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336 格格不入的黑子二

不歡而散?
  趙出息一幫人離開后,處理后事便交給賈繼恒,賈繼恒在服務員的幫忙下,將四個醉的不省人事的女人弄進房間,等到忙碌完這些事情已經是凌晨一點多,和他認識那兩個美女有他電話,她倆一個房間,蔣開山的女伴和徐林的女伴在隔壁房間,賈繼恒給床頭留著張紙,上面寫著自己的名字和手機號,讓她們如果有事可以打給他。這里面最有氣質和韻味的自然是徐林那位冷艷美女,要是以前那個放蕩不羈毫無下限的賈繼恒,說不定會留下來陪兩位美女玩雙飛,畢竟她們已經醉的一塌糊涂,根本沒有知覺,要是精蟲上腦外加酒精上頭的男人,估計早已經行動。
  可現在的賈繼恒沒有這個興趣,知道做人得有底線,如果沒有底線,可能做事會無往不利,往往能占得上風,可沒有底線的人能稱為人么?終究是要吃虧的,這個道理賈繼恒如今已經明白。除此之外,賈繼恒答應過那位中年喪夫的母親,除非發生迫不得已的事情,每天晚上都會回家陪她。父親離去,賈繼恒悲痛入骨,可賈繼恒更知道那個從來沒在自己面前表現出過度悲傷的母親更痛苦,她這么做,還不是希望自己能振作起來,這世上偉大的感情有很多,母愛絕對排在前列。所以,賈繼恒才會洗心革面,才會和自己的過去說再見,才會避免讓她擔心每晚回家,估計以前的他從來沒想過自己會成為如此安分守己的人。
  “人不輕狂枉少年”走出香格里拉酒店后,賈繼恒使勁搖頭苦笑道。
  賈繼恒并沒有著急著離開,而是走到錦江邊,坐在石凳上,望著對面的九眼橋點燃根煙,今天晚上的事情沒有太多波瀾,只能說平平淡淡,可賈繼恒知道,從今天起,他算是踏進趙出息那個圈子了。已經二十**的他,不禁有些唏噓感慨,賈繼恒抽完煙捻滅煙頭,自言自語道“開始上路了”
  晚上當趙出息和蔣開山賈繼恒等人在喝酒的時候,少陵路王子國際俱樂部,譚鴻儒終于等來要等的人,這個人愣是遲到半個小時,縱然脾氣再好,譚鴻儒也充滿怨氣,他是個時間觀念特別重的人,平時干任何事都會控制住時間,對于譚鴻儒來說,男人如果不能控制住時間,談何控制自己的內心以及**,談何控制別人,因為時間是你最不需要精力和資本便可以控制的東西。
  包廂里,除過懷里那位擁有九頭身如同妖精般的女人以及守在門口差點石化的獵鷹,只剩下譚鴻儒和坐在他旁邊半米遠微胖的男人,男人頭發幾乎已經脫光,早已形成地方支援中央的格局,還好臉上沒什么橫肉,只是像大多數四五十歲男人那樣微微發福,瞇著眼睛,不緊不慢的抽著煙喝著紅酒,他的手下全部留在外面,只身一人進王子國際俱樂部,這份膽量,倒是讓譚鴻儒刮目相看。
  他便是唐家兄弟,唐家老二,遂寧人的話事人,唐云鶴。
  此刻,最為興奮和激動的應該是守在門口的獵鷹,在見到男人的那一刻,獵鷹便已經知道紅爺心里的想法,想來紅爺已經猜到自己對王子國際俱樂部這個頭牌的興趣,這才將她賞賜給自己。之所以會這么想,是因為獵鷹堅信紅爺從來都不會算錯任何一件事情。
