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6)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6)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6)     

混世刁民341 再也見不到了

天府,天府之國,指美麗富饒的四川盆地,特指其中最精華的成都平原。
  不過史上最早被稱為“天府之國”的地區是三秦大地的關中地區,司馬遷《史記》記載“此所謂金城千里,天府之國也”。只是自秦滅巴蜀后,氣候、水源等條件無與倫比的蜀地并入華夏版圖,尤其在李冰興建都江堰后,至今的兩千多年中,天府之國便主要指四川盆地尤其是成都平原,素有“水旱從人,不知饑饉”。
  所以李青衣覺得這兩個字特別適合趙出息徐林他們,沒有成都會館中國會所那么的俗氣,也比鏡湖宮讓人眼前一亮,下意識便知道這個天府在哪,寓意什么。
  因此,眾人才覺得這個名字特別的合適。不過趙出息知道這不是件小事,真要籌劃起來需要很長的時間,而且他對這方面根本沒有經驗,只能寄希望于徐林以及李青衣的幫助。
  在場所有人都沒有注意到,他們聊的風生水起,坐在旁邊的黑子卻一頭霧水,想要插話卻不知道說什么,不禁覺得和趙出息等人有代溝,一臉尷尬的黑子只好低頭喝水,識趣的當個傾聽者。趙出息真的還是以前的那個趙出息么,或許趙出息覺得是,或許李青衣也覺得是,畢竟李青衣清楚趙出息心里的想法,可黑子未必這么覺得。
  人么,終歸會變的,有些人變的越來越好,有些人變的越來越差,有些人變的熟悉,有些人變的陌生。
  吃完晚飯,由于川北的事情,趙出息只好取消本來帶李青衣他們去時光酒吧坐會的計劃,自己打車只身回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六號,讓齊思和徐林帶著李青衣黑子去,順便到時候可以逛逛夜晚的錦江兩岸。
  趙出息打車剛回六號別墅的時候,一輛寶馬li剛剛離開六號別墅,和趙出息的車擦肩而過,趙出息付完錢下車直接回別墅上二樓,碰見芙蓉和黃土正在二樓客廳商量事,客廳里只有他兩,今天被趙出息放假休息一天的周易不在,他去湖邊散步了。
  芙蓉瞅見只有趙出息獨自回來,其余人沒回來,問道“他們呢?”
  趙出息邊往過走邊說道“我讓齊思帶著去時光酒吧去了”
  芙蓉默默點頭,卻意味深長的說道“我還以為你不回來了”
  趙出息知道這是芙蓉姐對他并沒有第一時間趕回來的指責,剛開始趙出息確實想直接趕回來,可想通事情后,趙出息覺得并沒有必要,自己不見劉嵩,正好告訴劉嵩自己的態度是什么,現在他和郭青松劉嵩那幫人只差撕破最后一道臉皮,郭青松和賀元山不敢撕破臉皮,是因為經濟命脈掌控在西蜀集團這邊,也等于掌控在趙出息手里,如果鋌而走險,便意味著要放棄很多利益,這或許正是趙出息樂于見到的,所以賀元山和郭青松等人并沒有輕舉妄動,只是有些進退兩難而已。趙出息不得不感謝簡姨當年建立的這個游戲規則,權利和金錢拆分,只占有不能買賣,只能擁有分紅和投票的股份。
  “姐,劉嵩走了?”趙出息風輕云淡的笑道。
  芙蓉沒想到趙出息還笑,瞪著趙出息道“剛走不久,被我狠狠的訓斥了頓”
  這個圈子里,目前剛如此無所顧忌訓斥幾位的大佬,也就僅此一個,連趙出息都要有所顧忌。
  “姐,川北的事情,說說你們的打算,填補吳和平的空白后,成都目前已經被我們牢牢掌控,雖說勢力比以往有所損失,可由于我們解決這件事情的速度,我們的實力并沒有傷筋動骨,川南地區有陳濤,我們可以稍微放心,現在川北出事,難道對我們不是又一次機會么?”趙出息直接說出自己的想法。
  芙蓉眼神閃爍道“你以為事情很簡單么?”
