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326 方公子

牧馬山,大打出手
  曹誠在看見趙出息同時,趙出息也已經看到曹誠。
  他在掛掉李漢電話后,生怕出事,絲毫沒敢耽誤時間,馬不停蹄從川大趕回來,卻沒想到會在六號別墅門口碰見熟人,說是熟人,也不過是一面之緣的陌生人而已,曹誠意外,趙出息更意外,最重要的是,兩人都在猜測彼此背后的身份背景。
  曹誠剛開始有些失神,隨即搖著頭呵呵笑出聲,有種一葉浮萍歸大海人生何處不相逢的感覺,笑意盎然的走向趙出息,曹誠輕哼道“我沒想到會是你,怎么?別告訴我你是這棟別墅的主人”
  “我也沒想到會是你,很不好意思的是,我就是這棟別墅的主人,怎么,進去坐坐”趙出息向前兩步不卑不亢的回道。
  兩人對于點點的事情已經心知肚明。
  曹誠瞅眼價值不菲的賓利以及趙出息身邊不得不多看兩眼的周易,有些輕蔑道“看來你已經知道我為什么來這里,這樣也好,開門見山,省的彼此打哈哈”
  趙出息做出請的動作平靜道“請”
  曹誠轉身帶著自己的兩個手下走進別墅,這次李漢和王德利自然不會阻攔。趙出息的表情卻有些復雜,這個男人能夠單挑匹馬殺到蔚藍卡地亞,顯然底氣十足,絲毫沒什么要忌諱的,趙出息心里嘀咕,難道他就是方川?西南第一公子?可惜他不認識方川,也不知道黃土認不認識這位紈绔子弟。
  六號別墅一樓客廳,趙出息和曹誠相對而坐,兩個彼此不知道對方姓名背景的男人開始一場談判,貌似至少目前為止,是曹誠占著上風,他對于帶點點離開這里有著絕對的底氣,應該說,他不覺得眼前這個男人有實力可以阻止他,難道他的背景比方川還要大?
  “許曼躲在樓上,真不打算見我?是今天不見我,還是打算一輩子不見?”曹誠雙手握在一起,盯著趙出息強勢的問道。
  趙出息已經讓上茶上水果,不管如何,來者便是客……
  “許曼不在這里”趙出息沒打算隱瞞,直接告訴曹誠許曼不在這里。
  曹誠臉上的笑容戛然而止道“許曼不在?別告訴我,點點也不在?”
  “點點在,就在樓上,我女朋友帶著”趙出息如實回道。
  曹誠好笑道“那就好,只要點點在便行,許曼在不在我不關心”
  “我能知道你是點點的什么人么?”趙出息比較感興趣的問道,以眼前這個男人的年齡來看,顯然不可能是點點的爸爸,不過看起來似乎很清楚點點和許曼的關系。
  曹誠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反問道“行,那我也想知道你和許曼的關系,許曼給你什么好處,讓你幫她藏著點點,難道是美人計?也是,許曼倒是有幾分姿色,少婦的韻味很足,可惜我不能動,便宜你了”
  曹誠的話,透著一股流氓氣息,更是對趙出息的一種挑釁。
  趙出息雖說對曹誠的話很是反感,可處于禮貌還是回道“我和許曼沒什么關系,如果真要追究起來,只能說是在牧馬山見過兩次面的鄰居,不過我能看出來,許曼是個好女人,也是個好媽媽”
  “見過兩次面的女鄰居?”曹誠不禁有些好笑,這個解釋顯然無法讓他相信,可他懶得追究,呵呵笑道“也行,既然是只見過兩次面的女鄰居,那現在麻煩你這位心地善良的鄰居把點點交給他的親叔叔手里”
  “點點的親叔叔?你怎么才能證明你是點點的親叔叔,而不是對點點不利的人?”趙出息據理力爭道,他自然不會隨隨便便把點點交給一個陌生的男人,雖說他知道許曼和她老公的事情,可誰知道這是不是她老公的人。
  趙出息的話,明顯是拒絕。
  曹誠有些輕蔑的笑道“我發現我有些討厭你了,怎么辦?”
  “那是你的自由,你討厭我,我能有什么辦法?”趙出息聳聳肩笑道。
  曹誠冷笑道“不用說那么多,你只需告訴我,你讓不讓我帶走點點,如果不讓,我自然有我的辦法帶點點走”
  “你都不說你是誰,我怎么放心把點點交給你?”這次趙出息卻沒說交不交的問題。
  曹誠身子前傾,直面趙出息,趙出息表情冷靜,猜測道“你是方川?”