  獵鷹興奮,相對應的便是譚鴻儒懷里妖精的楚楚可憐,女人滿臉委屈,顯然不想伺候獵鷹,她和獵鷹早已交集,更是知道獵鷹惦記著自己,幾次更是想要征服她,奈何紅爺對她的溺愛讓獵鷹不敢動手,誰曾想到今天紅爺居然要把自己拱手相讓給獵鷹,女人不禁恐懼,她知道獵鷹會怎么對自己,肯定會折騰死自己,她雖然是個婊子,可也有自己不想伺候的男人,這是她僅剩下的尊嚴。
  女人知道自己的生殺大權掌握在紅爺的手里,現在只能懇求紅爺撤回剛剛說的話,這樣獵鷹縱然有千萬膽子,也不敢對自己怎么著。女人拉著紅爺的胳膊,肆意摩擦著自己傲人的酥胸,這是她最驕傲的地方,不知讓多少男人魂不守舍,更是讓多少男人流連忘返,獵鷹每次沒少偷瞄她的酥胸。
  以往只要自己使出這招,紅爺便會滿足自己的任意要求,可今天紅爺似乎根本無視自己,所有的心思都放在旁邊的男人身上,女人知道這個男人是在成都和紅爺齊名的唐家兄弟,可她現在已經顧不上這些,她只想自己別被獵鷹這個讓她感到恐懼的男人玷污。
  正在和唐云龍談笑風生的譚鴻儒本就有些生氣,現在又被懷里的女人糾纏,不禁動怒,轉身冷著臉對著獵鷹道“獵鷹,帶寧玉下去”
  獵鷹聽到這句血脈膨脹的話后,有些愣住,還好反應及時,她對寧玉已經惦記很長時間,終于要讓他如愿以償,獵鷹陰森森的回道“是,爺”
  獵鷹緩緩走到女人面前,輕聲道“寧玉,走吧”
  寧玉整個人有些木訥,再無往日風采,惶惶不安道“爺”
  “寧玉”譚鴻儒不怒自威道。
  寧玉知道自己結局難逃,如果再不知輕重,很有可能激怒紅爺,到時候的后果,會比這不知慘多少倍,無奈,女人心如死灰般的起身,一步三回頭的跟著獵鷹離開包廂。
  剛剛走出包廂,獵鷹便按耐不住自己的心情,手直接攀上寧玉的弧形完美的翹臀,女人的身材如果胸不挺臀不翹,再好也會失分不少,而寧玉恰好兩樣都占全,外加精致的容貌以及那種與身俱來便能吸引男人的媚態,又有幾個男人會在她的面前把持住,獵鷹對她癡迷已久,也能理解。
  寧與充滿厭惡,不耐其煩的將獵鷹的手挪開。
  獵鷹并不生氣,冷笑道“放心,我現在不會對你動手,今天晚上,整晚我都有時間玩弄你,到時候希望你還是現在這幅模樣”
  說完話,獵鷹便適可而止,轉身回道包廂門口,他可不會因為這個女人而忘記自己的職責,孰輕孰重,他掂量的清楚……
  包廂里,譚鴻儒和唐云鶴抽著煙喝著紅酒,彼此尚未進入正題,譚鴻儒眼神很復雜,其實他并沒有想把寧玉賞給獵鷹,而是這次他確確實實猜錯,他本以為會來見自己的是唐家老大,唐云龍,因為他和唐云鶴有過節,數年前,唐云鶴曾經和他因為一件小事大打出手,那次雙方死了五個人,這事情最終還是被五爺給壓下來,不然當年的譚鴻儒,真敢鋌而走險干掉唐云鶴,因此兩人結下梁子,從那以后,兩人近乎沒有直接聯系過,除非某些場合不得已碰到,或者碰巧偶遇。
  如果只是因為這事,便和獵鷹打賭,那譚鴻儒便沒什么資格被人稱作紅爺,之所以打賭,那是因為他的情報得知,趙出息那邊也在接觸唐家兄弟,既然唐家兄弟剛剛從三亞回來便答應見自己,難道不會同時答應見趙出息?
