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6)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6)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6)     

混世刁民321 彼此沖動

(求兩張月票,謝謝)
  趙出息答應少婦替她照顧點點后,少婦整個人如釋重負,抱著點點破涕為笑,少婦笑起來很是好看,趙出息難得見她如此的笑容,似乎前兩次見她,她都充滿戒備。趙出息給點點剝開一個香蕉,遞給點點后詢問道“既然我已經答應你照顧點點,那你至少讓我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吧?”
  少婦松開點點,由著她去玩耍,撫平額前的碎發,眼神很是認真的看著趙出息道“我叫許曼”
  “許曼?”趙出息聳聳肩很是自然的笑道“我叫趙出息,你叫我出息便行,以后我們也算是朋友,你什么時候離開成都,點點什么時候過來,還有你有什么要交代的?”
  趙出息直奔主題,從少婦許曼的狀態來看,她應該很著急,不然也不會大清早來找自己。
  許曼抿著嘴苦笑道“我一會就去機場,點點現在就可以交給你,點點的東西我已經收拾好,等會你派人過去拿,不過得小心別讓保安看到,他的能力很強,我剛剛過來的上都是有意避開保安,至于點點在你這要注意的,除過只要在蔚藍卡地亞就別讓他出別墅這件事,其他的應該沒了”
  “總之就是不能讓你老公發現蛛絲馬跡?”趙出息點名道,他很是好奇,這個能讓許曼心甘情愿當qingren還養著孩的男人到底是誰,到底是什么背景。
  許曼一臉嚴肅的點頭。
  趙出息呵呵笑道“放心,我知道該怎么做,這蔚藍卡地亞上下都是我的人,他想從我手里搶走點點,也得看看他有沒有這個能力?”
  許曼半信半疑的盯著趙出息,不知道趙出息為何如此自信,或許真如保安所說的,六號別墅主人的背景很神秘?
  停頓片刻后,許曼掏出手機看眼時間,知道自己該走了,于是將點點拉到一邊笑著跟點點說些事情,她知道女兒最聽她的話,畢竟從女兒出生到現在,幾乎沒有離開過她,而那個男人連點點出生的時候都沒來,更不用說點點每年的生日。至于每年見點點的次數都屈指可數,許曼又有什么理由說服自己把點點交給他呢?
  許曼不停的說,點點總是笑著點頭,大眼睛一閃一閃的很是可愛,最后說完,主動和媽媽親親。許曼牽著點點重新走到趙出息身邊,把點點遞給趙出息道“點點,以后要聽叔叔的話,等媽媽回來,帶你去吃冰淇琳,去游樂場玩,好不好?”
  “那媽媽,到時候我們能帶叔叔一起去么?”點點嘟著嘴道。
  許曼有些激動,強忍著眼淚流出來的沖動,笑道“點點喜歡帶誰去,我們就帶誰去”
  趙出息抱起點點,沉聲道“差點忘記一件事,你得把手機號留給我,如果有什么突發情況,我好聯系你”
  許曼早有準備,點頭道“我知道,你把手機號留給我就行,這個號碼我暫時不會用,等到那邊后,我會聯系你”
  趙出息沒想到許曼心思如此慎密,隨即給許曼留下自己的手機號以及六號別墅的電話。
  許曼拿過自己的包包,起身道“我帶你過去拿點點的東西”
  趙出息并不著急,笑道“等下,我讓人把外面處理好”
  趙出息說完便讓保姆阿姨把李漢和趙虎成喊上來,兩人并肩上來后沉聲問道“趙哥,有什么事?”
  趙出息隨即在兩人耳邊低聲細語幾句,兩人相繼離開,趙出息則和許曼留在客廳陪點點,約莫五分鐘后,李漢打來電話告訴趙出息外面都已經處理好,趙出息把點點交給兩個保姆阿姨,自己帶著周易跟許曼去拿東西。
  許曼的別墅離趙出息他們這邊有些距離,趙出息獨自進他們的別墅,里面的裝修很是溫馨,主要都是暖色調,趙出息拿完東西出門后詢問道“用我派人送你去機場么?”
