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6)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6)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6)     

混世刁民327 勃然大怒的芙蓉

知道趙出息的*后,曹誠便無所顧忌,趙出息這種*或許對普通人來說很有震懾力,就算是在政治地位和經濟地位都不算低的成都也能站穩腳跟,可對于曹誠來說,他能在北京城飛揚跋扈,自然在這成都沒什么忌諱的,只要不做出什么特別出格的事情,挑戰特別強勢的人物,他都可以隨心所欲。何況這次不是他的事,而是家里的事,有這個保障,曹誠更不用擔心什么。
  在成都,自然是有許多人是曹誠惹不起的,但趙出息肯定不在里面,曹誠不信,趙出息敢襲警?
  曹誠有恃無恐,等著趙出息被打臉,趙出息進退兩難,至少從眼前的情況來看,他沒有什么可行的解決方案,以至于形成無奈的僵局,讓趙出息生出一種自己現在這點實力,真心差太遠太遠,隨便出來的人物都能踩死自己,卻更加堅定趙出息勇往直前的決心。
  只是這個僵局,卻被某個女人打破。
  女人自己都沒想到會趕上這樣有意思的場面,其實她已經在門口站了會,除過門口警戒的警察,里面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針鋒相對的趙出息和曹誠吸引,沒人注意他們。聽過幾句話后,女人貌似已經了解現在大概是什么情況,除過趙出息的聲音,女人感覺那個飛揚跋扈穩穩壓住趙出息的男人的聲音也很熟悉,皺眉思索會后,女人終于想起來是誰,這得歸功她強大的記憶力。男人是自己前段時間在某個小范圍的聚會上見過,印象還算不錯,只是今天卻讓她大大失望,她向來對靠著父輩榮耀飛揚跋扈的男人不屑一顧。
  最終,女人喊出曹家的男人果真威風這句話,而這句話,也將在場所有的注意力吸引到她的身上。
  趙出息微微抬頭看向警察的背后,曹誠徑直轉身看向背后,當看見緩緩穿過警察向他們這邊走來的女人時,趙出息和曹誠共同愣住,唯一區別是,趙出息的注意力更多放在女人身邊那位身材彪悍皮膚黝黑的男人身上,趙出息下意識喊道“黑子”
  女人和男人,自然是不遠千里從祁連縣剛剛趕到成都的李青衣和黑子……
  長途跋涉舟車勞累的黑子這時候也已經看到趙出息,黑子像是看見主心骨似的急沖沖跑到趙出息的身邊,絲毫不理會所處的環境以及周圍的人群,那種和大城市格格不入的局促感瞬間消失于無形,對于他來說,趙出息就像鳳凰村那般親切。只是當跑到出息身邊,準備和這個自己已經一年半沒見的狗犢子狠狠擁抱的時候,黑子這才發現,眼前的趙出息似乎已經不是鳳凰村的趙出息,這身干凈漂亮的衣服穿在他身上,跟大城市里的那些人一模一樣,黑子生怕自己弄臟趙出息的衣服,伸出的手愣在半空當中。
  這是黑子的想法,可趙出息并沒有想這么多,以為黑子是想仔細打量自己,看看自己有沒有什么變化,沒等黑子回過神,趙出息便已經一把抱住黑子,破口大罵道“你個***”
  這個擁抱,終于讓黑子找回久違的感覺,剛剛那種尷尬也便消失,跟著罵道“狗犢子”
  所有人都盯著這對久別重逢的兄弟,李青衣也是,她的臉色平靜自然,卻眼帶笑意。
  這當中唯獨曹誠的注意力是一直放在李青衣的身上,他怎么都沒想到這個女人會出現在蔚藍卡地亞,從已知的情況來看,李青衣顯然和趙出息認識,以此論推,李青衣站在趙出息這邊的可能性最大,曹誠腦子轉速很快,迅速思索著可能出現的各種情況,以及自己要如何應付。
  “青衣姐,怎么是你?真沒想到我們會在這里見面”剛剛還臉色鐵青,準備和趙出息大打出手的曹誠此刻卻滿臉笑意,那笑容燦爛的像盛夏的太陽,變臉速度實在是可以去演川劇。
  李青衣故意看眼周圍的警察,淡定自若的說道“如果沒記錯的話,你叫曹誠,上次和沈明月一起?”
  “青衣姐好記性,上次是明月姐帶我參加你們那個小范圍聚會,其實我早就知道青衣姐,聽不少人提起過,只是這幾年沒怎么有青衣姐的消息,其實青衣姐還是我的學姐,我也是北大出來的,北大經管系,我還知道青衣姐大學期間讀的是國際關系和馬哲的雙學位”曹誠嬉皮笑臉的和李青衣套著近乎。
  李青衣可從來不吃這一套,笑問道“曹誠,你能告訴我現在這是什么情況?你帶這么多警察來我朋友這里干什么,抓嫌犯,還是別的?”
