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334 情敵不少

對于某些男人來說,比如譚鴻儒這種,女人有時候不過是他們可有可無有的一件工具或者說玩物,隨時有可能成為犧牲品,不過像譚鴻儒他們難道就沒有心愛的女人?有,怎么能沒有,世上有幾個男人可以做到不亂情愫?少之又少,鳳毛麟角。只不過那些心愛的女人要么已經不可能,要么已經成為過去式,他們能成為今天這般模樣,必然有這些女人的原因。
  蘭桂坊酒吧里,剛進酒吧后的黑子便被這種嘈雜的環境所鎮住,有些愕然的看著這個不同于外面的世界,幾乎已經忘記自己的存在,本能的跟著趙出息他們往前走。擁擠的人群,打扮漂亮穿著性感的女人,昏暗的環境,絢麗的燈光,勁爆到能讓人耳朵爆炸的音樂,一切都是那么的新鮮和陌生,以及不適應。
  只是黑子知道,外面的世界是大城市,這里面的世界也是大城市……
  趙出息他們很快便找到賈繼恒的位置,按照趙出息先前叮囑的,賈繼恒沒帶朋友更沒帶女人,獨自一人來到,他知道趙出息已經給他拋出橄欖枝,能不能接住就要看他的表現。父親死后,賈繼恒驚醒過來匆忙接班掌舵,人生軌跡悄然發生改變,要不是這件改變家庭命運的事情發生,賈繼恒時常想自己現在可能依舊還是那個吃喝玩樂的紈绔子弟,認識一幫自認為是兄弟的狐朋狗友,根本看不清所謂的人情冷暖世態炎涼。只是一切都已經發生變化,家道中落后,現在這個家完全需要他撐起來,所以賈繼恒不得不選擇走自己的這條路。不怪他,只能說,這是他基于自己的條件所作出最明智的選擇。
  “今晚集體出動,難道有什么活動?”賈繼恒在見到趙出息后,笑著打趣問道,他只給自己點杯螺絲刀,便一直等著趙出息他們。這期間沒少有美女來搭訕他,畢竟是夜場老手,經常廝混在這個圈子,雖說現在來的次數少,可認識的熟人多,只是對于女人,賈繼恒現在沒有太大興趣,除非偶爾有驚艷他的女人出現,才會試著挑戰挑戰。
  趙出息帶人眾人坐下,回道“沒什么活動,老家過來位兄弟,一起出來喝點酒聊聊天”
  眾人當中,賈繼恒只認識徐林,和徐林笑著寒暄后,便主動和蔣開山黃土以及黑子打招呼,大概已經猜出趙出息旁邊的黑子便是他所說的老家的兄弟,從黑子的穿著以及氣質上能看得出來。
  雙方自我介紹,不用趙出息忙活,這點人情世故都懂。賈繼恒沒聽說過蔣開山,卻聽說過黃土,黃土現在在成都名氣很大,很多人都知道他不僅是簡姨時代的心腹,更是如今接班簡姨位置的趙出息眼前的紅人,吳和平死后留下的權利空白,如今由他填補。所以在黃土說出自己名字時,賈繼恒眼神略微閃爍,可表現的足夠淡定。其實他心里已經有些激動,這是趙出息有意讓他接觸到他們圈子。
  賈繼恒招呼來服務員開始點酒,自然而然的做東,他再缺錢也不缺這點小錢,不管是有錢沒錢,在他眼里,男人不能摳錢,沒錢可以賺,但要是鉆錢眼里,就缺了男人該有的大氣,一個男人一旦沒了大氣,損失的可不僅僅是點小錢。
  不過今晚趙出息沒打算讓賈繼恒請,畢竟在坐的都是他的朋友,徐林和賈繼恒商量著點完酒后,趙出息便主動把卡交給徐林,賈繼恒瞅見趙出息這個動作,客氣道“這點錢還能讓你破費,要是大錢,我肯定不跟你搶”
  趙出息淡淡笑道“老賈,今晚都是我朋友,讓你請不合規矩,一會我們玩個游戲,你要是輸了,下半場你請”
  “呦,還有下半場,今晚這是不醉不歸的節奏?”賈繼恒見趙出息如此說,便不再堅持,知道適可而止。
  徐林把趙出息的卡遞給服務員,徐林主動挑釁道“繼恒,今晚可得悠著點,據說所知,在座的都是能喝的主,別到時候你先倒下”
  黑子對周圍的一切都充滿好奇和敬畏,小心翼翼的打量著四周的環境,舞臺上表演的女人穿著暴露,以至于黑子兩臉通紅,不敢再看。服務員離開后,賈繼恒主動問道“先說說,你們要玩什么游戲?”
  蔣開山笑呵呵道“出息要比泡妞,全場女人可以隨便挑,誰最后找到女伴下半場誰請”
  賈繼恒聽到這個游戲后,好笑道“出息,你確定要玩這個游戲,我可是情場老手”
  “出息,你們玩就行,我不參加”黑子有些尷尬和窘態道,他現在都不敢盯著這些漂亮女人,何況是讓他去追,比登天都難。
  趙出息拍著黑子的肩膀道“沒事,你就當鍛煉,反正你輸了我掏錢”
  “什么時候正式開始?”賈繼恒已經有些躍躍欲試道。
  徐林想了想說道“等酒上來再說”
  坐在黑子旁邊的蔣開山寬心道“黑子,這沒什么怕的,來酒吧玩的女人大多和我們抱著同樣的想法,我們想泡妞,她們想被泡,只是看合適不合適,你在祁連縣什么樣子,在這便什么樣子,這么多女人,還能沒喜歡你的或者你喜歡的菜?”