  所以譚鴻儒猜的是,老大來見自己,老二去見趙出息,可是他猜錯了,唐家兄弟劍走偏鋒,偏偏讓唐云鶴來見他。譚鴻儒不得不思索,這是招什么棋?
  譚鴻儒猜的沒錯,唐家兄弟待價而沽,并不是一味的只接觸他,接觸他的同時,也在接觸趙出息,所以今晚,唐家兄弟是兵分兩路,唐云鶴見譚鴻儒,唐云龍見趙出息那邊,只不過他們點名要見的是芙蓉,而不是趙出息。
  “三亞怎么樣?”譚鴻儒客套的問道。
  唐云鶴貌似并沒有因為當年的事情而給譚鴻儒臉色看,至少表面上是,笑瞇瞇的回道“藍天白云大海,你說這地方怎么樣,最重要的是外圍多,有興趣的話,你也去玩玩,在那里買棟海景別墅,再弄個游艇,天氣好的時候,帶著幫美女出海,那簡直是享受”
  唐云鶴繪聲繪色的說著,譚鴻儒卻沒多大興趣。
  “你們倒是會享受”譚鴻儒沉聲道。
  唐云鶴哈哈笑道“享受不好么,省的有命掙錢沒命花錢,干我們這行的,有幾個善始善終,我說老譚,這個我得說說你,你得學我們,多享受,就算哪天突然命喪黃泉,也不算白來人世一遭,你說對吧,我這人說話直,你別見外”
  畢竟是有過節,唐云鶴很快便話里帶刺。
  “能活多久,這得看自己本事,沒本事,隨時都可能死,有本事,想死也死不了”譚鴻儒冷笑道。
  唐云鶴端著酒杯呵呵笑著,這是個典型的笑面虎式的人物,整個成都都知道,唐家兩兄弟,老大沉穩冷血像狼王,老二陰柔腹黑笑面虎,一龍一鶴,這些年配合的相得益彰,攪的整個西南都不安寧。
  唐云鶴才不吃這一套,樂呵道“這個我得承認,我真沒本事,所以得多享受,你老譚那是有本事的人,玩得起。不過,老譚,我在三亞聽人說,兔崽子帶人殺到你大本營去了,到底怎么回事,給我講講,這些年輕后生,越來越不像話,沒半點禮貌”
  譚鴻儒早就猜到,唐云鶴肯定會在這件事情上做文章,畢竟這事現在鬧的人盡皆知。
  “小打小鬧而已,德陽那么大,要真是我的地盤,可能整個川渝都是我說了算,也不會有你唐家的地位,你說對不?”譚鴻儒針鋒相對道。
  唐云鶴放下酒杯,指著譚鴻儒道“我說老譚,你呀你,還是這么死要面子”
  “遂寧的事情處理完了?”來而不往非禮也,唐云鶴拿德陽的事情埋汰譚鴻儒,譚鴻儒自然要還回去。
  唐云鶴笑呵呵的說道“看來我們遂寧那點破事你也知道了”
  “這事現在誰不知道?”譚鴻儒淺笑道。
  唐云鶴長吁苦嘆道“唉,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啊”
  “要不要我幫忙”譚鴻儒不以為然道,卻似故意打臉,遂寧的事情現在鬧的不小。
  唐云鶴聽到這話,突然冷笑道“感情老譚今天找我來,是要給我幫忙的,真是菩薩心腸”
  譚鴻儒笑而不語。
  唐云鶴卻霍然起身道“既然是這樣,那就不牢老譚操心,酒是好酒,煙是好煙,謝謝老譚款待兄弟,沒什么事,兄弟這回成都還沒進家門,先回去了,改天聚”
  譚鴻儒臉色微變。
  唐云鶴卻不是鬧著玩,而是真的起身,心里冷笑,我看你能不能拉下臉。
  唐云鶴往出走,譚鴻儒絲毫沒有起身相送的意思,更無挽留的意思。
  不歡而散?
  不至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