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34 野草1


  第三十章曾經
  自從上次下雪后,西安的雪開始頻繁起來,不過都沒有像第一次下的那么大,零零落落飄上一層后,便又戛然而止,讓人掃興而歸。只是此刻的雪花卻不像往常那樣吝嗇,似乎老天爺醞釀了大半個月終于打算來場大的。沒過多久,花瓣大小的雪花便凌亂起來,趁著西北風在路燈幽暗的燈光下張牙舞爪,伊伊披著趙出息的外套蹦蹦跳跳走在前面,偶爾伸出手來仍由一片片雪花落在自己手中,盯著她慢慢融化,只穿著毛衣的趙出息緊跟在后面,他的體質雖比不上二胖那么的變態,可在祁連大山生活這么多年這點寒冷還是能忍受,要知道祁連大山的冬天無比漫長,比西安更冷。
  趙出息思索良久,最終還是決定道“伊伊,你真的要聽趙出息的故事么?”
  伊伊轉過頭來,嬌笑道“趙出息要是想說,伊伊就聽”
  趙出息聳聳肩自嘲一笑,雪花早已白發,腳步沉穩往前數步道“趙出息出生在祁連大山深處一個叫鳳凰村的村子,那里屬于青海祁連縣。出生時,趙出息的娘因為難產大出血死了,如果在大城市她肯定不會死,村子里沒所謂的醫院以及醫療室等等,只有土郎中和接生婆,這是命。趙出息的爹是普普通通的農民,趙出息的娘死后父子兩人便相依為命,趙出息的爹希望他長大以后出人頭地有本事,給他起名趙出息,土的掉渣的名字,不過農村賤名好養。兩歲時趙出息爹出山賣草藥,之后就再也沒回來,村里人說死在路上,至于是跌進懸崖還是被山里畜牲吃了,沒人知道。從那以后,趙出息就成了孤兒,吃百家飯長大,只是每天黃昏他都會跑都村口那大樹底下,多么希望爹能回來。村里沒人管他,他成了徹頭徹尾的野孩子,偷雞摸狗,坑蒙拐騙,打架鬧事什么都干,沒人能管得住他。”
  伊伊和趙出息并肩而行,趙出息一米八左右,有雙美腿的伊伊能打到趙出息的耳朵,路燈將兩人的背影無限拉長,身后的雪地里留下一連串的腳印,每一步都是一個故事。
  趙出息一直覺得男人得耐得住孤獨和寂寞,老和尚能忍受四十多年不出山,那個男人在鳳凰村一待便是整整兩年修身養性,他要走的路才剛剛開始,他從沒覺得自己有什么大故事,或許是因為黃毛有感而發,這才說起關于自己的那些事。
  不知什么時候,伊伊已經紅了眼睛,偷偷抹掉眼淚道“趙出息后來呢”
  趙出息深深的吸了口氣道“有天趙出息發現鳳凰村山對面有座破廟,廟里住著位老和尚,老村長對趙出息說他沒出生老和尚就已經在那待了十多年,閑的沒事干,他就跑山對面那破廟玩,陰差陽錯老和尚成了他師父,教他看書識字功夫,趙出息跟著他進山采藥打獵,幾乎形影不離。六歲時,山外面來了個男人找老和尚,每天和老和尚在破廟里下棋聊天對飲,趙出息不知道男人為什么要來。男人在鳳凰村一待便是整整兩年,和村民們一起弄了個破學校,趙出息和那些孩子們成了他的學生,他懂的很多,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似乎沒有他不知道的,他總是給孩子們講山外面的故事,大城市的繁華,人心的叵測等等,在沒有走出大山前,趙出息對這個世界的了解大多都是從他那里得知的。白天跟著他去學校上課,晚上一起回破廟找老和尚,趙出息不知道他和老和尚什么關系,老和尚對他一直不理不睬,總是攆他離開鳳凰村。兩年后的有一天,他突然告訴老和尚他想通了,于是第二天便背著行李離開鳳凰村,趙出息跟著他走了兩座山,直到他呵斥才回去,對于趙出息來說,這兩年,他就像是趙出息的父親”
  “你再沒見那個男人?”伊伊偷偷握住趙出息的手,緊緊的握住,不想分開。雖然沒見過這個男人,卻能從趙出息的語氣中感覺到這個男人的厚重,如同一座巍峨的大山,對哲學頗感興趣的伊伊知道,一個男人要是沒有強大的精神世界支撐,是不可能做出這些事。
  這是趙出息第一次握女孩的手,伊伊的手柔若無骨,趙出息感受著伊伊手中的溫度,搖頭苦笑道“沒有,直到老和尚死,我都沒見過男人”
  伊伊有些意外,捂著嘴小聲問道“老和尚死了?”
  趙出息悻悻一笑道“兩年前,老和尚一場大病最終倒下,至今我都不知道老和尚叫什么,在沒有走進鳳凰村之前,他經歷過什么,他是誰,我只知道他叫老和尚,如此簡單,簡單到讓人覺得可笑”
  趙出息望著西北方向,被西北風狂虐的雪花打在人的臉上生疼,趙出息也不躲避繼續說道“十八歲后,老和尚便經常嘀咕著讓我出山,我總是嬉皮笑臉的說在鳳凰村多好,蹭吃蹭喝什么都不用操心,老和尚教給我的本事讓我在鳳凰村以及周圍村子里以打架兇狠出名,沒人敢惹我,我就像古時候的紈绔大少欺男霸女,他們沒少在背后戳我脊梁骨,我就跟他們勾心斗角你來我往的玩,老和尚看在眼里總是嘆著氣,其實他知道我不愿意離開祁連山里的原因,他年紀越來越大,身子骨越來越不好,我得守著他,看著他入土為安,好歹算我半個師傅,不然我不放心。老和尚死后,在我準備離開大山的時候,她來了。”
  伊伊沒想到故事如此曲折,側身問道“她是誰?”
