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339 不歡而散

在六號別墅沒待幾天,卻給六號別墅帶來許多歡聲笑語的點點就這么走了,她肯定不知道,她的命運已經被決定,以后和這座城市再無任何關系。或許那個男人的出發點是為點點好,正如他們所說的,畢竟他是點點的爸爸。也或許這個男人是有私心的,可是誰又能沒有私心呢,許曼要將點點留在身邊,難道說沒有私心。
  北京,一個比成都大數倍的城市,點點畢竟是個孩子,估計用不了多久,等她適應新的環境,便會忘記這里的一切,再多些日子,可能也會忘記他們這幾個認識沒多久的人……
  許曼抱著點點緩緩走出六號別墅,齊思早已經收拾好點點的東西,趙出息提著箱子跟在后面,齊思因為可能再也見不到點點,有些失落和悲傷,不想去送點點,她怕自己忍不住落淚,便留在別墅里。趙出息獨自送許曼和點點離開,將箱子放進車里,趙出息對著已經上車的點點,一臉認真的說道“點點,答應叔叔,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不要哭,要笑,叔叔喜歡會笑的點點”
  點點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望著趙出息,她自然聽不懂趙出息話里的意思,嘿嘿笑道“叔叔放心,點點不會再哭了,你也要乖乖的哦,不然回來我不給你買糖吃”
  趙出息聽到這話,有些哭笑不得,深深嘆著氣。
  許曼啟動車,奧迪逐漸從趙出息的視野里消失,因為點點發生的所有事,在這刻算是落下帷幕……
  趙出息回到別墅的時候,齊思正站在三樓的露臺上眺望著奧迪消失的方向,李青衣在這件事情上表現的很平靜,雖說已經猜到些事情,可畢竟跟她沒有太大的關系,所以李青衣懶得去刨根問底。
  李青衣淺笑道“齊思,你很喜歡孩子?”
  露臺上的風很大,齊思的頭發被吹的肆意飛舞,李青衣扎著馬尾,倒沒什么事。齊思捋著頭發,那眼神有些向往,點頭道“可能是母性使然,覺得小孩挺有意思,看著他們一天天的長大,或許是自己最驕傲的事情,青衣姐,你呢?”
  李青衣不悲不喜道“在鳳凰村整整三年半時間,我都是和孩子們在一起,怎能不喜歡?他們天真無邪,純潔商量,對這個世界充滿好奇,我最喜歡看他們那渴望獲得知識的眼神,所以,我才一直留在那里”
  齊思若有所思,沉默片刻,猶豫道“青衣姐,我想知道,除過孩子,還有什么東西支持著你一直留在鳳凰村?畢竟這不是一年兩年,而是三年半,更是你生命中最燦爛的時光,普通人,不可能會有這個決心和毅力”
  “很多吧,最開始是因為某個男人去的鳳凰村,沒有太多想法,更沒想過自己會不會留下來,后來因為某人求過我留下來,再后來便是堅持去堅持”李青衣苦笑搖頭道,這是實話,只是再后來的后來卻沒說。
  齊思被這種精神震撼住,低聲道“你沒想過離開么?”
