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6)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6)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6)     

混世刁民337 格格不入的黑子三

禮物?
  (事情已經忙完,開始努力更新)
  一個小題大做,一個寸步不讓,兩人其實都知道彼此心里的想法,卻不過是想讓對方先低頭,從明面上來看,唐云鶴略占上風,可深究下去的話,譚鴻儒有坐懷不亂的底氣,簡姨踉蹌入獄后,如今的川渝大小紅袍里,第一把交椅,譚鴻儒當仁不讓,在唐云鶴面前他怎么可能低頭,寧可放棄和唐家兄弟結盟,也不會輕易向唐家兄弟低頭,要知道,低頭容易,再抬頭難于上青天。
  唐云鶴似乎真要離開,絲毫沒有留戀的意思,步伐沉穩的往出走,譚鴻儒笑意盎然目送著唐云鶴離開,誰會先低頭?兩條老狐貍,各自抱著不同的心態。
  唐云鶴臉上的表情很復雜,他在等著譚鴻儒向他低頭,只要能讓譚鴻儒低頭,今天這趟王子國際俱樂部算是沒白來,眼看就要走到門口,唐云鶴心里默數著一秒,兩秒,三秒,當三秒數完之后,譚鴻儒依舊八風不動,唐云鶴單手已經拉住門把手,只要微微用力,便能拉開包廂的門,既然譚鴻儒不打算低頭,那待在這里又有什么意思?
  就在唐云鶴在拉開包廂門時候,唐云鶴卻突然哈哈大笑著轉身,有些戲謔的說道“老譚啊老譚,你這人啊,讓你低個頭這么難,罷了罷了,再陪你閑扯幾句”
  走?不會。
  唐云鶴還不可能為讓譚鴻儒低頭而放棄圈子利益,他不過是想試探試探譚鴻儒而已,譚鴻儒不低頭,說明這個紅爺還是那個紅爺,可譚鴻儒要是低頭了,唐云鶴就得考慮考慮這次合作的可能性以及風險,或者說,猜測譚鴻儒的處境。最重要的一條,唐云鶴知道,自己要真敢不給他面子拂袖而去,譚鴻儒下一秒便有可能給趙出息打電話,聯手趙出息對抗他們唐家,這個人做事沒有規矩,喜歡劍走偏鋒,最重要的是沒什么底線,這事他真敢這么做。
  “既然不走,那就坐下繼續喝酒”坐在沙發上的譚鴻儒淡淡笑道,他不信唐云鶴真敢走,想讓他低頭,他們唐家兄弟未必有這個實力。
  唐云鶴怎么走過去,又怎么走過來,要是普通人,面子上肯定擱不下,可唐云鶴風輕云淡,這本就是他給譚鴻儒下的套,沒上套自己又不吃什么虧?
  唐云鶴坐下后,拿著根煙放在自己的鼻子前使勁聞著,他已經戒煙很長時間,可是還是饞這個味道,只能靠這種辦法來解決,不然會特別難受。聞幾口煙味后,唐云鶴耐人尋問的笑道“老譚,說說你的想法,想怎么對付那小子?后起之秀,雖說有些本事,可不尊敬長輩,這可不是什么好事,會亂規矩,以后這川渝道上,誰都敢挑戰你我,不是么?”
  “我想聽聽你對趙出息的評價,以及你們對他的態度”譚鴻儒并沒有著急開口,而是輕聲問道。
  唐云鶴停止聞煙味的動作,呵呵笑道“他連簡影留下的爛攤子都收拾不了,又有什么能力,怎么配做你我的對手?”
  顯然,唐云鶴這是敷衍之詞,譚鴻儒對于一直沒有實話的唐云鶴略有反感,要是老大來的話,估計現在早已經入正題。
  “可不久前,他剛剛帶人殺到我德陽,在我眼皮底下,干掉了吳和平,老唐我問句,要是你,你敢冒這個險么?”譚鴻儒不懷好意的說道,這是個讓唐云鶴進退兩難的問題。
  唐云鶴停頓數秒,他可不會傻到在紅爺的地盤打紅爺的臉,回道“憑心而論,這個,年紀大了,折騰不動了,這些都是后生們干的事情,想來老譚也不會帶人殺到我遂寧吧?”
