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9)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9)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9)     

混世刁民348 簡姨會同意么

黑子要回祁連縣,最先知道的是李青衣,李青衣早已猜到這個結果,只是沒想到會來的這么快。
  傍晚,趙出息還沒從市區回到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六號別墅時,李青衣陪著黑子坐在蔚藍卡地亞的湖邊,桌上放著保姆阿姨給他們弄的小點心以及水果,六號別墅兩位兢兢業業的保姆知道這兩個身份氣質相差很大的男女都和趙出息關系不一般,不然趙出息怎么可能讓他們住在蔚藍卡地亞,畢竟六號別墅有著太多的秘密,知道的越多對他們越不好。
  黑子抽著煙,他喜歡這種硬中華的味道,煙草聞著有種酸梅的味道,他以前在祁連縣的時候,見祁連縣最有錢的那家人給兒子結婚辦酒席時發給別人過,不過他自然沒抽過,那會他只是個跑腿的,聽說一盒要四五十塊錢,記得當時知道后,眼珠子差點瞪出來,大罵那家人狗曰的真特么敗家。來到成都這幾天,黑子什么煙沒抽過?幾十塊錢的,上百塊錢的,他都抽過,卻獨獨愛硬中華,趙出息索姓給他扔了兩條慢慢抽。可黑子還是那樣,舍不得抽,一根煙要放在鼻子聞很久很久才點燃。
  “真決定了?”手里捧著杯子,喝著紅棗枸杞泡的養生茶的李青衣轉頭看向正盯著蔚藍卡地亞最磅礴的會所發呆的黑子輕聲問道。離開未必是壞事,留下也未必是好事,這個決定肯定是黑子深思熟路后才做出的選擇,或許他內心很煎熬,也想留下來幫趙出息,或許他怕迷失自己,迷失在這繁華的大城市當中,到最后連自己都認不得自己。他不是小孩,他有自己的想法。
  黑子收回眼神,狠狠的吸著煙,狠狠的吐著煙霧,苦笑道“決定了,這里不適合我,祁連縣才適合我,畢竟那是我的故鄉,我知道你和出息都想讓我留下來,以出息現在混的這樣子,我在成都,完全可以享受榮華富貴,就像出息給我說的,我不用吃什么苦,不用受什么委屈,只要按照他安排的來,用不了多久,便能站穩腳跟,買房買車,娶個漂亮媳婦等等,總之以后干的每件事,或許在祁連縣那幫人眼里都是匪夷所思”
  李青衣有意問道“不服氣?”
  李青衣知道,黑子和趙出息在鳳凰村兩人經常爭風吃醋,特別是自己去鳳凰村后,黑子尤為想在自己面前表現,趙出息比黑子能打架,聽說小時候經常揍黑子,長大后再沒動過手。
  黑子露出和趙出息差不多的大白牙,有些局促的笑著,鳳凰村喝的都是山泉,這山泉很甜,礦物質很多,黑子知道李青衣想說什么,要說以前,黑子真心不服氣趙出息,只是后來發生的那些事以后,黑子服了,打心眼里服,他自認為自己做不到趙出息那般。可以為和他并沒有什么血緣關系的小平安拼命,可以為鳳凰村所有孩子出山奮斗,可以把自己每個月幾乎所有工資打給李青衣,黑子經常捫心自問,要是自己,行么?
  答案顯然易見,不可能。
  “沒有不服氣,出息和我不一樣,我沒理想也沒野心,要不然當初便會跟著出息一起離開鳳凰村,出來闖世界。出息有想法,也有理想,我相信出息以后一定會走的很遠很遠,出人頭地光宗耀祖,這些對他來說,都不是問題。我就是個普普通通人,就像你經常說的,小人物,如果鳳凰村還在,我想我一輩子都可能待在那里,打打工,掙點小錢,守著父母,娶個媳婦生個孩子,過最平凡最普通的曰子,可能這和我跟出息從小到大的環境有關,出息每天跟著老和尚,老和尚教給出息的東西,和我父母交給我那些淺顯的東西,顯然一樣”或許是想通了,黑子今天的話特別多,以往他都不敢如此和李青衣聊天,李青衣在黑子以及在趙出息心里是一樣的,如同高山仰止,不可褻瀆。
  李青衣放下茶杯,鳳凰村那么多人,她只關注兩個男人,一個是黑子,一個便是趙出息,之所以跟趙出息聊的多,更看好趙出息,或許正如黑子說的,趙出息從小接受的是老和尚的教育,他的世界觀不一樣,他從小向往的便是山外面的世界,而黑子,和大多數鳳凰村的村民是一樣的。
  李青衣有些好笑道“趙出息沒你想的那么偉大,你不是一直問我他離開鳳凰村最大的夢想是什么么?”