  李青衣嘆氣道“怎么能沒想過離開,我自己清楚,我也不可能一輩子都待在那里,只是什么時候離開,心里也沒譜,或者三年五載,或者一狠心會在那里待十年,不過不管怎么想,我都沒想道我如此方式離開”
  齊思知道這是什么方式,一種近乎悲壯的方式,這倒是誰都沒想到的。
  這時候,趙出息上樓來找李青衣和齊思,看見兩人在聊天,趙出息沉聲道“走吧,我們出發吧”
  齊思和李青衣早已經換好衣服,所以只用拿上包,眾人便坐車離開牧馬山蔚藍卡地亞,這次趙出息并沒有讓周易以及趙虎成跟著,自己親自開車,黑子坐在副駕駛位置,齊思和李青衣則坐在后面,路上有說有笑,氣氛還算融洽。
  第一站自然是李青衣想去的人民公園門口的川軍抗日陣亡將士紀念碑。
  關于抗日戰爭的故事,趙出息所有的資料都來自于老和尚,老和尚當過兵,打過日本鬼子,參加過解放戰爭,至于做到什么位置,趙出息目前還不知道,關于老和尚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神秘和模糊,整個鳳凰村都沒人知道,不過趙出息知道那個當年來過鳳凰村的男人應該知道關于老和尚的事情,不然怎么可能會找到鳳凰村,只是這男人后來再也沒有任何消息,更沒有再來過鳳凰村,來到大城市以后,趙出息不是沒想過找到他,只是茫茫人海,諾大的世界,到哪去找他,何況已經是十多年后的事情。
  沒過多久,奔馳l便已經到人民公園,趙出息找地方停好車,終于相伴前往紀念碑。趙出息雖說來成都已經有些日子,可從來沒來過這個地方,關于川軍抗日的事情,要不是李青衣那天說,他根本不知道,沒想到喜歡過安逸生活的川人會如此勇猛,這倒真心讓他意外。
  關于“川軍抗日陣亡將士紀念碑”,可謂是幾經波折。44年成都市文化界和社會團體成立“造像籌委會”,邀請著名雕塑家劉開渠先生創作了“川軍抗日陣亡將士紀念碑”。同年月日,紀念碑立于成都市老東門城門內;年紀念碑因交通建設被拆毀;年月日成都市人民政府在萬年場二環路口重塑紀念碑;年成都市二環路改造,“無名英雄”遷移至人民公園;年月日紀念碑才矗立于成都市人民公園東門前
  紀念碑上面是個一位川軍士兵,穿著短褲、綁著綁腿,背著斗笠大刀、手握步槍,胸前懸掛兩顆手榴彈,注視前方,就像即將沖鋒的戰士,下面寫著“川軍抗日陣亡將士紀念碑”十一個大字,趙出息等人站在紀念碑前,凝視這那位川軍戰士,久久不語,似乎能感受到當年的烽火連三月。
  趙出息過會詢問道“要不要幫你照張相?”
  李青衣微微皺眉道“不用,我自己隨意走走便是”
  李青衣不喜歡照相,更不會在這種場合照相,對她來說,這是對先烈們的不尊敬,只要用心去感受,便能找到那種氛圍和感覺。就算是去旅行,李青衣也不喜歡照相,她似乎像是個路人,只在乎來過,像她筆記本扉頁上寫的那句話。
  我喜歡一個人獨自旅行,不言不語……
  李青衣閉著眼睛摸著銅像,像是在訴說些什么,趙出息幾個人站在旁邊,趙出息還算感同身受,至于黑子,完全不知道為什么要來這里,大山里的孩子,連吃飯溫飽都是問題,又從哪去知道那些歷史,所以教育對于任何一個民族來說,都是重中之重,只要這樣,文明和歷史才能傳承下去,不然,只能隨著時間消亡,最終消失在歲月的長河當中。
  從人民公園出來后,眾人的氣氛有些低落,趙出息想找話題最終卻選擇閉嘴,還好已經到午飯時間,趙出息便讓再怎么吃都很難胖起來的齊思帶著他們去吃午飯,齊思推薦了家不大味道卻很不錯的川菜館,就在錦里附近,他們吃完以后,正好可以去逛錦里。
  整個下午趙出息和齊思都陪著李青衣黑子逛成都,先去錦里,后來再去寬窄巷子,走走停停吃吃喝喝,有說有笑,不亦樂乎,趙出息難得有這么悠閑的時間。李青衣碰見有趣的酒吧以及小店都會停下腳步進去走走,黑子對周圍的任何環境都充滿好奇,四處張望著。
  晚飯,趙出息打算帶她們去銀杏南亭去吃,畢竟銀杏在成都還算知名,不管好不好吃,都得帶李青衣去,趙出息覺得味道還算不錯。中途徐林給他打過電話,詢問他們在哪,趙出息讓他直接來銀杏南亭吃晚飯,畢竟老徐和李青衣還算聊得來。
  只是剛到銀杏南亭沒多久,應該說是剛剛坐下,黃土卻跟著徐林急急忙忙趕到銀杏南亭,趙出息見黃土臉色沉重,便跟著黃土走出包廂,黃土沉聲道“川北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