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331 再等等等我再爬高點

趙出息本以為這個男人找自己便是想強行帶走點點,沒曾想到這個男人比自己預料當中的要有手腕和城府,獅子搏兔?
  趙出息有些心不在焉的喝掉杯中剩余的茶,至少在目前,他在這個男人面前沒有還手之力,方川他都得罪不起,何況這個身居高位*深厚的男人,良久趙出息才抬頭道“貌似我現在還不知道你叫什么?”
  “看來許曼沒告訴你太多東西,也是,如果她把所有實情都告訴你,你未必敢答應她照顧點點,對于許曼,我想我比你更了解她”曹義笑的很是耐人尋味,整個談話的節奏都被他牢牢掌控著。
  趙出息皺眉道“看來你是不想告訴我你是誰?”
  “沒這個必要,你要是想知道,自然有辦法能查到,以你的能力這點小事還是能辦到的”曹義瞇著眼睛笑呵呵的說道,這種笑容透著虛偽和心機。
  趙出息盯著曹義,一時有些語塞。
  曹義這時緩緩起身道“該說的都說了,許曼應該沒有聯系你吧,放心,我的人已經找到她,用不了多久,她就得乖乖回到成都,到時候,她會去接點點,不過這段時間,還得麻煩你照顧,除非你沒有這個耐心和興趣”
  趙出息輕笑道“我很樂意照顧點點”
  “那行,既然這丫頭不反感你,你也喜歡,那就多待兩天,反正以后也不會再見”曹義擲地有聲的說道。
  趙出息臉上的表情陰晴不定,這話說的很絕。
  曹義起身離開,走到一半的時候,突然轉過身看著趙出息道“趙出息,你很不錯,我打聽過你的一些事,善意的提醒,或者你理解為威脅也好,如果你還走簡影那條路,我保證你會死的比簡影慘”
  威脅,裸的威脅。
  趙出息有種拍桌而起的沖動,可理智告訴他必須冷靜,所以趙出息笑著面對,那種笑很復雜。
  曹義走后趙出息安安靜靜一動不動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已經沒了剛剛的憤怒,他在考慮是將點點送過去,還是等許曼回來她送過去,結果都一樣,只是是誰送過去而已,最終趙出息還是選擇等許曼回來,縱然是自己賠禮道歉,這個男人自己已經得罪。
  趙出息準備離開茶樓的時候,茶樓的服務員卻攔住趙出息,因為他們這個包廂還沒有結賬,趙出息有種破口大罵的沖動,心里已經問候曹義的祖宗十代,特么的,這么摳門。
  從武都路歲寒園回到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六號別墅已經是七點多,宋青瓷中途打來電話告訴趙出息川大這邊所有手續都已經辦好,到時候上課直接找王主任,他會告訴趙出息其他事情。
  趙出息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可能最近這段時間去不了,時間又得繼續往后推,有些事情耽誤。宋青瓷知道如果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趙出息肯定不會做出這種決定,所以她能理解。說完這些事情后,宋青瓷詢問趙出息點點的事情怎么樣?趙出息回道一切都已經辦妥,宋青瓷這才放心。
  宋青瓷準備掛電話的時候,趙出息想到晚上要去季悅的會所吃晚飯,自己沒有季悅的電話,生怕這個點已經沒有位置,便讓宋青瓷幫忙給季悅打電話訂個位置,宋青瓷欣然答應,畢竟這只是件小事,作為趙出息的秘書兼私人助理,訂餐廳訂位置這種小事本就是屬于她的范圍。趙出息笑著說道,晚上要是沒什么事,一起去,反正得帶著小點點。趙出息本就是想客氣下,畢竟宋青瓷和李青衣黑子不認識,沒曾想到宋青瓷會直接點頭答應,最后想想罷了,終歸會認識,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回到六號別墅時,已經逐漸天黑,六號別墅那兩位辛勤的保姆阿姨正在做晚飯,閑來無事的齊思和李青衣便在廚房里幫忙,點點則乖乖的坐在沙發上看動畫片,已經睡醒的黑子正在逗著她,不過點點貌似對黑子沒什么興趣。趙出息和黑子打過招呼,抱著點點來到廚房,六號別墅這個開放式廚房很大,齊思瞅見趙出息回來,眉開眼笑道“回來了?”
  趙出息笑著點頭道“你們打算自己做飯?”
