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33 老太太回來了


  第二十九章各有故事
  山水情讓趙出息覺得比較有人情味的一點便是,周日晚上客人比較少,畢竟大多數人第二天要開始忙碌新的一周,所以浴場營業到凌晨三點的時候就會打烊,算是放假讓大家可以好好休息一天。隔天是周日,凌晨兩點半剛過,等趙出息再次上五樓去巡視的時候,黃毛拉著趙出息的胳膊走到一邊笑呵呵的說道“趙哥,我看你每天都是早上六點才回家?”
  趙出息笑罵道“凌晨四點沒車,打車回去太奢侈有點貴,我等六點第一趟公交車回去”
  黃毛有些鬼鬼祟祟的東張西望后才說道“反正在浴場待著也沒啥事,一會下班我請你和丁哥出去吃火鍋,我家附近有家海底撈,二十四小時營業,一直沒舍得去,今天剛好周末,大家吃一頓”
  趙出息知道這是黃毛有意和他拉近關系,畢竟兩人因為韓三強這層關系算是熟人,自從他到浴場后,黃毛說話做事都能直起腰有底氣。加上還有丁哥在,趙出息只能笑著答應道“行啊,白吃白喝我偷著樂,說實話,我還真沒吃過火鍋”
  黃毛生怕趙出息不答應,這話一說算是放心,笑道“那一會我們門口見”
  說完黃毛便繼續去工作,趙出息往前巡視,這兩天他再沒碰見過十六號,或許是十六號有意避開他,趙出息也不知道為什么,偶然從等候區房間門縫隙瞅見十六號,他都是安安靜靜的坐在遠處,一個人自娛自樂玩著手機。
  忙完一切后,趙出息把該交代的都交代,便來到一樓大堂等黃毛和丁哥。大廳的兩個保安屬于他的人,客氣的喊著趙哥,保安隊現在很明顯分為三派,一幫是如同胖子老喬,之前被排擠,現在剛好有機會站在趙出息身邊。一幫則是屬于老六的人,跟他不對路。最后一幫則是乖乖工作,與兩派都保值距離,例如那兩個女保安。大家一直相安無事,趙出息樂于見到這種場面,不出事最好,要是出事,他絕對不會心慈手軟。
  大廳前臺伊伊已經開始收拾東西,趙出息趴在前臺盯著伊伊嬉皮笑臉,伊伊被盯的頗為不好意思,嬌嗔道“出息,你這樣看著我,我怎么工作,再說我有什么好看的?”
  趙出息點燃一根煙,故意逗著伊伊道“我家伊伊哪都好看,柳葉彎眉櫻桃嘴,標準美人胚子一個,誰娶了是誰的福氣”
  伊伊嬌羞道“油嘴滑舌,嬉皮笑臉,出息,怎么時間長了,被他們都帶壞了”
  趙出息樂呵的笑著,每天最有趣的的時候就是逗伊伊玩,總愛看伊伊笑,兩個酒窩是如此的迷人。
  不再逗伊伊,趙出息關心道“伊伊,三點下班你回家還是去三樓休息大廳躺會,等六點回家?”
  伊伊咬著自己的食指,像個不諳世事的小女孩,嘟著嘴回道“這么晚又沒車,肯定去三樓躺會,等六點回家休息,你要陪我么?”
