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325 李家的背景

四川大學校門口,趙出息和宋青瓷在西蜀集團開完會剛準備來川大把那些手續辦好,順便讓朱逸影和裴卿她們帶著自己熟悉下環境,這樣便不會耽誤明天的正式上課。只是卻沒想到剛到川大門口便發生這種事情,趙出息強忍著發火的沖動問道“我不是說過,點點不能出牧馬山,是誰帶著點點出來的?”
  李漢主動背黑鍋道“點點要吃冰淇琳,嫂子順便想買些東西,我覺得小心點沒什么事,便自作主張帶她們出來,趙哥,我知道錯了”
  李漢雖然這么解釋,可趙出息對于李漢的了解,知道李漢不可能犯這種錯誤,如果不出意外,可能是齊思要帶點點出來。趙出息總不能對齊思發火,畢竟齊思對這個圈子的事情不清楚,并沒有意識到事情的重要性。
  深思熟慮后,趙出息吩咐道“李漢,你盡量先甩開他們,如果甩不開,就直接回牧馬山,我現在馬上趕回去”
  等到趙出息掛掉電話,宋青瓷擔憂道“點點出什么事了?”
  趙出息皺眉解釋道“齊思帶點點出來買東西被人跟蹤了,我現在趕過去看看,我不在手續能辦么?”
  “你趕緊去吧,這邊我能處理,到時候忙完給我打電話便是”宋青瓷神色緊張道,這邊是小事,點點和齊思被人跟蹤才是大事。
  兩人閑聊幾句后,趙出息立即和趙虎成周易趕回牧馬山……
  成都人南路上,曹誠不慌不忙的給堂哥打電話,點點總算是找到了,這消息讓他所有負面情緒頓時消失,電話接通后,曹誠嬉笑道“哥,點點找到了”
  “找到了,在哪?”陪著領導在都江堰調研的曹義激動道。
  曹誠沉聲回道“就在成都,我的人剛剛看見點點和一個女人去吃冰淇琳,現在我的人正盯著她們,我正在趕過去的路上”
  曹義若有所思,不禁有些擔憂道“什么女人?”
  “具體身份不詳,等我趕到再說”曹誠鎮定自若道。
  曹義瞅眼周圍的環境,小聲道“曹誠,該怎么做你清楚,隨時和我保持聯系,這事要辦好,哥欠你一個人情,我先去忙了”
  “哥,看你這話說的,你趕緊陪領導去吧”曹誠笑呵呵的說道。
  不管是外部環境,還是內部環境,任何時候都是充滿階級斗爭,有個關鍵時候能力挺的盟友比什么都可靠,走仕途的曹義以后達到的高度必然比他要高很多,既然自己沒選擇走仕途,以后肯定會需要曹義的幫忙,所以在曹家內部,別看曹誠平時嬉皮笑臉沒個正行,可他知道對什么人用什么心。
  武侯區青磚古瓦的仿古宅院里,李文清正在向自己的主子匯報工作,他知道最近主子的心情不好,應該說從趙出息在德陽殺進殺出后便如此模樣,前幾天更是接連廢掉兩個老大,誰讓他們只知道安于享受和**,主子從來不需要這種廢物。
  “爺,您昨天交代的事情我已經辦妥,下面已經確定是他們要找的女孩,我也已經讓下面和那邊直接聯系,按照您的吩咐,我并沒有插手”李文清有些如履薄冰的說道,生怕自己哪做錯,讓主子不高興。
  譚鴻儒默不作聲,只是盯著涼亭里那尊古箏發呆,物是人已非,不知佳人在何處,又會何年歸?譚鴻儒知道自己注定不會忘記那個白衣飄飄,如同不入凡塵仙女般的女人,一曲鳳求凰,便已經讓自己這輩子無法自拔。
  “爺”李文清見主子遲遲沒回,忍不住再次開口道。
  譚鴻儒這才收回神,輕哼道“辦的不錯”
  李文清忍不住問道“爺,我聽說是陳山河找的你幫忙,那我們為什么不自己找到這女孩,到時候直接給陳山河送過去,讓陳山河欠我們一個人情?”