  “是什么?”黑子很想知道這個,趙出息走后,李青衣說趙出息有個夢想,他要去為這個夢想奮斗,黑子一直追問是什么夢想,可是李青衣總是說,等實現的時候便知道,黑子心里總是嘟囔,這要等到猴年馬月才能實現。
  李青衣認真道“他那會最大的夢想,便是給鳳凰村建一所和鎮上同樣漂亮的希望小學,只是現在,這個夢想已經沒用了,或許他已經有別的夢想”
  李青衣說完,黑子良久不說話,陷入沉思當中,這便是他和趙出息的差距,天壤之別。
  可他心里很清楚的是,出息能有今天,肯定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委屈,一個普普通不通的山里人,想要在大城市里站穩腳跟,容易么?不容易,只是趙出息注定不會告訴他們他所吃的苦所受的委屈。
  李青衣見黑子恢復狀態后,這才繼續問道“回去以后有什么打算?”
  “沒什么打算,繼續在我姐夫他親戚飯店打工,攢點錢,開個小門面,我姐說給我介紹個對象,只要這女孩不嫌我家窮,長的過得去,我就結婚,你知道,祁連縣那邊,像我這么大的,都已經結婚了。至于以后,就過著平平淡淡的生活,等有孩子以后,就把孩子交給出息,這是我唯一想求出息的事,大城市,終歸比祁連縣好,雖然我很不適應這里,可也不得不承認”黑子由衷說道,自從趙出息那晚和他聊過以后,他這幾天便一直在想這些事情。
  李青衣淺笑道“等你結婚的時候,我會給你包個大紅包,只要沒什么重要的事,我會去參加你的婚禮,畢竟,我也是鳳凰村人”
  是啊,三年半時間,李青衣早已是鳳凰村人了。
  黑子樂呵的笑起來,心里卻沒打算結婚的時候告訴李青衣……
  趙出息回到別墅的時候,黑子正在客廳里看電視,這幾天的六號別墅很冷清,晚上只有趙出息以及李青衣和黑子在,徐林出差去香港了,估計是在為西蜀集團的融資計劃做路演,尋找財團。
  李青衣估計在三樓天臺上,趙出息從酒窖拿出兩瓶白酒,又讓保姆阿姨弄了兩個涼菜,和黑子相對而坐,給兩人杯子里倒滿酒,趙出息心情很差,苦笑道“我知道,不管我怎么留你,你都不會改變主意,所以,我也就不說那些話了,鳳凰村就剩咱們兩個純爺們了,以后再見面挺難的,今晚咱什么話都不說,只喝酒”
  “出息,放心,不管我在那里,你都是我一輩子的兄弟”黑子心里也很悶,端起酒杯,也沒和趙出息碰,一飲而盡。
  趙出息盯著黑子,呵呵一笑,跟著喝完。
  “打算什么時候走?”趙出息詢問道,這段時間雖然事情很多,可是他還是每天堅持陪李青衣和黑子,因為這兩個人對他,有著非比尋常的意義,不管他爬的再高,都不可能忘記。
  黑子想了想說道“明天早上吧”
  “好,我讓人給你們訂機票”趙出息連忙說道。
  黑子回道“這次我自己回去,不用青衣送我”
  “你行么?”趙出息有些不放心的說道。
  黑子嘿嘿笑道“我這么大的人,又不是不認識路,還能丟了不成?放心”
  趙出息本意是讓人陪著黑子回鳳凰村,見黑子如此堅持,趙出息便不多說。
  趙出息從兜里掏出一張儲蓄卡,遞給黑子道“卡里有二十萬,都是我自己的錢,你別拒絕,你要是拒絕,就是不認我這個兄弟,這錢也不僅僅是給你的。我知道,你覺得祁連縣更適合你,所以等你回去,拿著錢給自己開個門面,干什么都行,至于剩下的錢,咱們鳳凰村還活著的人,比如嫁出去的女,誰要是生活太困難,你能幫則幫,如果有什么大事,就給我打電話,不管怎么樣,我永遠都是鳳凰村的人,等差不多的時候,我會回去看他們。還有,記得每年回村里上香燒紙的時候,把我那份也帶上,還有老和尚,我爹我娘的,還有小平安的,都別忘了,我回不去,這些都只能靠你了”
  說道最后,趙出息已經眼圈微紅,唏噓感慨不已。
  趙出息已經這么說,黑子要是再不手下這錢,估計趙出息不會心安。雖說二十萬對于黑子來說,絕對是多的不能再多的錢,可黑子注定不會拿著趙出息的血汗錢揮霍,到時候怎么用,他心里會有計劃。
  “出息,別怪我,大城市是繁華,可人太多太浮躁,我心里慌。我走了,你照顧好自己,我沒能力幫你,但你永遠記住,祁連縣里,還有個叫黑子的男人是你兄弟,不管你再牛逼,你都是我兄弟,你的根,也永遠都在鳳凰村,你不是一個人,鳳凰村的人,都在天上看著”黑子也有些動情道。
  “不說了,來,喝酒”趙出息拍著黑子的肩膀道,端起酒杯,二兩的白酒,火辣辣的燒,趙出息一杯一杯的灌著自己。
  正如黑子所說,不管他以后再怎么牛逼,他的根都在鳳凰村,斷不了,也不能斷。
  這一晚,黑子喝醉了,趙出息卻怎么都醉不了,到最后,是某個從樓上下來的女人,陪著他繼續喝。
  第二天,天亮,趙出息和李青衣送黑子去機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