  “她叫李青衣,是來自大城市的女人,去鳳凰村支教,男人走后鳳凰村就再沒有過老師,我不知道她是怎么找到這的,或許是祁連縣上派來的,她在鳳凰村一待,如今也是兩年了。她比男人還要執拗,比男人懂的更多,我對山外剩下的了解,便是她告訴我的。她長的很漂亮,這讓我的計劃徹底打亂,你知道,山里什么人都有,她這么漂亮,我怕有人對她心懷不軌。正如我所想的那樣,剛到鳳凰村的頭幾個月,附近村子和本村的流氓們對她都不懷好意,我就守著她,來一個打一個,直到把所有人打怕,沒人敢再欺負她。”趙出息想到那段日子,便覺得好笑,每天晚上守著李青衣,生怕被某些鋌而走險的牲口們糟蹋了。
  “那她現在還在鳳凰村支教嗎?”伊伊很好奇的問道,她沒想到還有比那個男人更強大的女人存在,這到底是一種什么樣的毅力。
  趙出息淡淡點頭道“在,可我知道有一天她終歸會離開”
  伊伊皺眉道“你走了,誰來保護她?”
  趙出息搖頭道“她早就不用我保護了,或者說她根本不需要保護”
  兩人邊說邊走,不知不覺已經從和平門走到南門口,不知為何,伊伊很想見見那個女人,輕聲道“出息,我想有一天也去鳳凰村支教”
  趙出息苦笑道“傻妞,大山里的生活很苦,苦到超出你的想象,沒有人會像李青衣那樣耐得住那種寂寞,她對鳳凰村的大恩大德,鳳凰村所有人都沒齒難忘,要是沒有她,鳳凰村的孩子們世世代代將會困在大山,連走出山外的機會都沒有,是她給了這些孩子走出大山的機會,用知識去改變命運。至于鳳凰村欠她的,有我,我趙出息用一輩子來還”
  “這樣不累么?”伊伊很心疼很心疼的問道。
  趙出息若有所思道“不累,有什么累的,誰讓我生在鳳凰村,這是注定的”
  伊伊有種說不出的感覺,總感覺趙出息有話沒說完,嘀咕道“出息,我總感覺你還有心事,是不是還有什么故事沒給我說?”
  “我能有什么心事,再說我一普普通通的農民,哪有那么多的故事,剩下的故事就是來西安后”趙出息自嘲一笑,連忙轉移話題指著南門國際公館工地說道“我來西安后,便一直在這里打工,已經半年時間,再后來就去了山水情,這就是我的故事,完了”
  伊伊不說話,只是沉默,她真的很心疼趙出息。
  趙出息往前走,回頭看見伊伊站在原地一動不動,轉身拉住伊伊的手說道“離六點還有一會,我們過去坐會,等六點有車了,我送你回家”
  伊伊什么想法都沒有,盯著趙出息,任由趙出息拉著她往前走,這傻妞真心是太善良,不怕趙出息要是壞人,把她拉進去圈圈叉叉了怎么辦?
  等到了工地門口時候,伊伊不走了,直視著趙出息的眼神固執道“出息,我想知道你走出大山的真正原因?”
  趙出息一愣,沒想到伊伊會如此直接,眼神復雜,猶豫不決,這是隱藏在他內心最深處的東西,似乎只有李青衣知道。
  趙出息嬉皮笑臉道“因為一個孩子,因為一群孩子,等有機會,你會知道的”
  工地門口的小板房里,守夜的是韓三強和二胖,韓三強出去巡視,二胖一眼便瞅見是趙出息,興高采烈的跑出來,只是奇怪今天趙出息怎么回來的這么找,興奮的喊道“出息”
  二胖剛喊完,臉上的笑容便消失,伊伊出現在他的視野中,二胖用異樣的眼神打量著趙出息旁邊的伊伊,一臉疑惑,趙出息笑著解釋道“二胖,她是我的同事,伊伊”
  趙出息介紹完,二胖這才放松警惕,繼續嘿嘿傻笑。趙出息指著二胖,對著伊伊笑道“他是我最好的兄弟,二胖,他不是傻子”
  伊伊嬌笑著和二胖打招呼,瞅著又高又壯笑的讓人無奈確實像個傻子的二胖,伊伊不知道趙出息說這話什么意思,感覺很詭異。
  這時韓三強巡邏回來,瞅見趙出息和伊伊,目瞪口呆道“這啥情況,這啥情況,趙哥,你怎么還拐個美女回來了?”
  趙出息生怕韓三強亂說話,連忙介紹兩人認識。
  韓三強不以為然道“趙哥,我不得不崇拜你,你就是我的偶像啊”
  趙出息似乎知道韓三強想要說什么,用眼神示意別亂說話,韓三強回復我懂的,不會打擾你的好事,就差說要不要兄弟出去給你開個房間,讓你好好享受一番。
  伊伊只在工地待了不到十分鐘,六點剛過,趙出息便送她去對面馬路公交站牌等車,目送著她上車,直等到公交車消失后才回過頭。公交車上的伊伊一直盯著雪地中的趙出息,不知不覺,已經淚流滿面,她總感覺自己苦,可沒想到趙出息比自己更苦。
  這生活,不就是如此?
  雪越下越大,趙出息仰望著城市的夜空,喃喃自語道“老和尚,小平安,趙出息一定會富貴還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