  曹誠面露尷尬,知道這事情不好辦了,李青衣已經擺明自己是站在趙出息這邊的。
  “我朋友家小孩失蹤了,公安局這邊得到消息,小孩好像在這里,我便跟著過來”曹誠盡量掩飾道,他知道千萬不能讓李青衣知道小孩和自己的關系,更不能知道這背后的事情。
  李青衣語氣突然變的冰冷道“曹誠,剛剛在門口,你說的那些話,我可都聽見了,那飛揚跋扈的氣勢,我在北京城都沒見過幾次”
  “姐,這話你說的,我哪敢在你面前飛揚跋扈,沒那個資格”曹誠一臉媚笑的解釋道,沒有辦法,屁股決定腦子,地位決定話語權,曹家差李家太遠。
  李青衣沒再理會曹誠,緩緩走到趙出息面前,輕聲問道“出息,怎么回事?”
  曹誠趁著這個機會,趕緊示意警察們退出別墅,站在門口處打電話,本來調動警察便屬于見不得人的事情,如果真要讓李青衣細究下去,可就有可能牽扯出堂哥曹義,到時候背黑鍋的顯然是自己。曹誠只能再次給堂哥打電話,詢問如何應對這個突然情況。
  “你們怎么來了?”趙出息這時候才有空和李青衣以及黑子說話,剛剛注意力都集中在曹誠和李青衣身上,一件普通的小事,到現在劇情越來越神奇,趙出息沒想到的事,李青衣居然認識曹誠,而更出乎意外的是,曹誠很忌憚李青衣,在李青衣面前恭恭敬敬的,趙出息不禁疑惑,李青衣的背景難道比曹誠還要大?
  李青衣淡淡笑著解釋道“上次走的時候,不是說過,如果你已經回來,我那邊忙完后就過來看你,想著你肯定很想見黑子,趁著大雪封山前,我跟黑子回了趟鳳凰村,便順便帶著黑子來找你,讓他也看看這山外的風景,以及所謂的大城市”
  “青衣,謝……”趙出息有些感慨道。
  可是話還沒說完,連謝字都沒說出口,就被李青衣徑直打斷道“要是謝謝我,沒必要,這是我自己的事,不是你的事……”
  趙出息不知所措的撓頭,在李青衣的面前,他感覺自己永遠都是鳳凰村那只做吃等死的井底之蛙。
  “黑子,你個***怎么瘦了,是不是窮的連飯都吃不起了”趙出息用一口地道的祁連縣方言和嘿嘿傻笑的黑子說道。
  有李青衣在,有趙出息在,黑子便覺得哪都是祁連縣,哪都是鳳凰村。
  祁連縣的方言很拗口,除過在鳳凰村已經待了三年多的李青衣能聽得懂,其余人根本聽不懂。這熟悉的味道撲面而來,黑子樂呵道“出息,你也沒胖么,是不是大城市的東西都不好吃,沒咱們祁連縣的好吃”
  “不好吃,不好吃,哪有咱祁連縣的好吃,你給我帶著鍋盔沒,還有黃蘑菇,醬羊肉,奶皮”趙出息有些興奮和激動的說道。
  黑子高興翻開放在地上的旅行袋道“帶著呢,都帶著呢,夠你吃的”
  “我就知道你小子對我好”趙出息笑罵道。
  眾人雖然聽不懂趙出息和眼前這個黑壯漢在說些什么,可他們能感受到,趙出息很高興很激動,趙出息臉上那發自肺腑的笑容,是他們從來沒有見過的,燦爛、淳樸、真誠。
  “先說說曹誠帶著這么多警察來是怎么回事吧”李青衣有些不放心,再次詢問道。
  趙出息收回笑容,起身開始把點點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出來,不過并沒有說答應許曼不該說的事情。
  別墅門口,很快曹誠便打通電話,已經跟著領導來到都江堰市委的曹義趁亂出來接電話,以為曹誠已經辦妥事情,直接問道“你和點點現在在哪?我晚上才能回去”
  “哥,我還沒見到點點,出了些意外”曹誠不好意思的說道。
  曹義惱怒道“曹誠,你到底行不行,又出什么意外了?”
  “哥,不是我行不行,而是有個讓我忌憚的女人突然出現,她和趙出息是朋友,我沒辦法動手,要動手,事情肯定會鬧大,我怕她插手”曹誠無奈解釋道。
  曹義感覺自己已經到爆發的臨界線,咬牙切齒道“誰?”
  曹誠沉聲道“李家李青衣”
  “是她”曹義有些驚愕道。
  良久,回過神后,曹義詢問道“她不是這三年多沒有消息么?怎么突然出現在成都?”
  曹義知道李青衣,更認識李青衣,如果真是這個女人,事情還真難辦了。
  曹誠回道“她是一直沒有消息,可近兩個月前卻突然回來,你是不知道,北京這邊差點炸開鍋”
  “原來如此”曹義憂心忡忡道。
  “哥,我該怎么做?”曹誠詢問道。
  曹義緊握著手,皺眉沉思后說道“你帶人走,這事不用你管,我自己處理,記得擦好屁股”
  曹誠聽到這話,立刻照辦,整個人如釋重負,終于不用管這個爛攤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