  譚鴻儒笑瞇瞇的搖頭,人精就是人精。
  譚鴻儒緩緩開口道“在我眼里,趙出息比簡影更有野心,簡姨最近幾年走的是保守路線,不求開拓,只求守成,雖說還是那個川渝頭號響馬,可已經不如當年”
  唐云鶴不否認道“這倒是,畢竟這里面你的功勞最大啊,你可是沒少虎口奪食,逼的簡姨一直退讓,怎么,你難道覺得這個趙出息還有簡姨的本事,你太瞧的起他了吧,我說老譚,你不至于被他一次給嚇住吧,簡姨的本事,我們不得不承認,這個女人太厲害,一個才冒出頭的年輕人,還沒掌控住簡姨本來的地盤,他有什么本事超越簡姨,笑話而已”
  唐云鶴完全不把趙出息放在眼里。
  譚鴻儒有些不屑,處在這個圈子,居安思危是最起碼的事情,保不準那天就死在未知的對手手里,譚鴻儒回道“可把苗頭扼殺在搖籃里,難道不是最好的辦法么,何況,老唐,別告訴我你不惦記簡姨留下的地盤,你們一直不動手,只想看我怎么辦,或者說看我和趙出息打的不可開交,那時候坐收漁翁之利”
  “老譚,看你這話說的,我們哪有那心思,不是這段時間一直在海南忙那邊的項目么,沒工夫理這些事”唐云鶴哈哈笑著,自己不會承認。
  唐云鶴一直笑著打哈哈,談話沒什么實際性的進展,這讓譚鴻儒頗為惱怒。
  譚鴻儒再退一步道“老唐,說說你們的想法吧,總之,不管你們怎么辦,接下來的日子里,我都會權利開始爭奪簡姨留下的地盤,你們要是不感興趣坐著看戲也行,你們要是有興趣,想來你我聯手起來,加上和趙出息對立的那些人,只要稍加努力,便能讓趙出息全軍覆沒”
  “你的意思,是要向趙出息宣戰了?”唐云鶴終于認真的問道。
  譚鴻儒冷笑道“德陽之后,我還有什么理由讓他過安穩的日子?”
  “紅爺果真是紅爺,有魄力,既然紅爺如此有誠意,那我也來說幾句,不瞞你說,簡姨的心腹賀元山郭青松等人已經在接觸我們,不過自然做不到像紅爺那樣先前不知不覺直接拿下吳和平”唐云鶴開始認真交談起來。
  譚鴻儒輕聲說道“我就說,狼怎么能不吃肉”
  “紅爺說說,怎么打算玩死趙出息?”唐云鶴沉聲問道。
  譚鴻儒不可能這么冒失,淺笑道“具體的,還得我們詳聊,今天約你見面,只是想先知道你們的態度和立場,既然我們是同樣的立場,接下來的事情便好辦了,明天我先送份禮物給你們,就當是我們合作的見面禮”
  “什么禮物?”唐云鶴徑直問道。
  譚鴻儒呵呵笑道“明天過后,你便知道”
  趙出息帶著眾人回到牧馬山蔚藍卡地亞的時候,譚鴻儒和唐云鶴的交談已經悄然結束,夜晚的牧馬山永遠是那么的安靜祥和,如果不論蔚藍卡地亞外面的環境,單以蔚藍卡地亞里面而論,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是歐洲那個城市的富人區。
  趙出息眾人上樓后,不知什么時候已經回來的芙蓉正在客廳等著他,剛見趙出息后,芙蓉便沉聲道“出息,跟我到書房,我有些事要和你說”
  趙出息微微皺眉,瞅眼一頭霧水的黑子,解釋道“這是芙蓉姐,對人比較冷淡,她性子就這樣,但人很好”
  黑子點頭道“快去吧,別讓她等你”
  趙出息讓徐林黃土招呼黑子,自己緩緩走進書房。
  走進書房后,芙蓉已經在老位置等著趙出息,已經是深秋快入冬的天氣,陽臺上寒風凜冽,有些生冷,不過對于趙出息和芙蓉這些底子深厚的練家子來說,算不上什么。
  “今天發生在別墅的事情,我已經聽說了,給我說說怎么回事?”芙蓉語氣冰冷道。
  趙出息低聲道“還是點點的事情”
  “方川的人?”芙蓉皺眉道,要真是方川,那他們顯然已經得罪。
  趙出息回道“不是方川,至于他是否知道,我不清楚,是真正要找點點的人,和方川的背景差不多,北京那邊的”
  芙蓉臉色瞬變,明顯動怒。
  “點點的事情,你打算怎么辦,出息,我已經不能在容忍你放錯誤,你最近的表現讓我很失望,我們的處境已經很艱難,別再給我們招惹我們無法對抗的敵人”芙蓉壓著火氣,語重心長的說道。
  趙出息深深嘆氣道“姐,點點的事情已經處理好了”
  “怎么說?”芙蓉意外道。
  趙出息回道“我見過點點的親生父親,也接到許曼的電話,明天早上,許曼帶點點離開,我不再插手”
  “既然你已經處理好,我便不再多說什么,不過我提醒你出息,別以為我們現在有些實力,便可任意妄為,稍錯一步,便有可能全軍覆沒”芙蓉提醒道。
  趙出息重重點頭道“姐,放心,我知道”
  說完這些,芙蓉默默說道“沒什么事了,你去休息吧”
  趙出息淺笑離開,他沒說關于點點父親的事情,芙蓉也沒說,自己今晚單獨去見唐云龍的事情。
  就在趙出息快要走到門口的時候,芙蓉卻突然開口問道“出息,李青衣什么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