  伊伊這不是誘惑趙出息,他知道趙出息每天都會在四樓大廳躺著休息到六點,有時候睡不著無聊便會去找趙出息,大廳都是一排排的自動沙發,燈光幽暗,大家都穿著澡堂的衣服,再說有保安和服務員在,沒什么不安全和不方便,有時候就躺在趙出息旁邊的沙發上睡著,趙出息安安靜靜的守著她,六點叫醒她,兩人一起坐公交車回家。
  今晚趙出息肯定陪不了她,皺眉道“一會下班黃毛請我和丁哥吃火鍋,晚上陪不了你”
  伊伊有些失望,她一個人待著肯定無聊,便楚楚可憐的撒嬌道“出息,能不能帶上我,我看著你們吃就行”
  畢竟是黃毛請客,趙出息不能亂答應,思索后回道“那一會黃毛下來,我問問”
  伊伊嬌笑著吐著舌頭,開始收拾自己的東西,三點剛過,換回普通衣服的丁哥和黃毛便走下電梯,丁哥打趣道“難得這小子有這份心,今晚得好好宰頓他”
  “請兩位哥哥吃飯,吃多少我都高興”黃毛嬉皮笑臉的回應道。
  趙出息不動聲色緊接著話茬笑道“黃毛,加雙筷子不介意吧,伊伊這丫頭要跟著去熱鬧,說一個人待著無聊,晚上沒車她回不去”
  趙出息給伊伊使著眼色,伊伊小跑過來拉著黃毛的胳膊故意撒嬌道“黃毛哥,我就去湊湊熱鬧”
  黃毛雖然感覺要出血,奈何伊伊楚楚動人的樣子,何況混社會的規矩他明白,如果你表現的太計較,那么其他人則會和你計較。想拉攏好丁哥和趙哥,希望能在山水情罩著自己,那么該表示的時候,就不能扭扭捏捏。再者,不外乎趙出息說的加雙筷子,伊伊一個女孩能吃多少。于是黃毛很大方的說道“伊伊這個美女別人想請還沒機會,我怎能不答應”
  黃毛點頭,伊伊嬌笑說道自己去換衣服,讓大家在大廳等會她。
  伊伊走后,丁哥抽著煙淡淡道“出息,是不是對伊伊有意思?”
  黃毛識趣沒說話,其實他也察覺到一絲異樣。
  趙出息沒想到丁哥如此直接,有些尷尬道“丁哥,我只是把伊伊當妹妹,再說伊伊人家是陜師大的大學生,我一個農民,哪配得上她,她跟我在一起會吃苦”
  丁哥悻悻搖頭,略顯憂傷的回道“出息,哥是過來人,別說配不配的話,要真喜歡伊伊,就去追,我感覺伊伊對你也有好感,不然每天總愛黏著你,別等有一天后悔”
  趙出息沒說話,眼神復雜。
  讓趙出息有些意外的是,黃毛租住的地方在建國路,距離老太太住的和平里小區很近,他們去的海底撈建國路店走幾分鐘便到和平里小區。幾個人直接打車過去,丁哥搶付的車費,這點小細節讓趙出息對丁哥微微點頭。一路上黃毛都在嘀咕海底撈服務好怎么怎么的,趙出息連火鍋都沒吃過,自然不知道,丁哥和伊伊去過,便附和著。
  吃飯的時候,趙出息算是見識到海底撈以人為本的服務,細心周到。伊伊負責點菜,幾個人沒什么忌口也不挑食,讓她隨意點,伊伊生怕多花錢,大多點的都是些蔬菜。黃毛點了六瓶啤酒,在這里喝酒自然不劃算,只能是意思意思。丁哥掏出一包煙給趙出息和黃毛遞過,二十五塊錢的芙蓉王,他經濟收入是趙出息的兩三倍,自然不會虧待自己。
  等菜上來鍋開后,幾個人有說有笑的吃著喝著,和趙出息坐在一邊的伊伊不停的給幾個人夾菜,教趙出息怎么湯菜涮肉,偶爾插兩句算是烘托氣氛。黃毛深深的吸了口煙,盯著丁哥,想說話,又不知道從何說起。過了一會,黃毛覺得自己再不說可能就要被憋瘋了,忍不住的說道“丁哥,這一年來……”
  黃毛尚未說完,丁哥搖搖手道“我知道你要說什么,無非就是感謝我的一些話,說實話,我記得第一天你來上班的時候,我看到你的樣子,就想起當年老子差點睡橋洞的時候,草……”
  趙出息意外道“丁哥也落魄過?”
