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3)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3)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3)     

混世刁民317 不信抬頭看老天饒過誰

(上架了,順便求個月票,努力補更當中,求訂閱)
  蘇秦,果真是個有趣的男人。不知蘇西洛要是知道這個名義上的哥哥此時心理的想法會如何感想,不過放心,想來遲早他會看見這個男人真正的面目,蘇秦不僅僅是虛偽那么簡單。
  位于人南路錦江邊上,始建于一九五八年的錦江賓館算得上成都最老牌的酒店,也是整個西南地區第一家五星級酒店,錦江二字可是當年朱德和*兩位開國元老欽點的,今晚由省工商聯和省共青團主辦,四川商會協辦的青年企業家和優秀青年人才晚宴便在錦江賓館四川廳舉行,錦江賓館四川廳上下兩層可以容納六百人,不過今晚的晚宴控制在百人以內,受邀請的要么是家族企業富二代,要么是白手起家的猛人,或者是知名企業的年輕高管,以及政界系統的新星。
  七點半,趙出息在宋青瓷的陪同下姍姍來遲,七點開始受邀的嘉賓便已經絡繹不絕的趕到錦江賓館,放眼望去基本都是不超過四十歲的年輕人,大多數都在二十五歲到三十五歲之間,趙出息和宋青瓷在錦江賓館門口下車,周易和趙虎成在地下停車場等著,如果有事,他們會及時趕到。
  宋青瓷挽著趙出息胳膊,在酒店服務員的引領到前往四川廳,路上偶有認識的人也都會客氣點頭,但不會主動開口。今晚的宋青瓷很是性感惹人,素縞色的絲質抹胸長裙,露出整個胸部以上的暖玉肌膚,傲人的酥胸嬌挺,不然也撐不起這抹胸長裙,這需要足夠的資本,至于那迷人的鎖骨搭配簡約而不**份的鉑金項鏈更是點綴出宋青瓷的氣質。
  氣質這種東西是渾然天成的,簡姨培養宋青瓷,可沒少下功夫。趙出息時刻得壓制著自己內心那股蠢蠢欲動的無名之火,廢話,哪個男人的旁邊要是有個如此大美女摟著你的胳膊,時而磨蹭她那傲人的酥胸還能淡定,那絕對是柳下惠轉世的。趙出息不是什么衛道士,而是接觸**沒多久的正常男人,自然會有生理反應,只是懂得克制。
  “青瓷,你知道你今晚最畫龍點睛的地方是哪么?”趙出息故意找話題來拉開自己的注意力,不然生怕自己一會忍不住流鼻血。
  宋青瓷先前有些擔心別人知道趙出息的身份,現在看來她的擔憂是多余的,從大門口到四川廳這段路上,并沒有人關注趙出息,反而盯著她看的人比較多。也是,并不是每個人都知道趙出息的大名,何況并沒有幾個人真正見過趙出息,趙出息的曝光率很低。
  手里拿著白色手包的宋青瓷風情萬種的看向趙出息,輕聲問道“那你說說看”
  平時宋青瓷上班只是稍微打扮下,不過今晚這種隆重的場合,她光是化妝做頭發等等便花掉兩個小時,這讓一直等她的趙出息是苦不堪言,還好有那位熟女姐姐季悅陪著,不然真能讓他閑的發慌。趙出息嘴角微微上揚,故意停頓不說賣著關子,醞釀足夠的氣氛后才笑道“發型,這個高高盤起的古典發型顯的你很是高貴,正好襯托出你這絲質長裙的氣場,如果是別的發型,比如披肩長發,可能就會失分不少”
  “這肯定是季悅給你說的”宋青瓷玩味的笑道,徑直拆穿趙出息。
  趙出息一臉尷尬,這確實是他們在美發店等宋青瓷的時候,季悅閑來無事正好培訓趙出息時候點評的,趙出息撓著頭呵呵笑道“你怎么知道的?”