  趙出息知道李青衣會做飯,而且做得味道不差,至于齊思倒是還在學習當中。
  李青衣搖頭道“沒有,我們沒什么事,便幫兩個阿姨打下手”
  兩個阿姨已經在六號別墅工作好多年,簡姨對她們很是放心在,趙出息入駐六號別墅后,依舊信任他們。
  年紀稍長的薛姨笑笑著問道“出息,你們晚上是在家吃飯,還是去外面吃,要是在家吃,我們就多做點,不然會浪費”
  趙出息笑道“薛姨,我們晚上出去吃”
  在廚房里和兩位阿姨聊會天后,眾人便離開廚房來到客廳,兩個女人上樓去換衣服,趙出息對著黑子笑罵道“黑子,你酒量不如以前了”
  黑子撓頭傻笑道“不是我酒量不行,是你狗日的酒量比以前厲害了,以前你最多能和我打平,沒想到現在居然能把我灌翻”
  “你不行就承認,我又不會笑話你”趙出息不以為然道。
  黑子懶得理會趙出息,怒道“不行?改天我們再比劃”
  “誰怕誰啊”趙出息呵呵笑道,滿是嘲諷。
  等兩位女人換好衣服后,幾人便分坐兩輛車去季悅的私人會所,趙出息和周易黑子坐賓利,齊思和李青衣帶著點點坐奔馳l。等到他們出發的時候,天已經徹底黑了,整個城市便開始進入夜生活,到處都是五彩斑斕的霓虹燈,黑子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窗外,目不轉睛,徹底被這繁華的城市夜景所吸引,眼神和表情滿是驚訝,如同發現一個嶄新的世界。
  大城市的白天和晚上,是兩種不同的風格。
  趙出息默不作聲,他當年不也是如此,當第一次晚上站在南門國際公寓的頂層眺望西安的夜景時,趙出息被徹底震驚,或許那個時候他心里那顆躁動的心,便已經被激活,開始蠢蠢欲動,那黑子呢?
  趙出息不知道這次黑子來成都會發生什么改變,會不會像他一樣,會不會選擇留在大城市?說實話,趙出息是想讓黑子留下來的,他心里覺得黑子也會選擇留下來,畢竟祁連縣和這里相比,那是天壤之別。祁連縣的條件實在太多艱苦,出息沒必要留在那里吃苦,何況他現在已經有能力讓黑子在大城市站穩腳跟,而不是像他當初那樣,一步一個腳印爬起來,黑子不用吃什么苦,也不用受什么委屈,跟著自己也好,還是等熟悉這座城市的游戲規則后,自己選擇自己的路也好,趙出息都會支持他。
  鳳凰村沒了,以后的路卻還長著,他們都是鳳凰村的人,所以必須得互相提攜,不求有難同當,至少是有福同享。
  “黑子,漂亮么?”趙出息試探性問道。
  黑子頭也沒回的說道“漂亮,真漂亮”
  “和祁連山比,那個漂亮?”趙出息笑道。
  黑子遲疑會后回道“兩個都漂亮”
  趙出息不禁好笑,也不知道這貨是出于什么心態回答的,不過對于趙出息來說,在這城市里待的太久的話,卻愈發的想念祁連山那璀璨的星空。
  二十分鐘后,兩輛車先后到達季悅的會所,黑子跟著趙出息下車,瞅著掛著大紅燈籠如同古代豪門大院的門口,黑子悻悻問道“出息,這是什么地方?”
  趙出息解釋道“一個朋友開的會所”
  “會所是什么東西?”黑子顯然不懂這個大城市里面的特殊名詞,至少在祁連縣沒聽過。
  趙出息想來想去解釋道“你就當是吃飯的地方便行”
  黑子似懂非懂的點頭。
  趙出息帶著眾人進去的時候,宋青瓷早已經趕到,正在院子里和季悅喝著紅酒,已經是深秋,眼看冬天馬上到來,季悅卻穿的還是長裙,只是上身披著絲質的披肩,這個熟女對男人充滿誘惑力。
  宋青瓷和季悅瞅見趙出息一行人的時候,顯然有些意外,沒想到趙出息會帶這么多人過來,齊思季悅倒是上次見過,可李青衣和黑子季悅卻沒見過,包括宋青瓷也沒見過,眼尖心細的季悅打量完李青衣和黑子后,心里便在猜測著兩人和趙出息的關系。
  “出息,新朋友?”季悅主動和趙出息打招呼道。
  趙出息笑著點頭,不過并沒打算介紹李青衣以及黑子給季悅認識,畢竟他和季悅還不熟。
  “看來我得把你列為我的貴賓了,以后你可是我的財神爺”季悅半開玩笑道。
  趙出息呵呵笑道“季姐,有位置吧?”
  “怎么能沒有,青瓷叮囑的事情,我可不敢不辦”季悅嫵媚笑道,這笑容讓黑子差點迷住,殺傷力十足。
  趙出息直接說道“那麻煩季姐帶我們過去”
  “請”季悅伸出手,同時示意服務員帶路。
  走在前面,趙出息小聲給李青衣說道“這里的大廚是北京過來的,味道還不錯”
  “哦,北京過來的,那我倒得嘗嘗”李青衣淺笑道。
  季悅有意拉著宋青瓷等會,眼神卻一直盯著趙出息幾個人,等到趙出息幾人先走后,季悅這才和宋青瓷跟在后面,輕聲在宋青瓷耳邊說道“青瓷,你的情敵不少啊”
  宋青瓷卻有些失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