  “又不是富二代,怎么沒落魄的時候,都是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我沒讀過什么書,家里也沒錢,又不聽大人的話去安安穩穩打工,就這么跑出去,想著自己能出來闖一片天地,誰特么知道來西安剛下火車錢包就被偷了,不好意思給家里打電話,媽的……說這些干什么,喝酒”丁哥覺得自己有些啰嗦,端起酒杯,豪邁的一飲而盡。
  趙出息看在眼里,淡淡一笑,沒想到丁哥也有著辛酸的過去,伊伊只是安安靜靜的坐在趙出息的旁邊聽著,她更想知道的是趙出息的故事。
  “對了,黃毛,我記得你還上過大學?”丁哥突然想到這,不禁問道。
  黃毛顯的有些尷尬,諾諾點頭道“嗯……”
  “草,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來這……”丁哥鄙視了眼黃毛,趙出息有些震驚,他真沒想到黃毛居然還上過大學,上過大學怎么還來這種地方?
  或許是說起自己的辛酸往事,黃毛狠狠的喝了杯酒,笑道“我是專科畢業,畢業后為了找一份工作,去過很多次人才市場,結果進去一看那些本科狗抱著9985、211的畢業證都擠破了頭搶一份八百塊錢底薪的工作的時候,我徹底明白想要找一份正當的工作多么不容易,跟丁哥一樣,那個時候又不好意思一直跟家里說要錢的事情,就揣著畢業前最后一個月的生活費每天蹭著,白天跑人才市場,晚上就在網吧過夜。最落魄的時候交完通宵的錢,兜里就只有3塊錢了,還好有幾個好心的舍友接濟了一點,不然真的只有睡大街了。碰到丁哥是在西安的一場招聘會上,畢業黨都知道老三屆人才市場。那天正好趕上周末,整個現場人山人海,好的工作很多,月薪3000起不算提成公休假五險一金。不過我知道,這些體面又優越的待遇,肯定不屬于我這樣的專科畢業的屌絲。就算偶爾有一份要求很低,不需要英語四級,不需要工作經驗,月薪有1000左右的,我單薄的身體又擠不過那些強壯的牲口,只能眼巴巴的看著一堆人圍滿了招聘臺,搞得自己連遞個簡歷的機會都沒有。就在我拿著一張簡單到只有不足百字的簡歷一片迷茫的時候,突然看到了一張臺子前面貼出的廣告。‘山水情浴場招聘銷售經理,要求身高一米七以上,五官端正為人親和,年齡不限,無學歷要求,肯吃苦耐勞。溝通能力強’。其他的內容都沒有引起我的注意,唯獨一條“無學歷要求”正中我的下懷,只是當時單純的我也沒有想過一個問題。‘為什么這么低要求的招聘臺,前面怎么就沒有擠那么多人?’后來我才知道,這些錢,不是每一個人都愿意去賺的。總之,我選擇了走向那一張臺子,丁哥也正好笑瞇瞇的看著我,仿佛就是一種召喚。指引著我走向了一條完全沒有想象過的人生道路,也讓我見識了很多隱藏在這個和諧社會下那些不為人知的另一面。我鼓起了勇氣走向了那張臺子,被拒絕了太多次的我,遞上簡歷的手都有些顫抖了。我沒有想太多,只是覺得既然沒有學歷的要求,那么我還是可以鼓起勇氣一試的,畢竟自己兜里的錢已經所剩無幾了,再找不到工作可能真的要去睡大街了,所以我不能放過任何一次的機會。”
  一口氣說了這么多,黃毛有些口渴,伊伊很有眼色的給他倒上酒,趙出息很想知道后面發生的,沉聲問道“后來呢?”