  “我會告訴你,這身禮服和發型都是季悅幫我選的么”宋青瓷忍不住笑起來,她笑起來的樣子很是誘人,讓人會忍不住多看兩眼。
  趙出息唉聲嘆氣道“馬屁沒拍好,拍馬蹄子上了”
  “你只要說我今晚漂亮不,要是說漂亮,我肯定會高興”宋青瓷循循善誘道,正在給趙出息挖坑。
  趙出息想都沒想,毫不猶豫的回道“絕對漂亮,今晚我感覺,沒幾個人能蓋得住你的風頭”
  “有齊思漂亮?”宋青瓷語氣突然一變,盯著趙出息問道。
  趙出息一愣,沒想到宋青瓷真正的意圖是在這里,一時左右為難,說比自己媳婦漂亮,那不是昧良心么,說沒自己媳婦漂亮,顯然宋青瓷會不高興,所以最好的辦法便是打哈哈,趙出息盯著不遠處水晶吊燈道“咦,青瓷,那燈真漂亮,回頭給六號別墅的大廳換上”
  宋青瓷也懶得揭穿趙出息,只是有意摟緊趙出息的胳膊,絲毫不忌諱趙出息的胳膊和自己的胸部接觸,更像是主動誘惑趙出息,不過她知道,自己怎么勾引趙出息,趙出息都不會犯錯誤,頂多是有賊心沒賊膽而已……
  驗證過邀請函以后,趙出息和宋青瓷順利進入四川廳,或許是因為都是年輕人的緣故,所以這個晚宴是比較西式的自助晚宴,正好能讓年輕人們多多交流,多交些朋友多混些熟臉,好開拓自己的人脈關系網,要是一本正經的中式化,便會顯的有些無聊透頂,達不到目的。
  雖說晚宴是八點正式開始,不過八點前差不多受邀的人都已經到齊,大家正在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聊天,和上次趙出息跟齊思去參加的那個小范圍的聚會不一樣,這個宴會的級別顯然很高,不管男女皆穿著比較正式的禮服,放眼望去里面是男的居多,男女比例大概能達到三比二,這還是因為有些男人帶著女伴的原因,可見這個社會的任何層次,都是由男系控制。
  趙出息和宋青瓷剛剛進入四川廳沒多久,便已經感覺到不少男人的注意力集中在比較出眾的宋青瓷身上,如果再詳細點,自然是宋青瓷鎖骨下面的位置,趙出息本想罵這群精蟲上腦的牲口,可想想,自己特么的何嘗不是,剛剛沒少偷看。
  “你是跟著我一起呢,還是自己閑逛”宋青瓷笑著詢問道。
  趙出息直言不諱道“果真帶著你這種級別的美女是自找苦吃,我已經感受到周圍男人對我深深的惡意,不是你說過么,男人和男人之間,最容易引發沖突的導火索便是女人”
  “你們男人不都以身邊女人的姿色來論男人的實力么,這不正代表你有足夠的實力和底氣?”宋青瓷似乎有意給趙出息拉仇恨,故意貼著趙出息的耳朵說道,趙出息幾乎能聞到宋青瓷身上散發出來的味道,像種檀香。
  趙出息反正豁出去了,肆無忌憚的摟著宋青瓷的腰道“青瓷,你再挑逗我,我就把你吃掉”
  宋青瓷半推半就道“我一直等著你吃我,只是怕你沒這個膽子”
  “別,哪天我精蟲上腦真敢這么做”趙出息雖說摟著宋青瓷的腰,可已經有意和宋青瓷拉開距離,他知道自己和宋青瓷已經太過曖昧,時刻有可能越線,所以保持適當的距離最好。
  宋青瓷也感覺有些過了,畢竟這是公共場合,被人傳到齊思那里,不管對自己還是對趙出息都不好。
  宋青瓷松開趙出息,從旁邊走過的侍從盤子里端兩杯香檳遞給趙出息,笑道“你要覺得感興趣的美女,可以去試著接觸,逢場作戲便行,但別假戲真做,我不會告訴齊思”
  “你這是讓我出軌?”趙出息好笑道。
  宋青瓷很是理解道“男人么,有幾個不花心的”
  “得,我還是找個地方喝酒,養養眼便行,真要讓我動手,我怕自己不是他們的對手”趙出息聳聳肩道。
  宋青瓷眼神示意趙出息隨便,淺笑道“那你隨意,我去和幾個朋友打招呼,有人要是纏著我,你得隨時過來救場”
  趙出息呵呵笑道“這個放心,不過這里面有我不能得罪的人么?”
