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4)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4)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4)     

混世刁民347 有人在針對

簡姨的事情前前后后已經兩個多月,這期間是各方的博弈,簡姨選擇妥協已經是她最后的底線,可惜有些人卻一直想置她于死地,奈何簡姨不是李公權,李公權背后的參天大樹已經倒下,他自然早已成為棄子,下場可想而知,可簡姨不一樣,簡姨背后那幫人都是正在仕途如日中天的大佬,他們和簡姨的關系不是那種純粹的利益關系,而是同甘共苦過能推心致腹的朋友關系,因此才一直為簡姨奔走。最終,簡姨的量刑被縮減為十五年。
  當在市看守所見到簡姨,得知這個消息后,趙出息不禁激動,連老爺子以及柳學仕都明確告訴趙出息簡姨入獄二十年的結果已經塵埃落定,卻沒想到最后還能松動,可見簡姨背后的人脈不是一般的強大。關于簡姨的事情,一直都由芙蓉處理,畢竟趙出息中途消失過半個月,回來后詢問過芙蓉,芙蓉告訴他不用他管,一切都是簡姨吩咐好的,趙出息眾多事情纏身,也只好任由芙蓉折騰。
  “姨,有沒有可能再減少?”趙出息看著坐在自己對面有些憔悴的簡姨,貪心不足道。簡姨雖說看起來很憔悴,可心態不錯,要是普通人,估計早已經崩潰。在看守所里,簡姨有自己的單間,每天看書鍛煉,生活規律,不驕不躁不悲不喜。
  普通人入獄和大人物入獄的待遇自然是天壤之別,趙出息并不擔心簡姨會在里面受什么罪,想來也不會有人敢把簡姨怎么樣。簡姨并不用穿獄服,這是她應有的待遇,瞅著有些不知足的趙出息,簡姨笑著搖頭道“人要知足,知足常樂,榮華富貴,將相王侯,到最后還不是一杯黃土,十五年已經是最后的底線,再減刑,等于在觸及某些人的神經”
  趙出息有些落寞道“姨,你瘦了”
  “有么?瘦點也好,畢竟是粗茶淡飯,至少待在這里面,沒有太多的應酬,生活規律。浮浮沉沉,大起大落,其實都是經歷,這里面每個人都有故事,每個人的故事都不同,每天跟這些陌生人聊聊天挺好,感受下真正的人生百態,只是可能心態會愈發的滄桑”簡姨有些感慨的說道,她每天除過看書鍛煉吃飯睡覺,剩下的時間便是和有趣的人聊天,獄警也好,犯人也好。
  “姨,你的事情,我沒能幫上你”趙出息有些愧疚道,簡姨還是那個簡姨,并沒有被挫折擊倒,這是唯一讓趙出息慶幸的。
  簡姨淡淡的笑著,看向趙出息的眼神無比柔和,輕聲道“你要是能幫上,姨早就開口了,這些事情已經超出你的范圍,何況你已經幫我最大的忙,這就足夠了”
  “我沒做好姨交給我的事情”趙出息嘆氣道。
  簡姨自嘲笑道“出息,你已經做的很好,至少超出我的預料,外面的那些事情,我都已經知道,吳和平背叛也好,杜西南不幸離世也好,這或許都是他們的歸宿,你做好自己該做的就行,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姨相信你能把握住分寸,就算是把這個圈子賠進去,也值得,年輕人么,別有那么多的負擔”
  簡姨的話讓趙出息很欣慰,趙出息深呼吸道“姨,我知道自己該怎么做,放心,我不會把你辛苦打拼出來的這些東西賠進去”
  “姨相信你”簡姨點頭道。
  趙出息這時才想起芙蓉交代的事情道“姨,什么時候宣判?”
  “不出意外,應該是下周一,這是他們通知的”簡姨長舒一口氣道,終于要開始一段異樣的旅途,這是她早就料到的事情,不意外。
  趙出息牢記于心道“到時候,我和芙蓉姐他們會去”
  “隨意吧,剩下的事情芙蓉都知道該怎么做,你忙自己該忙的事情便行。出息,姨得說你兩句,有時候不要顧忌太多,賀元山郭青松和劉嵩這三個人,你的想法太多,有足夠的把握,就要殺伐果斷”簡姨忍不住提醒趙出息道。
  趙出息皺眉道“姨的意思是,我在處理他們的事情上有些拖?”
