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3)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3)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3)     

混世刁民314 男人和男人之間的交接二

第322章不信抬頭看,老天饒過誰……
  人是個左右無限集合,你以為自己很悲慘,其實有比你更悲慘的存在,你以為自己已經很牛逼,其實有比你更牛逼的存在。有些人自詡平庸,有些人適可而止,有些人永遠走在路上。所以,如果你自甘過平凡平淡的生活,那便不要抱怨你這個生活以外的事情,如果你野心勃勃卻又懶惰頹廢,最終卻也只能死在這種矛盾中,如果你有雄心壯志卻又能勇往直前,那便有更多更美的風景等著你。那些風景,別人看不到,或許只有少數人能看到,或許只有你一個人能看到。
  這就是牛逼的人生,像貝爾福特和si摸nmurray那樣的牛人不在少數,你爬不上那個高度,也便不知道有多少如此牛掰的人的存在……
  不要說你出身貧賤,不要說你毫無背景,這些都只是你的理由和借口。絕大多數人,在絕大多數時候,都只能靠自己。沒什么背景,沒遇到什么貴人,也沒讀什么好學校,這些都不礙事。關鍵是,你決心要走哪條路,想成為什么樣的人,準備怎樣針對自己自身的各種阻力。
  心若不死,腳步便不能停下來……
  蔣開山今晚之所以要說這個話題,除此之外是想告訴,你除過父輩留給你的榮耀,拋去這些外衣,你還剩下什么,不是說非得讓你慚愧自責,這些外衣都是你生來具有的,你無從選擇,而是你披上這些外衣后,能創造出比普通人更高的高度么?
  趙出息在聽完這些例子后,更加堅定自己的人生,老天爺已經讓他如此之慘,還能讓他更慘?既然不能讓他更慘,那他還有什么要顧忌的,現在他不是鳳凰村那個坐井觀天的趙出息,而是有足夠資源創造輝煌的趙出息,那就去奮斗吧。總有一天,這個江湖這個世界,會留下一個叫趙出息的男人的傳奇。
  酒是越喝越盡興,兩人舉杯暢飲,絲毫不理會別人的眼神,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齊思眼神溫柔,她不在乎趙出息以后是什么樣子,因為她會一直陪著趙出息走下去,這路上的一切,她都將經歷。
  吧臺上的安琪,望著酣暢淋漓的趙出息以及坐在他身邊無微不至的齊思,越唱越傷感,到最后眼睛微紅,這份不經意間打動她的感情,終將被她掩埋在內心深處。有些人會錯過,有些人會珍惜,不是每個人都將陪著你走下去,有時候是不適合,有時候是沒緣分,該抓住時抓住,該放手時放手。
  若你碰到了,替我問候他
  告訴他,我過得很美滿
  已忘記他,已把淚水全部擦乾
  若你碰到了,替我問候他
  祝福他和他的另一半
  不在乎他,不再愛也不再等待
  就這樣吧,若你碰到他
  就這樣吧,若你碰到他
  《若你碰到他》飄蕩在酒吧的每個角落,這將是安琪最后一晚在時光酒吧唱歌,也將是安琪最后一次唱歌,最后這首歌不唱給誰,唱給自己,唱給以后的的自己,她已經下定決心離開成都,去北京北漂,追尋自己的音樂夢想……
  這酒吧里,坐了多少人,便有多少個世界,誰和誰的世界都不盡相同。
  隔天中午十一點,陰雨綿綿,號稱西南第322章團這邊徐林宋青瓷張超等等一眾高管,或許是因為沒有開追悼會,送別杜西南的人很多,足有三四十人。杜西南在公司很有威望,不然簡姨也不會將他一直放在這個至關重要的位置上,何況在商界,杜西南的口碑和人脈皆不錯,摯友頗多,所以送別的人便比較多。
  趙出息撐著傘,他和宋青瓷站在一起,宋青瓷穿著黑色的套裝,頭戴黑色禮帽,更是系著黑色的絲巾。她的神情有些悲傷和落寞,緊緊摟著趙出息的胳膊,絲毫不忌諱別人的眼神,杜叔就這樣走了,換來的不過是深深的嘆息和遺憾。
  在場的很多人似乎對趙出息的身份都有些忌諱,有些人敬而遠之,有些人卻反其道而行之,有意客套接近,其出發點自然是帶著目的性的,不過畢竟都是上得了臺面的人,在這種場合下并沒有做的過分,趙出息也是客氣打招呼。
  葬禮有條不紊的進行中,杜西南的大兒子杜飛一臉沉重的手捧著骨灰盒,小女兒哭的有些失控,誰勸都勸不住,讓人跟著忍不住流淚。方雅菲表現的很堅強,因為她知道大家都在看著,她要不堅強,誰來給這兩個孩子依靠?
  就在葬禮進行的時候,遠處數個打著黑傘的男人緩緩走向這里,每個人都穿著黑衣手里都拿著菊花,顯然是來參加葬禮的,而這周圍只有他們這塊有人,不用猜都知道是來參加杜西南的葬禮的,只是當他們走進后,眾人的表情不禁發生微變。
  不請自來?