  曹誠聽到趙出息居然猜測她是方川,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方川?你還居然知道方大公子,不過讓你失望了,我不是方大公子,我只是讓他給我幫忙找點點而已”曹誠語氣急轉直下道“聽你這意思,看來你是知道方大公子找點點這事,可是你沒把點點交出來,嘖嘖居然連方大公子的面子都不給,讓我也猜猜,你又是何方神圣”
  聽完曹誠的話,趙出息慶幸又擔憂,慶幸的是,眼前的男人不是讓芙蓉姐忌憚的方大公子,擔憂的是,這個男人可能比方大公子背景還要大,能讓方大公子動這么大的陣勢幫忙,怎能普通?再聯想到許曼走時說的話,趙出息不禁開始懷疑許曼的老公到底是什么身份,許曼是不是給自己隱瞞實情了。
  “你不是方川”趙出息眉頭緊鎖道。
  曹誠語氣低沉道“我姓曹叫曹誠,你呢,敢說出你叫什么?”
  “趙出息”趙出息如實說道,沒打算弄虛作假,因為眼前這個叫曹誠的男人如果想知道自己的身份,輕而易舉便能查出來。
  曹誠略微失神,自言自語道“趙出息?這名字聽著怎么這么熟悉?”
  沉思片刻后,曹誠終于想到是誰了,玩味道“我想我知道你是誰了,難怪說話如此底氣十足,原來是位大人物啊,我聽方川說過,簡姨的接班人,趙出息,我說的沒錯吧”
  趙出息不否認,也不確認,可在曹誠眼里,這便是默認。
  曹誠死死的盯著趙出息道“趙出息,我對你很感興趣,如果你今天真想玩,我不介意陪你跋扈一把,我再問你最后一次,點點,你交還是不交?”
  “不管你是什么背景,是點點的親叔叔也好,不是也好,點點是許曼交給我照顧,如果許曼同意,我現在便可以把點點交給你,如果許曼沒吭聲,不好意思,恕難從命”趙出息擲地有聲的說道,他雖然不想得罪這位背景可能是自己絕對不能得罪的人,可真讓他交出點點,他目前還做不到。
  “那就是不交了?”曹誠不怒反笑道。
  趙出息瞇著眼睛看著曹誠,絲毫沒有妥協的意思。
  曹誠豁然起身惱怒道“等會我要是再次踏進這別墅的大門,你還能讓我帶不走點點,你就是我大爺,我們走”
  曹誠這話,已經不留余地……
  趙出息看著曹誠離開的背景,一時有些為難,不知如何是好。
  曹誠走出蔚藍卡地亞六號別墅后,并沒有徑直離開,而是坐在蔚藍卡地亞的湖邊再次撥通堂哥曹義的電話,依舊陪著領導的曹義接通電話后,沉聲道“怎么樣,事情辦妥了?”
  曹誠搖頭道“哥,有點小麻煩,可能得你出手”
  “什么麻煩,說”曹義皺眉詢問道。
  曹誠解釋道“幫許曼藏著點點的男人有些背景,他沒有交出點點的意思,看來我們只能來硬的了”
  “誰,什么背景?”曹義直奔主題道,他倒想看看,得多大的背景攔他的事。
  曹誠停頓幾秒后回道“趙出息,剛接那個叫簡姨位子的男人”
  “這也算背景?”曹義不禁譏笑出聲,他聽說過這個男人,可更多的卻是憤怒,惱怒道“我這就給市局打電話,讓他們帶人過去,趙出息,我記住了”
  “這樣最好”曹誠輕聲說道。
  曹誠沒給方川打電話,主要他不想讓這事情鬧的人盡可知,何況這種小事,還用不上方大公子出馬。
  “你不是牛么,你就是成都的龍,我也得給你踩下去”曹誠不屑道。
  幾分鐘后,雙流國際機場,一對男女剛剛走出機場正準備去打車,男人穿的普普通通,都是很舊的衣服,看起來臟兮兮的,只是跟在他旁邊的女人實在太耀眼,有種無法用語言形容的感覺,不得不讓周圍的男人們多看兩眼。女人戴著墨鏡,完全無視這些異樣的眼神,瞅眼旁邊從昨天進西寧到第一次坐飛機再到現在的男人,似乎整個人都有些不在狀態的樣子,時常失神發呆,和周圍的環境格格不入,更有些不知所措的自卑,眼神充滿警惕和好奇。
  “這就是成都么?”男人語氣顫抖的問道,手里提著很重的東西。
  女人淡淡笑道“這就是成都,出息奮斗的城市”
  “哦”男人目光呆滯的點頭,便開始繼續東張西望,想要盡快熟悉這個再次陌生的環境,心理學上說,這是因為沒有安全感。
