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6)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6)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6)     

混世刁民324 林家的

沒半點氣場的方川被曹誠這位北京城的紈绔子弟戲謔為西南第一公子,這里面自然帶著夸張的成分,可方川要沒什么本事和*,怎么可能讓曹誠在他面前都得禮敬三分,何況方川敢拍胸脯保證給曹誠傳話,能和川渝這三位大紅袍搭上話,本身就已經說明方川的不簡單。有方川的幫忙后,曹誠終于有些底氣,不過至于孩子的身份問題,他知道必須保密,絕對不能讓人知道。兩人在大堂等會后,沈明月和另外某位有些木訥的男人才下樓,方川隨即帶著三人出去吃飯。
  西蜀集團董事長辦公室里,坐在辦公椅上的趙出息眼神深邃,黃土站在辦公桌前剛剛告訴他某個讓他超出預料的消息,趙出息不得不追問道“你確定他們要找的這個女孩是點點?”
  點點不在辦公室里,宋青瓷底下的秘書正帶著她在外面玩,辦公室里面只有趙出息和黃土,黃土也沒想到會收到這樣的消息,回道“他們發來了照片,我想沒有這么巧的事情”
  趙出息冷靜思考后繼續問道“那個讓你找點點的男人是什么身份?”
  “華西控股幕后老板陳山河,和李公權的身份很像,是個紅頂商人,不過他不涉黑,背景卻很大,和黑白幾道的關系都很好,先前簡姨經常和他見面吃飯,控制著上百億的資金,不過這次貌似不是他的事,他只是告訴芙蓉姐,幫別人傳個話,我聽消息說,唐家兄弟以及譚鴻儒那邊和我們一樣”黃土詳細介紹著讓他幫忙找點點的男人的身份。
  趙出息再次皺眉道“他只是個傳話人?什么人有這么大的能耐讓他傳話,而且只是找個小女孩?”
  其實趙出息已經知道自己本來出于好心幫忙的事情可能越來越復雜,這些所有的一切最終源頭都只是一個男人,這個男人便是許曼的老公,點點的爸爸,那個自己尚未見到的男人,許曼說過他背景很大,可趙出息沒想到會這么大。
  黃土表情嚴肅道“方川”
  “方川?”趙出息一臉疑惑,喃喃自語道“這又是誰,什么背景?”
  黃土緩緩向前兩步道“這個方比陳山河的背景要大太多,如果給川渝的紈绔子弟們排資論輩,方川絕對能排前三,他們家在川渝根深蒂固,是大而不倒的家族,和北京方方面面都有深交,軍政兩界資源龐大”
  趙出息一臉驚訝,表情當場凝固,難道比胡家的背景還要大?
  黃土直言不諱提醒道“出息,方川可是我們得罪不起的”
  趙出息知道黃土的意思,可讓他把點點交出去是不可能的,除過他很喜歡點點,最重要的是他答應過許曼,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我不可能把點點交出去”趙出息堅決道。
  黃土顯的很是為難,他早已經猜到趙出息會是這樣的決定,可這個時候得罪如此大人物,顯然不是什么好事。
  想來想去,黃土無奈說道“我沒說非讓你交出點點,可至少我們不能讓別人知道點點在我們這,如果你有什么好的辦法,不然我將堅持我的決定”
  趙出息起身在辦公室里走來走去,想要找到一個可以折中的辦法。
  “陳山河那邊我們得答應下來,方川自然不能得罪,不過點點的照片不能發給下面的兄弟,只告訴讓他們找個叫點點的女孩便行,平時出去我們多注意”趙出息眉頭緊鎖道“另方面,我聯系點點的媽媽,希望她盡量和點點爸爸那邊談妥,只要談妥,我們便沒什么包袱”
  “紙包不住火,出息,不要因小失大,如果沒什么事,我先走了”對于趙出息的決定,黃土沒有任何辦法,畢竟趙出息是這個圈子的主子。
  黃土離開后,趙出息把宋青瓷叫進辦公室里,特意叮囑她一些事情,宋青瓷儼然也猜出些東西,趙出息沒說,她便沒問……
  青海省祁連縣縣城,李青衣剛剛從鳳凰村回來,將從蘭州軍區借的東風猛士停在黑子打工的那家飯店門口,李青衣跟著黑子進飯店。自從上次以后,如今的鳳凰村可以直接把車開進去,只是鳳凰村已經不在,開進去又能怎么樣。
  李青衣一直在飯店的大廳里等著,說是飯店,也不過是個比普通餐館大點,裝修稍微能好點而已。約莫十幾分鐘后,黑子拿著一個已經有些年頭的老式行李包,里面裝的鼓鼓的,都是祁連縣的特產。
  李青衣眼神溫柔的看著黑子道“黑子,東西收拾好了?”
