里可能一輩子碌碌無為,有些人可能狗血上位。
  留下來的生活未必是好的,回到小地方的生活也未必是壞的,只能說是最適合自己的,所以每當要做出選擇的時候,如果不能取舍,那就問問自己的心,到底想要的是什么?趙出息愿意待在這里,黑子愿意回祁連縣,或許都是對的,至少他們內心是這么想的。
  站在停車場里,趙出息蹲在臺階前,抽著煙,望著天空飛來飛去的灰機,不由的想起安琪曾經唱過那首李志的《天空之城》,下意識的跟著哼唱,站在趙出息旁邊的李青衣,默默地聽著,如今的趙出息,比鳳凰村的趙出息成熟太多,也蒼老不少,生活的挫折和磨礪,都在這個年輕人身上留下傷痕,卻病沒有擊倒他,只能讓他更加堅定自己要走的路。李青衣有時候想想,趙出息是孤獨的,是真正孤獨的,沒有幾個人理解他的內心世界,他本來想要的并不多,只是這個物欲橫流又復雜的世界,讓他不得不爭取更多的東西,來保護他本要的不多的東西,沒有辦法,這便是現實。
  “你什么時候走?”趙出息抽完煙,捻滅煙頭,頭也沒抬的問道,這似乎是從他走出鳳凰村到現在,第一次和李青衣獨處,沒了當初的青澀,更多的是從容和淡定,兩人像老朋友,更像是知己。
  李青衣臉上的笑容很淡,淡的如果細看,根本瞅不見這種若有若無的笑容,她在笑什么?或許在笑這個世界,可誰又知道呢。
  “先去峨眉山,回來后便走”李青衣雙腿并攏,緩緩蹲下,輕聲說道。
  趙出息想了想問道“用我陪你去么?”
  李青衣搖搖頭道“不用,你還覺得自己不夠忙么?”
  趙出息不知道李青衣這話是什么意思,他很難去猜李青衣心里的想法,也懶得去猜。
  “我有沒有讓你失望?我現在走的這條路,是不是踩在紅線的邊緣,或者說走在犯罪的路上,你不會有天真親手把我送進監獄?”趙出息自嘲一笑道,這是兩人正式談論某些事情。趙出息依舊記得,當初離開鳳凰村時,李青衣對自己叮囑的那些事,希望自己能在大城市里腳踏實地,打拼出一番事業,絕對不能干違反亂紀的事情,不然她將親手把自己送進監獄,現在呢,自己不就是走在這條路上?
  李青衣有些好笑道“看來你是愿意讓我把你送進監獄?”
  趙出息徑直搖頭道“不愿意,太多的事情我還沒做完,不甘心”
  “沒有付出便沒有回報,你能走上這么條捷徑,也算是你努力得到的回報,我也不能說你這條路是對是錯,只是冒著很大的風險,稍有不慎,便有可能滿盤皆輸,就算我現在勸你放棄,我想你也不會放棄吧,與其這樣,既然不甘心,那就繼續去做吧,留給時間去評判,想來你也知道以后可能出現的意外,你的路,終歸得你自己走”李青衣侃侃而談道,她知道趙出息遲早會問自己這件事,她也早已想好怎么說,說實話,她倒是真不愿意讓趙出息冒這個風險,可也知道,自己不可能讓趙出息重新做出選擇,連她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是最適合趙出息的,或許這便是最適合他的。
  趙出息不說話,咀嚼著李青衣話里的意思。
  李青衣繼續說道“趙出息,你沒讓我失望,你能有今天的成績,已經讓我很意外,試問誰能在一年半的時間里,站在這樣的高度。其實我也知道,你做出這樣的選擇,根本沒考慮自己,你只不過把自己當做犧牲品,只想完成自己想做的事情”
  趙出息像是被人揭穿心事一般,盯著李青衣,眼神陰晴不定。
  “不說這些了,做你想做的事情吧,不管以后發生什么事情,趙出息,你都別忘了,你的背后還站著個叫李青衣的女人”說完這話,李青衣莫名的臉紅,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臉紅。
  趙出息并沒有發現,他的眼神已經看向遠方,更加堅定內心的想法。
  從雙流國際機場回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六號別墅以后,李青衣便收拾行李去峨眉山,趙出息多少有些不放心,便給李青衣留下陳濤的手機號,告訴李青衣如果發生什么事,可以找這個人幫忙,李青衣并未拒絕,收下手機號,開著六號別墅趙出息以前那輛奧迪a6l,緩緩離開牧馬山。
  黑子和李青衣相繼離開后,整個牧馬山愈發的冷清,只剩下趙出息和周易,齊思因為請了好幾天假,所以要連續上班,估計這周都不回成都。
  晚上,蔣開山請趙出息喝酒,趙出息順便喊上賈繼恒,老地方.club,這里算得上除過時光酒吧后,他們第二個據點。
  蔣開山和賈繼恒先到,趙出息最后才到,他到的時候,兩個人已經在拼酒,都沒喊女人,這次也沒獵艷的興趣,只是聊聊天喝喝酒而已。
  “怎么遲到了?”蔣開山見到趙出息后,笑著打趣道,蔣開山現在的生活還算過得去,已經下定決心走仕途這條路,只要自己不犯傻不犯二,按部就班下去,還是會有一番成績的,至于家里那面大旗,有他哥扛著,也便不用自己操心。
  趙出息坐下后,賈繼恒不動聲色給趙出息倒上酒,趙出息接過酒杯,有點渴,先自己喝了杯,這才解釋道“有些事耽擱了”
  “黑子呢,怎么沒見黑子?”賈繼恒以為黑子會跟著來,沒見到,便詢問道。
  趙出息嘆氣道“黑子走了,回去了”
  “回祁連縣了?”蔣開山皺眉問道,這個消息確實很意外。
  趙出息點頭道“嗯,回去了,成都不適合黑子,祁連縣或許最適合他”
  “你沒留他?至少讓他多待幾天”蔣開山有些不舍道,本來還打算請黑子吃頓飯,誰知道這兩天事情挺多。
  趙出息苦笑道“怎么可能沒留?”