  在趙出息和蔣開山的慫恿下,黑子已經沒了剛剛進來時候的緊張,慢慢適應這里的環境,回道“我試試”
  很快服務員便把賈繼恒徐林點的酒果盤等等上齊,趙出息給黑子倒杯兌好的威士忌,黑子喝口后,并沒有什么大的不適,嘀咕道“雖說味道怪怪的,挺好喝的,甜甜的”
  趙出息又給黑子倒杯純的威士忌,黑子以為和剛剛差不多,便猛的喝口,入口那種陌生的味道便讓他沒忍住,直接全部吐在地上,周圍的蔣開山幾個人哈哈笑個不停,黑子不解道“為啥和剛剛的味道不一樣?”
  蔣開山解釋道“這個純的,那個是兌的,你剛開始喝的那個是紅茶的味道”
  “真難喝,還沒白酒好喝”黑子罵罵咧咧道,顯然已經放開。
  幾個人玩會篩子,幾杯酒下肚后,蔣開山便率先起身道“我已經找到我的目標了,先去行動了”
  眾人目送著蔣開山離開,直到蔣開山走向一位長發鵝蛋臉,身高估計不超過一米六,長相清純的美女面前,趙出息樂呵道“沒想到這小子喜歡這種小巧玲瓏類型的,難怪和蕭湘一直不搭調”
  蕭湘是典型的北方美女,長相標致,個子高挑,身材凹凸有型,外加優越的家境培養出來的氣質,以及選擇美術這條路后,有些不食煙火的味道,讓蔣開山覺得太過遙遠,不那么的接地氣,不管蕭湘如何放下身架,蔣開山一直覺得別扭,還好現在的蔣開山已經慢慢接受蕭湘,畢竟蕭湘對他的好,讓他有些愧疚。
  蔣開山動手后,趙出息看向徐林黃土和賈繼恒道“你們還不打算出手?”
  “正在搜索目標”賈繼恒笑呵呵道。
  趙出息詢問道“你喜歡什么類型的?”
  “最近好人妻少婦”賈繼恒一臉淫蕩的笑道。
  趙出息笑罵道“果然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很快賈繼恒便已經找到自己的人妻少婦目標,趙出息詢問道“怎么才能辨別出是不是人妻少婦?”
  “眼神,笑容,胸,屁股,言談舉止,可以從各個方面辨別”常年廝混在花叢的賈繼恒早已總結出經驗。
  徐林附和道“這倒是,不說屁股和胸,先說眼神,少婦的眼神里帶著魅惑,能勾住男人的魂,笑容也比較偏風騷,言談舉止不會那么的保守”
  “同道中人”賈繼恒看向徐林,不懷好意是的笑起來。
  徐林感慨道“不在江湖好多年,可江湖有叔的傳說”
  眾人哈哈大笑起來,賈繼恒隨即奔向自己的目標。
  沒過多久,徐林緩緩起身,他比較喜歡優秀挑戰性的美女,獨自坐在吧臺那位冷艷美女便是他的目標,徐林已經前前后后上上下下打量女人兩遍,從各處細節已經想好自己的對策。這下,他們這里便只剩下趙出息黃土和黑子,黑子疑惑道“他們能泡到那些美女?”
  趙出息回道“來這里不是泡別人,就是被別人泡,心知肚明而已,你找到喜歡的沒有?”
  黑子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有是有,估計沒什么把握”
  “不怕,過去追,把你在祁連縣的膽子拿出來,是在不行就說請她們喝酒,對了,你先告訴我,是哪個?”趙出息幫著黑子出謀劃策。
  黑子瞅向不遠處的散臺,兩個年輕不大的美女正在喝著香檳玩色子。
  趙出息開玩笑道“剛好兩個,都不錯,你順便把我的那份也解決掉”
  黑子躍躍欲試,在趙出息的催促下,最終邁出自己的腳步。黃土坐在旁邊,笑著搖頭。
  是趙出息他們的場子,負責場子的人認識黃土,貌似也認識趙出息,等到只剩下趙出息和黃土的時候,這個男人便準備過來和兩位他平時是見不到的大佬熟絡兩句,可是還沒走到跟前,便被眼尖的黃土發現制止住,黃土的眼神很凌厲,男人下意識便知道意思,識趣的離開。
  這件小事,趙出息倒不知道,他的眼神全部都放在黑子身上,黑子已經和那兩位美女接觸,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好,成都的美女都比較開放玩的開,并沒有上來便給黑子冷臉或者打發掉黑子,反而調戲著黑子,黑子明顯不是對手。
  黃土這時候忍不住說道“出息,黑子才剛來成都,有些事情得慢慢適應,你不能著急”
  黃土似乎是猜出趙出息的心思,趙出息想讓黑子盡快適應大城市的節奏,好能留下來幫他。
  趙出息微愣,隨即道“我是想讓他知道這個城市到底是什么樣子”
  “這個城市是什么樣子,你有你的理解,黑子也有黑子的理解,你這樣做,是強迫黑子去接受你所謂的理解,出息,不是每個人都會走我們這條路,不是每個人都會接觸到我們所接觸的事情,所以也不是每個人都能像我們這樣看到這個世界黑暗的一面,黑子要接觸的是什么,你讓他慢慢去接觸,讓他自己去看,讓他自己去理解,到時候讓他選擇”黃土苦口婆心道。
  黃土的話,讓趙出息略微失神,趙出息看向黑子,猛然驚醒,有些膽怯有些緊張有些自卑有些迷茫有些期待的黑子,其實和周圍的一切都是格格不入的,趙出息感慨道,自己還是太著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