  趙出息疑惑道“什么意思?”
  “負責廣元的孫天相屬于偏中立角色,我們一直在暗中接觸孫天相,只要孫天相反水,可以直接打擊劉嵩郭青松等人的勢力”芙蓉有些遺憾道,想到他們這么長時間的努力就這么化為烏有,不禁嘆氣。
  “孫天相是我們的人?”趙出息意外道,臉色微變,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真要是這樣,這次損失最大的是他們。
  芙蓉搖頭道“談不上,我們本來正在接觸,他和劉嵩關系很好,只是對于劉嵩郭青松他們在簡姨入獄后的這些做法頗有微詞,這才和我們直接聯系,所以還在猶豫當中,至于能不能棄暗投明,尚不能下結論,不過現在已經沒什么意義了”
  “這事難道譚鴻儒知道?”趙出息低聲詢問道,要是譚鴻儒知道才這么做,那譚鴻儒的眼線藏的可不淺。
  黃土打消趙出息的疑慮道“譚鴻儒不可能知道,這事是芙蓉姐單線聯系的,連我都不知道,譚鴻儒不可能知道,只能說是巧合,譚鴻儒對廣元的勢力窺覷已久,他在那里勢力不小,一直和我們分庭抗禮,看來簡姨入獄后,他的布局不少”
  “那現在等于廣元徹底淪陷了?”趙出息臉色陰沉道。
  黃土繼續道“算不上徹底淪陷,只是失去市區,不過能看出,譚鴻儒在廣元的人脈積累很強勢,不然速度不可能這么快”
  “給我說說我們在川北的具體情況”趙出息對于川北沒有什么直觀印象,他只知道川北是由劉嵩負責,不像黃土芙蓉他們了如指掌。
  黃土看眼芙蓉后,詳細解釋道“四川十個地級市,不算川西北的阿壩自治州,川北有個地級市,占大多數,分別是廣元、巴中、達州、南充、廣安、遂寧、德陽、綿陽,如果按經濟排行的話分別是綿陽、德陽、南充、廣元、達州、遂寧、廣安、巴中,綿陽德陽算得上除成都外,最繁華的城市。這個城市,綿陽和德陽這兩個經濟重鎮由譚鴻儒那幫人把持著,我們的勢力很弱小,簡姨一直想吞下這兩個地方。接著是以遂寧為中心的輻射區,這里屬于遂寧人的地盤,南充遂寧以唐家兄弟為大,我們的勢力同樣微乎其微,剩下的城市的便是廣元、廣安、達州、巴中,廣元你已經知道,我們和譚鴻儒分庭抗禮,廣安的情況差不多,我們和唐家兄弟分庭抗禮,剩下達州和巴中兩個城市,我們的勢力是不小,可還達不到只手遮天的地位,這兩個城市都有地頭蛇,而且各自和譚鴻儒和唐家兄弟關系不錯,加上唐家兄弟和譚鴻儒本來在這兩個城市的勢力,算得上錯綜復雜,我們的形勢不容樂觀,現在廣元出現問題,你自己掂量川北的局”
  趙出息聽完黃土的話,不禁陷入沉思當中。
  “我們現在能在川北說上話?我的意思是我們”趙出息思考良久道。
  芙蓉回道“能說上話,但估計沒劉嵩管用,畢竟他一直負責那邊”
  “既然我們并不能控制川北,想要控制川北,那就得付出點代價,不然不管我們如何努力,都不可能在川北有起色”趙出息一臉嚴肅說道,他依舊是自己最開始的打算。
  芙蓉詢問道“你還是自己的意思,任由事態進步擴大,交給劉嵩處理,他要處理不妥當,我們接手?”
  “破而后立,不破不立”趙出息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