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335 格格不入的黑子一

對于已經走出大山的趙出息來說,鳳凰村太小,祁連縣更小,在這窮山溝里就算是拼死折騰一輩子,看到的天空也不過巴掌大。現在的他,野心和怨氣已經不僅僅是停留在出人頭地,他想走的更遠他想爬的更高,他想看更多的風景,他想這輩子不白活。所以在見到黑子后,趙出息便把自己這種想法強加在黑子身上,他想讓黑子和他一樣,在這大城市里站穩腳跟,在這大城市里出人頭地,跟著他一起去拼搏,一起去奮斗。他下意識的以為,來到大城市的黑子會和他一樣,會被這里的繁華所震撼,會覺得先前的自己是多么的渺小,可他卻偏偏忘記黑子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黃土的話讓趙出息驚喜,趙出息不禁自言自語,黑子到底是怎么想的?是啊,他才來成都不過半天時間,得給他時間緩沖過來。
  經過這個小插曲,趙出息連泡妞的心思都沒有了,更沒有下半場帶著眾人去圈子旗下夜總會廝混的興趣,趙出息有些郁悶,悶悶不樂的喝著酒,黃土見趙出息眉頭緊鎖,便留下陪趙出息喝酒。黃土是個自控力強大的男人,在女人這種事情上,他很克制,從不動情,因為他知道,一旦自己動情,自己便有可能被別人掌控的把柄。不過為解決生理問題,黑子還是有那么幾個長期的情人。總之,對于黑子來說,不報仇,不成家。
  熙熙攘攘的里,老謀深算經驗豐富的徐林率先拿下那位冷艷美女,黑色長裙和大波卷發以及濃妝,這是趙出息對于這個女人的直觀印象。一臉笑意的徐林摟著冷艷美女的腰緩緩走過來,笑著將女人介紹給趙出息和黃土,顯然進展很快,趙出息和黃土客氣點頭,女人也不過是出于禮節性的問候,隨即便和徐林喝酒,趙出息猜測這種女人,顯然有些背景家世不錯,對于蔣開山和賈繼恒這種年輕男人沒什么沒興趣,更喜歡徐林這種成熟大叔,徐林對付這種女人,不過是手到擒來。
  緊接著是蔣開山將那位小鳥依人的美女拿下,這美女看起來年齡不大,不是大學生便是剛畢業的,不像是成都女孩,更像是江南小女人,有些靦腆,但笑起來有兩個酒窩。蔣開山本以為自己是下手最快的,沒想到回來時看見徐林的旁邊已經坐著位絕對有八十分的美女,不禁對徐林豎起大拇指。
  “怎么,還沒找到獵物?”蔣開山和趙出息半開玩笑道。
  因為黑子的事情,趙出息心情不太好,不過并未表現在臉上,抽著煙隨口說道“還在尋找獵物當中,好的都被你挑光了,剩下的都有男同伴,我怕過去調戲不成被打死”
  蔣開山哈哈大笑道“誰現在敢打你?”
  這時,趙出息卻想到件事,瞇著眼睛若有所思道“問你件事”
  “說”蔣開山見趙出息一臉嚴肅的樣子,知道不是什么玩笑話,而是正事。
  趙出息彈了彈煙灰,聲音保持在只有他兩能聽到的范圍內,低聲道“你認識方川么?”
  蔣開山端起酒杯的手愣在半空中,本來是想和自己身邊剛剛勾搭的這位叫趙樂的美女碰杯,趙樂的酒杯已經遞過來,他的動作卻下意識停下來,場面有些尷尬,還好蔣開山很快回過神,對著趙樂不好意思的笑道“對不起,剛走神了”
  趙樂笑著搖頭道“沒事”
  不管是蔣開山身邊的趙樂,還是徐林身邊的那位冷艷美女,現在都在打量趙出息他們幾個人,不盡相同,各有不同的味道和氣質,徐林滄桑、黃土冷血、蔣開山高傲、趙出息淡定,外加他們點的這些估摸上萬的酒,顯然這桌不是普通人。
  蔣開山看向趙出息臉色低沉道“怎么,你得罪他了?”