  黃毛自嘲道“我客氣的和丁哥打招呼,然后一番自我介紹,叫什么,什么學校畢業,什么專業,在學校怎么刻苦學習團結同學。丁哥直接打斷我說,你別說這些,直接說你哪人,家里什么情況就行。我便說我來自四川山區,父母健在,有一個姐姐,已經出嫁在當地了,下面還有一個弟弟,今年在上高一,父母都是農民。”
  丁哥抽了口煙補充道“我之所以看重他,便是因為他和我一樣是農民的兒子,踏實樸實”
  “我記得丁哥問我你為什么要到這里來找工作吧?希望賺多少錢?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這個問題,最真實的想法誰都知道,誰工作不是為了賺錢,不是為了希望能出人頭地。可是,直接的回答又怕顯得自己過于勢利。丁哥笑道實話實話,我說越多越好。然后丁哥問我怕吃苦么,我說不怕。問我怕熬夜么,我說不怕。我回答越來越流利,丁哥越來越滿意。終于,丁哥直接拋出了最后一個問題,知道我們是干什么的不?我當場愣住。因為我確實不知道浴場的經理到底是干什么,那些地方我只是聽說,但是從來都沒有去過,雖然我模模糊糊的可以猜測里面有些什么,可面對一個面試的考官,面對著身旁幾百人的應聘者,我確實不知道如何回答。”黃毛似乎回想起這些辛酸事,越說越停不下,大家也由著他說。
  黃毛抬頭道“我感覺丁哥很厲害,他似乎可以直接洞穿我的內心,我甚至懷疑他看到我的第一眼就已經猜到了我口袋里只剩下最后幾塊錢,必須要立刻找到一份不管是什么樣的工作來養活自己,說白了,浴場干的事情需要的不是那些養尊處優的高材生,也不需要有多么高的學歷,浴場需要的,恰恰是一群為了錢可以不擇一切手段和途徑,同時又出身貧窮,沒有任何退路的人,只有這樣的人,才會死心塌地的待在那個沒有白天黑夜的地方,才會忠心耿耿的變成浴場的賺錢工具。而我,正好就是浴場需要的這種人。然后,那天晚上,我就來到了浴場,正如我所想的,浴場是那種場子,我已開始有些反感,可在現實面前,我不得不低頭,我感覺自己很窩囊,可時間長了,卻又無所謂,無非是為了掙錢,都一樣。我記得我第一個會員還是丁哥送我的,這一年來我學到很多東西,也知道自己徹底變了,我得感謝丁哥讓我明白一些道理,也不恨自己成為這種人”
  說完黃毛端起酒敬丁哥,丁哥喝完酒,苦笑道“黃毛,我剛問你上學事情你別在意,我知道,不是混不下去了,誰愿意往這些地方鉆,天天見人就喊哥,見人就鞠躬,跟狗都差不多了。說起是經理,那些小姐,領班,哪個你都得罪不起”
  “小姐看不起你?”伊伊有些意外,激動道:“她們有什么資格看不起你?都當了小姐了還擺臉色?我說過,我就算餓死,我都不會去干這個,我只會跟自己的老公上床,其他人都別要想碰我”
  “哦”丁哥突然淫.蕩的笑起來“伊伊,你說這話,意思是你還是個處女?”
  伊伊一聽,紅著臉說說:“本來就是,很奇怪么?”
  “哈哈,我明天給老何說說,讓他給你物色個好買主,賣個好價錢!哈哈哈……”丁哥饒有興趣的說道。
  “出息,丁哥欺負我”伊伊眼看自己說不過丁哥,轉身拉著趙出息的胳膊搖了起來,實際上卻滿臉笑意,大家都知道,這是酒話,是玩笑。
  誰會去在意呢……
  趙出息就這么看著他們,聽著他們說著自己的故事,也不想多說話,感覺這樣挺好,彼此相互熟悉,更能讓他明白一些尚未懂得的道理。
  吃完飯,已經是五點多,六點西安的公交車就開始忙碌了,黃毛離的比較近,喝的也有點迷糊,就先回去。
  丁哥看著趙出息和楚楚動人的伊伊,笑道“你們呢?”
  趙出息笑道“我住在南門的工地,走回去就行”
  “哦”丁哥聽趙出息住工地,略有意外,沒多問,笑道“伊伊,你呢?”
  丁哥沒多問,可伊伊卻很想知道,故意說道“這不快六點了?我和出息往前走段路,一會坐車回去”
  伊伊如此說,丁哥也便再說什么,自己攔了輛出租車,打車回家。
  西安的冬天很冷很冷,伊伊凍的有些瑟瑟發抖,這個時候天空莫名又開始飄起雪花,趙出息將自己的外套披在伊伊的身上,伊伊突然轉過頭,直視著趙出息的眼睛道“出息,我想知道你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