  “算了,回去就回去了”蔣開山只能搖頭道。
  賈繼恒在旁邊只得默默地聽著,他知道趙出息和黑子以及蔣開山的關系,是自己不能相提并亂的。
  幾個人邊說邊聊,趙出息閑來無趣,便四處張望著,搜索有沒有什么驚艷的美女,權當是養眼。期.ciub的負責人周行文過來給他敬酒,兩人笑著聊過幾句,周行文自然已經知道如今趙出息的身份,是他們這個圈子的主人,短短幾個月,這個年輕人的身份便已經不可同日而語,果真是狗血。
  幾圈下來,趙出息果真看到個頗為驚艷的美女,長發紅唇,更讓趙出息意外的是,這個女人他還認識,雖說這女人戴著黑框眼鏡,加上散落在額前的碎發,很難認出來,可趙出息是誰啊,一眼便發現她,這個女人便是前兩天蔣開山帶他見陳野時候的那位美女明星,林靜。
  只是這位清高的美女明星貌似喝的有些多,整個人看起來醉醺醺的,趙出息本來還想過去找她喝杯,畢竟是熟人,不過估摸著她應該是心情不好,反正她挺不待見自己,也懶得去觸眉頭。
  “老賈,公司生意現在怎么樣?”趙出息有意詢問賈繼恒道。
  賈繼恒愣住,不知道趙出息怎么問自己公司的事,回過神后,中規中矩的回道“還行,剛剛起步,慢慢來,心急也吃不了熱豆腐”
  趙出息隨口笑道“回頭等老徐從香港回來,你和老徐見見,好好聊聊,看看我們兩家公司有什么地方可以合作,對于經營公司這方面,我不懂,不過老徐是個鬼才,你哪不懂可以問他,絕對讓你受益匪淺,想來你應該知道,老徐現在是西蜀集團的總裁”
  賈繼恒有些震驚,內心觸動很大,這是趙出息有意要提攜他的意思。
  良久,賈繼恒這才回道“我聽說過,等老徐回來,我好好取取經”
  趙出息笑了笑,不再說話,這時候趙出息見喝的醉醺醺的林靜艱難起身,左搖右晃的去洗手間,不禁對她有些擔心,說實話,這女人挺有氣質的,趙出息對她印象不錯,女人清高點或許和現在這個社會有些格格不入,但難得可貴。
  “給我說說六哥的事吧,你別給我埋坑,到時候我要幫不了他,不把你面子折了?”趙出息想了想,還是打算先在蔣開山這里探探口風,誰讓他不了解陳野。
  蔣開山知道趙出息要問這事,笑呵呵道“我能給你埋什么坑,坑誰也不肯能坑你,沒多大的事情,六哥最近在成都可能有一系列的投資,要建一所模特培訓學校,還有一個影視基地以及一家影視公司,這些都是和市政府這邊談好的,也有合作的公司,只是他常年不在這邊,想找個地頭蛇合作,我就推薦你了”
  “我現在算得上地頭蛇?”趙出息好笑道。
  “你算不上么?你現在可是絕對的地頭蛇,影視基地以及模特培訓學校這邊,到時候肯定需要你幫忙,保不準有些人動歪心思”蔣開山半開玩笑道。
  趙出息樂呵道“也行,說不定到時候我還能包養個明星,如果六哥這邊靠譜,我回頭問問老徐,說不定可以投資入股”
  “放心吧,六哥在娛樂圈人脈很廣,很多時候,那些公司搞不定廣電總局這邊,他出面,分分鐘搞定”蔣開山實話實說道,北京城那個圈子,有些紈绔子弟,確實挺喜歡混娛樂圈,出發點自然是泡妞,至于賺錢,這是后話。
  趙出息淡淡一笑,何嘗不知道,蔣開山是有意讓自己和這位背景可能不小的六哥搭上關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