  趙出息平靜搖頭道“目前來說,尚不知道,不過沒得罪他,卻也得罪了另外尊菩薩,最近的事情讓我有些焦頭爛額”
  “另外尊菩薩?誰?”蔣開山有些意外,趙出息怎么會和成都地頭蛇們扯在一起。
  趙出息嘆氣回道“他們和方川關系應該不錯,貌似是北京那邊的,具體什么背景,我還不知道。”
  “用我幫忙嗎?”蔣開山意識到,這件事情,趙出息可能處理不了,要是處理一般事情,或者見不得人的事情,趙出息的手段比他要多得多,可這種事情,趙出息顯然會吃虧。
  趙出息想了想,還不至于到不死不休的地步,回道“現在還不用,沒什么大事,只是有點不愉快,你先給我說說這個方川,要不是聽他們說,我還不知道這么號人物”
  蔣開山喝口酒,理清思路道“其實,我和方川不對路,真要算起來,也算有點小摩擦,談不上有仇,但彼此都看不慣。如果說是北京城,像方川這種級別的公子哥太多,家里有實權的家里沒實權的以及以前有過實權的,只要有點背景,都敢作威作福狐假虎威。可要在省會城市,方川這種公子哥,便是底蘊十足的地頭蛇,本地紈绔以他為旗幟,外面來的也都得對他客客氣氣,加上家里肯定和北京那邊交往過密,所以是人都得給他三分薄面,不然別人也不會送他西南第一公子的外號”
  “西南第一公子?聽起來很霸氣”趙出息笑著打趣道。
  蔣開山不以為然道“要真細究起來,他能排進前三,未必真敢當第一公子,有些人低調起來,低調到骨子里,或許除過本家人,沒人知道背景有多深,遠不像他們這種飛揚跋扈,不可一世。總之認準一句話,樹大招風,槍打出頭鳥”
  趙出息心平氣和,并不羨慕這些與生俱來有著強大背景的人,繼續問道“我聽別人說,簡姨和李叔的事情,都和方家有關系?”
  蔣開山微微皺眉,這些話題已經超出他的范圍,有些事情他自然知道,可未必會說出來,猶豫片刻后才回道“有這個說法,都是利益分配不平衡后產生的矛盾,李公權以前和方家走的很近,聽說有段時間很多項目方家那邊都是合作伙伴,不過后來攀上大腿,自以為自己選擇對了,誰知道卻不過是站錯隊伍,墻倒眾人推么,方家怎么會錯過這樣的機會。至于簡姨這邊,方家倒是沒少出力,方家被邊緣化后,自然得尋找強有力的盟友以及新的代言人,不過簡姨知道自己處境不好,得罪哪邊對你們這個圈子都有弊而無一利,無奈只好駁了方家面子,加上簡姨和這些地頭蛇關系一直都不怎么好,畢竟她占的利益太大,讓人眼紅,所以出事是難免的事,相比于李公權,這幫人是鐵心要置簡姨于死地,不過他們低谷了簡姨的能量,現在估計有些后悔”
  “原來如此”聽蔣開山這么一說,茅塞頓開,對于這些地方錯綜復雜的勢力關系,有了進一步的了解和認識。
  蔣開山順其自然的樓主趙樂的肩膀,這個動作貌似有些唐突,可不知道趙樂為什么并不反感,只是微微皺眉有些不舒服而已。
  “出息,處理這些關系,可得靠你自己的智慧,我幫不了你”蔣開山意味深長道,他說的這是實話。
  趙出息認真笑道“你幫我的已經夠多,至少讓我知道這其中的利害關系,以后想來我知道該怎么辦了”
  “那就好,不說這些,喝酒喝酒”蔣開山拍著趙出息肩膀笑哈哈的說道。
  不管是蔣開山,還是趙出息,估計誰都沒想到彼此今天會以這樣的身份來交流這樣的事情,這要是去年夏天那個晚上讓他們想這些事,顯然是天方夜譚,人生總是充滿驚喜和未知,可是不管如何,你若安于本分,自然平平淡淡,你若不甘平凡,定能看到花開花落。
  出人意料的是,本以為十拿九穩的賈繼恒在爭取十多分鐘后,卻狼狽回來,并沒有把那位少婦姐姐帶回他們這桌,顯然是出師不利。
  徐林毫不猶豫的打擊道“怎么,不是對手?”
