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04-05)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04-05)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04-05)     

混世刁民342 川北出事了

(今天大封推,大家多支持,我會努力加更)
  破而后立,不破不立,這是趙出息對于自己依舊無法掌控的川北如今的態度。
  可芙蓉接下來卻直言不諱的問道“如果劉嵩處理好川北的事,你該怎么辦?”
  趙出息早已想好對策,該怎么辦就怎么辦,以劉嵩郭青松他們的尿性和本事,要是能對付得了譚鴻儒,那現在這個位置估計便是他們在坐,而不是趙出息。趙出息盯著芙蓉,底氣十足道“劉嵩要能對付譚鴻儒,我們難道不應該感到慶幸么,至少這樣可以消耗譚鴻儒的實力,而劉嵩相應便得付出些代價,何況處理的滿不滿意,這個分寸是由我們控制的,我們說他處理的可以,便可以,我們說她處理的不行,便不行”
  “原來你是這么打算的”芙蓉恍然大悟道,這似乎有些不道德,明顯是借圈子危機打壓劉嵩和郭青松的勢力,可能會授人口舌。
  趙出息深吸口氣,認真道“你我都清楚,川南我們的勢力并不占優,如果川北我們再不能控制住,以后很難有和譚鴻儒唐家兄弟真刀真槍過招的實力,郭青松劉嵩賀元山這些毒瘤,必須得早點解決,不解決他們,我們的麻煩將不斷”
  “那我們就這樣看戲?”芙蓉頗有微詞道。
  趙出息苦笑搖頭道“我們怎么能看戲,可以暗地派人過去整編廣元那邊被打亂的人馬,我猜劉嵩肯定不會照我們說的辦,那我們便自己重新控制廣元,黃土不是說,譚鴻儒只是控制廣元市區,我們可以在下面的郊縣做動作,劉嵩不作為肯定會失去人心,到時候那些人自己會有個明智的選擇,同時我們得接觸達州巴中兩個城市,不管是自己人,還是地頭蛇都行,給足利益,我們不缺錢,不用省。還有,姐,我記得你說過,簡姨在那幾個人身邊有棋子,我想是時候用了,再不用估計都生銹了。最后,他們能在川北生事,我們難道就不能在川南生事?陳濤要是沒這點本事,我們以后還真不敢放心把整個川南交給他”
  “想的挺周到,這次我和黃土親自帶人去川北,想來應該會有些收獲”芙蓉雖說嘴上認同趙出息的計劃,可心里還是有些不放心,所以這趟川北她打算帶著黃土親自出征。
  對于芙蓉的想法,趙出息點頭道“這樣更好,你在那幫老人的威望比我要高,他們都比較信服你”
  “我們知道該怎么辦,你待在成都便行,不過有點事得你去辦”芙蓉看著趙出息,頗為認真的說道。
  趙出息疑惑道“什么事?”
  芙蓉沉聲道“這兩天抽時間你去見見簡姨,簡姨的事情應該要宣判,如果得到具體日期,第一時間通知我”
  趙出息一直說抽空去看簡姨,卻一直沒有幾乎,芙蓉倒是去過幾次,看來事情果真已經沒有什么懸念,本來趙出息以為還能再爭取爭取……
  “我明天中午去”趙出息點頭回道。
  成都龍泉驛尖尖山腰有數片別墅區,緊鄰著龍泉驛山門寺水庫,應該說整個別墅區都是圍繞著山門寺水庫而建的,這個地方叫御嶺灣,由中糧集團旗下地產公司開發,中糧御嶺灣的大多數別墅都是聚集在一起,唯獨有棟別墅偏偏傲然獨立在某個風水位置最好的地方,依山傍水玉帶環繞,這是風水學里最好的風水寶地,應該說這不是一棟別墅,而是三棟三層別墅構成的豪宅,配套設施不僅有游泳池,而且還有籃球場和網球場,站在這風景秀麗的半山腰上,可以眺望下面的別墅群以及山門寺水庫,估摸著這棟豪宅造價得上千萬。
  中糧御嶺灣別墅區是這兩年才開發出來的,所以這棟豪宅應該建成沒多久,想來豪宅的主人也是剛剛入住。其實這個別墅區并非中糧地產獨自開發的,而是由中糧地產牽頭和成都某個實力雄厚的房地產公司開發的,這個房地產公司在成都市區并沒有幾個項目,可在遂寧南充幾個城市,這個房地產公司的項目比比皆是。