  許曼笑著委婉拒絕,叮囑趙出息幾句后,隨即開車離開牧馬山蔚藍卡地亞,趙出息則和周易回六號別墅,以后將多出個小祖宗,不知道晚上那幫人回來以后,會是什么反應?
  成都雙流國際機場,許曼將車直接停在機場的停車場,到時候會有朋友來開走,她的車是輛白色的奧迪tt,內飾什么都很簡單。進機場大廳,辦理完登機手續,許曼在登機口等候登機,幾分鐘后,手機再次響起,許曼微微皺眉,最終還是選擇接通電話。
  “為什么不接我電話?”青羊區商業街,四川省委大院內某間辦公室里,某個眉清目秀有些陰柔的男人站在窗前皺眉道,語氣明顯不悅。
  許曼調整自己的情緒,語氣很是平淡道“剛在醫院陪點點做檢查,手機在包里,沒聽見,準備回家后給你回過去”
  男人敲打著窗臺,瞇著眼睛道“什么時候到家,點點的東西準備的怎么樣,曹誠還有半個小時到蔚藍卡地亞,到時候把東西和孩都交給他,他會直接帶回北京,至于要交代的,他會替我告訴你”
  “你真要對我這么狠?”許曼有些心痛道。
  男人語氣尖銳道“這不是對你狠,是對你對點點好,你以為想進曹家會這么容易,這是我給點點爭取到最大的福利,她好不容易才答應,你不為我想,也要為點點想,以后點點會交給老管,你放心,每個月都會讓你見一次,我會安排好你在北京的工作”
  “曹義,你這真對我好,對點點好么?”許曼眼淚已經在眼眶中打轉,她知道男人的心一直這么的狠,做事從來不會考慮別人的后果。
  叫曹義的男人懶得和許曼爭辯,直接說道“行了,我還要開會,先掛了,到時候再找你”
  說完男人便徑直掛掉電話,這卻更堅定許曼不把點點交給她的心……
  北京位于故宮東南城角護城河邊,這里有家裝修很藝復興范的咖啡館,咖啡館的樓是露天的,可以直接欣賞到故宮里的風景,這里屬于東城區南池大街,算得上有錢都很難買得到的地方。
  中午,李青衣帶著自己的閨蜜,早早的便已經在這里等著她要約的男人,咖啡館是她朋友開的,不過今天她這位朋友并沒有在店里,那是個有意思的女人,屬于她們這個圈里的風云人物,不過卻早早的結婚生孩,相夫教,很是讓人羨慕嫉妒。
  “青衣,你這回來已經有些日,有什么打算?”坐在李青衣對面的女人從包里拿著鏡邊補妝邊問道,作為李青衣的閨蜜,雖說年多沒和李青衣見過,可兩人的感情依舊那么的鐵,畢竟兩家算得上世交,又是從小一起玩到大,同樣的幼兒園同樣的小同樣的初中高中,只是大李青衣選擇的是北大,她選擇的是清華。這年來,她是李青衣唯一聯系的人,要不是她出賣李青衣,李家那幫人根本找不到李青衣的蹤跡。
  女人的身份已經不難猜測,除過孫倩,再無他人。
  李青衣喝著這現磨的咖啡淺笑道“沒什么打算,每天見見朋友便行,年沒見,有些感情要是再不經營,便有可能中斷,不是每個人都會像你這樣”要十二月,十一月的北京已經很冷,最近的氣溫更是驟降,李青衣有些懷疑今年的第一場雪會提前到來,只是北京城里的雪下的再怎么大,想來都沒有鳳凰村那么的美,鳳凰村,這輩她注定不會忘記的地方。
  “這倒是,很多人這幾年已經變化大,有些父輩走到臺前,開始變的裝腔作勢,有些人模狗樣,有些飛揚跋扈,有些城府腹黑,總之已經不是當初那幫人了”長的普普通通,卻勝在會保養和打扮上的孫倩有著獨特的魅力,只是在說起這些往事上,心直口快。
  李青衣好笑,北京城這個圈,就是做權利的斗獸場,起起伏伏不斷,但終歸不能改變的是,如果沒有權利,在這座城市便沒有話語權,不過他們這些靠著祖蔭的人,卻有著先天的優勢,這種優勢,只要善于經營,會源遠流長。
  “不說這些事,沒什么意思”孫倩把自己的化妝裝進包里,嘆氣道“對了,回來這么久,你們家沒給你介紹相親對象?”