  賈繼恒瞅眼已經拿下目標的蔣開山和徐林,無奈搖頭道“唉,沒想到我也有今天,本以為是個寂寞難耐的少婦,原來是個正兒八經的人妻,聊的倒是不錯,不過人家在等朋友,沒跟我過來的興趣”
  “還是道行不夠”蔣開山落井下石道。
  賈繼恒聳聳肩,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怎么,你們還沒找到獵物?黑子都出動了,你們還沒動手的意思?”賈繼恒笑著打趣道。
  趙出息淺笑道“我們在等黑子,看黑子能不能將敵人斬落馬下”
  眾人這時候同時看向不遠處正在和兩位美女聊的不可開交的黑子,黑子被兩位美女調戲的兩臉通紅,大家本以為沒什么戲,可沒過多久,讓他們同時驚訝的一幕發生,兩個七十五分的美女居然跟著黑子來到他們這一桌。
  眾人同時給黑子豎起大拇指,黑子笑的很是開心。
  唯有賈繼恒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因為這兩個女人他認識,在勾搭少婦的途中,他便已經悄悄發過短信,不得不說,賈繼恒這種有心思有城府的男人,要是做不成事,都有些讓人說不過去。
  加入四個女人后,趙出息他們這桌便熱鬧起來,人一旦酒精上腦,便會興奮過度,不是誰都能像趙出息他們,自控力強大,足夠理智。黑子帶回來的這對美女,顯然要會比蔣開山和徐林的女伴會玩,很多游戲都是她們教趙出息等人玩,總之氣氛很融洽,玩到最后,都已經上頭。
  眾人一直玩到快十二點,不管是黑子帶來的那對美女,還是蔣開山和徐林的女伴,都已經喝的酩酊大醉,她們的酒量哪是這些久經沙場的老將們的對手。
  賈繼恒準備把這幾個女人扔到香格里拉酒店,開始他們的下半場,畢竟是陪著他們玩一晚上的主,至少要善始善終,總不能讓這些美女吃虧,被哪個精蟲上頭的牲口給撿漏了。趙出息卻說晚上回去有些事,改天再瘋玩,今晚便到此為止。
  趙出息既然這么說,顯然是有事,眾人便笑著離開蘭桂坊。趙出息他們幫著賈繼恒把幾個女人送到香格里拉,剩下的事情便都交給賈繼恒處理。
  從香格里拉出來,蔣開山先打車離開,趙出息他們則坐奔馳s600l回去,李漢已經把車停在酒店外面等著他們。
  回去的路上,趙出息接到許曼的電話,這個電話,趙出息并不意外。
  對于欺騙隱瞞他的許曼,趙出息不知該生氣還是不該生氣,生氣是因為許曼讓他得罪曹家以及方川,不生氣這是因為出于母愛和本能,許曼不得不這么做。
  許曼似乎已經知道成都發生的事情,連忙向趙出息說對不起。
  趙出息如實說道“我見過曹誠,也見過那個男人”
  許曼略帶哭腔道“我已經知道”
  “你怎么辦?”趙出息皺眉道。
  許曼有些自嘲的笑道“我已經訂好明天早上的機票”
  趙出息嘆氣道“妥協了?”
  “我沒有辦法,謝謝你,趙出息”許曼不知道說些什么,她的情緒已經在失控的邊緣。
  趙出息也不知道該怎么安慰許曼,苦笑道“順其自然吧”
  這句話說完,趙出息便掛掉電話。
  看向閃爍著各種霓虹燈的窗外,趙出息心情有些失落,這件事以及今晚聽蔣開山說的那些事,讓趙出息不得不問自己,到底得站在什么位置,才能善始善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