  “認真來說,應該沒有多少,不過別亂來,我們畢竟不是誰的背景都清楚,聽說有幾個從北京過來鍍金的紅色子弟今晚也在”宋青瓷叮囑道。
  趙出息正好看見二樓欄桿處某個男人,笑道“你去忙吧,我知道該怎么做”
  宋青瓷隨即離開,趙出息便端著酒杯緩緩上樓……
  四川廳是個長方形的大廳,側翼兩邊有二樓,中間則是吊頂中空,所以趴在兩邊二樓的欄桿上,正好可以看清楚樓下的所有動靜,幾個經驗豐富的男人們已經占據有利位置,因為美女們的晚禮服大多都是低胸抹胸裹胸的,所以站的更高,可以看見更美的風景。
  趙出息走到男人面前的時候,男人端起酒杯和趙出息碰杯道“沒想到你也會來”
  “混混上流社會,去去身上的土鱉氣,不過我也沒想到你會來,前天去茶與酒還有意看你在不在”趙出息笑著打哈哈道。
  這個男人的身份自然很好猜,經常去茶與酒蹲點守候,想要交貴人以改變家道中落面目的賈繼恒是也……
  “哈哈,你這是開玩笑,在場的這些人當中,除過據說有從北京來的紅色子弟,加上在川渝政界有些底氣的家族子弟,有幾個人的身份能大的過你”賈繼恒直言不諱道,只是趙出息走的路不一樣,所以他很好奇趙出息怎么會來參加這種聚會。
  “被人強行拉來的,讓我完成任務”趙出息樂呵道。
  賈繼恒盯著下面的的宋青瓷道“那個大美女,貌似是西蜀集團的,我聽說過”
  “西蜀集團董事秘書”趙出息并沒有隱瞞,笑道“你呢,怎么會來?”
  “這種可以認識不少權勢子弟的聚會,我肯定回來,能認識兩個是兩個”賈繼恒笑呵呵的說道。
  趙出息疑惑道“那你怎么不下去尋找合適的目標,站在這里干什么?”
  “不能盲目動手,得尋找到合適的目標”賈繼恒一臉猥瑣道“同時可以看到看不到的景色,你看,那個女的胸部只有b,非要用胸墊達到c”
  趙出息差點笑出聲,瞪著賈繼恒道“你小子”
  可是罵完賈繼恒,趙出息便很不要臉的跟著賈繼恒一起欣賞風景,賈繼恒沉聲道“貌似這些日子,你不好過”
  “都已經挺過來了”趙出息雖說沒少看風景,可主要注意力還是集中在宋青瓷身上,生怕宋青瓷吃虧。
  賈繼恒笑著點頭道“那就好”
  賈繼恒依舊是那么的不溫不火,他知道趙出息知道自己的想法,卻也猜不透趙出息的心思,所以他只能等,不能著急。
  過了會,貌似賈繼恒找到目標了,和趙出息打完招呼便端著酒杯離開……
  賈繼恒走后,趙出息便有些無聊,大約幾分鐘后,趙出息的旁邊真來了位美女,姿色雖說沒宋青瓷漂亮,可勝在冷艷,自飲自酌,更像是在打發時間。
  “你在看什么?”趙出息閑的沒事,往邊上挪了挪,笑著問道。
  穿著紫色吊帶流蘇長裙的女人并不意外趙出息主動搭訕自己,嗤之以鼻更像是敷衍道“你在看什么,我就在看什么”
  “我在看那些女人的酥胸,你也在看?”趙出息忍不住笑道。
  女人皺眉,明顯有些意外趙出息的回答道“輕佻”
  “不是我輕佻,是你的回答明顯實在敷衍我”趙出息不屑道。
  女人好笑道“我認識你么,我和你熟么?”