  “包括面對譚鴻儒以及唐家兄弟,你不能一味的防守,有時候還得主動出擊,得到的報酬絕對是讓你意外的,每個人每個圈子都有弱點,想好計劃,把握時機,主動出擊”簡姨沉聲說道,這是她這些年的經驗,貌似從她走進這個圈子,便一直是主動出擊,所以她才能吞下這么大的地盤。
  趙出息陷入沉思道“姨,我明白了”
  “行了,時間差不多了,我得去睡個午覺,別為我的事情擔心,說不定過段時間,我便能出去,你別忘了,有種方法叫保外就醫”簡姨意味深長的說道。
  “對了,姨,還有件事情得詢問你,西蜀集團最近事情比較多,可能需要融資……”
  趙出息還沒有說完,簡姨便已經起身揮手打斷趙出息的話道“出息,西蜀集團的事情,你自己決定便行,以后這些事情都不要給我說,你想怎么做便怎么做,我不是說過么,你就算是把整個西蜀集團賠進去,也算值了”
  簡姨的話,已經讓趙出息徹底愣住,這份信任?
  在趙出息發呆出神的時候,簡姨已經起身離開會客室,留下一臉癡呆的趙出息……
  從市看守所出來以后,趙出息便直接給胡雨嘉以及徐林打過電話,告訴他們簡姨已經同意,兩人得到確定答案,便開始行動。
  趙出息獨自開車離開市看守所,前往和蔣開山越好的某個商務會所,蔣開山在趙出息去市看守所的路上給他打過電話,說帶他去見個朋友,趙出息不禁好奇,什么朋友讓蔣開山如此神神秘秘的。
  蔣開山約的地方在望江樓,緊鄰著川大校區,地方有些難找,趙出息連打兩個電話才找到位置,在服務員的帶領下直奔蔣開山他們所在的包廂,尚未走進包廂,趙出息便已經聽見里面的鶯鶯燕燕不絕于耳,趙出息愈發的好奇。穿著銀色制服裹著黑色絲襪氣質不錯的服務員敲門得到應答后,趙出息這才推門而去。
  兩個男人,三個美女,男人除過蔣開山,便是他說的那位朋友,三個美女,蔣開山和那位朋友各樓一個,喝著紅酒談笑風生,最漂亮的那位美女坐在窗邊,長發牛仔褲,淺笑不說話,氣質比前兩位更出眾,笑起來很好看,趙出息心里嘀咕,難道這個美女是給自己留的?
  “出息,怎么這么慢?”蔣開山瞅見趙出息進來后,連忙起身招呼,那個從北京遠道而來的朋友也笑呵呵的看向趙出息。坐在最邊上的美女下意識看向趙出息,正好和趙出息的眼神交集,眠嘴一笑,可趙出息已經瞅見她眼神中那絲鄙視,或許他把自己當做好色之徒了。
  趙出息客氣道“不好意思,沒來過這里,多繞了兩圈”
  “沒事,沒事,我們也是剛來,兄弟快坐”蔣開山的朋友倒是自來熟,呵呵笑著說道,并沒有因為趙出息遲到而生氣。
  等趙出息坐下以后,蔣開山這才拉著趙出息介紹道“六哥,這便是我給你說的趙出息,我兄弟。出息,這位是我發小,小時候我經常跟著玩的,,大家都喊他六哥或者野總”
  趙出息看向有些微胖,笑起來眼睛瞇在一起,卻絲毫不生分的陳野微微點頭道“六哥”
  “什么六哥不六哥的,喊我老六便行,你是開山的兄弟便也是我的兄弟,開山能帶你見我,說明你兩絕對是鐵哥們,我這人沒多大愛好,除過女人便是交朋友,哈哈哈”陳野一臉笑意的說道,根本沒有陌生人見面的顧忌,顯然是廝混在社會上的人精。
  說完,陳野便對著坐在窗邊,現在緊挨著趙出息的長發美女喊道“嗨,美女,我朋友便交給你了,好好伺候著”
  “對了,趙茜,你那美女朋友叫什么名字來著?”陳野和那位美女不熟,是身邊這位美女帶來的,包括蔣開山旁邊那位也是。
  “林靜,野總,你這娛樂圈大腕,難道不知道林靜么,林靜也算是小有名氣”陳野懷里這位叫趙茜的美女嬌嗔道,顯然對陳野很顧忌。
  “明星?”趙出息皺眉道。
  蔣開山笑著解釋道“六哥混娛樂圈的,算得上那種幕后大佬”
  “什么大佬,什么混娛樂圈的,也就是混口飯吃,出息,以后要是看上什么明星模特,跟我說聲,只要不是什么清純玉女或者頂級大牌,我都能幫你搞定”陳野道,蠻不在乎。趙出息從陳野的語氣中能聽出來,貌似這位六哥,真如蔣開山說的是娛樂圈大佬?