  從昨天到今天,他見過太過從來沒見過的東西,經歷過太多他想都沒想過的事情,他的世界突然被無限放大,被迫去接受很多超出想象的東西,那些高樓大廈高的讓他覺得比祁連山的雪山都要高,那些到處隨處可見的汽車比祁連縣不知要多多少,還有那無窮無盡的人,哪里都是人,如同螞蟻般。記得昨天晚上他們住的那家叫酒店的地方,房間干凈漂亮到他不敢躺在床上睡覺,只敢在地上將就一晚上,生怕自己弄臟,不過這事,他沒敢告訴李青衣。這自然還有第一次坐飛機,飛機起飛的時候,他嚇的臉色蒼白,要不是李青衣分散他的注意力,他真怕自己會喊出聲,以前總覺得自己是鳳凰村除過趙出息膽子最大的爺們,現在想來不禁有些臉紅,不過后來,習慣一切后,便沒什么別的反應,所有的注意力都在窗戶外面。
  “我們啥時候才能見到出息,我肚子餓了”兩人往出租車點走的路上,黑子忍不住開口道。
  “你又餓了?”李青衣不禁好笑道,要知道他剛剛在飛機上吃了三盒雞肉飯。
  黑子不好意思的點頭。
  李青衣只好說道“快了,等你見到出息,想吃什么,出息都會讓你吃”
  一聽到有吃的,黑子立刻充滿期待……
  牧馬山蔚藍卡地亞湖邊,曹誠一直在等自己的援兵,他已經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狠狠的抽趙出息那張嘴臉,簡姨的接班人?對他來說不過是個笑話而已。
  幾分鐘后,牧馬山蔚藍卡地亞響起一連串的警笛聲,曹誠知道來了,哈哈大笑著走向六號別墅……
  六號別墅,趙出息正在樓上陪齊思和點點吃午飯,齊思已經知道下面發生的事情,有些不好意思道“出息,今天是我錯了,對不起,我不該帶點點出去”
  趙出息輕笑道“沒事,點點想吃冰淇琳而已”
  趙出息雖說沒責怪齊思,可齊思感到很自責。
  “點點,冰淇琳好吃么?”趙出息看向笑的很開心的點點問道。
  點點嘿嘿笑著點頭道“好吃,我還想吃呢”
  “好啊,只要你聽話,叔叔下次帶你去吃”趙出息淺笑道,這時候他已經聽到外面的的警笛聲。
  點點傻傻點頭道“點點會聽話的,也會聽姐姐話的”
  齊思不禁被這傻丫頭逗樂……
  果然,沒過多久,李漢急急忙忙的跑上樓,有些不忍打攪這其樂融融的場面,可趙出息已經看到他,起身徑直走到李漢面前道“什么事?”
  李漢臉色很是難看的說道“趙哥,不好了,下面來了一幫警察”
  趙出息回頭望眼齊思和點點,悄然跟著李漢下樓。
  六號別墅樓下大廳,此刻曹誠正帶著十多個警察氣勢洶洶的站在那里,警察都是從市局調來的,剛到六號別墅,便直接封鎖整個別墅,帶頭的是市局刑偵支隊的隊長,不過這男人并沒有越俎代庖,局長已經通知過,所有事情聽自己身邊這個叫曹誠的男人吩咐,他讓干什么便干什么。同時局長也已經告訴他,他們要面對的這個男人的背景,男人不禁對今天這場面感興趣,可不是誰都敢在像趙出息這種人面前撒野,他卻有這么次機會。
  當趙出息帶著李漢和周易下樓后,六號別墅另外兩個保鏢正在和警察們對峙當中,曹誠看到趙出息后,大喊道“趙出息,你不是很牛么,你現在告訴我,你怎么攔我?”
  趙出息沒想到回來這么多警察,臉色陰晴不定道“果真是大手筆”
  “簡姨的接班人,聽著多唬人,可在我眼里,你就是只螞蟻,我想踩死你,輕輕松松,真把自己當回事了,有本事,你繼續攔著我啊”曹誠飛揚跋扈道。
  “我不過是個普通人而已”趙出息走到曹誠的對面后,平靜道。
  曹誠冷笑道“普通人,剛才你可沒說你是普通人,現在慫了?我說過,你要玩,我陪你玩到底,就怕你玩不起”
  趙出息知道自己已經被人踩在腳底下,不得不把點點交出去,雖說他很不想這么做,可正如芙蓉姐說的,不能為這件小事,搭上整個圈子的前途,讓整個圈子得罪如此強大的敵人。
  “是你自己乖乖把點點交給我,還是我自己去找點點?”曹誠向前兩部,和趙出息面對面,挑釁道。
  趙出息瞅眼背后隨身準備動手的警察們道“我輸了,你贏了,不過,我會想盡辦法把點點帶回來,直到許曼點頭”
  “行,我等著你”曹誠放肆的笑道“動手”
  就在這時候,從這幫警察的后面響起某個女人的聲音,女人氣勢如虹的喊道“曹家的男人果真威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