  穿的破破爛爛,皮膚很是黝黑的黑子露出和祁連縣大多數人都差不多的大白牙笑呵呵回道“好了,都收拾好了”
  從黑子的表現來看,黑子顯然很激動,也是,這是他生平第一次走出祁連縣,哪能不激動,何況他要去大城市找出息那狗犢子,想到已經一年半沒見的出息,黑子便有些傷心,說實話,要不是李青衣堅持帶著他出去,黑子有些抗拒去找出息。鳳凰村沒了,他覺得自己沒有臉見出息,記得出息走的時候對他千叮嚀萬囑咐,可現在呢,一切都已經面目全非。
  飯店所有人這個時候都跟著出來,黑子的姐姐拉著黑子叮囑些事情,無非是讓他什么都聽李青衣的話,別被人給騙了等等事情。
  此刻的黑子,和一年半前的趙出息如出一轍,充滿期待又忐忑不安,或許每一個從小地方前往大城市的男人都是如此模樣……
  李青衣臉上的笑容平淡如水,她在看黑子,也在看黑子身上趙出息的影子,她帶黑子去找趙出息,還有些只有她自己才知道的想法。瞅見黑子手里鼓鼓的行李包,李青衣笑著問道“黑子,你這裝的都是些什么東西?”
  黑子笑的很不好意思道“都是縣里的土特產,還有出息喜歡吃的東西”
  “有沒有我的份?”李青衣故意問道。
  黑子撓著頭回道“我姐給你專門準備著”
  “那我們可以走了吧?”李青衣詢問道。
  黑子笑著點頭,一幫人把黑子和李青衣送出來,李青衣打開后備箱,把黑子手里的東西以及黑子姐夫拿出來另外專門給她準備的東西都放進后備箱,對于要去大城市的黑子,飯店里每個人都很羨慕。
  至于能開得起汽車的李青衣,在他們眼里早已經是超出想象的存在……
  東風猛士緩緩啟動離開,黑子頭伸出車窗有些依依不舍的和姐姐姐夫告別,直到再也看不見他們,這才坐好。李青衣看眼黑子,淡淡的笑著。他們得在天黑前趕回西寧,在西寧住一晚上,明天中午飛成都。
  成都,趙出息還不知道李青衣已經帶著黑子在前往成都的路上……
  晚上趙出息接齊思從機場回來后,發現芙蓉姐已經從樂山回來,趙出息感覺到芙蓉姐情緒不對,便讓齊思帶著點點上三樓,坦然面對芙蓉姐,除過芙蓉,客廳里黃土周易徐林都在。
  趙出息能猜出芙蓉情緒不對的原因,便開口問道“姐,你是因為點點的事情才從樂山回來?”
  芙蓉克制著自己的沖動道“既然你已經知道,為什么還要這么做?”
  趙出息據理力爭道“姐,讓我把點點交出去,我做不到”
  “出息,難道你覺得我們的敵人還不多?難道你覺得我們有實力面對這么多的對手,你知道方川的背景么,連簡姨在方家面前都不敢放肆,何況是你,你可曾知道這次簡姨這件事情的幕后推手是誰?出息,你太放肆了,你太讓我失望了”芙蓉罕見勃然大怒道,幾乎是對著趙出息吼道。
  徐林是站在趙出息這邊,但卻知道芙蓉為什么生氣,有意緩和氣氛說道“芙蓉,出息在答應這事時,并不知道會牽扯這么復雜,要是知道,肯定也不會答應,可現在已經答應,如果把點點交給這個方川,那出息肯定失信于人”
  說完芙蓉,徐林繼而看向趙出息道“出息,芙蓉說的也對,我們的處境注定我們不能得罪太多人,何況這位是連簡姨都忌憚三分的人,你得盡快聯系點點的媽媽,把這個燙手山芋交出去,不然對我們不利”
  “我已經在聯系許曼,知道該怎么做”趙出息沉聲回道,并沒有因為芙蓉惱怒而不悅。
  芙蓉直接開口道“我只給你三天時間,三天時間你要搞不定這事,我親自把點點送到方川那”
  趙出息沒敢答應,只能道“我盡量”
  芙蓉臉色鐵青的離開,她不想讓趙出息因為這點小事,得罪一尊大佛……
  這件事讓趙出息充滿壓力,晚上睡覺的時候齊思看出趙出息心不在焉,便詢問到底怎么回事,可趙出息并沒有說,還好齊思明天休假,可以在蔚藍卡地亞照顧點點,這樣便沒什么要擔心的事。
  第二天,趙出息他們這幫人大清早便離開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六號別墅,各忙各的的事情,趙出息今天要和宋青瓷去四川大學辦些手續,明天起他將開始在四川大學走讀。
  齊思起床后便一直陪著點點玩,快中午的時候,點點卻吵著鬧著要吃冰淇琳,六號別墅的冰箱里沒有,齊思自己也有些饞,何況好不容易休假,待在六號別墅很是無聊,于是自作主張帶著點點出去。
  齊思要出去,李漢自然得開車跟著。
  三人來到距離他們最近的哈根達斯店,在成都高新區九方購物中心,三人在這里待了約莫半小時,齊思順便買了不少零食和水果回去,回牧馬山蔚藍卡地亞的路上,警惕性很高的李漢不經意點發現他們居然被跟蹤了。
  李漢想到趙出息這幾天叮囑的事情,毫不猶豫打電話通知趙出息道“趙哥,我們可能被人跟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