  趙出息感興趣道“來這種場合不都是多認識些朋友,拉拉關系什么的?”
  “你是,我未必是”女人冷哼道。
  趙出息越戰越勇道“難道你是哪個男人帶來的,你男人現在在勾搭別的女人,所以你才在這喝悶酒”
  “你知道的太多了”女人明顯不高興了。
  趙出息知道女人已經生氣了,便適可而止,反正自己對她又沒什么興趣。
  “你想和我上床么?”女人見趙出息不說話,不知心血來潮還是有意捉弄趙出息,突然開口道。
  趙出息在聽到女人這句話后,一口香檳差點沒噴出來,嗆的他直咳嗽,狼狽不堪。女人瞅見趙出息如此模樣,終于捂著嘴忍不住笑出聲。
  趙出息調整狀態后,直接伸出自己左手示意女人看,同時罵道“笑個屁,差點嗆死老子,勞資是有媳婦的人”
  這時候宋青瓷正好走過來,瞅見趙出息的樣子,連忙從旁邊的桌上拿起紙巾擦著趙出息身上的香檳,皺眉道“怎么搞的?”
  趙出息呵呵笑道“沒事沒事”
  “你媳婦?”趙出息旁邊的女人感興趣道,顯然對于趙出息能有這樣的媳婦很是意外。
  趙出息抬頭瞪眼女人,準備教訓教訓這故意捉弄他的女人。
  可趙出息剛剛抬起頭,卻突然好不征兆的愣住。
  因為順著這個方向,趙出息正好能瞅見四川廳的門口,此時某個衣著華麗的女人在某個冷酷男人的陪同下剛剛走進四川廳……
  趙出息臉色瞬變,整個人剎那間變的很是陰暗,充滿戾氣,他死死的盯著那個女人,一只手握著宋青瓷的手,另只手握著香檳的杯子,兩只手顫顫發抖。那些半年前的記憶瞬間充斥在腦海當中,好像胸口有股滔天的怨氣發泄不出來。
  他以為自己放下了,可真放下了?
  宋青瓷的手被趙出息握的通紅,下意識道“出息,你弄疼我了”
  站在趙出息旁邊的女人也很是意外趙出息的反應,轉身順著趙出息的眼神方向看過去,當看到那位身穿黑色長裙的性感尤物時,女人似乎猜到些什么。
  嘭的一聲……
  趙出息手中的香檳杯被趙出息強大的力量直接捏碎,玻璃渣徑直扎進趙出息手心當中,很快鮮血便流出來,女人有些不忍心,隨即走到旁邊的桌子上給趙出息拿來餐巾紙,這一聲也讓趙出息回過神,趙出息知道自己失態了,趕緊松開宋青瓷的手道“對不起”
  “你怎么了?”宋青瓷不解道。
  趙出息沒說話,接過女人給他的餐巾紙道“謝謝”
  周圍的人都看向這里,不禁好奇,還好二樓并沒有多少人,之所以注意這里,只是因為這里有兩個美女……
  趙出息將手心當中的玻璃渣剔除掉,用餐巾紙包著自己的手,拉著宋青瓷道“青瓷,我們該走了”
  趙出息沒給旁邊的女人打招呼,便拉著宋青瓷直接下樓離開,因為他對這個宴會已經不感興趣了。
  樓下大廳,蘇西洛和自己名義上的哥哥進來后,便被他拉著和幾個富二代聊天,蘇西洛有些厭惡和反感他們的圈子,正準備找機會脫離,只是不經意間轉身,宋青瓷卻瞅見讓她匪夷所思的一幕,一個熟悉的人影居然就在不遠處,雖說只能看見半張臉,可蘇西洛對這個男人太熟悉了。
  是他?
  蘇西洛以為自己眼花,揉了揉眼睛再看向那個方向時,那個熟悉的人影卻突然已經不見了。蘇西洛微愣,隨即苦笑搖頭,可能自己是真的眼花了,或者是中午沒有午睡,精神狀態有點不好,怎么可能是他,他又有什么資格參加這種宴會。
  可惜,她并不知道,那個他,正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