  “怎么可能沒有,不過我都讓老爺壓下去了,現在還沒心思去想這些事”李青衣搖頭苦笑道。
  孫倩若有所思道“我看不是你不想,而是你早已經心有所屬吧”
  李青衣掏出手機回條短信道“心有所屬,從何說起?”
  “青衣,你不會真的愛上趙出息那個男人吧,乖乖,我的姐姐,要真這樣,會有一大批人想殺了趙出息”孫倩一驚一乍道,不過卻是開玩笑的態,她不覺得李青衣會對趙出息有感覺,就算有,李青衣也知道難系數,兩個人的世界,隔著一個北京到鳳凰村的距離。
  李青衣懶得理會,瞪著孫倩道“隨你瞎想吧”
  “不逗你了,你等的人什么時候到,什么人這么大架?”兩人已經等了半個小時,孫倩明顯不高興道。
  李青衣回道“已經在上樓”
  話音剛落,某個足有近兩米高的男人上樓后環繞一圈,便緩緩走向李青衣他們,一言不發的坐下,只是和孫倩點頭致意后,便看向李青衣道“找我什么事?”
  “我準備去成都”李青衣看向這個對她充滿怨氣的男人,沉聲道。
  二胖,無?哪個是真正的他?
  能在李青衣面前不落下風的,自然是二胖這個biantai,二胖嘴角有些輕蔑道“只是告訴我這事?”
  “沒有,去成都前,我要先去趟青海,有可能回趟鳳凰村,不過得看天氣”李青衣語氣平淡道,二胖的氣勢絲毫壓不住他。
  二胖在聽到鳳凰村個字時,青筋暴起,雙拳緊握,大有暴走的趨勢。
  “二胖,你還在生我的氣?”李青衣直言不諱道。
  二胖沒有否認。
  “我不告訴你,是想讓他自己渡過這一關”李青衣嘆氣道,卻有些心疼。
  二胖沉默片刻后,低聲道“什么時候走?”
  “明天早上,條件允許便去鳳凰村,不然等到大雪封山,再去就是明年開春”李青衣解釋道。
  二胖思道“你是想問我去不去?”
  聰明人和聰明人聊天,總是這么簡單直接。
  二胖從李青衣的已經知道意思,回道“我要跟他去東北,這次去不了”
  “沒事,反正還有機會,到時候我帶黑去成都找他,黑也想見見他,估計他更想見黑”李青衣有些意外,她本以為二胖會跟自己去,不然也不會見二胖。
  二胖眼神深邃,猶豫道“我再考慮考慮,如果去,會打電話給你”
  很顯然,二胖是想去,可有些身不由己,東北這邊,也得他親自去。
  李青衣笑道“我等你電話”
  “嗯”二胖悶哼一聲,徑直起身離開,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等到二胖走后,一直沒敢說話的孫倩忍不住問道“這誰啊,氣場這么強大,不過看起來還很年輕啊,這以后可怎么了得,哪家的?我怎沒見過”
  孫倩知道,這種男人,不可能生在普通人家,那種底蘊是培養不出這種氣勢的。
  李青衣不禁笑的很是詭異道“林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