  趙出息這時才看向林靜,微笑點頭,難怪氣質出眾,原來是明星,不過貌似自己沒聽說過,應該是三線或者二線,拍過幾部電視劇而已,不過仔細瞅瞅,這女人確實挺漂亮,并沒有濃妝艷抹,眼神很清澈。
  “出息,開山說你在成都混的不錯?”陳野笑著開口道,這話,顯然有些試探的問道。
  趙出息不知蔣開山給陳野說過什么,不過想來應該有分寸,笑著回道“六哥說笑了,我不過是小打小鬧,剛剛有點資本而已”
  “年前人謙虛低調不是什么壞事,我對你印象不錯,你這朋友算是交定了,以后到北京,一定得找我喝酒”陳野端起酒杯笑道,趙出息準備給自己倒酒,旁邊的林靜已經給他遞過來,趙出息微笑道“謝謝”
  這句謝謝,讓林靜微愣。
  趙出息和陳野碰杯道“六哥如果在成都有什么事需要我幫忙,可以直說”
  “你別說,我還真有事,不過今天就不說了,明晚我請客吃飯,到時候咱再聊”陳野一丁點也不客氣,直言不諱道。
  這倒讓趙出息哭笑不得,果真是無事不登三寶殿,不過是蔣開山的朋友,只要不是能力之外的,趙出息都不會拒絕。
  在蔣開山的調節下,趙出息和陳野聊的還算可以,想來這男人背景應該不小,可并沒有那些紈绔子弟的跋扈,真心把趙出息當朋友對待,趙出息覺得挺對口味。在這個商務會所待過半小時后,陳野貌似要離開,起身有意對著趙出息旁邊的林靜說道“林大美女,我們有事得先走,你幫我陪陪我兄弟”
  聽到陳野這句話,其余兩個美女面面相覷,陳野身邊的美女趙茜呵呵笑道“野總,林靜她還有事,不如讓我陪趙哥聊聊,怎么來都行?”
  “你?”陳野臉色瞬變,顯然有些生氣道“趙茜,你膽子越來越大了”
  趙茜見陳野臉色鐵青,一時不知道怎么回話,不禁有些后悔帶林靜來,她本意不過是帶林靜認識認識野總,如果能搭上這條船,以后在娛樂圈也要混,不過她知道林靜不是那種女人,現在野總讓林靜陪這個陌生男人,趙茜一時不知該怎么辦,誰知道這個男人是什么人品,會不會輕薄陳靜,要是真出事,她們也不敢得對陳野。
  “六哥……”趙出息本來想說自己還有事,得先走。
  這時,林靜卻起身道“六哥,你放心,我會配好趙哥的”
  “還是林靜懂事,陪我我兄弟,六哥不會讓你失望”陳野哈哈笑道,隨即帶著蔣開山以及其與兩個女人離開。
  趙茜離開時,看向林靜有些擔憂,林靜卻笑著搖頭。
  眾人走后,趙出息便一直在喝酒,也不和林靜說話,林靜也沒有搭理趙出息,之所以答應野總,只是怕趙茜他們得罪這位大佬,不然以后在圈內不好混。
  “你去哪,我送你”一杯酒喝完,趙出息覺得時間差不多,便起身道。
  林靜蹙眉,意外道“你不用我陪你?”
  “陪我?你要愿意,我倒不在乎,只是怕你不敢陪我”趙出息樂呵道“跟你開玩笑而已,六哥沒有別的意思,只是趙茜想的有點多,這才惹六哥生氣,如果你不用我送你,那我先走了”
  “不用,我打車走”林靜并沒有因此對趙出息客氣,畢竟是有些名氣的小明星,多少瞧不起趙出息這種俗人。
  趙出息苦笑搖頭,便徑直離開。
  接下來的兩天,趙出息的生活有些忙碌,白天除過陪李青衣和黑子,剩余的時間便是處理西蜀集團這邊的工作,同時還得和芙蓉保持聯系,如果川北那邊有情況,便得迅速趕過去。本來隔天晚上陳野請客吃飯,不過蔣開山說他有事去上海了,趙出息便懶得理會,蔣開山沒說陳野要他幫什么忙,趙出息也沒主動問。
  兩天后,齊思的假期結束,只好開始上班,陪李青衣和黑子的事情便交給趙出息,李青衣貌似這次來成都真是游玩的,并沒有其他事情,只是黑子的情緒越來越低,趙出息和李青衣都看在眼里,這天晚上,黑子終于找機會告訴趙出息和李青衣道,他要回祁連縣。
  離開,黑子終究還是選擇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