  黃土有些微怒道“是他們”
  “賀元山、郭青松、劉嵩”陳濤皺眉說道。
  王勝河不禁冷哼道“貓哭耗子假慈悲”
  這些人方雅菲都認識,她自然不知道他們便是殺害她丈夫的罪魁禍首,當他們走進的時候,這才讓自己的表弟過去迎接。
  大小王有些蠢蠢欲動,黃土更是躍躍欲試,誰都可以來參加杜西南的葬禮,唯獨這三個人不行。趙出息瞇著眼睛,死死地盯著走向他們的三個人,過會看向芙蓉,芙蓉示意靜觀其變,想來他們還不敢在這種場合胡鬧。
  “你們有資格來?”當三人在幾個心腹的陪同下,走到眾人面前時,陳濤率先發難道。
  劉嵩對著趙出息客氣點頭,不管怎么樣,現在他們還沒走到風道揚鑣的時候,面子上的功夫必須得做到,看向陳濤,劉嵩毒舌道“陳濤,你都能來,我們就不能來?你說說,你和我們有什么不同的”
  “出息,我們不該來么?”賀元山直面趙出息,有些咄咄逼人道,保安基地被奪,這讓他對趙出息已經恨之入骨,以至于他現在處于完全被動局面。
  趙出息玩味道“該來不該來,你們都來了”
  “老杜和我們認識這么些年,必須得送他最后一程,出現這種事,我們也很遺憾,這也是給我們大家提個醒,天有不測風云人有旦夕禍福,有時候見好就收,不然遲早會覆水難收?”郭青松的話,比賀元山更要狠。
  黃土已經坐不住,這是**裸的威脅,芙蓉不禁好笑,誰給他們如此底氣?
  趙出息冷哼道“是么?這句話,正好也是我要給你們說的,人到一定位置,得知足,長江后浪推前浪,前浪往往是死在沙灘上,有時候急流勇退是最明智的選擇”
  “急流勇退?”賀元山呵呵笑道“老杜不就急流勇退了,結果呢?”
  趙出息眼神瞬間陰霍,那只沒有撐傘的手已經緊握住,充滿怒氣,在杜叔的葬禮上說這種話,賀元山當殺……
  這時候前面的人已經開始獻花,周圍不屬于這個圈子的人則若有所思,看來趙出息他們這個圈子的內斗比想象中的要嚴重,劉嵩生怕這幫人在這里打起來,敵眾我寡實力懸殊,何況趙出息的手中皆是高手,真要打起來顯然是他們吃虧,連忙道“有什么事,我們以后再說,今天老杜重要”
  趙出息不怒反笑的盯著賀元山道“賀老,我倒要看看咱們誰能笑道最后,要真想讓你死,我現在就敢動手,你信不信?”
  賀元山不以為然道“我不信”
  趙出息松開宋青瓷,大手一揮,早已經忍不住的黃土大小王陳安逸王勝河等人,瞬間便把賀元山等人圍在里面,芙蓉和周易也分散趙出息的兩邊,陳濤和錢坤笑瞇瞇盯著賀元山。參加葬禮的人群瞬間注意力都看向這邊,西蜀集團的一幫高管面面相覷,不知道如何是好,畢竟他們當中分屬各方勢力。
  郭青松劉嵩賀元山的臉色瞬變,他們沒想到趙出息真敢不顧一切的動手。賀元山吃準趙出息不會在這種場合大打出手,可他算錯了,被趙出息這一招弄的有些騎虎難下,不知所措。
  “出息,沒必要這么做吧”郭青松有些忌諱道。
  趙出息看向郭青松,故意說道“郭叔,劉叔,這是我和賀老的事,你們要想一起,我不介意”
  一起,是和誰一起,這話說的比較不知所云。
  賀元山臉色陰晴不定。
  宋青瓷這時候瞅見杜家人的臉色皆不好看,有意拉了拉趙出息的胳膊,趙出息隨即大手一揮,眾人隨即退下,趙出息笑呵呵道“不信抬頭看,老天饒過誰,賀老,記住這句話”
  說完這句話,趙出息便轉身和宋青瓷走向杜叔的墓前,將菊花放在杜叔的碑前沉聲道“杜叔,一路走好,剩下的事情,交給我便是”
  起身,趙出息走到方雅菲的面前,抱了抱方雅菲道“方姨,對不起,我有點沖動了”
  方雅菲堅強道“沒事”
  安慰完方雅菲,趙出息走到杜飛的面前,沉聲道“你爸或許沒有足夠關心你,可他是個可以讓你足夠驕傲的父親,別恨他,他只是不知道如何表達父愛”
  臉上依舊帶著稚氣的杜飛沉默不語,他回來后才知道,老爸已經從西蜀集團辭職,準備舉家遷往墨爾本,只是這個消息他知道的太晚了。
  等到其他人都獻完花后,趙出息這才帶著自己人率先離開墓地……