  “讓陳山河欠我們人情?文清,你要學的東西還很多”譚鴻儒不禁冷笑道,這棟在成都市區價值不菲的宅子被譚鴻儒翻修的古色古香,和他在德陽的上水山莊差不多,只不過比上水山莊還要古樸。基本上沒有打動,皆是仿古的磚瓦結構,光是此刻他們待的這后院,便有涼亭假山和魚池,青石板和雨花石鋪成的幽徑更具特色。
  這一切都是出自某個女人的手里……
  李文清不解道“爺,還請您明示,這個文清真不懂”
  譚鴻儒把玩著自己手里那對視若珍寶的核桃,回道“陳山河那種人是不可能欠我們人情的,我們對于他來說,不過是需要時候的利用工具而已,李叔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以為和陳山河是過命的兄弟,關鍵時候,陳山河還不是果斷拋棄他”
  “李叔的事情,還有陳山河的份?”李文清意外道,他對于這些頂層權利斗爭的事情自然不清楚。
  譚鴻儒冷哼道“你以為?這次的事情,并不是陳山河的事,是陳山河后面的人托他傳話,要不是怕得罪那邊,我完全不想理會他們,李叔的事情,陳山河后面的那幫人沒少出力,只是這力確是墻倒眾人推的力”
  “爺的意思是,這次的事情是方家的事?”這件事情,李文清倒是有所耳聞。
  譚鴻儒揮揮手道“行了,這事就算過去了,忙你的去吧”
  李文清笑著離開。
  李文清走后,和譚鴻儒算是形影不離的鬼叔神不知鬼不覺的已經站到譚鴻儒的背后,譚鴻儒的眼神略顯憂傷道“鬼叔,準備好了?”
  “準備好了”鬼叔聲音充滿滄桑和落寞的說道。
  譚鴻儒起身笑道“那我們出發吧”
  又是一年忌日……
  成都牧馬山蔚藍卡地亞,李漢開著奔馳s600l始終都沒有甩掉后面的尾巴,無奈只好按照趙出息所說的,徑直回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奔馳s600l進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后,李漢才算終于放下心,這里是他們的地盤,誰想在這里撒野,也得掂量掂量自己有幾斤幾兩。
  奔馳s600l進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后,一直緊跟著奔馳s600l的豐田凱美瑞想要跟著進去,卻被蔚藍卡地亞別墅的保鏢直接攔住,怎么講保安都不讓進去,豐田凱美瑞無奈只能停在蔚藍卡地亞的門口處,隨即給老大讓他們聯系的那位大人物打電話。
  曹誠在接到電話得知那輛奔馳s600l目的地居然是蔚藍卡地亞后,直呼意外,這劇情有點曲折啊,難道說許曼和點點沒有離開蔚藍卡地亞,一直就躲在里面,如果真是這樣,那難怪他們找不到。
  到牧馬山蔚藍卡地亞門口后,曹誠順利進入,并沒有被阻擋,畢竟他已經來這里多次,牧馬山的保安知道他要找誰,曹誠有意詢問奔馳s600l的信息,他自然有自己的辦法問出來,得知奔馳s600l是哪棟別墅的車后,曹誠邊帶著自己從別人那里借的兩個幫手,直接殺向六號別墅。
  是六號別墅而不是許曼原來那棟別墅,許曼果真有心眼,居然知道最危險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這個道理,躲在這里算是曹誠真沒想到的事,他倒想看看誰這么大的膽子,敢幫許曼。
  很快,曹誠便已經來到六號別墅,下車后曹誠望著這棟顯然價值不菲的別墅玩味道“貌似很有錢?”
  可是有錢又能怎么樣,錢終歸和權比不了,普通人看錢,上位者重權……
  “你們找誰?”曹誠和兩個身高馬大的手下剛到六號別墅門前,便被守在別墅門口的王德利和李漢給擋住。
  李漢瞇著眼睛,他已經猜到曹誠他們的身份,肯定是來找點點的,畢竟六號別墅最近并沒有什么陌生的訪客,如果有什么人要來六號別墅,趙出息他們肯定會提前通知他們。
  “讓許曼出來見我”曹誠樂呵道。
  李漢皺眉道“許曼是誰?”
  “在我面前裝瘋賣傻?”曹誠冷哼道。
  李漢一臉認真道“對不起,我真不知道許曼是誰?”
  “行,許曼不想見我可以,讓她把孩子交給我,我的任務只是帶孩子走,其余的事情我不參與”曹誠懶得理會許曼和堂哥之間不清不楚的事情,他只管帶點點離開。
  李漢臉色微變,果真是來找點點的,他不知道許曼,可卻知道孩子。
  曹誠瞇著眼笑道“你的眼神已經告訴我,她們在里面”
  “不好意思,我真不知道你在說些什么?”李漢自然得打著哈哈,不管怎么樣,他得堅持到趙出息趕回來。
  曹誠有些不悅道“行,你們不知道,我自己進去找她便行,我看她能躲到哪?”
  曹誠想直接闖進別墅,王德利和李漢自然不可能讓他們進去,毫不妥協的擋在他們面前道“這里是私人別墅,請你們自重,不然別怪我們不客氣”
  “私人別墅,不客氣,那你們倒是讓我看看怎么不客氣?”曹誠擲地有聲的說道。
  這時,賓利慕賞終于及時趕回牧馬山,緩緩停在六號別墅門前,曹誠在聽到車聲以及看到李漢他們的眼神后,下意識的轉身,當看到從車上下來的趙出息時,曹誠眼神陰霍道“原來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