  想來已經不難猜出這個房地產公司的背景,沒錯,這家房地產公司的幕后老板便是唐家兄弟,而中糧御嶺灣風水最好的這棟豪宅便是唐家兄弟專門給他們自己修建的,據說唐家兄弟前年偶遇一高人,是個上了年紀的風水先生,風水先生告訴他們龍泉有龍脈,更是跑遍整個御嶺灣最后確定這個位置風水最好,至于是不是這么回,那就沒幾個人知道,不過自從唐家兄弟搬到這里以后,最近一年他們確實沒發生什么不順心的事,特別是在李公權和簡姨接連入獄這特殊時期,唯獨他們沒有什么大災大難,唐家兄弟把這個功勞歸功于那位風水先生。
  人么,爬得越高內心的恐懼便越大,連偉人都說某些東西可以信可以不信,這等于間接承認這些東西的存在,所以唐家兄弟也脫不了這個規律。
  因此,豪宅落成沒多久,唐家兄弟便忍不住搬過來,這里配套設施什么都有,尖尖山并不高,估摸著也就上百米,而且坡度很緩和,不然這里也不會聚集這么多別墅區,穿過御嶺灣大道,山的那邊便是龍泉驛主城區,從這里道市區也不過二十分鐘。
  晚上,唐家兄弟喜歡去不遠處的中糧御嶺灣高爾夫俱樂部練球,大約持續半個小時,然后去緊鄰的鴻藝會會所喝會茶,不管是這個會所還是高爾夫俱樂部,都是他們旗下經營的產業,他們很多心腹以及朋友都在御嶺灣購買別墅,唐家兄弟顯然是要把這里打造成他們的大本營。
  喝完茶后,唐家兄弟步行回自己別墅,走回去約莫七八分鐘時間,他們權當是自己鍛煉,心腹以及保鏢則遠遠的跟在后面,警惕性很高,時刻提防任何突發情況。
  “這就是譚鴻儒要送給我們的禮物?果然是出手大方”十二月初成都已經很冷,何況是晚上的山上,唐云龍穿著呢子大衣,腳步沉穩的走在前面,沉聲說道。
  相比于笑面虎式人物的唐云鶴,唐云龍要顯的很沉穩,應該說老辣,大多數親兄弟的性格都成相反,比如跟著趙出息做事的大小王,他們和唐家兄弟差不多,只是火候卻差唐家兄弟很遠,一龍一鶴,更像是一只獨狼和一只狐貍。
  只穿著毛衣披著外套的唐云鶴呵呵笑道“半個廣元,大哥,你說我們倒是接還是不接?”
  “接,為什么不接,送上門的禮物,你能不收?”唐云龍沒有猶豫,便回道。唐云龍比唐云鶴大三歲,不過體型卻保持的很好,每天都進行各種鍛煉,更是很注重養生,所以唐云龍的頭發很濃密,只是臉上皺紋有點多,特別是眼角的魚尾紋,看起來比較滄桑。
  唐云鶴沒想到大哥的回答這么直接,皺眉道“那你的意思,我們支持譚鴻儒?”
  “誰說要支持譚鴻儒了?接住他送的禮物,難道我們就必須得支持他,想的倒美”背著手的譚云龍冷哼道,這段路是上坡路,讓他們走的有些喘氣。
  唐云鶴似乎明白大哥的意思了,哈哈大笑道“高,真高,大哥總是這么直接,不過我們怎么面對譚鴻儒?”
  “云鶴,有些事沒必要顧忌面子,該吃該拿的都得要,我們和他只有利益關系,包括和芙蓉那邊,現在他們走向拉攏我們,這正是我們的幾乎,所以得使勁占便宜,能占多少占多少,吃飽撐著最后,至于怎么選擇,那簡單,讓他們先打,到最后誰快要死,我們就趁他病要他命”唐云龍很早便已經想好自己的位置,所以他們一直淡然處之,更是跑到三亞去享受生活,直到譚鴻儒和簡姨那邊打起來后,這才選擇回來。
  “我知道該怎么辦了”唐云鶴笑瞇瞇的說道,他現在主要負責和譚鴻儒接觸,所以如何忽悠好譚鴻儒,是門藝術,畢竟紅爺可不簡單。
  “對了,大哥,芙蓉那邊怎么樣,你為什么不直接和趙出息談?”唐云鶴繼續問道。
  唐云龍輕笑道“趙出息?呵呵,他不過是個傀儡,所有實權都在芙蓉手里,芙蓉要是趕他走,他一秒都呆不下去,他不過是個棋子,到時候等簡姨出來,還不是一腳踢開,這是簡姨的圈子,芙蓉可不會讓他真的當主子,不過是權宜之計,所以我們得找芙蓉談“
  唐云鶴恍然大悟道“原來如此”
  很快兩人便回到他們的豪宅,唐云龍幾年前納的一位性感迷人的小妾,此刻正站在別墅門口等著他們,唐云龍的妻子在遂寧,一直不愿意來成都,兩人關系鬧的很僵,女兒在加拿大讀研究生,兒子在市區讀國際學校,周末才回來,不過唐云龍并不寂寞,在這里他享受的是天倫之樂,有兩個大小老婆照顧他,算得上左擁右抱。
  走在唐云龍旁邊的唐云鶴,看見這位床上功夫厲害的嫂子后,不禁玩味的笑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